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铭我现在就在滨海,我已经和叔叔阿姨见过面了,他们并没有真的进拘留所,只是在派出所被禁足了,吃喝都有专人照料,也没有受任何委屈。”

  电话里传来苏涵的话让周铭长出一口气,虽然周铭知道有中央的密令,况且那些人本身也来路不正目的不纯,他们只是表个态,肯定不敢做的多过分,但毕竟父母这么大年纪了,不管对方怎么有顾忌,周铭也还是会担心的,现在听到苏涵的话,周铭才真的松了口气。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六点,周铭正在省会潭州市的机场候机大厅里,等着最早一班飞往滨海的航班。同样和周铭一起在这里候机的还有李庆远和他的秘书,只不过他们是去往杭城的。

  “我现在已经在机场了,我的航班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左右起飞,两个半小时左右能到滨海。”周铭给苏涵说了自己的行程。

  苏涵那边也说:“我知道了,我现在已经在机场这里了,不过叔叔阿姨那边他们恐怕要到明天下午才能出来。”

  周铭点头对此表示明白,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这时李庆远过来告诉周铭他那边飞往杭城的航班就要起飞了,他先过去。

  “你过去吧,我等着你的好消息。”周铭说。

  李庆远表示:“我只能说尽量了,周铭先生代我向你父母问好。”

  周铭道了声谢,然后李庆远就离开去登机了,过了没一会,周铭这边也通过贵宾通道先登机了,经过空中两个多小时的飞行,周铭在晚上快九点半的时间终于到了滨海机场。

  走出出口通道,周铭一眼就看到苏涵等在外面,她见到自己出来,立刻兴奋的摇手,甚至都跳起来了,显然尽管只有几天没见,她还是很想自己的。

  周铭随后跟着苏涵上车,苏涵说她在这边等的无聊死了,周铭捏了捏她的小琼鼻对她说:“谁让你那么早就等在这里啦?你在这里等了三个多小时能不无聊吗?”

  “那我也愿意呀!”苏涵笑着说,“周铭那我们明天是直接去派出所接叔叔阿姨吗?虽然按照程序是要到下午,但他们也本来就不是那么正规,我们……”

  周铭摇摇头表示:“他们要走程序就让他们走好了,反正这么长时间都等过来了,也不差这几个小时,而且我既然到了滨海,我怎么也得先见见另一个人,听听他们的看法再做决定。”

  “我都听你的。”苏涵说,或许在娃娃笑或者其他人面前,苏涵是个很有自己想法很有主见的女强人,但在周铭面前,她就是个听话的小媳妇。

  苏涵在外滩著名的和平饭店订好了房间,还记得很早以前他们第一次来滨海的时候就是住在外滩这边,而且他们也是在外滩这边的银行兑换的国库券,最后还在外滩照了相留念,那照片苏涵一直都带在身上的。

  时间很快到了第二天早上,周铭和苏涵早早的就起床了。

  早上他们一边吃着早餐苏涵问道:“周铭你说今天还得先见见另一个人是谁呀?”

  “黄家。”周铭说,不过随后周铭却又摇了摇头,“其实我想见的是黄仁平老先生,但我想起他现在已经贵为国家副主席了,所以现在应该会在首都,可能是他儿子黄荣吧,但也可能是黄家其他人。”

  苏涵听到周铭的这个答案当即惊呼出声:“周铭你说的是那个被誉为华夏第一财团家族的黄家吗?”

  “除了他们,我在滨海还需要找其他黄家吗?”周铭笑着说。

  苏涵连忙摇头表示:“我不是这个意思,的确滨海就是黄家的根据地,在滨海发生的任何事都会和他们有关,就连我们娃娃笑也和他们黄家有一定程度的合作,黄仁平老爷子我也见过他几面,是一位很厉害的人物。”

  但紧接着苏涵却又纠结了:“可是周铭,尽管黄家很厉害,但因为一些事情,我们和黄家并没有多深的合作,我也只是和黄仁平老爷子有过一面之缘,只是在大会堂里很客气的握手交谈,这样……”

  周铭揉着苏涵的小脑袋告诉她:“放心吧,虽然我们对黄家并不熟,但却不意味着他们对我们也不熟,你忘了我在滨海的时候,去琼海以前,我先去过黄家公馆吗?那还是黄老爷子亲自发出的邀请呢!也就是在那一次,是黄老爷子亲口对我说他们黄家要跟我们合作的。”

  苏涵惊讶的小嘴张成了一个“O”字,像极了昨天晚上的某个姿势。

  随后苏涵还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酥胸:“我当然记得这些,只是那不管怎么说都是黄家,而且现在黄老爷子并不在这里,我们很难确定他们的态度,毕竟叔叔阿姨是在滨海这边出的事,我不信任他们!”

