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慕晴拿到了正泰集团的股权收购合同就回去了李家豪宅,原本林慕晴还想去帮帮唐然的,不过苏涵和唐然还有卡列琳娜这边也并不慢的返回了李家豪宅,她们也分别带回了她们的合同,而现在的时间才不过下午三点。

  她们把合同都丢在周铭面前,看着周铭有些诧异的表情,林慕晴她们一个个都十分得意。

  “怎么样?我们没有让你失望吧,我们可都是很有能力的!”卡列琳娜很骄傲的说。

  周铭为此都不得不给她们竖起了大拇指表示非常棒,因为周铭很清楚这个事情的难度,却没想到她们能这么快做好,看来自己是该重新审视她们的能力了。

  只是林慕晴却说:“周铭你可别夸了,就你这语文水平夸来夸去也夸不出个花来,还是说说接下来该怎么办吧。”

  林慕晴嘴上这么不满意的说着,不过她脸上甜甜的笑容却是怎么也忍不住的。

  唐然也蹦蹦跳跳的说:“是呀铭哥哥,现在我们已经收购了这些企业,那是不是接下来我们就可以开始运作了呢?我们要趁着现在股市还有两个小时,要抓紧时间先做多吗?”

  周铭却摇摇头表示:“暂时还不急,我们还需要先等等。”

  周铭这话说出来让林慕晴她们一下子都懵了,完全不明白他这是要做什么。

  还是凯特琳告诉她们:“毕竟这些企业好歹都是上市公司,虽然你们都带来了收购合同,但这个事情还没有那么简单的。”

  似乎是为了证明什么一般,这边凯特琳的话音才落,李庆安的管家就慌慌张张跑过来说不好了……

  回到正泰大厦,郑信郑民俩兄弟还在大眼瞪着小眼。

  最后郑信忍不住的大手一挥:“不管了,你马上带着支票跟我去李家,咱们去把股份给要回来!”

  郑民有些狐疑道:“这样……不好吧?毕竟交易都已经完成了……”

  “难道你就想看着这么一个难得可以在经济崩溃情况下逆势赚钱的金饭碗吗?”郑信大骂道,让郑民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脖子。

  “我不是这个意思。”郑民慌忙解释,“我是说那个林慕晴她这么急着要收购正泰集团,肯定也是了解正泰集团现在价值的,我们这么过去要,他们也不会放手啊。”

  “他们不放手,我到时候自然会有办法的!”郑信说,他的眼中露出了一些狠辣的神色。

  随后郑信带着郑民来到了李家豪宅,他们很清楚,周铭在这里,而林慕晴既然是周铭的女人,那么交易成功的合同也肯定会被带来这里。

  走进李家豪宅,郑信和郑民俩兄弟就看到豪宅的院子里站了很多人,这些人郑信郑民大都认识,都是其他家族的人,上前询问才知道他们也都是来找周铭要回他们企业股份的。

  郑民这才意识到了什么:“表哥我明白了,你之前就知道会有这么多人一起来吗?”

  郑信十分自信的点头:“这还有疑问吗?周铭那个家伙也是个贪婪的家伙,那么他知道口红和土豆效应,看出了哪些企业会在这次金融危机中逆势赚钱,那么他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机会?”

  “可是这样一来,那他就更不可能放手了呀!”郑民又皱起了眉头。

  郑信却说:“那可就由不得他想怎么样啦!”

  郑民微微一愣,不明白郑信哪里来的自信,就见郑信大步向前站出去了,大喊着让大家注意自己,其实由于郑信的身份,他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多人注意这边了,现在他走出去,自然所有人都看向他了。

  见自己达到了效果,郑信对大家说:“各位先生们,我知道大家这次赶来这里是为了什么,我和大家一样,都是为了我们的企业股份,那么我们就应该要团结起来,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有机会能要属于我们的东西!”

  不得不说郑信作为郑家家主,还是有很强号召力的,随着他的振臂一呼,立即所有人都汇集到他身边了。

  这个时候,周铭带着林慕晴和李庆安走了出来。

  “各位,听说你们对之前的交易有什么疑问?”周铭询问。

  见周铭出来,这些人下意识都心虚后退了一步,只有郑信向前走了一步,他直面周铭道:“周铭先生我想你说错了一个事情,我们今天来到这里并不是单纯对交易有什么疑问,而是来要回我们的股份!”

  有郑信带了头,其他人也纷纷跟上来表示他们都是要回自己股份的。

  周铭摇摇头说:“可是这些股份都是你们自己签了合同的,所以你们现在是要违约吗?”

