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徽茵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可怕的噩梦,在梦里自己变成了一个跳梁小丑,不管自己说什么做什么,都会马上有现世报来打自己的脸。

  开始自己表示要带着唐家撤资,因为老摩根的突然入市压垮了整个局势,因此不会有人再支持周铭了,马上唐然跳出来表示支持;然后自己又说除了唐然不会有其他人,结果凯特琳和林慕晴她们有跳出来和唐然一起;然后自己又说除了她们这些疯子,世界上不会有其他财团再支持周铭了,结果新加坡、北俄和墨西哥乃至英国都传来了噩耗。

  这些家伙都疯了!尤其是英国,那边是在玩过家家吗?之前表示悲观态度,紧接着又坚定支持周铭,你们这是在玩呢?

  好吧,这些自己都能忍了,毕竟这些都是和周铭又关系受过周铭恩惠的集团,但最后当她表示拼团队周铭永远不是乔罗斯的对手,就又传来了乔罗斯那边团队里的银行家跑路的消息……

  唐徽茵突然从床上坐起来,满脸恐惧,她轻轻摇头:幸好那只是梦,不过想想也是嘛,哪可能真的有那样的事情呢?那自己还不疯了啊。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赶紧从泰国这个金融绞肉机里出去,否则就没机会了,唐家两百多年才有了现在这样的规模,自己作为唐家的一份子,可不能看着唐家这么被那个周铭随意挥霍。

  唐徽茵这么想着要从床上下来,正好看到唐然从门口进来,唐徽茵先愣了一下,然后向唐然招招手说:“我怎么睡着了?不过我有个事情要和你说,我们唐家要尽快从泰国这个漩涡里摘出去,毕竟乔罗斯那边的团队很厉害,反观周铭这边就不敢让人恭维了,我们……”

  唐徽茵说着却见唐然一脸怪异的看着自己:“这怎么了?然然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姑姑你不记得了吗?乔罗斯那边的所谓团队已经垮啦,他那边的银行家都在偷偷从泰国撤资,现在泰国股市的情况非常好!”

  唐然说着给唐徽茵打开了房间里的电视,里面正好在插播一条新闻,讲的是国际炒家纷纷离场,泰国股市两个小时暴涨70点,已经站上了五百点大关。

  “姑姑,这个时候正是泰国股市机会最好的时候,而且乔罗斯那边的国际炒家们都已经离场,我们很有可能借这个机会上五百五十点的,我想就算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普通股民,也不会挑这个时候离场吧,我觉得姑姑你要不要再多考虑考虑呢……”

  唐然还在说着,但唐徽茵却两眼一黑又晕过去了。

  妈蛋!原来那不是噩梦,全都是真的啊!

  ……

  此时此刻整个泰国都一片欢天喜地,很多泰国人都走出了家门,他们手持马拉九世国王的画像,手里挥舞着泰国旗帜,在街头纵情欢呼着。

  他们不能不这么兴奋,或许普通人并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毕竟这可是这一个月以来他们首次战胜了那些国际炒家,看到泰国股市上涨,看到了泰国的希望曙光,怎么庆祝都不为过。

  连普通人都这样,在李家豪宅里的马拉九世和郑信他们就更兴奋了。

  马拉九世和郑信他们都坐在李家豪宅的大堂里,脸上的笑容就像是被点了笑穴一样怎么也停不下来。

  他们是做梦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其实他们心底对于周铭并没有充分的信任,尤其老摩根高调进入的时候,不管马拉九世还是郑信他们心底都已经绝望了的,他们对周铭的支持根本就是破罐子破摔的。

  说到底他们在支持周铭的时候也根本没指望能有什么结果,只是他们在绝望低沉的时候根本想不到其他办法也不愿意去想其他办法,然而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他们这个举动居然带回了这样的结果,这笔他们最好的美梦还要好,怎么能不让他们笑不停呢?

  门外脚步匆匆,一个和球一样的胖子快步跑进来,迎面给周铭一个熊抱。

  “我了个草!周铭你这家伙也太厉害了吧,居然真的赢了乔罗斯,而且还是逼得他那边的银行家先跑路,该死的你是不是早就买通了那边的人,快点给我老实交代!他娘的,害我担惊受怕那么长时间,你特么不知道我都已经准备回阿拉贡接受那帮老家伙们的唠叨啦!”

