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庆安好歹也是南洋四十八姓之首李家在泰国的掌柜,在泰国也算是叱咤风云的大商人,可现在在正泰大厦的接待室里,李庆安却像个小学生,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不言不语目不斜视。

  其实李庆安现在是一肚子的委屈:林慕晴姐姐果然是周铭先生的女人,这脾气都一样。

  回想刚才,李庆安只是觉得林慕晴才来到正泰集团,什么都还不知道,就直接给郑民下了最后通牒要收购他的公司,这怎么想都有点太过分太嚣张了;咱是不是应该稍微委婉一点更好呢?毕竟这可是郑家的地盘,就算这郑民只是表弟,但要给他惹急了,他也会直接赶人的啊!

  不过李庆安才开口,就被林慕晴一眼给瞪回去了:“你有更好的收购计划请跟我说,但要是没有就请闭嘴!”

  李庆安对此很果断的摇头,开玩笑,这要在下午股市收盘前谈妥收购,这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没有做事先调查,也没有指定收购方案,就这么直愣愣的上门,怎么想都只有谈崩和被宰这两种结果了。

  李庆安可承担不了这样的结果,还是让林慕晴来做吧。

  带着这样的想法,李庆安就专心当自己的跟班,李庆安知道自己这样做很怂,不过反正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主要是眼下的事情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畴,该认怂的时候还是得认怂。

  这时的李庆安也并不知道,其实林慕晴这个时候心里也虚得慌,她不是不和李庆安探讨,而是不敢和他谈判,怕自己一直提着的这口气泄了。

  不过林慕晴尽管心里没底,但她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郑民那边同样没底,她明白自己和李庆安这么突然的找上门来要求收购,他们肯定也同样是一脑门雾水,不明白什么情况的,哪怕正泰的董事长郑民现在去找董事会和股东讨论也是一样,时间太紧急了,他们根本不可能讨论出任何一点所以然来。

  也正是带着这样的想法,林慕晴才敢这么大方的等在这里,还给他们半个小时的时间。

  当然这半个小时的时间也是林慕晴故意给出的,这个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也就足够他和公司董事会还有股东们知会一声,但实际却没时间讨论。

  就这样,林慕晴和李庆安就在正泰大厦的接待室里等了半个小时。

  当时间一到,林慕晴很果断的起身离开,李庆安愣了一下马上跟上,这时接待室的大门也很适时的打开,郑民正好急急忙忙进来。

  “很抱歉让林女士您久等了,您知道我们正泰集团是个大企业,董事会和股东人多……”

  林慕晴直接摆手打断了郑民的解释:“我没有兴趣了解你们公司的权力构架和人事,我说过我最多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现在时间已经到了,我需要你带来的是收购的合同,而不是这些无聊的解释。”

  郑民张张嘴,他很不适应这种谈判节奏,但他也很快做出了调整点头说:“林女士,我已经咨询过董事会和大股东了,他们原则上同意出售股份,不过价格需要评估……”

  “不必评估了,我可以给你们按昨天的收盘价收购。”

  林慕晴再一次打断了郑民的话,他见郑民似乎还有些犹豫,便接着说道:“郑董事长,我想你应该知道就这一天的时间,正泰集团的股价已经又跌了几个百分点,我按昨天的收盘价收购已经很良心了,如果你这还需要考虑的话,那么我想我们没必要再谈下去了,你们可以等着有人按今天的收盘价收购。”

  林慕晴说完就作势要走,郑民当然再一次拦住了林慕晴。

  “我同意!”郑民说,“林女士我同意以昨天的收购价出售正泰集团的股份,但是前提是我们只接受美元或者黄金交易,而且必须要在今天收盘前交易完成!”

  林慕晴莞尔一笑:“当然没问题。”

  看到林慕晴突然的展颜一笑,郑民当时眼睛都直了,他突然有一种很想把正泰集团送给林慕晴的冲动,只为了美人一笑。不过郑民毕竟也是老商人,还是很能控制情绪的,他很快也醒悟过来,然后让林慕晴稍等片刻,然后他灰溜溜跑出接待室去拿合同文件了。

