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铭跟着李庆安很快来到了李家大堂,而马拉九世国王带着他的正副总理就望眼欲穿的等在这里,见到周铭终于来了,他们急忙起身。

  “国王陛下很抱歉,刚才胡安那个胖子过来找我聊天,我差点就忘了你们的事情。”

  周铭主动过来和马拉九世国王握手道歉,不过这个突如其来的道歉让马拉九世国王当时就懵了。

  差点忘了是怎么回事?是一开始忘了,到了最后才想起来吗?

  不得不说,要是周铭能知道马拉九世此时心里在想什么的话,他一定会给他点十个赞,因为他完全猜到了,事情就是这么回事。

  但猜到归猜到,马拉九世还是不敢直接说出来的,他只能陪着笑脸表示:“周铭先生总是能以大局为重,这点我是能理解的,而且胡安先生他也是能解决目前局势的重要助力,其实我心里也是很希望能和他见一面的,毕竟现在我们的朋友越多才约好嘛!”

  马拉九世嘴上说着这话,但他心里却如同吃了死苍蝇一样的难受。

  好歹自己也是泰国的国王,怎么在这周铭面前就这么怂呢?

  国王陛下这样的表现也让后面的正副总理很尴尬,其实他们之前也不是没有想过无数关于周铭为什么把晾在这里的原因,却始终想不到他居然忘了。不过明知道也没办法,现在泰国的局势已经这样,只有周铭又办法能解决,那么他们就只能忍着。

  “周铭先生我知道这些并不重要,相比之下我更想知道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总理金立想了想问周铭道,这是他早就想问,在这个局面下也只能他开口问的问题。

  周铭对这个问题并不惊讶,甚至可以说当周铭知道他们来找自己的时候,周铭就猜到了这个可能。

  于是周铭请他们都坐下然后才说:“国王陛下还有总理,在我回答这个问题以前,我想知道你们究竟有多大决心。”

  马拉九世和金立的表情都很尴尬,显然他们都听出了周铭的弦外之音是在责怪他们之前私自撤资的事情,尤其这还是在他们的国家,他们作为泰国的国王和总理,他们都不能坚持到底,那还谈什么呢?

  想到这里,马拉九世当即表示:“周铭先生你放心吧,之前我已经说过他们了,那只是一个意外,我们保证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周铭点点头说:“我完全相信你们,所以既然你们有这样的决心就很好办了,接下来你们就继续投资进股市,不管乔罗斯那边抛多少你们就接多少就行了。”

  听到周铭给出的这个说法,马拉九世他们三人脸上的表情当时就僵硬了。

  “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呀?”总理金立试探着问道。

  其实这也是马拉九世国王和林国栋副总理同样想问的,毕竟要是真像周铭说的这么做,那他们得准备多少钱,又准备亏进去多少钱啊?

  从他们那犹犹豫豫的表情,周铭哪还猜不到他们的想法:“看来你们还不想这么做,那么你们准备把泰国股市留给谁?这个泰国可是你们的国家,如果你们的股市真的崩了,难道你以为你们的财产还能保存多少吗?”

  马拉九世国王他们的脸色更难看了,周铭这一次可没给他们一点面子,话说的非常直接。

  道理说出来谁都懂,但真要拿出自己的钱帮着泰国经济,那他们还是很肉疼的。

  自己就这么一点家底,哪里比得上乔罗斯那些银行家还有胡安这样的豪门呢?甚至连周铭掌握的资本都比不过,要不然就干脆无耻到底,就让周铭和乔罗斯在泰国这里先分出胜负来再说?这样才能最大限度保存自己的家底。

  但最终马拉九世还是咬咬牙表示:“好吧就这么干,我会拿出金库里的所有钱,在股市上和乔罗斯那些国外炒家血拼到底的!”

  马拉九世最后的决定让总理金立和副总理林国栋惊讶万分,但他们都张张嘴可却什么都没说,他们也明白这是没办法的。

  周铭随后又告诉他们:“你们也不要那么新,胡安他们还有我也都会帮你们的。”

  周铭最后告诉他们的话让他们感觉就像是天籁之音,让他们高兴的一下子都要跳起来了。

  “我真的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感谢周铭先生您啦!”马拉九世热泪盈眶道,原本他以为自己会要被周铭报复性的孤军奋战了,却没想居然自己还有那么多厉害的帮手,这怎能让他们不兴奋呢?

  吩咐好了事情,周铭也让马拉九世他们都回去了,毕竟今天的股市很快就要收盘了,哪怕乔罗斯那边的反应再快也不可能做出任何动作了。

  “国王陛下,我们真的要动用金库里剩下的那些黄金吗?还是只用外汇储备就好了?”

