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乔罗斯和马拉九世猜测的那样,之前泰国就已经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而随着最后一天交易日的到来,各方怀着鬼胎的势力就再也忍不住伸手进来了。

  这些人,有的是原本就站好了队的,只是之前观望了一阵;有的是想借机打压一下对手故意制造一些麻烦报复的;有的是想借机浑水摸鱼为自己捞点利益的;还有的则纯粹是闲的无聊,觉得自己要做点什么的。

  英国著名的白金汉宫里,女王伊丽莎贝已经起床,两位侍女正在帮她梳头,而王子查理就站在她的身后。

  好一会查理忍不住的问道:“我不理解,为什么您这个时候进入泰国股市居然是要加入周铭他们那边?这不符合我们一贯的立场,虽然我也觉得周铭的开盘局面很好,但我也同样得到了消息,乔罗斯那边准备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市场给啃下来。据我所知乔罗斯准备每分钟时间都砸进去五亿美元。”

  伊丽莎贝抬头看了镜子里的查理一眼:“所以说你的眼光还是太浅,你还是没想明白那个周铭是怎么在同样有乔罗斯干预的市场里让泰国股市开盘上扬三个百分点的。”

  查理王子还想说什么,但伊丽莎贝却摆了摆手说:“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在你没想明白我刚才的话以前,我不建议你再说话。”

  在中东沙特的王宫里,这些戴着白头巾的王族们也在讨论着泰国局势,还激动得嗷嗷叫。

  “我们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家族,但是那些该死的扬基佬却一直都瞧不起我们,那么我们就要借此机会帮助那个华夏人,好好给这些美国佬一些教训!”

  而在百慕大还有欧洲的各个古堡里,很多人也在彻夜不眠的看着泰国的数据打着电话。

  “乔罗斯那个看来是要发疯了,那么我们就好好帮他一把,我可不想在这件事情里碌碌无为只当一个旁观者,我更不想看到阿拉贡那个胖子的得意嘴脸!”

  “抛抛抛!给我狠狠的抛,泰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开端,我们不能就这么轻易的向那些小鬼低头,如果我们现在在泰国让了步,那么接下来在马来西亚在印尼我们又该怎么办?难道就一直退让吗?”

  “我好久没有这么兴奋了,既然那个华夏人都这么勇敢,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后退?冲锋,我们就要冲锋!”

  也随着全世界各方势力都伸手进来,顿时让泰国股市的战况变得更加激烈了。

  根据后来披露出来的数据显示,7月29日那一天泰国股市开盘后的一个小时时间里,就有超过三百亿美元的资本在泰国股市里相爱相杀。

  乔罗斯和罗宾逊他们首先是集中火力在太古银行和泰国矿业这样数一数二的权重股上,但凯特琳早就算准了乔罗斯的进攻路线,大量准备好的资本在合适的时候被放出,不管乔罗斯和罗宾逊多么的气势汹汹,周铭他们都是不慌不忙的全盘买入一个不留。

  乔罗斯看在太古银行和泰国矿业上找不到什么破绽,于是就把战火烧到了其他权重股上。

  仅仅五分钟后,清迈矿业和拉玛集团等二十家上市公司的股票都被疯狂抛售步步紧逼,但周铭也很快调整了布局,也跟着全部吃进,对每一支股票都严防死守寸土必争。

  伦敦金融报后来登出来一幅两个全副武装的骑士拿着宝剑盾牌搏斗的漫画,完美的表现了泰国股市上的情况。

  在那一刻,乔罗斯和周铭就像是两个绝世剑客,在泰国这个战场上狭路相逢,双方都在挥舞着自己的宝剑刺向对方,战场上一片飞沙走石剑气纵横。

  这是最高水平拼尽全力的较量,让所有人无不心惊肉跳大呼疯狂。

  首先是中东那群酋长们:“疯了他们真是疯了,才这么一会我们就已经投入超过二十亿美元了,虽然我们的石油能卖到全世界,但这种没有意义的投入已经不是我们所需要承受的了,该死的那群混蛋,难道他们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为什么他们可以这么猛的?”

  然后是百慕大还有欧美那群古堡里的家伙们:“平仓,这是我这一个小时以来听到的最多的话,上帝作证,我已经拿出好几亿美元了,而且这还只是小小的保证金,现在我居然还要拿钱出来平仓,后面我不知道还会需要多少。天哪泰国那边在燃烧吗?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他能把所有钱都吸进去,只要沾上一点,你就跑不掉了!”

