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铭这边的确很快得到了消息,一方面是因为罗宾逊和这些银行家们的动作实在太明目张胆了,另一方面也吉拉提这边才签约完就兴奋的到马拉九世这里炫耀自己的功绩。马拉九世一听居然到了这时候还有人收那些稳亏不赚的CDS协议,立即警觉起来,就过来把消息告诉了周铭。

  “我敢肯定这位意大利的银行家肯定是从芭提雅来的,而他们这样收购CDS协议也肯定是有阴谋的!”

  马拉九世说的非常肯定:“我认为他们这样做是为了拖住泰铢的汇率,不让我们有操作的机会,好让他们另一边在期货市场上继续吃进黄金,这样就算泰铢未来继续贬值,他们也可以通过持有大量黄金的方式来平衡风险,甚至还可以通过在未来的某一时间点放出黄金的方式赚钱。”

  不能不说马拉九世作为一位留学归来,并操作王室资本长达近半个世纪的国王,他的眼光还是很毒辣的,仅仅是这么两个简单的信息,他就能直接解读出对方的基本意图了。

  “周铭先生,我们不能这么放任这种情况下去,必须想办法解决才行。”马拉九世说。

  周铭想了想却摇头说:“我却不这么认为,我觉得既然他们买了那些CDS协议,我们先找他们兑现了那些协议才是眼下的当务之急。”

  马拉九世和李庆安都惊呆了,他们没想到周铭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要是其他人,他们肯定会报以一句“目光短浅”,但这是周铭啊,在他们看来不应该会是这样的人,怎么现在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可是周铭先生,我觉得对方他们肯定是故意这么做的。”马拉九世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周铭看着他:“国王陛下你觉得我是贪图他们这些CDS协议的补偿吗?”

  马拉九世呵呵赔着笑脸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他现在还要依靠周铭,可不敢说的太过,但这个节骨眼上他却又不能不说。

  不过周铭却并不需要他回答:“其实你想对了,我就是贪图这些补偿,既然他们都已经把钱放到我们面前了,不拿白不拿,难道我们还要把这些钱都推走吗?有钱不赚王八蛋,那是要遭天谴的!”

  对于周铭这么直白的答案,马拉九世和李庆安都懵逼了,他们原本以为周铭就算是要拿这些钱也应该会有更深远一点的理由,怎么会这么流氓直接啊?但想想也确实很有道理,对方买走这些CDS协议就是把钱都放在他们面前了,难道自己还不要,那不是傻吗?

  可道理是这个道理,但真的接受起来还是挺别扭的。

  马拉九世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周铭先生,其实要拿这些CDS协议的补偿款这点我没意见,毕竟是对方送到我们手上的,但我们就只是这么拿吗?我们难道不该对他们那么肆无忌惮吃进黄金的行为做点什么吗?”

  “我当然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周铭说,“芭提雅的那些家伙不是要黄金吗?那我们就成全他们,他们要多少我们就给他们多少好了嘛!”

  噗!

  李庆安原本听了周铭的前半句正要放心的喝水,想着周铭果然还是那个周铭,结果听了后半句直接一下就喷出来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周铭。

  老大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没听刚才马拉九世国王分析了什么吗?他都说了对方这个时候吃进黄金是有阴谋的,就是为了平衡风险,并且还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段里放出,那么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想方设法阻止他们,怎么还能继续给他们黄金呢?

  面对马拉九世和李庆安二脸懵逼的表情,周铭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你们都觉得现在应该阻止他们,不说能把黄金从他们手上抠出来,但至少不能让他们吃进更多的黄金了。”

  周铭说到这里突然话锋一转:“但是你们有没有考虑过一个问题,他们是在哪里交易黄金的,又或者说交易所的交易模式是怎样的?”

  马拉九世和李庆安仍然是二脸懵逼,甚至可以看到无数个问号在他们的脑袋上闪烁。

  因为对他们来说,这个问题简直就是三岁小儿科啊,他们的确没有去交易所里正儿八经交易过,但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吗?更何况他们接触资本都大半辈子了,怎么可能会连期货交易的模式都搞不清楚呢?

