郑信揪着头发一脸见了鬼的表情,也不仅是他,身后其他人也都像是吃了一嘴死苍蝇般的难受,他们拼命揉着自己的眼睛,似乎怎么也不敢相信看到的这一切。

  反倒是刚才被郑信怼的没话说的李庆安高兴到跳起来了,因为这些人他们都太熟悉了,正是他之前信誓旦旦给他们说的,是要过来找周铭的人。

  “哈哈哈!都看到了吧?这些都是欧美那边大资本家族的人,那是西班牙的阿拉贡公爵胡安,他是西班牙的大地主,拥有比英国女王还要多的贵族头衔;那是汉诺威王子梅塞德,我相信这个名字是你们都很熟悉的,因为那就是他买下奔驰以后加的前缀头衔;还有那位拿破仑先生,我想这个名字不用我再介绍了吧?”

  李庆安兴奋的给郑信他们挨个介绍着他们的身份,他笑的都已经快看不到本来的脸了,尤其在李庆安看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

  “哦天呐,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真的吗?那个人居然是戴森,是洛克菲勒家族的接班人!”

  李庆安不能自已的叫喊着,而随着李庆安的话,郑信这些人的脸色越发的郁闷了,一个个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毕竟他们刚才都是在疯狂嘲讽着李庆安和周铭的,结果马上这些在世界上大名鼎鼎的家族代表就来了,或许这些人并不是全部都认识,但只要有人认识就够了,就代表李庆安不可能随便找几个人来蒙他们。

  郑信更是要哭了,他刚才可是已经赌上郑家的荣誉来保证了:你们真不是商量好故意这样出场来打脸的吗?

  从礼宾车上下来的人的确就是胖子胡安和帅气的梅塞德王子还有雨果,以及一个瘦瘦高高的戴森洛克菲勒。

  他们下了车显然也没想到李家豪宅居然会聚集了这么多人,第一时间也愣了一下,不过紧接着李庆安跑过来给他们解释这些人的身份,他们才恍然明白过来了,他们也向郑信他们挥手致意。

  虽然对胡安他们来说,这些泰国本地家族多少是要给一点面子的,但对郑信他们来说,这个挥手致意和在直接喂他们吃屎差不多。

  不过胡安和洛克菲勒他们过来的目的是找周铭,并没有在院子里停留多长时间,只是匆匆亮了个相就进去了,但对外面郑信他们的震撼却是无与伦比的。

  “信哥这不是真的吧?那真的是洛克菲勒还有那些什么王子公爵吗?他们怎么主动到我们泰国来,而且是今天上午股市才出了问题,下午他们就到了,还主动来找周铭,我不管怎么想这都是不可思议的呀!”

  有人找到郑信询问,希望能得到一点支持的答复,不过郑信在这种原则问题上还是不会骗人的,或者说他明白就算自己想否认也不行,毕竟认识那些人的这里可不止自己一个。

  所以他只能回答:“不要怀疑,那些人就是那么厉害,恐怕他们昨天知道了史丹利银行董事长的宣言就直接过来了泰国,看来是我们猜错了,现在泰国的局势果然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无数人围到郑信的身边问他。

  郑信摊开手苦笑:“还能怎么办?就照着我们刚才做的,跟着周铭先生的安排一路到黑的走下去吧!谁让那位周铭先生那么厉害,我们在他面前没有一点牌面呢?”

  不过郑信他们嘴上说着很无奈,但实际上他们看到连洛克菲勒拿破仑还有那些王子都拿周铭没什么办法,只能一个个乖乖来到这里,这么想来他们乖乖听周铭的话好像也没什么丢人的。

  另一边胡安和洛克菲勒他们穿过走廊,周铭在后面的大堂等着他们。

  他们一路向前,不过洛克菲勒家族的戴森却频频回头:“没想到那个周铭还挺厉害的,如果我没看错,刚才外面那些应该就是泰国本地的豪门家族吧?”

  胡安点头告诉他没看错那些就是:“虽然国王马拉九世不在这里,但毕竟现在的局势很危急嘛,你看那边有华商集团的首领也是郑家家主郑信,你知道泰国这边除了王室,就要数这些华人集团最富有了;还有曼谷的其他一些金融家族和清迈的家族,来的都是重要人物。”

  雨果拿破仑也说:“我觉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就算这些人,周铭居然这么随意把他们丢在院子里,这嚣张的有些过分啊!然而就算这样这些人也这么甘之如饴,这周铭的手段你可以想象了。”

  戴森第一次皱起了眉头,虽然他从来之前就听说过周铭的鼎鼎大名和种种事迹,但一直都觉得那不过是吹出来的,他又不是没见过天才高手,像乔罗斯和罗宾逊,对外界来说不也都是不世出的金融鬼才世界的投机领袖吗?但要真的从大数据分析,他们也是有缺点,真要针对也不是没办法的。

  所以现在听到周铭,他之前觉得也不外如此,难道还真能是上帝不成?

