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铭先生我们知道错了,求求您饶过我们……啊!”

  几个小明星被拖死狗一样的拖出去了,她们的喊声歇斯底里的凄厉,不过周铭却始终没有任何表情的变化,周铭不在乎这些小明星被拖出去这个门还会受到怎样的对待,他也没兴趣打听也没兴趣干涉,毕竟自己做过的事自己总要负责的,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嘛,这些就是属于自作孽不可活的典范。

  周铭是好脾气,也不想招惹谁,但却也不意味着会被这些婊子一样的家伙骑到头上拉屎撒尿还能无动于衷。因为那不叫好脾气,而是单纯的受虐狂了,周铭可不认为自己还有这种癖好。

  再者说了,婊子这种东西,自己上辈子见了太多,这辈子难道还要忍着她们吗?那这重生也太无趣了。

  “周铭先生请问您还有什么吩咐吗?我保证不管任何事都争取帮您做到!”

  李管家站在旁边紧张得要死,大气不敢喘一下,哪怕一句话一个字都得小心斟酌,他没想到今天这么重要的派对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可以毫不客气的说,现在整个泰国恐怕国王马拉九世都没眼前这位爷重要,这可是他的失职,要是传到李庆安那边,他不敢想象会有什么结果。

  正是这样的原因,李管家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看看周铭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周铭转头看李管家怕的就和太监一样,不由无奈的笑了,自己不是一个喜怒无常爱乱发脾气的人,但自己的身份在这里,在这些人眼里还真就和皇帝一样了。

  再看周围其他人,由于刚才的事情,很多人也终于注意到了这里,一个个恍然大悟的。

  “原来他就是周铭先生呀!果然很厉害,能在这里还穿的这么随便的,恐怕也就只有他一个了,因为他本身就很厉害,哪里还需要服装来衬托什么呢?”

  “那几个蠢女人就是婊子,居然连周铭先生都不认识,活该被当死狗一样丢出去,我觉得那还便宜了她们,要我说就应该把他们卖到金三角给那些毒枭当姓奴去!看看她们的狗眼能不能有点长进。”

  “周铭先生太帅啦!就他这种随性的态度,恐怕就是我们一辈子也学不来的!”

  “要是我能认识周铭先生哪怕只是过去和讲一句话,那我也知足啦……”

  对于这些家伙们的窃窃私语,周铭也很无奈,自己原本是想低调把派对混过去就完事的,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那就随便吧,反正什么身份地位有什么待遇还是懂的。

  周铭转头问道:“李管家你这么急着找我什么事吗?”

  “是李庆安先生找您,说凯特琳公主她们……”

  李管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来找周铭的原因,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不远处的一阵喧嚣给打断了。

  “哇!好美呀!她们确定是来参加的宾客,而不是被请来助阵的明星吗?”

  “瞎了你的狗眼吗?难道这些人你都不认识?那可是哈鲁斯堡家族的公主,什么你不知道哈鲁斯堡家族,那曾经的神圣罗马帝国,曾经统治了半个欧洲,发动了世界大战的超级王族,这你总该知道吧?或许现在收敛了,但也是世界级的豪门家族。前面那位洋娃娃一样的凯特琳公主,她可是很有志向恢复哈鲁斯堡家族曾经的荣光啊!”

  “公主很厉害,但那位唐然女士也很厉害,你别看她年纪轻轻,但却是旧金山唐家的新族长,你不要和我说你不知道那个唐家,那可是美国十大财团之一加州财团的核心家族,在两百年前,唐家可是世界首富!”

  “那算什么,要我看那位林慕晴女士才是所有人的女神,她年纪轻轻就掌控了港城联合投资基金和思铭投资公司,是港城最厉害的金融女王,更是所有人的梦中女神啊!你们看她只是穿着那么盛大的晚礼服,就那么款款莲步,那么的风情万种啊!”

  “还有那位卡列琳娜,我知道她可是北俄的资本教母,据说伊尔别多夫这些所谓的资本寡头,无非都是她的手下罢了,所以这一次泰国的股市危机,我们才能得到北俄资本寡头的全力援助!”

  “总之不管为什么,这些都一定是站在全世界顶端的女人,她们不仅身居豪门家产万贯,更是那么漂亮,我感觉我只是见她们一眼我就要发疯啦!”