  “从你们的表情来看,你们都应该是知道期货交易模式的,那么这样问题就来了,你们觉得对方现在吃进去的黄金,会什么时候从仓库提货呢?”周铭又问。

  “提货?他们恐怕根本不会提货吧,或者说至少现在不会提货,毕竟他们还要等到未来某个时间点再交易出去的。要是现在提货无论是保管还是未来再登记入库都是很麻烦的事情,所以还不如一直放在交易所的指定仓库不去提货。”马拉九世摇头说。

  李庆安也很赞同马拉九世的说法,说到底他们都是期货交易玩老了的人,除了那些真正需要的企业,这些玩资本的,鬼才会去提货。

  “所以这样的话,我们就在交易所建仓,然后把我们的黄金都卖给他们就好了,也不要多了,就拿个一两万盎司就好了。”周铭大手一挥说。

  只是周铭这句话让马拉九世和李庆安险些没咬了舌头。

  “可是我们现在手上并没有这么多黄金啊!”马拉九世说。

  开玩笑,虽然泰国这里有金矿,这亚洲奇迹的黄金十年以来积累的黄金也不少,但说到底也就只有六七万盎司,其中一大部分是存在泰国央行的金库里作为准备金,在市面上流通的黄金顶多就只有两三万盎司,经过今天一天罗宾逊那边恐怕就已经吃进了一两万盎司,现在哪可能还能拿出一两万盎司黄金呢?就算是现开采提炼也没那么快啊!

  旁边李庆安也是拼命的点头表示赞同,不过周铭却奇怪的反问道:“谁说我们手上一定要有那么多黄金的?”

  “周铭你是说期货黄金吗?可是现在据我所知对方在交易所里交易的一直都是现.货黄金。”马拉九世说。

  这一次李庆安似乎有点读懂周铭的意思了:“周铭先生您的意思是让我们在交易所建个空仓吗?”

  周铭高兴道:“你们终于明白了,我就是这个意思,反正他们现在也不会去提货,那么所谓期货现.货又有什么区别呢?我们就算在仓库里放一堆石头,我们说他是黄金他就是黄金啊!然后我们再购买一些远期的黄金期货合约,等到他们未来放出黄金的时候,我们就能大赚一笔了。”

  马拉九世和李庆安都倒吸了一口气,周铭的这个提议太诱惑了。

  黄金作为金融市场的重要交易商品,自然和其他交易一样有期货和现.货以及其他多种交易模式,所谓现.货黄金又叫伦敦金,最早起源伦敦,交易模式就是在交易所里一手交钱一手提货的,但这种方式太麻烦,又要验证黄金的纯度又要提货运输和保管,再加上大多数人交易黄金也并不是真的要买,只是单纯为了投机。

  因此久而久之,到了现在哪怕现.货黄金也没了真的提货这种说法,都是存放在指定银行的金库里的,只是交易了手上会有一张“黄金存折”作为凭据。

  当然这种不看货只凭一张纸的交易模式,也不是没有人想不到空手套白狼的交易模式,但问题现在交易现.货黄金的无不是知名大银行和金融机构,没人会拿自己几十上百年积累的信誉做这种事,所以对大多数人来说,只要你能拿到“黄金存折”,就意味着金库里一定有相应数量的实物黄金。

  可信誉这种东西是对伦敦和苏黎世这种世界级的大市场而言,但这里是泰国。

  周铭看着马拉九世:“你是国王陛下,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要在交易所里建仓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马拉九世有些紧张的说:“如果只是建仓,只是虚构我们有两万三万盎司的黄金并开具交易单据,这当然没问题,但这样是破坏规矩的。”

  周铭摇摇头表示:“陛下你这可就说错了,我们可没有破坏任何规矩,你别忘了我们也是要买进黄金期货的,所以你明白了吗?说到底我们并不是真的要建空仓,我们只是还没有把我们手上的黄金入库,但我们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入库相应数量的黄金平上我们的仓,这样不就好了吗?我可是很守规矩的。”

  周铭这话说的让马拉九世和和李庆安都很尴尬,特么你这公然建空仓也叫守规矩,那就没有什么是不守规矩了。

  他们脸上的尴尬当然逃不过周铭的眼睛,周铭眼睛一瞪:“怎么你们好像有意见。”

  马拉九世和李庆安当即一致的摇头表示绝对没有。

  开玩笑,这时候他们怎么敢有一点意见啊?

  不过他们同时心里也在默默的为芭提雅的那位罗宾逊先生默哀了,不知道他以后知道自己现在吃进的黄金根本不存在,只是周铭把他以后卖出去的黄金提前卖给了他,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会不会抓耳挠腮的发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