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老摩根这只老狐狸,一头毛都白了的狼,居然这个时候不接电话,不用想他肯定是背叛了我们,肯定是因为他们在泰国市场的抽身,肯定是因为少了摩根家的资本,才造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都到了这个时候,他们难道还想着投机吗?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的玩意,真让人恶心!”

  世界各地的很多豪宅里都传出了这样的谩骂,他们狠骂的对象就是一直在新哈特福德庄园里没动静的老摩根。

  此时此刻,老摩根和他的孙子伯亚的确一直在书房里,桌面上的电话在响个不停,但是他们谁都没有去接的意思,甚至他们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欠奉。

  “一切都和你之前猜测的一样,那个周铭埋在非权重股上的钉子果然发挥了作用,成为左右局面的关键了。”老摩根想起了两天前全世界都在嘲笑周铭投资非权重股的做法时,却只有他的孙子伯亚看出了问题,也是由于伯亚猜到了周铭的布局,老摩根现在才没有急着入局了。

  “这一场是乔罗斯输给了周铭,很显然他也忽略了那些废棋的作用。”老摩根突然看向伯亚问他,“那么如果是你,亨利,你能赢下来吗?”

  伯亚仔细想了想然后摇头说:“我不知道,因为没有这种如果,我只知道我们现在可以接电话了,我想全世界现在恐怕都在等您的声音。”

  老摩根没有急着拿起电话,而是先看着伯亚,伯亚又说道:“现在是乔罗斯最后的机会,我相信以他和罗宾逊的聪明一定也能认识到这一点,经过一个小时的高强度拉锯,现在谁能咬牙坚持下去,胜利就会属于谁。”

  “所以你很看好乔罗斯他们?”老摩根又问道。

  “是因为他们的团队,毕竟都是一起配合过很多次的,我很有信心他们能懂现在的局面,现在再加上我们的突然入局,可以给他们足够的信心了。”伯亚回答,“相比之下,周铭那边的人就不那么让人满意了,我相信那个周铭他现在的电话可不比我们要少,更重要的是他的盟友们可是曾经做过临阵脱逃这种事情的。”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去做这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吧!”

  老摩根轻声说着,终于拿起了桌面上的电话……

  很快的,老摩根的决定就传到了泰国,罗宾逊在挂断了电话以后第一时间把消息告诉了乔罗斯,而乔罗斯也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所有银行家们,这让他们欣喜若狂的欢呼起来。

  乔罗斯为此都松了口气:“幸好老摩根还是很明白的,他的决定无疑能给很多人包括我自己,指明一条道路,如果不是他我真不确定还能撑多久。”

  乔罗斯是真的很庆幸的,因为就在几分钟以前,就有银行家向他表达了他的想法,表示现在的局面已经超出了他们原本的预计,如果继续这样投入下去是不划算的,哪怕他们最终击败了周铭也一样,毕竟泰国的市场就这么大,那些股指期货所能带来的收益也是和整个市场息息相关的。

  这个想法让乔罗斯很愤怒,但他也很清楚这绝不只是一个人的想法,可这才是最让乔罗斯感到担心的地方。

  在那一刻,乔罗斯真的很希望自己只是个普通的投机商,那样他是绝不可能碰太古银行和泰国矿业这些有周铭严防死守的股票的,随便捞一笔就走岂不更轻松吗?

  然而他却不能这么做,因为他是一场金融战争的先锋指挥官,他所要的是整个泰国的市场,是要泰国的市场向他臣服,而不是简简单单的捞一笔就走,所以即便是明知道这些股票有人在严防死守,他也不能不硬着头皮上,哪怕投入再多也在所不惜。

  也正是这种观念上的不同,让乔罗斯面对那些银行家有点心力交瘁的,不过随着现在老摩根的突然加入,至少能给他们注入很大一股希望的。

  罗宾逊这时拍拍乔罗斯的肩膀:“不要再担心了,现在我们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原本团队就是周铭最大的软肋,之前由于对手只有我们,他们还可以勉强撑持,现在老摩根算是给他们最致命一击了。”

  ……

  事实的确如此,老摩根突然入场的消息也在第一时间传到了周铭那边,胡安马上就拨通了周铭的电话。

  “有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老摩根那老杂种突然高调入市了。”

  胡安很简洁明了的把事情告诉了周铭,周铭长长吐出一口气然后苦笑道:“这特么还真是糟糕透顶的消息啊!那么你的决定呢?还准备继续下去吗?”

