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铭先生,港城欢迎您!我非常幸运能在这里遇见您!”

  “非常欢迎周铭先生您来到港城,我可是对您仰慕已久,这次终于得见啦!”

  “您好呀周铭先生,我们可是好久没见了,我十分想念您……”

  在总督彭木齐之后,布政司长马博明和立法会常务主席谢柏伟他们这些港城高官也一个个主动上前向周铭问好,在他们之后还有郑浩龙和李成这些港城大亨,也挨个上前向周铭握手问好。

  而周铭则就站在那里,如同一位领导人一般微笑接见这些人。

  三井后屋这时也站在那里,他的嘴角不住的抽搐,脸上的笑容也很僵硬,眼下的事情已经让他完全崩溃了,他做梦也想不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原本他以为总督这些人都是自己请来的,他就可以在周铭面前得瑟了,而且在总督面前,这个周铭就是再嚣张也得像只王八一样趴着。

  这种事情三井后屋不知道做过多少回了,这也是他自认为自己是翩翩公子的做法,毕竟动不动就搞阴谋耍手段什么的太低级了,他并不屑做那种事情。相比之下,他更愿意叫上一群在当地富有名望和权力的人,就这么直接的摆在对方面前,也不用刻意去做什么,就让对方看看自己的实力,大多数人就会知难而退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那种骨气很硬的家伙,就算面对这样的绝对压迫也硬挺着不认输,那么这样的话,三井后屋也同样不需要做什么,自然会有人收拾他了。

  总是自己想办法整人,那多累呀!还是放手让其他人来做更好,况且这样也能更好的展现自己,尤其是在林慕晴面前,这样做会更有风度。

  可三井后屋想的很好,甚至还准备好了很多方案,比如周铭也有自己的身份什么的,但不管他再怎么想却始终想不到现在这样,自己上前还没打招呼,这些人就争先恐后投奔向周铭那边去了。

  这尼玛叫怎么回事,这家伙难道是英国女王吗?你们都这么热情的主动上去打招呼?

  而且这还不是关键,之前自己还那么得瑟在他面前介绍了这些人的身份,还说要带他认识认识,可结果到了这里,是自己引以为后盾的总督他们,居然一个个那么屁颠颠的主动找周铭握手。

  这脸打的,要不要这么狠啊?

  和三井后屋同样懵逼了的还有刚才劝周铭离开的那位餐厅领班,他怎么也没想到刚才还劝着离开的年轻人,现在居然是总督这些高管大亨主动上前来问好,他居然是比这些人还厉害的大人物吗?

  “那位三井小鬼子先生,你还在那里扮雕塑吗?”正当三井后屋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周铭突然说道。

  随着周铭的话,所有人顿时都看向了三井后屋,看到了他伸在半空中无处安放的手。

  在这一刻,三井后屋想死的心都有了,但偏偏周铭却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

  “彭木齐总督,听说今天半岛酒店就是这位三井先生全部包下来给我们使用的,他可是一位很有意思的商人。”

  周铭大声说着,那一句句都像是一记记巴掌,狠狠打在了三井后屋的脸上让他十分难堪。

  但偏偏他还不能说什么,只是赔着笑脸表示:“没错,我原本就很仰慕总督先生,今天知道总督先生和诸位大人在这里聚会,我当然要保证这种大聚会不受打扰啦!”

  三井后屋脸上带着笑容,实际心里却在滴血,要知道这可是港城最高档次的半岛酒店,饶他是酒店背后的大股东,但这样包下整个店也仍然是需要付钱,而且还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这一笔费用对三井后屋来说不算太肉疼,但问题就在于你周铭这一句‘包下来给你们用’就太过分了吧?难道我就这么像冤大头吗?

  可更让三井后屋要吐血的是他还没法解释,难道说事实不是这样,要他们另找酒店?

  三井后屋不用想也明白自己要真这么说了,只怕明天自己就要被驱逐出港了,甚至这一夜都是很难熬的。

  “那大家请玩的愉快,我还有事先走……”

  三井后屋想落跑,但周铭哪里会那么容易放过他。

  “三井先生既然包下了酒店给我们,那么是不是所有的消费都记在你的账上啊?”周铭问他。

  “对没错,所有的消费都算我的!”

