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时间很快过去,周铭很准时搭乘航班离开了泰国。

  这两天时间里,周铭陪着凯特琳唐然她们把整个泰国给玩了一个遍,至于卡列琳娜,周铭还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最让周铭感到无语的,还要数是李庆安这家伙,似乎是给周铭当跟班当上瘾了,得知周铭要走的消息这家伙居然嚎啕大哭了起来,最后还在豪宅里专门搞出一个房间,里面重新进行了装修,挂上了周铭的照片,点上上好的熏香,要给周铭祭拜起来。

  当然周铭知道以后一脚就把香炉给踹翻了,他吗的什么玩意,自己还没死呢就搞这东西干什么?

  李庆安这家伙就和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躲在墙角看着周铭发婬威瑟瑟发抖,不过等周铭离开以后,李庆安才恍然大悟的反应过来,自己只挂着周铭的照片那显然是诚意不够的,应该要给他造一尊雕像才行,不是纯金也得是镀金的,否则怎么配得上周铭先生的高大威猛呢?

  有了这个想法,让李庆安沾沾自喜了好一会,只是这个事情周铭却不知道。

  此时周铭和林慕晴已经坐上了飞往港城的飞机,是林慕晴来港城的私人飞机,其实周铭原本没打算这么奢侈,毕竟私人飞机跨国飞行的备案手续挺麻烦的。

  不过这一次显然全世界都希望周铭能尽快离开泰国,因此不管是泰国和港城的起飞和降落手续,甚至就连途经各国的领空都对周铭和林慕晴的私人飞机随时开放。

  这让周铭又对这些世界资本的能量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周铭上了飞机就先躺下睡觉了,毕竟自己走之前陪着凯特琳唐然她们玩遍了整个泰国,还要面对那个自己不知道怎么处理的卡列琳娜,确实有些累了。

  两个半小时以后,林慕晴叫醒了周铭,此时尽管距离港城还有一些距离,但周铭过来是要见童刚李成这些港城大亨的,提前整理着装是必要的。

  很快飞机到了港城空域,但林慕晴的秘书阿敏却突然过来说他们可能要延后降落。

  对于这个消息,周铭和林慕晴都感到有些惊讶,因为一路上那么多国家都没任何意见,怎么到了港城反而还不让降落了呢?

  阿敏很快给周铭做了解答:“老板,先生,是这样的,原本我们的降落时间是没问题的,不过几分钟前突然有一架飞机突然闯进了我们的预定航线,他们表示要先降落,所以机场塔台担心安全问题,就和我们协商看能不能延后,等对方先降落了。”

  周铭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没想到会碰到这种事。

  “既然对方赶时间,那我们就让他们先好了。”周铭说,这种事情很操蛋但也没办法,毕竟对方已经闯进来了,他们要降落的又是有着‘世界十大危险’称号的启德机场,没必要去做这个意气之争。

  “周铭你放心,不管这家伙是谁,我都一定会好好教训他的。”林慕晴说。

  周铭愣了一下,倒是忘了林慕晴在港城这么多年,这里是她的地盘了。就连路上别车加塞都是一件很让人恼火的事情,现在连空中航线也要抢,林慕晴怎么能咽下这口气?而且飞机不比路上行驶的汽车,相互都有联系的,对方也肯定知道林慕晴就在这架飞机上,却仍然敢这么硬挤进来,要么对方是真有急事,要么就是诚心,林慕晴更倾向后者。

  “不管怎么说,先下了飞机再说吧。”周铭点点头说,他不想惹事,但也不怕惹事。

  ……

  不过周铭和林慕晴并不知道,此时此刻在另一架飞机上,一个狂傲的年轻人正在亢奋的哈哈大笑,旁边一位中年人则很无奈。

  思来想去,中年人还是提醒他:“后屋,你明明知道那架飞机是林慕晴的,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你可知道这个女人在港城有多大的势力?我们一直想要合作的港城联合投资基金和思铭投资集团,都是她的产业。”

  “这不是让人更兴奋了吗?”年轻人激动道,“其实我早就关注过这个女人了,她简直太漂亮太完美了,我觉得只有这样的女人才配得上我三井后屋。”

  他说着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所以我得和她来一场美丽的邂逅。”

  中年人摇摇头,想说什么但最后却还是没能说出口。

  他们的飞机很快降落在机场,他们慢慢悠悠的走下了飞机,一辆加长的礼宾车开到面前,不过叫三井后屋的年轻人却并不急着上车。

  “我和那个叫林慕晴的女人还有一场美丽的邂逅呢!”他说,眼睛盯着后面那架正在做急回旋降落动作的飞机。

  ……

  周铭和林慕晴的飞机很快停稳在了停机坪上,舱门打开,周铭和林慕晴走下飞机,就看到一辆加长的豪华礼宾车开过来停在他们面前了。

  三井后屋走下车展示着他最迷人的微笑用粤语说道:“非常欢迎林慕晴女士回港!”