  “什么违约?”郑信大声说道,“我们只是拿回我们的股份怎么就成了违约?你们那合同上有我们的签字吗?如果没有我们的签字就证明那合同是无效的,所以我们其实是可以不退你钱的,但我们都是有良知的,所以我们都带来了支票,愿意把钱都退给你们。”

  郑信的话给其他人打开了一扇新大门,在他之后,其他人你一句他一句的纷纷指责起了周铭,并表示自己才是对的。

  “你们就是趁着我们不在,就用欺骗胁迫的手段逼着我的董事长签了合约;我知道你还贿赂了我的董事长,这些我们的监控都拍得一清二楚,什么你问监控在哪,那监控已经坏了,谁知道是不是你们做的?总之我们并没有同意卖股份,那这合同就是无效的……”

  面对下面这些汹汹指责,让原本不打算说话了的林慕晴忍不住的说话了。

  “你们也听听自己说的那是人话吗?你们好歹也都是泰国的大商人了,现在居然和一个泼妇一样蛮不讲理?你们好好问问你们的董事长,当时我们签合约的时候我有没有逼迫利诱他们一点!”

  林慕晴随后眼神揪出了一个人:“那位郑民董事长,你好歹也是正泰这样一个大集团的董事长,当时我们签完了合同以后你明明还在沾沾自喜,觉得你为正泰集团找到了一个接手的冤大头不是吗?怎么现在你居然还站在这里,你还要一点脸吗?”

  郑民羞愧低下了头,不仅是他,还有其他很多人也都低下了头,毕竟这个事情说起来他们是完全不占理的。

  不过郑信却不仅一点也没退缩,甚至还回头很恼火的呵斥一句:“都怂什么,忘了我们这是在泰国吗?”

  随后郑信又抬头看着周铭说:“周铭先生,我们之间可还是合作伙伴关系,但是你们却明明知道这些企业能逆势赚钱,却偏偏不告诉我们,甚至还巧取豪夺想从我们手里抢走这些企业,你们这是合作伙伴所应有的做法吗?你这分明是在坑我们!”

  郑信这话得到了其他很多人的附和,他们纷纷朝着周铭叫嚣道:“你凭什么抢我们的钱?为什么你明明知道这些,却偏偏不告诉我们,你们太恶毒了!你们不要忘了这是在泰国,还是我们的地盘,我们现在和你们商量是给你们面子,不要逼我们翻脸!”

  还是林慕晴站出来了,她气得浑身发抖,手指着郑信他们:“你们还有一点底限你们还是人吗?你们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当初是你们看着大盘暴跌50点要走,是你们不愿意再合作了的,怎么现在还能怪到我们头上来呢?这次收购我们也是和你们协商好的,怎么就是在抢了呢?”

  “而且要抢的人也应该是你们吧,什么这里是泰国是你们的地盘,还要翻脸,你们这不就是在威胁我们吗?你们怎么有脸恶人先告状还说我们不是的?”

  林慕晴在据理力争,但却遭到一连串嘘声,反正他们已经不要脸了,就不在乎了。

  郑信摆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他说:“周铭先生你就只敢躲在一个女人身后吗?你这样还是男人吗?”

  周铭摇摇头走上前来:“我可没有躲,我只是想听听你们还能怎么无耻下作。”

  一句话刺得郑信脸上一片火辣辣的,不过郑信还是老油条,脸皮还是很厚的。

  他很快调整回来大声说:“别说这些没用的,我们就要你一句话,那些股份你到底退不退给我们?如果你不退就别怪我们翻脸了!”

  郑信说话,他身后其他人也纷纷叫嚣给他造势。

  对于这种把戏,周铭只是不屑一笑,他随后很真诚的说:“其实股份要退给你们也没什么问题,只是你们确定自己真的考虑清楚了,你们真的要退吗?我觉得还是放在我这里会更稳妥一点。”

  尽管周铭的语气十分真诚,但听在郑信他们耳朵里却无异于最好笑的笑话,一声声嘲讽随之而来。

  “我说周铭先生您是没睡醒吗?还是你的脑子里缺一根筋呢?你不觉得你说这话是非常可笑的吗?你难道以为我们都不知道口红效应和土豆效应,就只有你知道吗?那么非常抱歉了,我们全都知道,而且我们比你要对这种经济模型更加了解!”

  “我觉得我们现在考虑的非常清楚,并且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楚过!什么放在那里更稳妥,你分明就是想占有那些优质股票,然后你居然还这么大义凛然的样子,你也不嫌脸红吗?我听着都恶心……”

  最后郑信摆手让大家安静,他看着周铭:“怎么样?你怎么决定?”

  “既然你们都考虑好了,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退给你们就是了,只希望你们不要后悔就好。”周铭无奈道。

  郑信哈哈大笑:“那就不劳周铭先生您费心了,我们绝不会后悔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