  三井后屋留下这句话再也不停的跑出去了,他很清楚周铭这是在故意坑自己,但三井后屋也没办法,都已经被人顶在墙上了,自己还能怎么办?难道说自己不管,让他们AA解决?自己可丢不起那个人啊!所以明知道周铭给自己挖了一个巨大的坑,还往里面灌满了不明的黄白之物,自己也只能捏着鼻子往下跳了。

  慌慌张张跑出酒店,就见一个美丽的倩影从门口进来,那是林慕晴。

  “三井先生,我可在这等你很久了。”林慕晴说。

  这话让三井后屋警觉起来,他完全不明白林慕晴这要干什么。

  林慕晴带着微笑走过来说:“三井先生,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在港城随便乱走的好,你知道港城在半个世纪以前曾经被你们占领过,所以港城人对你们都没有什么好感,如果要出去请当心一点。”

  说完这番话,林慕晴就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酒店。

  三井后屋看着林慕晴消失的倩影一脑门的莫名其妙,尽管林慕晴这样的女神居然主动和他说话,这让他感觉灵魂都要飘起来了,但内容却完全让他摸不着头脑。

  “这些支那人,就是喜欢搞这些故弄玄虚的把戏!”三井后屋不屑的说。

  三井后屋让自己的管家中年人去把他的车开过来,有些事情眼不见为净,他也想着自己在港城会把这个场子给找回来的!

  “什么狗屁的周铭林慕晴,今天的耻辱我会让你们偿还的,我不会放过你们!”

  三井后屋这么恶狠狠的发誓,随后他的车开过来了,三井后屋正准备上车,不知从哪突然涌出一群记者,一下就把三井后屋给包围,一个个拼命把话筒塞进三井后屋嘴里,同时七嘴八舌的提着问。

  “请问你是三井家族的三井后屋先生吗?听说你是日本战犯后人是吗?听说你很喜欢去威尔士的羊,并且还在自家的院子里养了一只,最后还成功把羊弄怀孕了,请问你是怎么做到的?你对自己和羊发生这样超物种的关系有什么感想?听说您最近又养了一头猪,您是要超越梦想吗?”

  “三井后屋先生听说在你们日本有屎酒,而且你是最喜欢这种酒的,还是发酵的时间越长味道越重的你越喜欢,是这样吗?请问这是您个人的一种爱好,还是你们小鬼子都有这种不同寻常的古怪癖好?”

  “三井后屋先生听说你很反对同志,甚至昨天还砍死了在大清真寺做礼拜的一个小男孩,这事是真的吗?还有港城人都很不欢迎你,你为什么还要来港城……”

  三井后屋听着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他都要吐血了。

  “你们给我滚,这都是什么狗屁问题?”三井后屋一边推开这些记者一边大吼道,“你们这些杂种给我听好了,这些事情全都没有,你们这些蠢货白痴!我三井后屋能来你们港城,是你们的荣幸……啊!”

  三井后屋在大声说着,但很突然的,这些记者就让出了一个位置,然后一个浑身纹身的壮汉拎着一个粪桶就冲上来了,在一片惊呼声中扣在了三井后屋的脑袋上。

  “哈哈!这可是我们兄弟花了整个一个晚上给你做出来的,小鬼子味道还行吧!”壮汉哈哈笑着说道。

  所有记者拼命后退,但这种场景却更激发了他们的热情。

  “观众朋友们都注意啦,这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景,我们怎么都没有想到能看到三井后屋这么精彩的表演。这三井后屋原本也是日本财团家族三井的成员,但是他却有一个很难以启齿的特别癖好,你看他现在就脑袋上顶着个粪桶就出来了。”

  “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败坏,港城作为东方之珠,怎么能允许有这样恶劣的事情发生,这个日本人居然顶着个粪桶就出来了,这真是太没有礼貌了……”

  周围这一句一句的,听在三井后屋的耳朵里让他几欲发疯。

  “八嘎呀路!你们这些杂种,我不会放过你们,我遭殃了你们也别想好过!”

  三井后屋怒吼着扑向这些记者,甚至还摘下自己头上的粪桶,拼命甩着就要甩到这些记者身上,这些记者一边灵活躲避着一边接着说道:“看来这位三井小鬼子是真的疯了,否则他怎么会做出这种玩粪桶的把戏。”

  最后还是他的管家中年人站出来了:“少主不要闹了,我们快走!”

  中年人带着保镖强行拽着三井后屋,把他塞进了车里。

  “林慕晴你这个婊子,我知道那是你干的好事,我不会放过你,我会让你跪在我的面前……啊什么情况?”

  三井后屋在车上怒吼着,车的玻璃被无数块砖头狠狠砸着……

  另一边林慕晴则早就走进了半岛酒店,此时正亲昵的挽着周铭的手臂。

  “慕晴姐你刚才干什么去啦?刚才一出好戏你都没看到。”周铭小声对她说。

  林慕晴无所谓的耸耸肩表示:“或许现在外面的戏会更精彩。”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