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周铭睡了一个踏实的好觉,到了第二天早上,周铭才刚起床,胡安这个胖子就像球一样的滚过来了。周铭让他稍等片刻,等自己洗漱完了才出去到了院子里,这时仍然看到胡安在这里走来走去。

  “胡安过来,咱们估计也没几天能待在泰国了,好好享用这里的美食才是,等离开这里了恐怕就没那么容易吃到啦!”

  周铭招呼着胡安坐下,在周铭面前的桌子上摆着富有泰国特色的蔬菜饭和海鲜汤,其实就这个早餐说实在的也并没有特色到哪里去,但至少相比粥和油条还有烤肉这种要更有特色一些了。

  胡安坐在周铭面前:“还是周铭你的心脏够大,这个时候还能这么爽快的享受早餐。”

  “那要不然呢?难道还要哭哭啼啼的……”

  周铭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突然给胡安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还是胡安你这家伙更厉害啊,现在就已经进入了角色。”

  周铭随后两旁看了一眼:“不过现在旁边也没啥外人,咱还可以不用那么急着飙演技。”

  胡安有点无奈:“我说兄弟,我可没飙什么无聊的演技,只是突然这么局势尽在掌握了,反而让我有点发慌啦!”

  噗!

  周铭笑了:“我说胖子,你有点信心好不,别总是越是接近成功就越是害怕越是不自信的约拿情节好不,好歹你也是阿拉贡家族的继承人,和老摩根对抗的核心人物啊!”

  对于这番调侃,胡安回敬了无数个白眼:“我也不是不自信,我只是觉得老摩根也是个成了精的人物,他会不会猜到我们已经猜到了呢?”

  “我去,那你的意思是你想玩一个无解的猜疑链了?”周铭反问。

  “什么猜疑链?”胡安一脑门雾水,不明白周铭在说什么。

  周铭告诉他:“就是我们是怎么猜他们的,他们是怎么猜我们是怎么猜他们的,就算我们都知道了对方的想法又怎么样?我们仍然会猜他们是怎么猜我们的,他们也会猜我们是怎么猜他们是怎么猜我们的,然后这个猜疑链就一直这么无限循环下去。”

  这个绕口令一样的解释让胡安一脸懵逼,周铭随后告诉他:“所以这个法则告诉了我们,没事就别老瞎猜,很容易脑残的。现在我们只要能确定他们的目的是要我离开东南亚,而我们也需要配合他们演好这场戏,那其他的就都不重要,哪怕他们猜到我们已经明白了一切,是在配合他们演出也无所谓。”

  胡安松了口气:“看来是我想多了,那么接下来我会让你看看我的演技的。”

  就这样,周铭和胡安在院子里悠闲的吃着早餐,不过他们才没吃一会,李庆安就急急忙忙过来告诉周铭说国王马拉九世过来了。

  周铭看了胡安一眼:“看来他是知道你已经过来了,所以他也不能落后。”

  胡安冷笑一声:“老家伙眼睛盯得挺紧嘛!”

  不过十分钟以后,马拉九世国王就来到了李家豪宅。

  如果在平时,马拉九世作为泰国的国王,不管周铭和胡安怎么不情愿,也多少会给他三分面子,会主动起身迎接,不过今天他们却坐在椅子上动也没动,仿佛不知道国王陛下驾到一般。

  马拉九世对此不仅一点没生气,反而还屁颠屁颠慌慌张张的跑过来,看他紧张的样子反而是害怕周铭和胡安生气的。

  “周铭先生胡安先生,没想到你们都在呀?”马拉九世急急忙忙跑过来,他的气都还没喘匀,就先堆出笑脸来讨好他们了。

  呵呵!

  周铭正要开口,旁边胡安就先说话道:“哟?原来是国王陛下来啦,怎么我们事先都没有一点消息呢?你看我们现在还坐在这里吃早餐,却要面对国王陛下,真是太不好意思啦!”

  只是胡安嘴里这么说着,但实际上却并没有任何一点行动,甚至连手上喝汤的勺子都没放下,而既然胡安要飙演技,周铭就随他了。

  这场面让马拉九世有点尴尬,不过他也是老油条了,很快很直接的坐在了他们对面。

  马拉九世继续陪着笑脸:“没关系的,刚好我现在也没吃早餐,咱们可以一起嘛!我知道这蔬菜饭和海鲜汤是我们泰国的特色,如果你们不满意,我还可以让我的御厨给你们准备更好的。本来你们作为我们泰国的恩人,就算是我这个国王请你们吃早餐,也是我代表国家应该做的……”

  胡安这时很随便的把自己的碗往桌子上一扔,嘴里很挑衅道:“行了吧国王陛下,别在这里绕弯子了,有什么事你就直说。”

  马拉九世脸上的表情愈发的尴尬起来:“我就是想问问周铭先生什么时候离开泰国。”

  马拉九世是真的很尴尬,饶是他当了这么多年国王,可要他来说这话,还是臊得慌。好歹对面这位前脚才拯救了他的国家,可现在自己却要赶他走,这种过河拆桥的话不管换谁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胡安对此冷冷呵呵一声:“怎么国王陛下才打完狐狸,就要把猎枪扔了吗?”