  还是白金汉宫里的查理王子说出了实情:“疯子,不管是周铭还是那个乔罗斯他们都是疯子!”

  战况也因为乔罗斯和周铭的比试变得更加焦灼,整个泰国股市尽管这一个小时的交易额超过了七百亿美元,这个数值都已经快超出整个泰国股市的总值了,这不能说不疯狂,但由于乔罗斯和周铭的互不相让,导致股市持续处于一种激烈震荡的状态。

  不过股市的震荡强烈,但大盘却逃不过乔罗斯的眼睛,是在疯狂的震荡中缓慢上升的。

  这让罗宾逊都开始着急了:“乔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宾逊也没办法不着急,毕竟他们的投入不少,但却始终看不到回报,这种情况下再淡定的人也该坐不住了的。

  乔罗斯眼睛紧盯着大屏幕上的股市,突然他重重叹了一口气:“我总算是明白了。”

  这句没头脑的话让罗宾逊很懵逼:“乔治你明白什么了?”

  “棋下到这一步我总算是看明白了那个周铭的布局,原来一开始那些被你抬高的非权重股,才是整场胜负的关键啊!”乔罗斯说。

  罗宾逊浑身一晃,以他的聪明第一时间就明白了乔罗斯的意思。

  其实整个事情并没有什么复杂的,简单说起来就是他们现在他们相互抛售买进由于投入相当就是打了个平手,这也是他们事先预料到的。但由于周铭那边事先抬高了其他非权重股的股价,那么现在即便是他们在权重股的争夺上打了个平手,股市却由于那些非权重股而在缓慢抬升,就是现在的情况。

  这是巧合吗?不对,这根本就是早就准备好的布局!

  “难道那个周铭他那时就已经料到现在的局面,所以他才提前布局在那些非权重股上了吗?”罗宾逊说。

  乔罗斯没有回答他而是自顾自的说道:“所有人都认为股指期货搏杀,权重股才是重点,只有那个周铭不这么认为,因为如果权重股是重点,那么大量资金也会焦灼在权重股上,这时候当权重股一时无法分出胜负,那些非权重股反而成了压垮局势的稻草。”

  罗宾逊没空和乔罗斯在这里文艺,他揪过乔罗斯的衣领怒吼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不是我们也去想办法争夺一下那些非权重股?”

  乔罗斯轻轻的摇头:“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罗宾逊神色黯然,其实这个答案他不是不知道,毕竟现在他们和周铭在权重股上的较量已经焦灼到了这个地步,哪能那么容易抽出资金去非权重股呢?要知道这个资本调少了对大局影响不大,调多了那么权重股又危险了。

  “该死的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乔治你一向都是最有办法的,你说啊!”罗宾逊激动道。

  乔罗斯这时沉默了片刻,最后他的眼神一片决然:“现在只剩下一个办法,就是继续加大量和周铭拼到底!”

  罗宾逊倒吸了一口冷气。

  随后他们一齐转身,大堂里所有银行家的目光早就聚集在他们身上了。

  乔罗斯故意把语气放轻松一些说:“相信刚才我和内特的争吵你们也都听到了,我并不欺骗你们,现在的局势也是你们都能看得到的,尽管我们在拼命投入,但股市仍然在持续上扬,这都是因为他们在非权重股上的布局所致……”

  乔罗斯紧接着把周铭的布局简单介绍了一遍:“现在局势对我们很不利,但却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输了,因为我刚才已经计算过了,就算按照股市这样的速度上涨,就算那些非权重股发挥了很关键的作用,但非权重股终究是非权重股,所能起到的作用终归还是非常有限,所以只要我们继续投入,让局势继续焦灼下去,最后的胜利必然还是我们的!”

  相比之前乔罗斯的话总能得到很多响应,这一次乔罗斯的呼喊却并没有得到多少回应。

  “乔治,你说的我们都明白,可难道我们就要这么每分钟投五亿下去持续一天吗?”下面有人问道,这也是其他人都一致想问的。

  乔罗斯用力挤出一个笑容表示:“我知道这是你们最关心的,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们,根本用不着,我觉得我们只要再多投入半个小时,可能他们就扛不住了。”

  乔罗斯最后还说:“大家不要忘了,他们那边只是一群贪婪愚蠢懦弱的泰国人,还有各怀鬼胎的贵族们,他们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但我们却是真正的金融正规军,我们是有长期合作的牢不可破的团队,这将是我们能和他们拼到底的最大优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