  离开路上,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林国栋询问马拉九世:“反正有胡安他们这些大豪门,还有周铭自己的本钱,根本不缺我们这点投入啊。而且在金融危机以后,我们还有很多恢复事情要处理,如果现在全投进去了,那等到了后面真的需要钱的时候……”

  “你给我闭嘴!”马拉九世没好气打断了林国栋的话,甚至还有点恼火,“有你这么蠢的人吗?你以为周铭就想不到这点吗?他既然之前可以在所有人都放弃了以后独自一人挽回局面,现在也同样不是真的需要我们,他只是需要我们的态度。”

  马拉九世瞪着林国栋说:“所以你觉得要是我们再这么做会有什么结果,你想害死我们吗?你安的什么心?”

  林国栋急忙摇头表忠心说他一切都只是为了国王陛下着想,是希望国王陛下不要无谓的投入资金,能为泰国保存更多的资本。

  马拉九世摆摆手说:“不要再说了,你应该知道我们泰国原本就是资本世界大战的战场,也就是说现在的局势根本由不得我们了,既然我们早站在了周铭他们这边,就好好按照他的指示去做吧,你没看就连胡安和洛克菲勒那些豪门王子们,都做得不亦乐乎吗?”

  马拉九世不知道,他自己这一次完全猜对了周铭的想法。

  当他走了以后,李庆安有些担心的和周铭说马拉九世会不会又做出临阵脱逃的事情,就算他不会,也保不准他手底下有人拾掇。

  周铭对此很直接就说:我并不在乎他真的会怎么做,只要他能有一个态度就足够了。真把我搞烦了,我就站到乔罗斯那边去,一起对泰国输出金融危机,能抢多少钱算多少,那样也省心了。

  ……

  与此同时在曼谷的另一边,乔罗斯和罗宾逊他们对泰国股市的变动显然更加关注。

  中午,乔罗斯站在股市的大屏幕前皱眉沉思着,罗宾逊拿着一份文件过来了。

  “乔治,我已经查出来了,这一次股市上的波动其实和正泰集团那些农业和餐饮企业并没有什么关系,而是我们在泰国的服务公司出了状况,有人在同时做空和收购他们的股份,所以让他们暂停了服务,因此市场上的资金缺口得不到补充,才会有这样的结果。”罗宾逊大声对乔罗斯说。

  听罗宾逊这么说,其他银行家们这才都松了口气。

  “我就说那个周铭不会有那么神嘛,怎么可能会有人光依靠买菜就改变了股市大盘呢?这也太玄幻了一点!”

  “我们真是自己吓自己,那个周铭也就是取了个巧,想要通过这一次的波动再骗多一点投资,然后他自己好抽身推出吧,真是个自私自利的混蛋啊!”

  “乔治,看来泰国的形势还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不过一直皱着眉头看着文件的乔罗斯,他却摇了摇头表示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罗宾逊心下一动问他:“乔治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乔罗斯仍然摇头说:“现在还不确定,不过以我对周铭先生的了解,他可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所以我相信他不会轻易认输离开。”

  乔罗斯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说他的目标是那几支权重股?”

  一石激起千层浪,乔罗斯这话让所有人哗然一片,不管罗宾逊还是其他银行家们都表示这太难以置信了。

  “这些权重股不是都已经大局已定了吗?他怎么还会转头回来对付这些?而且不管泰国王室还是其他人的资金都已经撤出去了吧,还有机会回来吗?”

  “不过仔细想想倒也确实有这个可能,之前是因为所有人都在抛售,所以国王陛下还有其他资金都想着跑路,不愿意堵这个窟窿,但现在周铭制造的这个波动成功告诉了所有人,他有能力挽回局面,这可能会让其他人再想回来的,毕竟能赢谁也不想认输啊!”

  罗宾逊没有加入这些讨论的阵营里,他只是看着乔罗斯问他:“你确定吗?”

  “我不确定。”乔罗斯回答,“但如果是我,我肯定会这么做,而且要真正想挽回局面,单靠卖菜那些非权重股,做得再好也不行,这些权重股才是关键,用军事术语来说,叫兵家必争之地!”

  罗宾逊很快做出了决定:“那好,我听你的,马上抛售这些权重股!”

  乔罗斯拉了一下罗宾逊嘱咐他说:“要坚决,恐怕这一次是真正的短兵相接了。”

  罗宾逊点点头:“乔治放心,我知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