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平是南晖县非常著名的明星县委书记,不光是因为南晖县的这个乡镇工业园是在他任期内搞起来的,更重要的还是他在依靠乡镇工业园做出了政绩以后却没想着第一时间调走,仍然留在南晖县这里,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死也要死在南晖!

  对于顾平的做法,很多人都看的明白,他并不是对这个地方有什么感情,而是他想要拿着乡镇工业园这个政治资本。

  不过不管顾平打着什么算盘,但不可否认的,随着乡镇工业园的发展,顾平这个名字至少在荆湖省内,绝对是家喻户晓的,甚至省委还发过一次“像顾平同志学习,把企业办到农村去”的号召。

  而南晖县还是顾平任职的地方,那宣传更是到位的,在这里没有一个人会不认识这位明星县委书记。

  正是这样,当顾平来到张雷家门口的时候,罗仕平一眼就认出来了。

  我草!这是不是真的啊?县委书记怎么会到这里来?

  罗仕平有点懵,不光是他还有沈红和王姐她们都愣住了,都没想到那位明星县委书记怎么会来这里。

  只有张雷很高兴:“哈哈!我就说我兄弟是很厉害的吧!罗主任,你赌输了要给我磕头!”

  罗仕平这才想起刚才的赌约,自己才说了请来县委书记就磕三个响头的,结果县委书记就来了,这他吗打脸打的要不要再快一点?

  但罗仕平可不会真的给张雷磕头:他吗的,这什么傻b事情,这傻大个还真敢说。

  罗仕平心里恨恨咒骂着张雷,他很想指着张雷的鼻子骂他,但现在却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我要去迎接县委书记……你是什么人,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罗仕平虽然不知道县委书记为什么会来这里,但他却明白,这是一个能和领导套近乎的好机会。然而他想起身却根本起不来,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刚才在外面和周铭一起洗菜的张林已经进屋了,就是他摁着罗仕平不让他起来。

  “周铭同志你好,我们可是好久不见啦!”顾平热情的和周铭握手打着招呼。

  “顾书记你好,这南晖县在顾书记手上可发展得越来越好啦!”

  周铭同样也恭维着他,不过随后周铭却又歉意道:“顾书记很抱歉我们就在屋外吧,屋里面可有一位大人物,他可不让我们进去呀!”

  顾平十分惊讶:“难道是市委陈达书记已经到了吗?那我得进去向他问好……他是谁?”

  顾平说着就想进屋,可他随后看清了屋内的情况不由愣住了,因为他完全不认识那位坐在上座上的胖子是哪位。

  罗主任?难道是上面下来的巡查组或者什么官员吗?

  顾平满脑子疑问,倒是周铭很轻松的挥手和屋内的罗仕平打着招呼:“罗主任你又坐不住了吗?我希望你继续坐下去,就坐在那里,坐的稳稳的!”

  “我草你……”

  罗仕平张嘴就要爆粗口,不过他才开口就想起县委书记顾平就在那边,让他又马上闭嘴了,他只好回头吼道:“你快点让他放手,我要去见顾书记,你这样是不对的!”

  周铭懒得理他,因为那边又有人过来了。

  “周铭先生,娃娃笑公司那边的事情我已经处理完了。”他走过来恭敬的向周铭汇报,是娃娃笑的全权总经理,也是华夏的明星企业家李庆远。

  周铭点点头,并没有细问,一来是没什么时间,二来则是周铭相信他,毕竟他要是连这种小事都处理不好,那他也不可能带领娃娃笑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饮料集团了。

  “你好,很抱歉的说我们就在屋外吧,屋里可有一位大人物,他不允许我们进去。”

  周铭又对李庆远说了一遍,李庆远听了这话也一头雾水,他也和顾平一样看向屋内,然后一脸茫然,显然他也不认识那位罗主任是何方神圣。不过既然周铭这么说了,那他也只好这么做。

  我嬲!这他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李庆远总经理还有县委书记都来了,那他吗到底是什么人?

  罗仕平直愣愣的看着外面,他看到李庆远出现以后就反而不挣扎了,而且就算他挣扎也挣脱不了身后的猛男。

  突然罗仕平眼神一动,听到外面又传来了喧哗:又有谁来了吗?

  周铭为他解了疑惑:“陈书记欢迎大驾光临!”

  罗仕平的脸色惨白,想到了很可怕的可能……市委书记陈达来了。

  果不其然,随后陈达就到了门口,他主动和周铭握手:“周铭同志,我那边的事情有点麻烦,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过来的有点晚……恩?怎么大家都站在门外,是屋里出了什么问题吗?”