  林慕晴皱了皱眉,说的却是普通话:“你是谁?怎么童华他没过来吗?”

  童华在泰国股市结算以后就回了港城,而林慕晴在港城这么长时间,对谁家有哪些助手都一清二楚,就算谁家换了人,她也不会不知道。而且最重要的是整个港城都知道自己是从内地来的,派出来接机的人怎么会公然在自己面前说粤语,不是说自己听不懂,而是这样很不懂事。

  年轻人先一愣,随后也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说:“我想美丽的林女士可能误会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三井后屋,是日本三井家族的继承人……”

  三井后屋表现出了自己这辈子的全部风度典雅和自信,不过周铭很不客气的打断他道:“就是你这家伙刚才别我们飞机是吧?”

  三井后屋脸色不自然的尴尬了一下,看向周铭的眼神里带着些许的鄙夷,他吗这哪来的白痴,还别飞机,你当这是路上开车呢?

  不过三井后屋还是保持住了自己的风度:“我想刚才是有一些误会,我并不知道尊贵的女士您也在这条航线上,更不知道是林慕晴女士您,如果知道哪怕我有任何急事,都一定会把航线让给您的!”

  然后三井后屋指着周铭询问:“女士,这位是您的助理吗?请恕我直言,他不适合您这样高贵典雅的女士,您适合更……”

  “你这些话都骗鬼呢?还什么狗屁误会,还不知道我们在航线,你是觉得我们不知道有无线电通讯这个东西,还是你在侮辱自己的智商?想搭讪就直接说,这么拐弯抹角磨磨唧唧的,你是个男人吗?”

  周铭很不客气的再一次打断了他的话,其实周铭原本就对小鬼子很不感冒,现在这小鬼子还要当自己面搭讪自己女人,周铭找不到一点对他客气的理由。

  “还有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是她男人。”

  周铭说着还搂住了林慕晴纤细的腰肢,林慕晴尽管羞涩的俏脸红扑扑的,却不仅没有推开反抗,反而主动靠在了周铭身上。

  三井后屋脸上的表情越发僵硬了,他看着林慕晴和周铭那么亲密的表现,让他的眼睛里几欲要喷出火来。

  “请恕我直言,林慕晴女士,他并不适合你!”三井后屋指着周铭说,“像您这样高贵典雅美丽的女士,与您搭配的,应该是我身后这样的豪华礼宾车,但是现在看看你们,居然都没有车来接你们,这是多么让人唏嘘的事情。你们华夏有句话叫良禽择木而栖,更何况是伴侣……”

  三井后屋的话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就见不远处几辆劳斯莱斯豪华车开过来了。

  场面让三井后屋有些尴尬,不过他马上纠正道:“看来林慕晴女士在港城还是很有地位的嘛,那么这样一来这位粗鄙的男人就更不适合你了。”

  说话间那几辆劳斯莱斯豪车开过来停在面前,随后一位熟悉的中年人急急忙忙下车,果然和林慕晴之前猜的一样,是童华亲自来接的。

  童华匆匆来到周铭面前:“周铭先生非常抱歉,刚才在来的路上出了一点小问题。”

  周铭摆摆手表示没有关系,随后他看向三井后屋:“看起来你好像又被打脸了,的确这里并不是我的地盘,但却并不代表我就是小白脸了。”

  周铭说着还看了一眼三井后屋身后的那辆礼宾车:“而且你们未免也太寒酸了吧?怎么只有一辆车,是只付得起一辆的租金吗?还是没想到会有人跟你们比炫富呢?”

  林慕晴这时也想起了什么:“你是三井家族派来港城讨论合作的吗?那么很抱歉,我现在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可以回去了,因为不会有任何合作的。”

  留下这番话,周铭和林慕晴就上了车,不过童华却转头盯着三井后屋看了好一会,才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你是日本三井家族的!”

  童华说完也跟着周铭和林慕晴上车了。

  “八嘎!混蛋,这些支那人都是狗.娘养的杂种!”

  看着周铭他们离开,三井后屋再也保持不住之前的风度,破口大骂起来,他还冲着身后的中年人:“我是谁?我是三井后屋,他们怎么敢这么对我?他们这是挑衅,从来只有我挑衅别人,没有人可以挑衅我!”

  三井后屋是真的要气疯了,不仅是因为之前周铭和林慕晴的挑衅,还因为最后童华那么惊讶的喊了一句然后就走了?这算怎么回事?你那是什么操作,就像是在路上看到了一个随缘撒币的脑瘫富豪吗?

  “少主,我想说……”

  中年人想说什么,但却被三井后屋愤怒的打断:“我不会就这么认输的,我一定要挑衅回来,给我联系港督联系勋爵,我要告诉他们,我是三井后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