  这个胖子就是公开支持周铭的胡安,作为少数支持周铭的人,他得知了现在的结果也是高兴得要上天了,然后就带着梅塞德和戴森过来了。

  相比前面高兴的胡安,跟在后面的梅塞德和戴森就有些尴尬了。

  梅塞德还好,虽然他没有像胡安那样第一时间站出来雪中送炭,但至少也没有落井下石,只是碍于家族的压力没有表态而已。

  不过戴森就很尴尬了,因为洛克菲勒是通过大通银行表达了态度的,那时洛克菲勒家族认为随着老摩根入市将会成为压垮骆驼的稻草,所以他们及时规避止损,却怎么也没想到剧情居然这么就峰回路转了。

  但尴尬归尴尬,戴森该面对还是得面对该说的话还是得说的。

  想到这里,戴森硬着头皮上前说道:“周铭先生,我非常恭喜你赢下这一次和乔罗斯的对局,其实之前大通银行的事情其实是一个布局,并不是你想的那样,请相信我一直都是很信任和支持你的!”

  周铭看着他问:“所以你想说什么?是让我原谅你,还是你在泰国还有什么没有完成的心愿?”

  戴森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周铭接着对他说:“其实你或者说洛克菲勒家族是怎么想的,我并不在乎,你们不相信我那很正常,但是你们那么公然做动作,是怕全世界不知道你们是小人吗?”

  这话让戴森感到有吐血的冲动,他很想破口大骂,作为著名的洛克菲勒家族的继承人,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待遇,不过他想起自己的使命,于是就把气全忍下来了。

  “对于之前的事情,我和洛克菲勒家族都向您表示最诚挚的歉意,还希望我们以后能继续保持合作。”戴森紧咬着牙根说完了这番话。

  周铭点点头:“好的戴森先生,对于你和洛克菲勒家族的歉意我已经收到了,那么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就请你先回去吧,我觉得接下来我们要在这里庆祝,应该和你这样中途逃跑的家伙没什么关系。”

  周铭这显然就是在下逐客令了,但戴森却并不打算这么结束。

  于是他又说:“周铭先生我希望你想清楚,我是代表了洛克菲勒家族的,这一次来也是带着很大诚意的,你应该知道我们洛克菲勒的家族诚意代表着什么,我们很看得起你周铭,就算是一位国家元首也不能拒绝,之前的事情只是意外,现在道歉是给你周铭的面子,以后能给你带来很大帮助的……”

  “那就请戴森先生带着你的面子和帮助赶紧滚蛋吧,在这得瑟什么玩意?”周铭不等戴森的话说完就摆手打断他道,随后带着胡安和梅塞德走进去了李家豪宅,这下戴森再也忍不了了。

  “他吗的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这么对我,不就是侥幸赢了乔罗斯吗?你以为你就是世界第一了吗?我告诉你,你特么还差得远,你根本就不了解这个世界,你就是个得意忘形的白痴!”戴森发泄的怒骂道。

  李庆安脸色铁青的来到戴森面前对他说:“先生请你马上离开,不要让我的保镖动手。”

  戴森前面还没发泄完,现在连一个小小的李庆安居然都敢这么赶他走了,这让他更抓狂。

  “你特么以为自己是什么玩意,你就是一条狗,还以为仗着那个周铭能有多大好处吗?我告诉你他的麻烦可是不断的!”戴森歇斯底里的咆哮道,“还有你这个狗屎地方,你以为我真的想来吗?”

  李庆安脸色依然:“所以还请你赶紧滚蛋!”

  戴森气的想杀人,但却毫无办法,最后只能愤然离开。

  里面胡安尽管没看到门口的情况,却也听到了戴森的咆哮,他提醒周铭道:“你这样对洛克菲勒家族可并不是明智的选择,虽然我知道你很生气他们做的事情,但他们毕竟是和摩根齐名的大家族。”

  “我知道,可那又如何?”周铭反问道。

  胡安答不上来,周铭接着说道:“他们做的事情很恶心,但刚才那位戴森先生的道歉让我更恶心,我感受不到一点歉意,我只能感受到一股傲慢。”

  胡安想说什么,不过周铭却先说道:“胡安你习惯不习惯无所谓,但我很不爽,你说你做错了事情老老实实过来道歉不就完了,还在我面前人五人六的,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吗?我可不伺候!”

  周铭最后说:“毕竟我需要的是像胡安你这样在关键时候能顶住,能靠得住的朋友,而不是家产万贯的垃圾。”

  胡安摊着双手无奈道:“那没办法,谁让洛克菲勒家的那群人真是越活越不会活了呢?”

  胡安紧接着又问:“不过我说周铭你小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让乔罗斯那边的团队还先出问题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