  周铭摇头表示:“里面有一位叫罗仕平主任的大人物,他要自己坐在里面,不喜欢和别人同桌吃饭。”

  “啊!我没有,我是什么狗屁的大人物,我怎么敢不和别人同桌吃饭啊,我错啦……”

  里面罗仕平见到陈达出现了,他一下子崩溃了,开玩笑,外面这县委书记顾平,娃娃笑集团全权总经理李庆远,还有市委书记陈达,这随便哪一个都是跺跺脚就震一方的大人物,是他要仰望的存在,现在他们都在外面,却看着他在屋里坐着,这怎么能让他不惶恐。

  “哦?这就知道错了吗?你不是在沙发上坐的挺舒服的吗?还记得我早就告诉过你了,这个沙发可不是那么好坐的,现在感觉到了吗?”周铭饶有意味的问。

  罗仕平拼了命的点头,嚎啕喊叫道:“我感觉到了,我他吗就是个傻b,我怎么能做出这种蠢事,我求求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啦!”

  如坐针毡,这就是罗仕平现在的感觉,仿佛就有无数根针在屁股底下扎着一样,让罗仕平抓狂,他宁愿给张雷磕三个三十个响头也不愿坐在这里。

  而刚才还一副贵妇人姿态,什么也瞧不起的王姐,现在则瘫在椅子上,浑身抖得和筛糠一样。

  周铭摆摆手示意张林放手,而张林那边才放手,罗仕平就立刻像没了骨头的烂肉一般从椅子上滑下来瘫在了地上。

  但罗仕平尽管现在浑身都在发抖,但他还是挣扎着爬起来,甚至还拉着他老婆一起给周铭磕头:“谢谢老板!我们马上就滚!”

  一个小小的罗仕平,周铭还没有和他计较的兴趣,其实周铭今天请市委书记陈达和娃娃笑全权总经理李庆远来张雷家,说到底就是为了沈红来的。

  沈红和苏涵的条件差不多,都是半边户,因为家里的原因来厂里打工的,后来经人介绍就阴差阳错的和张雷看对了眼。其实沈红这个人还不错,上辈子自己和张雷都没什么出息,但沈红还依然带着孩子跟着他,甚至由于有段时间厂里效益不好发不出工资,那时沈红没出月子就拖着虚弱的身子出去找事做了。

  不过沈红作为农村出身的女孩,也有和很多农村女孩一样的问题,就是眼界很窄,性格又急躁,总是埋怨张雷挣不到钱,却又不肯踏踏实实的工作,总想着托关系走后门就能进个好单位,认识个什么老板就以为能挣大钱了,为此上辈子都不知道吃了多少亏,交了多少诈骗的学费。

  正是周铭了解沈红,所以当周铭听说张雷找的老婆还是她以后,就立即想着中午让市委书记陈达和李庆远来他家吃饭了。..

  目的就是为了在沈红面前亮个相,告诉她张雷还是很有出息的。

  这不,周铭才和张雷买菜回来,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呢!就看到沈红请了个不知道什么的玩意来了。

  “嫂子相信我,其实大壮他还是很有出息的,远的不说,就说这娃娃笑集团,”周铭指着不远处的娃娃笑行政大楼对沈红说,“里面就有大壮的股份,可能你不懂什么是股份,那我可以换一种方式给你解释,就是大壮他一个月至少能拿到三万块钱的,这样你懂了吧?”

  “三万?”

  沈红张大了嘴巴,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要知道他们现在多少人几年都挣不到三万块钱,而张雷居然一个月就能挣三万块钱吗?

  不过随后沈红又皱起了眉:“那为什么之前我们家大壮从来没拿回来过呢?”

  周铭叹了口气,旁边的李庆远上前解释道:“这个问题我来说吧,是因为我的疏忽,娃娃笑集团内部出现了贪污腐败的现象,张雷的钱就是被贪污了,不过你请放心,我等财务核实了情况,会尽快把之前欠下张雷的钱如实补上的,我对此感到非常抱歉。”

  市委书记陈达也上前来说:“沈红同志你请放心,我也已经责成公安局那边成立专案组调查这件事了,我们一定会帮张雷同志讨回这个公道,把所有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沈红拼命的点头:“我相信,完全相信!”

  周铭这时哈哈笑着说:“嫂子还有一件事我也得和你说,就是我之前已经和张雷说好请陈达书记和李庆远总经理他们来你家吃饭了,没和你打招呼,不好意思啊!”

  沈红急忙摇手表示:“没关系的,我马上给你们做饭!”

  开玩笑,市委书记来家里吃饭,多少人都求之不得,神经病才有意见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