  “他们曾全力资助过赖星城,我也并不敢信任他们,不过我们现在已经到了滨海,怎么样都还是要先拜会他们的。”周铭说。

  苏涵点点头说:“也只能这样了。”

  周铭和苏涵吃了早餐就出发了,黄氏家族的豪宅就在外滩二号,其实原本黄家公馆应该是外滩一号的,但黄家很早就明白所谓一号就是站在风口浪尖上的招摇,所以他们退而求次的选择了二号。

  不过几分钟以后,周铭和苏涵就来到黄家公馆,这里是很有民国年代感的洋楼样式,外面是一圈围墙,里面是一幢约摸四层楼高的洋房。

  周铭带着苏涵走上去就被门口的保安给拦下来了,那保安十分警惕的打量着周铭和苏涵。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私人宅邸,不是随便游玩的地方,要去城隍庙在西边,就是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穿过一条马路就是。”

  保安随手指给周铭和苏涵看,很显然这里靠近著名的城隍庙,因此经常能有迷路的游客。

  周铭笑笑说:“小哥你弄错了,我们并不是去城隍庙的游客,我们是来黄家公馆找人的。”

  周铭这么说那保安眼神更警惕了,因为在他眼里,周铭和苏涵男的帅气女的漂亮,怎么看都是出来旅游散心的小情侣呀,怎么会?

  “什么黄家公馆?这里是文物保护单位,没什么黄家公馆,你们肯定是弄错了……”

  那保安小哥很不耐烦的摆手,周铭只好打断他的话道:“小哥我知道这里就是黄家公馆,是黄仁平老爷子的府邸,我这次……”

  周铭的话还没说完,那保安小哥立即眼睛就瞪起来了:“既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还敢这么乱闯吗?你说你想进去,你有预约或者邀请函吗?”

  保安小哥说着就朝周铭伸出了手,周铭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这一次来的太匆忙,并没有来得及预约,不过你可以先进去通报一下,说是一个叫周铭的……”

  “通报什么通报,要我看你就是个赤佬!”

  保安小哥很没好气的打断了周铭的话:“你知道黄仁平老爷子那可是咱们的国家副主席,他的宅邸哪是你这种人随便就能进的?你以为黄老爷子是你爷爷想见就能见的吗?如果每个人来我面前我都要通报一次,那我整天就不要干别的事情了,烦都要烦死了好伐!”

  “小哥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是真的认识黄仁平老爷子,这一次我过来找他也的确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你只要通报了就能知道……”

  周铭很耐心尽力的解释,那保安小哥却越来越不耐烦了。

  “我说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啊?是我说的话你听不懂还是你压根就听不懂人话啊?”

  那保安指着周铭说:“你不要以为自己穿的好就以为自己是滨海人了,就能随便来这里要求见这个见那个,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你晓得伐?我告诉你就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还是好好回去喝奶去吧!”

  周铭皱起了眉头:“小哥虽然我没有来得及预约,也没有邀请函,但你也不至于这样吧?”

  “那你要我怎么样?客客气气的请你喝茶吗?你想都不要想的啦!”保安说。

  周铭还想说什么,这时旁边突然叮铃一声响,几个老滨海人骑着单车从这里路过,看着门口的保安亲切的打招呼:“这不是张队长吗?怎么又给人指路呀?”

  “什么指路呀?就一个小赤佬,非要进什么黄家公馆,没预约没邀请函的。”保安说。

  几个滨海人听后都一脸嘲讽的说:“噢哟!这是哪里来的小瘪三呀,连基本的规矩都不懂了吗?黄家那是咱们老滨海人的骄傲,哪知道你们这些外地的瘪三能见的。你在滨海有房吗?懂滨海这里的情况吗?”

  他们还对保安说:“张队长不是我说你,你也是脾气太好了,下次遇到这种瘪三,直接轰走就是了,和他废话那么多做啥哟?”

  那保安这才转头回来傲然对周铭说道:“所以现在懂了吗?这里不是你这种瘪三该来的地方,你赶紧滚蛋吧!”

  保安说着还警告道:“我也再告诉你,现在黄家正在和天蓝集团的董事长王强国老板在里面谈事情,要是打扰了他们,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什么天蓝集团?”那几个老滨海人当即惊叫出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