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躬感谢“风神羽少”和“丧物玩志”的月票支持!)

  阿联酋投资局和沙特王室基金会发表联合声明,表示自己将放弃对泰国股市的援助,并尽快将自己的资金撤出泰国股市。

  隶属洛克菲勒家族的大通银行宣布将解除控股子公司克莱森基金会董事长的职务,该董事长之前所负责的是对泰国股市的投资,而大通银行的此项决策,市场普遍认为是洛克菲勒家族退出泰国前线的标致。

  代表英国王室的皇家特蕾莎投资集团也表示将重新考虑泰国问题……

  这一条条消息传到罗宾逊他们那里,无疑是给他们打了一针兴奋剂,让他们高兴的不行。

  罗宾逊收到这些消息以后马上告诉了其他银行家们:“大家都听到了吗?这就是那个周铭的盟友,我早说过了那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这些人浑水摸鱼可以,可一旦局势出现了僵持甚至是劣势,他们就会原形毕露,因为说到底他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罗宾逊激情澎湃的话语让银行家们都兴奋的欢呼起来,随后他也对乔罗斯说:“乔治这下你应该放心了吧?我对你说过的,我们的团队才牢靠,而周铭那边只是一个随时会散架的破车。”

  ……

  同样这些消息也传到了李家豪宅里。

  唐徽茵得知了这些消息大声说道:“这些新闻周铭你都听到了吧?这就是大势,过去因为老摩根的观望才让你占了上风,可现在老摩根已经结束了观望,那么这局势就再也不可能了,没有人会相信你,更没有人会支持你,现在这些新闻就是最好的例证,所以我们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必须要走!”

  “不!姑姑,我会支持铭哥哥,我相信铭哥哥是一定能力挽狂澜的!”

  突然一个稚嫩但却坚决的声音传来,周铭不用回头看都知道是唐然那个小丫头,肯定是她知道了露易丝和唐徽茵突然到来的消息,她有些担心,所以就跟过来看看了。

  不得不说唐然过来的很是时候,但却让唐徽茵十分恼火,因为这无异于当面打脸,还是很不给任何面子的那种。

  唐徽茵脸色铁青:“唐然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不要以为自己挂着一个族长的名衔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你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宗祠会指派我跟着你一起来泰国吗?就是担心你年纪太轻会任性,并且如果你太过分了,宗祠是有召开族会的权力剥夺你族长名衔的!”

  “可是我并没有做错什么!”唐然据理力争。

  唐徽茵指向周铭:“你支持他就是最错的事情!”

  “我支持铭哥哥相信铭哥哥有什么问题?”唐然反问道。

  “还有什么问题?”唐徽茵冷笑道,“唐然你也是在加州大学进修过的,难道现在的局面你还看不出来吗?或许一开始周铭的运气好一点,还能在疯狂的投入下和乔罗斯拼个五五开,但是现在随着老摩根的高调入场,那就会直接打破整个局面的平衡!”

  “本来乔罗斯那边就是牢不可破的团队,而这边只是一群临时组成的乌合之众。”

  唐徽茵怒视着唐然说:“唐然你别这么幼稚了,你也好好看看现在除了你,还会有人再支持周铭吗?”

  “我也支持周铭!”又有人站出来了,这一次是凯特琳,她走过来轻轻握住了唐然的小手表示自己会和她站在一起。

  唐徽茵又被怼回去了,她很不爽的转头:“露易丝王妃殿下,你看你的好事!”

  露易丝不想理这个神经病,但凯特琳的做派也让她皱起了眉头:“凯特琳,你想做什么?”

  相比唐然的不知所措,凯特琳就显得从容一些:“和你看到的一样,我在支持周铭,而且我认为不光是我,露易丝王妃殿下您也应该这么做,因为您和我们是盟友,而不是某些人口中的乌合之众。”

  凯特琳这反手一耳光打得唐徽茵有些措手不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后面林慕晴、苏涵和卡列琳娜也纷纷站出来表示她们也都会支持周铭。

  “疯了,你们都是一群疯子!”

  唐徽茵有点崩溃的说,她完全不明白这些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难道就因为她们都喜欢周铭吗?这也太荒唐了吧?

  不行,自己决不能就这么认输!

  唐徽茵又恶狠狠对周铭说:“难道你就准备躲在女人背后,让你的女人挡在你面前给你擦屁股吗?”

  唐徽茵觉得很爽又对凯特琳还有其他人说:“你们这些被冲昏了头的蠢女人们,你们也好好想想你们这样做对不对,你们想想现在除了你们这些白痴,还会有人支持周铭吗?没有,绝对不可能会有!”