  可到了现在,看到外面那些泰国人,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压力,不过也更让他兴奋了,因为只有这样的对手打败了才会有成就感嘛!

  梅塞德注意到了戴森神情的变化对他说:“怎么现在有了压力觉得就这样过来找周铭太草率了吗?”

  雨果也对他说:“早让你不要那么自信的,连伯亚都在周铭手上吃了亏的!”

  戴森笑了笑:“压力是有一点,不过那并没什么,至于伯亚那个家伙,都是父辈让我们没碰过面,就算没有周铭捣乱,这一次我也会让他明白失败的滋味!”

  只有胡安什么都没说,他突然想到周铭那个家伙是不是知道他们要来,故意让那些泰国人丢在外面,然后给他们一点压力呢?

  如果真是这样,那肯定是利用自己这些人的身份给那些泰国人压力,所以那些泰国人才会那么乖乖等在外面;然后等自己这些人来了,看到那些泰国人那么乖乖等在外面,又会反过来给自己这些人压力……

  这样的想法让胡安感到不寒而栗,甚至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只是后来一味安慰自己说周铭不会这么变态的胡安想不到,周铭就是这么打算来着,狐假虎威接狐假虎威最后再来一个狐假虎威。

  很快胡安和戴森他们来到了大堂,周铭就等在这里,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里面正实时显示着股市的情况,不时周铭和苏涵还拿出纸和笔写着什么。

  听到门口有动静,周铭抬头起来,就见一个肥胖的身体“滚”进来了。

  单从这个体型,周铭就猜出来人的身份了:“我说胡安胖子你们可算来啦!不是我说你,你真的该减肥了,怎么样那边有没有……”

  周铭的话还没说完,就听一个架子很足的声音响起:“原来你就是周铭吗?我可算见到你啦!”

  随着这个声音,一个瘦瘦高高的人从胡安身后走出来,他来到周铭面前。

  这个人上下打量了周铭几眼:“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啊!不过你能把泰国的局势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算是很有能力了,不过在资本市场上光有能力是不够的,更需要有资金的支持。”

  “就像你们华夏人有句俚语说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嘛!那么在资本市场上,如果没有资本的支持,就会像没有米下锅的妇人一样,无论你厨艺多么高超,都是没办法做出饭来的。”

  他接着说道:“现在你的本事我已经看到了,能帮着胡安他们扛住罗宾逊的抛售,的确有两下子,但仅仅这样还是远远不够的,你看现在当泰国股市遭到大量抛售,你就没办法了,只能我们来帮你解决。”

  说到这里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哦对了,我忘了告诉你,就在昨天,罗宾逊就已经离开了泰国去了纽约,我想他要做什么这不用我说了吧?”

  “什么罗宾逊已经离开了泰国?这不可能吧,为什么我们这里没有收到一点消息?”

  李庆安刚好从门口进来,就听到这番话,让他立即惊叫起来,他简直不敢相信罗宾逊是怎么做到的,明明马拉九世国王那边就没有一点消息传来,难道是他们串通好的吗?

  那人看出了李庆安的担心对他说:“你也用不着那么惊讶,也不是马拉九世国王背叛了什么,就只是罗宾逊太厉害了而已,而且还有那么大量的资本帮他做掩护,这一次他去纽约也就是去找摩根,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现在他那边应该已经说服老摩根达成了协议,等他回来的时候会带着乔罗斯和更大的资本。”

  这个答案让李庆安更要跳脚了:“天呐!本来现在股市的情况我们就已经没办法了,怎么原来他还没有出全力吗?还有乔罗斯,他不是不参加了吗?怎么现在还会回来呢?这不是真的吧?”

  “这当然是真的,所以现在只有我能帮你们。”

  那人对周铭伸出了手:“周铭我很看好你,我们可以给你和罗宾逊他们相抗衡的资本,只要……”

  不等他说完,周铭打断他道:“先等一下啊,这位先生很抱歉,你哪位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