  不用想,就听那边传来的呼喊,周铭就知道肯定是凯特琳带着林慕晴她们盛装出席了。

  这个世界终归还是一个看脸的世界,周铭这个名字很火,但知名度还是很有限,再加上自己穿的这么随意,他们怎么都还是会抵触的。

  现在凯特琳她们的突然出现,她们那么漂亮高贵,抢走自己的风头也很正常。

  只是想归这么想,不过刚才不是还在说我很厉害,怎么凯特琳她们一出场就把自己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这差别对待也太明显了吧。

  “不过她们吸引了注意力,自己就正好可以摆脱那些家伙的注目礼啦!”

  周铭伸了个懒腰,他随后想起了什么问:“哦对了李管家你刚才话还没有说完,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先生,我想告诉您,凯特琳公主她们都已经盛装出席,来找您了。”李管家回答。

  啥?

  这个意外却又情理之中的话让周铭瞪大了眼睛。

  不过还没等周铭做出反应,那边凯特琳她们已经看到了自己,由凯特琳带头朝自己过来。

  不得不说自己的这几个几个女人还真是漂亮,她们穿着红色紫色的晚礼服,合身的剪裁够了出她们完美的身材,只是往那一站,谁都会认为她们应该是出现在皇家舞会上的公主,就应该受到万千宠爱的绝世美人,难怪只是出场就引起那么大的轰动。

  “周铭!”

  但不给周铭多想,凯特琳就提着自己晚礼服的裙子一路小跑过来,然后在一片惊呼声中一头扑进了周铭怀里,不过凯特琳似乎认为这还不够,她还扬起小脑袋,当着所有人的面主动抱住了周铭的脖子吻住了周铭。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让无数人痛心疾首的哀嚎起来。

  “我的天哪!我的公主殿下您这是干什么呀!虽然那是周铭先生,但您也用不着这样作践自己吧,您这会让我很崩溃的呀!”

  “我知道这一定是政治联姻对吗?其实凯特琳公主殿下您并不爱这个男人,因为他怎么看都配不上你啊!这就是豪门的无奈,就算您贵为公主也逃不过这样的命运,但是我们永远愿意作为您的骑士……”

  周铭无奈的揉了揉凯特琳的小脑袋。

  “你这是干什么啊?你看多少你的粉丝都在为你伤心了。”周铭说。

  凯特琳却撇撇嘴说:“管他们呢!谁让周铭你是我的未婚夫,我唯一爱的男人!”

  周铭还想说什么,却看到凯特琳狡黠的眨了眨眼睛,然后她突然松开了手,没等周铭反应过来,一阵香风袭来,又一个女人在又一派撕心裂肺的惊呼声中吻住了自己。

  “林慕晴女士,我的梦中女神你这是干什么呀?那周铭不是凯特琳公主殿下的男人吗?为什么您还要过去亲他,难道你们就这样爱上了同一个男人吗?这个周铭到底是有多幸运,能够得到这样两位美女的垂青爱恋,他上辈子难道拯救了世界吗?”

  “噩梦!这一定是最可怕的噩梦,林慕晴女士她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啊?这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我求求你,不要这么作践自己好吗?这个世界上爱你的男人有很多啊!只要你招招手,我们就能排队游泳去港城的啊……”

  别说这些人接受不了,就是周铭自己也有点懵,不明白她们这是在干什么。

  要说是凯特琳的话,周铭还会认为是西方人本身就热情,而且今天又是自己赢了乔罗斯的重要日子,激动一点也无可厚非,但怎么慕晴姐也来了呢?

  不等周铭想明白,就感觉林慕晴也悄然离开了自己的怀抱,紧接着一个更热情的拥抱来了,自己的嘴唇也再次感受到一阵温润。

  同时周围也再次传来杀猪般的嚎叫。

  “我的卡列琳娜女王!您可是北俄金融寡头的教母,您可是身份高贵,怎么也这样啊?”

  “是我疯了吗?还是这个世界全都疯了?那个周铭他究竟是怎样的身份,他究竟做了什么,有何德何能有这样的待遇,我要是能有他的十分之一,我死了也愿意……”

  同样是这些人的嚎叫才只有一半,卡列琳娜就也离开,最后换上唐然又来亲了,同样也引起了最后一批人的惨叫。

  “这一定不是真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全都这样啦?那个周铭,他可是周铭啊,如果我也叫周铭就好啦,能有这样的待遇我一定做梦都要笑醒过来了……”

  和这些家伙嚎叫的并不一样,周铭被自己的这几个女人轮流侵犯,他是一脸的生无可恋。

  这都是在干什么呀?

  周铭心里那个苦呀,我只是想好好混过这个无聊的派对,能不能不要再这样了。

  只是这话周铭不能说出来,否则周围这些人更接受不了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