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了!泰国股市开盘就下跌了5点指数,这乔罗斯究竟一下投入了多少钱啊?”

  随着泰国股市开盘,立即吸引了全世界投资者的目光,也是当昨天那场人物面对面,在周铭和乔罗斯面对面互怼了以后,人们更加期待这场较量。

  泰国股市的大盘指数是采取的是综合指数的算法,采取的也是综合了所有上市公司的股票以后得出来的指数,不是简单的股票市值加起来除以数量,而是比这更复杂。不过不管这种大盘的指数是如何计算的,至少有一点很值得肯定,就是这每一点指数背后都是海量的资本支持。

  现在泰国股指开盘直接下跌5点指数,就意味着几千万美元没了。

  “这算什么,你们难道都忘记了乔罗斯那可是全世界的金融大鳄,之前他曾做过一个小时让股指暴跌50点的壮举,现在才不过只有十分之一,顶多就只能算是个热身运动,乔罗斯说过他要再来一次的!”

  有人疯狂吹着乔罗斯的本事,也有人很不服气。

  “不就是世界金融大鳄嘛,说的好像谁不是一样,他的对手那位周铭先生昨天在节目上就给了他教训,今天这点事情更不在话下了,还有你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泰国人啊?居然盼着乔罗斯那个侵略者赢啊?”

  “我只是就事论事!你看看乔罗斯那可是全世界知名的,至于那个周铭,抱歉之前谁听过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名字吗?哦你们快点,太古银行和泰国矿业的股票在疯狂暴跌,可你当是乔罗斯先生又出手了,你们看看吧,这就是金融大鳄的实力,而那个周铭他别吓尿裤子就好啦!”

  很多人坐在电脑前疯狂讨论争吵着现在的局势,而与此同时全世界媒体也在紧跟着局势。

  根据泰国国家电视台披露出来的消息,仅仅在开盘以后的短短半个小时时间里,泰国股市的成交额就超过了三十亿美元。

  当这个数字被披露出来,立即震惊了全世界,无数交易员在惊讶的高呼不可思议。

  “真的是疯了,要知道整个泰国股市的资本量也才只有几百亿美元,居然短短半个小时就有市值十分之一的成交额,还能有比这更疯狂的吗?”

  也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这就是乔罗斯和他带领下的国际金融炒家们的实力,随随便便就能抛出几十亿美金出来,在这种密集火力的轰炸下,恐怕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地方的股市能顶住吧。”

  曼谷罗宾逊他们的庄园里,作为事情的始作俑者,他们自然也在时刻关注着新闻。

  “太棒啦!泰国股市果然还是和之前一样不堪一击,我们才不过投入了五亿美元下去,看他们的市场动向,就有点顶不住了的意味,真是太弱啦!”这些银行家们欢呼着。

  不过相比这些亢奋的银行家们,乔罗斯却依然皱着眉头。

  “乔治你在担心什么吗?”罗宾逊问他。

  乔罗斯对此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他道:“内特你不觉得现在的情况完全看不明白吗?”

  罗宾逊一脸茫然不明白乔罗斯的意思,乔罗斯直好又说:“你看在前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成交额是三十亿美元,但是我们只投入了不到六亿美元,就算有重复计算也不会超过十五亿美元的成交额。”

  乔罗斯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才又一字一顿问道:“那么还有一半的成交额到哪里去了?”

  罗宾逊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这也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眼中。

  那些钱都到哪去了?

  这个问题显然罗宾逊是回答不了的,但能回答这个问题的人却一个个的都十分着急。

  此时此刻,泰国国王马拉九世和郑信他们都在李家豪宅,虽然空调功率已经开到了最大,但此刻马拉九世他们在豪宅偌大的房间里还是焦急到满头大汗。

  “周铭先生,我们不能再这么浪费资金了,你看看太古银行和泰国矿业这些权重股,只不过短短的半个小时就平均暴跌了超过三个百分点,这对整个泰国股市都是很大的危机啊!我们必须集中资本才行啊,如果继续散开投资其他相对没那么重要的股票,最后只会拖垮我们自己啊!”