  胡安听出了周铭的弦外之音:“周铭听你这意思,你是准备继续下去了吗?”

  “局势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没有不继续下去的理由。”周铭如实说道。

  胡安沉默了一会才说:“但是你要明白老摩根那个老家伙现在入市也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我不确定其他人是否还会继续跟了,很有可能接下来你会要一个人孤军奋战了。”

  “你这该死的胖子说话还真是直接啊!”周铭说。

  其实他这话周铭怎么会听不明白呢?事实上当周铭刚才从胡安那里听到老摩根突然入市的消息,他最先想到的就是这样的结果,毕竟原本他和乔罗斯那边就处在一个很焦灼的拉锯阶段,是很微妙的状态。都说一根稻草就能压垮骆驼,更别说现在老摩根的做法是直接狠狠踹上一脚了。

  “不过想到了结果又能怎样呢?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去做啊!”周铭说。

  “好吧,我还会继续支持周铭你的,但是我并不确定我能维持多长时间。”胡安说。

  “这就足够了!”

  周铭向胡安道了一声谢然后就挂断了电话,当周铭再抬头起来,却看到马拉九世国王金立总理还有郑信他们就在自己面前,一脸茫然又有些沮丧的看着自己。

  “刚才我的电话你们都听到了吗?”周铭问道,从他们的表情就知道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马拉九世先点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我们是听到了,但我们找您并不是因为这个事情。”

  金立总理接过话头说:“就在刚才,英国王室的特蕾莎投资集团就宣布退出泰国这个金融绞肉机了,他们觉得现在泰国股市已经没有拯救的可能性。”

  周铭冷笑一声:“这些英国人还是那么的墙头草啊,风吹两边倒,这并不奇怪,事实上他们能坚持到现在已经让我感到有些惊讶了。”

  周铭看着他们:“那么事情应该不仅于此吧?你们就一起说吧。”

  他们相互对视一眼,最后马拉九世说:“周铭先生果然料事如神,刚才露易丝王妃还有唐徽茵她们都打电话过来,表示她们也要退出了,她们一会就会来这里,亲自找周铭先生你说。”

  周铭还是很淡然的点头表示并不惊讶,他随后又问:“那么你们的打算呢?”

  面对周铭这个问题,马拉九世他们先是一愣,随后脸上都浮现出了尴尬的神色。

  周铭一看他们的表情就明白了:“看来你们一定比他们更先做出这样的决定,只是你们现在陷入的太深,就算想走也不见得能走得了对吗?”

  听周铭这么说,马拉九世国王反而也看开了:“周铭先生,其实刚才我们就明白我们在这场金融危机里的地位并不重要,真正的形势是掌握在周铭先生您手中的,所以我们还怎么决定呢?”

  “你们倒是看的挺开。”周铭失笑道,“不过我可以向你们保证,这一次我们是不会输的,哪怕有老摩根这只老狐狸,哪怕因为他的突然入场会让我们变得四分五裂也一样!”

  要是其他人在这种时候对马拉九世他们这么说,他们一定会啐那人一脸,但现在是周铭在这么说,却让他们莫名有了充足的信心。

  “周铭先生我们相信你,没有什么局面是你解决不了的!”郑信盲目信心道。

  随后没多久,露易丝他们就到了李家豪宅,周铭带着李庆安还有马拉九世他们在房间门口迎接。

  “周铭先生我们今天过来的目的想必你已经知道了,那么我们就不再……”

  露易丝带着唐徽茵进门就直接说道,童华就跟在她们身后,只是不等她们的话说完,周铭就打断了她们道:“我知道你们知道了老摩根的消息要撤资离开泰国了,但是我告诉你们,你们的决定并不是很好的选择。”

  唐徽茵冷笑着摇头:“周铭先生你还是那么有信心,但是我不明白你是从哪里来的自信,难道你还看不明白局势吗?现在泰国的局势就很焦灼,老摩根现在突然入市,那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露易丝更直接道:“让我来给你分析接下来会是怎么样的局面吧,到时候那些原本支持你的资本会纷纷撤离,事实上现在就已经有很多了,我相信周铭先生你自己都已经接到了电话,因为你的盟友原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有太多心怀鬼胎的人,你注定走不长。”

  “所以我们要趁着现在能走赶紧走,是为我们自己止损,继续下去只会亏得更惨。”唐徽茵表示,“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是不会有人再支持你的,你不要再做什么能力挽狂澜的春秋大梦了,那是不可能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