  周铭眉头一皱正要说什么,但凯特琳却更快一步把一个收音机放到她手里。

  唐徽茵满脸莫名的看着凯特琳,完全不明白她这么做的目的,但紧接着她明白了。

  “根据本台刚接到的消息,新加坡淡马锡集团宣布会提供二十亿美元无息贷款给泰国政府,用于维护本国金融市场的稳定……”

  唐徽茵当时就懵逼了,嘴里喃喃道:“怎么会这样?这一定是巧合,毕竟周铭曾经救过李家,现在李家投桃报李支援二十亿美元也很正常,但是除此之外肯定不会再有人支持周铭了,我很有信心!”

  然而紧接着收音机里又响起了新闻:就在刚才,北俄的联合银行宣布会和泰国政府合作。

  一分钟以前,西班牙阿拉贡投资银行宣布将继续投资泰国股市,阿拉贡总裁在接受访问时表示很看好泰国的股市回暖。

  墨西哥卡洛斯基金会宣布买入十亿泰国股票;皇家特蕾莎投资集团也表示会继续增持泰国股份……

  这一条接一条的消息就像是一记又一记巴掌,狠狠打在了唐徽茵的脸上。

  唐徽茵拿着收音机的手在忍不住的颤抖,她根本无法想象事情怎么就会这样,怎么这些人就都一个个公开支持周铭,如果只是新加坡和北俄的话她多少还能接受,毕竟这些都算是周铭的“子公司”,会这个时候出来给老板打气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可西班牙的阿拉贡、墨西哥的卡洛斯和英国的特蕾莎这些是怎么回事?

  他们或许和周铭也有关系,但他们更多的不应该还是独立的身份吗?怎么现在他们也这么公然支持周铭了,难道还真能力挽狂澜不成?

  相比唐徽茵的茫然,另一边马拉九世和郑信他们则激动到要跳起来了。

  “这真是太棒啦!周铭您果然是值得信任的,我现在就让金立把金库里所有的黄金全搬出来投进股市里,我这一次就和乔罗斯那个家伙拼啦!”马拉九世挥舞着拳头大声道。

  在马拉九世之后,郑信也表示自己会动用自己全部的家底,尽管不会有太多,但能砸进去一点就是一点,有没有用另说,至少现在自己要拼尽全力。

  见他们这样的态度,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说话的童华突然说道:“其实我一直都是支持和信任周铭先生的,况且我们港城人一向都是很团结的,既然我们的董事长林慕晴女士这样支持周铭,我们也只好陪她到底了。”

  露易丝随后也说:“那我也会继续支持凯特琳的,说到底我也还是她姑姑,我想我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唐徽茵瞪大了眼睛,她突然感觉自己的心好痛,她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到了这一步。

  不是现在局势焦灼,不是应该当老摩根放弃观望加入到乔罗斯那边以后,就会让局势一边倒吗?不是这些人都应该像中东财团和洛克菲勒那样公然退出吗?那么现在这是什么情况,怎么都反而支持起来了?

  “你们都是疯子!”唐徽茵说,“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也不想知道,但是你们现在的选择,你们会后悔的!”

  “你们根本就不知道乔罗斯和他的团队究竟有多可怕,他们是辗转全世界,甚至赢过英格兰银行的优秀团队,他们的配合默契程度和团队意识是你们永远没办法想象的!”

  唐徽茵接着说:“我为什么总说你们是乌合之众,而他们才是金融正规军,就是因为你们现在不管做怎样的决定,都不过是意气之争。就算现在他们改变了主意,那也不过是想多玩玩,不想那么早收手,想多给乔罗斯他们制造一些麻烦罢了,你以为他们真愿意自己陷进去吗?”

  “但那边却不一样,他们才是真真正正的相互信任,不管局势如何恶劣,他们都不会做出洛克菲勒还有你们之前那样的逃跑行径,这就是你们和他们最根本的差别!”

  唐徽茵最后指着所有人说:“你们就等着看吧,我有预感,乔罗斯他们会拼杀到股市收盘前的最后一刻,而你们所谓的盟友,一定会顶不住压力偷偷跑路的,你们的组合在他们面前就是笑话!”

  然而很多时候事情就是这么不开眼,当唐徽茵这边才说完,李庆安就兴冲冲的跑过来了。

  “周铭先生好消息,刚才胡安先生那边传来消息,乔罗斯那边似乎有银行家偷偷撤资啦!”李庆安兴奋道。

  噗!

  唐徽茵两眼一黑,当时就往后一仰的晕过去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