  见他这样的举动,林慕晴心里才真正松了口气。

  很快的,郑民又回到了接待室里,这一次郑民并不是自己回来,他还带来了公司的会计和律师,拿来了准备好的合同文件,他们可以直接就在接待室里完成股份的转让交易。

  林慕晴也让她和李庆安的随行律师帮忙看了看合同文件,在确认无误以后,就签字了。

  正泰集团那边由于股东一时无法到场,就由董事长郑民代为签字,也同样有效。

  整个交易过程非常快速直接,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交易完成林慕晴带着合同就起身离开了,李庆安则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不过当走到门口的时候,李庆安却突然停下了脚步,脸色有些为难。

  林慕晴注意到了这个情况,原来是接待室里面传来了笑声。

  “哈哈!这真是太棒啦!没想到居然还真有这样的蠢蛋来买我们的股份,她难道不知道现在泰国股市是什么情况吗?他简直是救苦救难的佛陀啊!”

  这个声音很显然是那位董事长郑民的,随后他的秘书及忙说:“董事长您小声一点,他们可还没有走远哪,可别让他们听见了。”

  郑民很不屑的呸一声:“听见她又能怎样?我们合同都已经签了,支票也已经给我了,难道她还想要回去不成?我告诉你这种事情想都不要想,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那个女人又不会泰语,怕什么!”

  “有些人就是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很聪明能抓到市场,尤其是那些受过一定教育,了解一点金融皮毛理论的家伙,但实际上这些半桶水的人是最蠢的,他们根本什么都不懂,只会乱做决定乱投资,最后便宜了我这样的人!”郑民洋洋得意的说,“真是的,也不看看今天大盘一个半小时就暴跌50点,看来你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秘书也高兴道:“恭喜董事长,能在正泰集团这么危急的关头找到这么一个冤大头……”

  林慕晴总算明白李庆安那尴尬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了。

  随后林慕晴用泰语对他说:“虽然刚才的交涉都是你在翻译,但我实际上是学过泰语的,只是并不熟练。”

  李庆安当时就愣住了,他没想到林慕晴居然能听懂,当然还有更重要的问题。

  “那林女士,我们要回去找他们的麻烦吗?”李庆安询问,“郑民那个家伙太可恶了,他已经赚了您的钱,居然还在背后骂……说您的坏话。”

  林慕晴笑着摆手对他说:“并不需要,他得意他想说就让他说去好了,不过我相信周铭,郑民这个家伙过不了多久就要哭了。”

  林慕晴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让李庆安一脸的莫名其妙。

  而这边林慕晴和李庆安才离开正泰大厦,后脚郑家家主郑信就急匆匆的赶到了正泰大厦找到了郑民。

  “哈哈表哥,我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刚刚有个港城来的蠢女人,居然要以昨天股市的收盘价收购正泰集团,你说她有多蠢,这从昨天到今天正泰集团的股价就跌了四个百分点啊!那可是……”

  郑民吹嘘着,不过郑信这时却突然打断了他:“你说什么?有人收购正泰集团,那你怎么决定的,你就这么卖了吗?”

  “当然卖了啊!表哥你可知道我这一转手就给我们郑家赚了上千万美金啊!而且是真正的美金,不是随时会贬值的泰铢!”

  郑民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林慕晴给他的支票,满脸的洋洋得意:“表哥你看我多厉害,我早说过我是很有商业头脑……哎呀表哥你干嘛打我?”

  郑信狠狠一巴掌打在郑民的脸上,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怒道:“你这个蠢货,你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吗?你还以为你卖了正泰集团是什么好事吗?你知不知道正泰集团是现在很有可能逆势增值的产业啊?”

  “表哥你在开什么玩笑呢?”郑民捂着脸很不理解的说,“难道你也中了魔吗?还是你没看股市大盘,正泰集团明明就是暴跌的啊!而且大盘早上一个半小时内就暴跌了50点,这已经很清楚表明了大势啦!”

  “所以我才说你蠢啊!”郑信很痛心疾首的说,“你这双眼睛只看得到大盘,但是你却看不到大盘背后的走势。”

  郑信想了想又说:“你好歹也曾经在美国留学过,难道你没听过口红效应和土豆效应这样的说法吗?就是当经济不景气的时候,像正泰集团控制的餐饮和农产品这些廉价消费品,就很容易出现逆势增长啊!”

  郑信的话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直接把郑民给炸傻b了,他心里顿时一万句握草!

  回想起刚才在接待室里,郑民居然还敢说林慕晴蠢,说她是半桶水什么都不懂,结果自己才是什么都不懂的那个啊!

  想到这里郑民顿时浑身颤抖,脸上一片火辣辣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