  郑信小心翼翼的措辞说道,说完还紧张的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而周铭此时则就老神自在的坐在他面前的椅子上。

  随着郑信的话,马拉九世还有其他人也都一同看向了周铭,显然从他们的眼神就不难判断,他们尽管没说话,但他们也是和郑信抱有想同想法的,当然他们也同样想了解周铭的想法。

  交流,这就是这些人今天都会来李家豪宅的最主要原因,他们都希望能离周铭更近一些,这样才能更准确了解周铭的想法。

  然而在这里他们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天真,哪怕他们在这里也根本跟不上周铭的思维。

  和乔罗斯下令主攻几支权重股不同,周铭的命令是让他们散开资本,配合着去收购其他股票。

  见周铭对郑信的话无动于衷,国王马拉九世想了想然后说:“周铭先生,我能理解你避重就轻的想法,但毕竟我们泰国的股指算法是以权重股为核心的,其他上市公司所占的比重非常小,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投入再多钱在其他上市公司,所能对股指造成的影响也都非常小,这是很不划算的!”

  马拉九世见周铭那边没啥表示,他接着又说道:“就像现在,我们明明已经投入了超过五亿美元,可股指指数仍然在下跌,就是我们没有掌握权重股的缘故。”

  周铭这时抬起头来看着他:“那么国王陛下你是想怎样?”

  “我不是说周铭先生您是错的,但至少现在我们需要暂时放弃这些没用的普通上市公司,转而去主攻那些权重股。”马拉九世提出想法,其他人都下意识的跟着点头表示支持。

  “所以呢?”周铭反问他,“是不是如果我现在不照你的话去做,你又该撤资呢?”

  这个问题让马拉九世立刻紧张了起来,他十分坚决的摇头表示不会:“周铭先生您不用再考验我了,既然我决定跟随周铭先生您,就不会再改变主意了!”

  周铭笑着摆摆手说:“我才没那个考验你的闲工夫,我是想说权重股我不会放手,但现在并不是一个好时候。”

  “那我们现在?”马拉九世询问。

  “当然是继续推高其他上市公司的股价。”周铭说。

  马拉九世还想说什么,但他张张嘴最后还是没能说出来,就像他说的,既然他最初选择上了周铭这条船,那现在他也没有选择,只能相信周铭,按他说的继续推高其他非权重股上市公司的股价了。

  只是他心里在暗暗祈祷:希望这一次我没有选错吧。

  周铭和马拉九世这边的操作当然瞒不过罗宾逊和他的银行家们的眼睛,才不过一刻钟的工夫,他们就立即查清楚了。

  “刚才收到其他上市公司交易量上升的消息,原来周铭那边是把他们的资本都分散出去投资其他上市公司了。”罗宾逊概括性的把消息告诉了乔罗斯。

  这条消息让乔罗斯当时就皱起了眉头,他完全看不懂周铭的操作。

  罗宾逊很不理解:“乔治你说这是周铭的想法吗?还是马拉九世或者其他人在胡闹,就像之前郑信他们承受不住投入而撤资逃跑一样。”

  乔罗斯仔细思虑了好一会才说:“这绝对是周铭在指挥的,因为要是马拉九世和郑信那些蠢货,他们肯定坚持不了这么久,要么撤资逃走要么就只会和我们在权重股上纠缠,绝对不会想到要去投资其他上市公司的。”

  “那个周铭这是想干什么,难道他还有什么阴谋吗?”罗宾逊拧着眉头。

  “不管他想干什么,只要他想守住泰国股市,那么这些权重股就是他怎么也绕不开的,所以我们就只需要继续猛攻这些权重股就好了!”

  乔罗斯又补充道:“不过接下来我们的投入可以比之前要减少一些,毕竟现在周铭他们的重心并没有放在这些权重股上,如果我们贸然投入过多,让这些企业破产就不好玩了。”

  罗宾逊点头表示明白,他们是有分寸的。

  他们会这么说并不是他们有多好心,而是他们现在所需要的是通过这些权重股去影响股指,而一旦有权重股企业倒闭了,那么就会打乱他们的投资模型,会给市场带来很大变数,会给他们的计划带来很大麻烦,所以如何让权重股暴跌又不至于破产,是需要拿捏其中抛售的度的。

  罗宾逊随后就去传达乔罗斯的命令,不一会外面就传来了那些银行家们的欢呼,乔罗斯能听到他们是在说权重股的股价又跌了,股指也又跌了,他们通过这个跌幅又有多少钱进了口袋。

  他们很高兴,但乔罗斯却眉头紧锁,他慢慢来到窗边,他双手扶着窗户,避开身后那些家伙们的吵闹,独自一人在这里思考。

  不对劲,这非常的不对劲!

  那个周铭……他究竟会有什么目的呢?

  乔罗斯对这个问题感到十分头疼,甚至还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