  “胡安先生我怎么会这么做,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这么做的,我……”

  马拉九世着急解释着,不过胡安可没这个听的兴趣,他摆摆手说:“这些话留着和你们的神佛去解释去吧,我现在就告诉你,周铭一时半会走不得,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当然知道,毕竟周铭先生还控制着很多的股票。”马拉九世回答。

  “看来国王陛下的头脑还是很清醒的嘛。”胡安调侃了一句,他接着说道,“那么既然国王陛下你这么说了,我也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如果你真的要周铭先生离开,那么我的资金一定会在他之前撤走。”

  马拉九世倒吸了一口冷气,作为老资本家,他当然明白胡安这话意味着什么,不过他沉吟了好一会以后还是咬牙说道:“既然这样,胡安先生您想做什么……都行!”

  胡安却先伸出了手:“国王陛下先打住,不要这么急着做决定,因为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胡安接着说道:“我想国王陛下你肯定知道我和周铭先生都在这里投资了太多,如果要让我们就这么直接撤走,那肯定不行,作为商人我们是要赚钱的,所以我们会在走之前,把我们的资本尽可能操作一下……”

  “这绝对不行!”马拉九世当即拍了桌子说,他很清楚胡安的这句操作意味着什么,那无非就是去完成一些乔罗斯还有那帮国际炒家没有做完的事情,那怎么能行?

  胡安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国王陛下,难道你以为你说不行就好了吗?你以为我们是在和你商量吗?你可知道在你做出这样决定的时候,这个事情就没有了商量的余地,我是在通知你!”

  马拉九世低下了头,过了好一会才说出一句很苦涩的话:“好吧我同意。”

  尽管早料到了这个答案,但胡安还是惊讶的高看了马拉九世一眼:“看来国王陛下还真是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啊!”

  马拉九世苦笑道:“如果不是这样,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呢?”

  随后他又抬头看着胡安和周铭说:“不过泰国才刚刚经历了一场金融危机,你们能不能尽量放轻一点。”

  “那就看我们心情了。”胡安很随意的说,“现在既然事情已经说完了,国王陛下是不是可以请离开了呢?难道你还真要在这里吃早餐吗?”

  “我当然不会打扰,只是……”

  马拉九世看着周铭欲言又止,毕竟说到现在都是胡安一个人在表演,都没有听到周铭的话,这让他很不放心。

  这让胡安很不开心了:“我靠!国王陛下,是我的话不管用了,还是你太飘了?”

  马拉九世急忙解释:“胡安先生并不是这样,我只是……”

  周铭当然看的出马拉九世的担心,于是打断马拉九世的话道:“好了我知道了,这两天我就会离开泰国的,至于后续的问题处理,爱丽丝投资集团和胡安他们帮我做完的,这样可以了吧?”

  马拉九世忙不迭的点头,虽然周铭的话说的很随意,但听在此时马拉九世的耳朵里,无疑让他觉得那是天籁之音,此时此刻他想哭忏悔的心都有了。

  得到了周铭的亲口答复,马拉九世随后就屁颠颠的起身离开了,毕竟他好歹也是国王,在这里总被他们这样嘲讽,被两个年轻人教训的和孙子一样,不管再怎么被逼无奈,时间长了还是会让他怀疑人生的。

  胡安看着马拉九世离开的背影,很不开心的说:“凭什么我演了那么半天,周铭你这家伙就最后出来亮个相,说那么一句不咸不淡的话,就能让他激动的像是威尔士人看到了羊一样。”

  周铭对此哈哈一笑说:“那我肯定是在最关键的时候说了最关键的话嘛!难道胡安公爵不知道主角光环是不会被掩盖的吗?哪怕你说了再多话也没用。”

  这让胡安无比懊恼。

  周铭随后又想起了什么:“不过刚才胡安你这胖子的演技还真是不错啊,尤其是那巧取豪夺的傲慢嘴脸,我怎么看你都是本色出演,你本身就是这么一个犯贱的家伙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