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要求履行CDS协议,一手抛售空仓黄金,周铭这样的双拳出击,抛售黄金要第二天才能见到效果,不过要求履行CDS协议的交涉却很快传到了罗宾逊那边。

  “那些家伙说的非常嚣张,要求我们在三天内就必须支付协议赔付,否则他们就会起诉我们,并且泰国相关部门还会介入要求冻结我们在泰国的全部资金,这完全就是逼迫,是根本就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嘛!我们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待遇,对于这些不知进退的家伙我们要好好教训他们!”

  银行家们通过电话不断向罗宾逊抱怨着,希望罗宾逊能帮他们想点办法。不过罗宾逊听完却表示:“既然他们这么想要,我们就给他们就是了。”

  罗宾逊的答案让这些银行家们都惊呆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罗宾逊会是这样的态度。

  “内特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他们要我们就给,那我们的脸面在哪里?并且这样一来我们怎么知道他们不会继续得寸进尺的要求越来越过分呢?我们不能纵容这种行为,既然他们要借题发挥,那我们也不怕他们,要他们知道我们就算在泰国,我们也不是他们能任意宰割的鱼腩!”

  面对电话那头银行家们的强硬,罗宾逊这边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们真的以为我不知道吗?什么脸面纵容,你们说到底就是想依靠泰铢汇率少出点钱罢了。”罗宾逊很直接的就揭了他们的老底。

  这让电话那头的银行家们感到十分尴尬,不过的确也就是这样,毕竟现在泰铢一天就能贬值十多二十个百分点,随便拖他十天半个月,就能少出很多钱了,那不是几百几千,而是几百上千万美元啊!事实这也是这些银行家们答应吃下这些CDS协议的依仗。

  “我知道这里面几天就能省下很多钱,但问题我们现在是需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吗?我们的目标是为了这几百上千万美元吗?那这样的话我们为什么不马上把黄金全卖掉,然后离开泰国呢?”

  罗宾逊的语气很强硬,他也是真的生气了,怎么也没想到这些所谓的银行家居然那么在乎这么一点CDS协议的利益,眼光这么短浅,那还玩什么资本世界大战,早点认输好了呀!

  电话那头银行家们也都听出罗宾逊的语气不对了,他们说:“内特我们也不是在意这一点小钱,既然你开口了,我们当然就这么做了。”

  说完这个,他们又说道:“不过内特,看来那个周铭对市场的约束力并不强啊,又或者是他们的反应不够快,你之前说今天最后他会想办法阻止我们继续吃进黄金的,可结果反而还有更多的黄金在价格突破三万以后涌进了市场,他好像并没什么作为。”

  对于这个问题,罗宾逊沉吟了一会说:“我明天会亲自来曼谷看看的。”

  他们的电话到这里就结束了,不得不说罗宾逊最后的话惊到这些银行家们了,他们没想到一直都在芭提雅很淡定,哪怕就是那次百慕大泰铢拍卖以后,欧美泰铢汇率疯狂暴跌的时候,他也依然能睡的安稳,怎么现在却坐不住了呢?难道我们吃进的黄金多了还能有什么问题吗?

  不过不管这些银行家们心里有多不解,罗宾逊还是在第二天早上就出发前往曼谷了。

  泰国期货市场的交易是从上午九点开始的,所以罗宾逊七点多就从芭提雅出发了,然而由于路上耽搁了一点时间,当他到曼谷的时候已经是快十点了。

  “内特你终于到了,现在正是交易最火爆的时间,仅仅刚才一个小时,我们就又吃进了三千多盎司的黄金,并且还是三万两千泰铢的价格,相比昨天并没有涨多少,看来是昨天的市场火爆让其他人也动心了,他们也知道这金价是不大可能再涨上去了。”

  罗宾逊才到交易所,这里的银行家就高兴的迎上来一股脑的把刚才的情况全告诉了他。

  在这些银行家们的指点下,罗宾逊来到贵宾室的窗前,站在这里低头向下,整个交易所里的情况一览无余。

  正如银行家们说的那样,现在交易所里的情况依然十分火爆,无数的经纪人们都在扯着嗓子大喊着,让整个交易大厅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集贸市场一般。

  站在窗前也不知站了多久,罗宾逊突然伸手指向下面问:“那些是什么人?他们好像拿了很多黄金来卖。”

  顺着罗宾逊手指的方向,银行家们伸着脖子向下看去,果然发现有一堆熟悉的身影。

  “他们是太古证券公司的期货经纪人,帮助他们的客户在这里抛售黄金,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吧?”这些银行家们给罗宾逊解释着,他们都很奇怪罗宾逊怎么会问出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问题。

  “我想要了解一下他们背后的客户都是谁,能请他们上来一下吗?”罗宾逊又问。

  虽然这些银行家们都是一头雾水的不明白罗宾逊这是要做什么,但既然罗宾逊发出了命令,他们也都还是要配合的,很快就有人下去安排了。

  “内特你究竟发现了什么?”有人好奇的问。

  罗宾逊摇摇头表示:“我现在也不确定,但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为什么总是那些人,他们怎么能拿出这么多黄金出来?这些问题都无法解释。”

  但其他银行家们对此却表示不以为然:“我们并不认为这是什么问题,你要知道这些是经纪人,交易所没有经纪人是没办法交易的,现在他们在这里,并不意味着是他们自己在交易,很有可能在他们背后站着几十个甚至更多的客户,调查他们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罗宾逊拍拍他的肩膀表示:“有没有意义不是我们现在讨论的,等我跟他们聊过了以后再说吧。”

  罗宾逊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份上,况且也已经有人下去安排了,这些银行家们也就都没说什么了,不过他们心里都觉得罗宾逊这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很快的有人从下面带上来一位经纪人,罗宾逊就当着这些银行家们的面和他聊天,询问他背后的客户,哪里来的那么多黄金,这位经纪人对此说他不了解客户那边的情况,他只是负责帮客户在这里下单的。

  聊了一段时间,罗宾逊发现没啥好聊的以后就放他回去了。

  “内特这下你放心了吧?我想就算再找十个二十个他们也都会是同样的答案,我说了他们只是经纪人,很多事情他们也不了解的。”银行家们对罗宾逊说。

  罗宾逊对此只是笑笑,因为在他心里对于这样的情况却更警惕起来,他是真的做过期货经纪人的,或许他并没有在泰国这边做过,但金融这一块全世界的情况基本都是大同小异,所有经纪人为了拉客户都是无所不用其极,怎么可能还会有不知道客户情况的经纪人呢?这根本是天方夜谭好吗?

  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来是这个经纪人在撒谎,他不想也不能透露客户的情况;第二种则是他真的不知道背后客户的情况,所有他拿来销售的黄金都是公司统一安排的。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在罗宾逊看来都是很糟糕的,因为这显然背后是有人在操盘,局面会越来越偏离自己预想的轨道。

  罗宾逊想到这里看了一眼身后的银行家们,这些家伙却都只看到了源源不断吃进来的黄金,却没有任何人考虑哪怕一丁点背后可能隐藏的问题,真是都太蠢太没有警惕性了!

  罗宾逊很想把这些家伙都给骂醒,但现在他也没办法确定背后操盘的混蛋究竟是什么目的,所以还是不要急的好。

  在这样的想法下,罗宾逊再次沉下了心来,继续关注着下面交易大厅的情况。

  就这样,罗宾逊在贵宾室的窗边站了整个两个小时,期货交易并没有中午休市的说法,但这些银行家们却一个个都嚷嚷着饿了,事实上在罗宾逊看来这些家伙早在一个小时前就这么说了。

  罗宾逊这一次并没有多说什么,很直接的给他们叫了汉堡披萨,他们就在贵宾室里开吃了,当然在吃午饭的同时,罗宾逊还要来了上午的交易信息。

  “内特我很感谢你的慷慨,不过说实在的我们都觉得你太敏感了,你看今天上午我们的收获多好,才一个上午的时间,我们就又吃进了一万盎司黄金,这已经快赶上昨天一天啦!”

  原本只是很随意坐着的罗宾逊,听到这个银行家的话一下站起来了,他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我们今天上午吃进了一万盎司的黄金,就只是三万泰铢的价位上吗?”

  那个说话的银行家一下子愣住了,他不明白自己哪说错了,这难道不是什么好事吗?

  罗宾逊接着说:“对了,问题就出在这里,黄金太多了,你们有没有想过泰国总共才有多少黄金,我们怎么可能可以吃进那么多的黄金,难道是马拉九世觉得三万泰铢的价格很好,把泰国央行的金库给搬出来了吗?”

  经罗宾逊这么提醒,其他人也才恍然反应过来,的确啊,现在他们吃进的黄金有点不切实际的多。

  “内特你是怀疑我们吃进的这些黄金有问题吗?可是现在交易的是太古证券公司的黄金,马拉九世国王不会拿自己的信誉做这种事吧?”有人问道。

  “他的信誉一文不值!”罗宾逊对此很直接的表示,他随后又说,“我很希望是我多疑了,但我更觉得我们有必须要去检查一下我们的金库,还有我们吃进来的那些黄金了。”

  银行家们对此也都马上做出了表态:“我们马上去准备。”

  开玩笑,要是他们吃进的这些黄金真有问题,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