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九世作为泰国国王,在泰国国内的影响力还是非常大的,甚至可以说触角伸到了方方Щщш..lā比如在期货市场建一个空仓这种违规操作的事情,马拉九世甚至都不需要自己出面,只需要一个电话就搞定了,然后就吩咐下面的人拿着这些空仓的“黄金单据”去交易所交易了。

  当然下面这些经纪人是不知道他们手上的单据是空仓的,他们只知道现在金价涨的很厉害,交易量很大,他们的佣金也在不断的上涨,所以他们都在交易所干的非常有热情,很快就有了消息。

  “周铭先生,现在的形势对我们简直太友好啦!刚才我的人从交易所传来消息称现在的金价已经逼近了每盎司三万泰铢大关!”马拉九世高兴的把消息告诉了周铭。

  周铭听了这个消息立即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交易所的兄弟先停一下,咱们可以等着让那边继续抬高金价,至少先超过三万泰铢大关吧。”

  马拉九世却有些紧张:“这样不太好吧,毕竟我们可是拿着空仓票据……”

  周铭很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尊敬的国王陛下你在说什么呢?我们什么时候有空仓票据了,那可是违背交易所的公平交易原则的,是属于商业欺诈行为,我们是正经生意人,怎么能做这种事呢?你要相信我们的金库里是有黄金的,而且是要多少有多少,所以我们根本不需要任何担心!”

  “反而应该是罗宾逊那边他们着急才对!”周铭接着说,“那么这样一来,我们为什么不能坐地起价呢?”

  “没错,既然对方那么着急想要黄金,我们也知道他们急于吃进这些黄金的目的,我们就应该坐地起价,等到有最适合我们的价格再出手!”马拉九世说。

  马拉九世说完了似乎有点心有余悸,因为刚才在一瞬间,他真的相信自己真的有三万盎司的黄金了,不得不说周铭真是太有自信了,假的也给他说成是真的了。但马拉九世也明白现在就得像周铭这样,如果不先骗过自己,如果自己都不相信,那怎么骗过芭提雅那些老狐狸呢?

  想到这里,马拉九世才沉下心来给交易所那边下了命令,马拉九世的命令也直接让前方刚刚才有些火热的交易情况瞬间冷静了下来。

  这个情况也第一时间传到了那些银行家那里。

  “看来这一批新的黄金也被我们吃完了,如果再继续下去,恐怕价格很快就能突破每盎司三万泰铢的大关了。”

  对于这个情况,他们很直接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不过当他们把这个情况告诉给了罗宾逊,却得到了不同的答案,罗宾逊表示:“我不认为这是黄金被吃完了,而是有人在刻意控盘,目的是想让价格继续拉高。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只要金价能在四点半以前突破三万大关,对方就会继续放货了。”

  银行家们只得继续加大力度推高金价,很快就让金价突破了三万大关,而这时的时间是点一刻。

  “内特,果然像你说的那样,我们持续不断的推高金价,果然对面才又放货了,刚才短短的半个小时时间里,我们少说又吃进了超过两千盎司的黄金,我们现在总共持有的黄金已经超过两万盎司啦!我估计照这个形势下去,再多几天,我们所持有的黄金就要超过泰国央行了。”

  罗宾逊那边笑着说:“那种情况也只能随便想想了,是根本不可能的,毕竟泰国市面上可没有那么多黄金,而泰国央行里的准备金是不会轻易动的。”

  这些银行家们却不认同:“我觉得那可不一定,你是没在现场没看到交易所里的火爆,我敢肯定还有很多黄金,只要我们继续推高金价,肯定还会有更多沉在其他地方的黄金浮出水面的!”

  罗宾逊对此摇摇头,只能笑着表示祝你们心想事成了。

  很快又过了一刻钟,随着时间到了7点,交易所正式收盘,泰国的黄金价格最后被确定在每盎司三万一千泰铢上。

  对于这个价格,不管是罗宾逊那些银行家们,还是马拉九世这边,都是很满意的,为此周铭还戏称这算是个圆满的结局。

  “还是周铭先生的办法好,只要我们能耐住性子,继续少量少量的放出单子,就能刺激他们继续推高金价,那我们明天还可以继续这么做,今天我们一共放出了两千盎司左右,那么明天的话我们可以适当的提高到三千或者四千盎司,周铭先生您看呢?”

  马拉九世十分高兴,今天的黄金交易让他凭空赚了很多钱,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对周铭也是越来越服气了,最后也问了明天的打算。

  “我觉得明天可以把我们手上的黄金全放出去。”周铭回答。

  “没问题,只要把黄金全放出去我们就能马上收到钱……”

  马拉九世下意识的说道,不过他的话说了一半就立即反应了过来:“什么周铭先生您说我们明天就把所有的黄金都放出去了吗?这会不会有点太着急啦?”

  老实说马拉九世是没想到周铭会这么说的,因为今天周铭一直的思路就是慢放,等着对手自己推高价格,套路非常成功,所以马拉九世就会下意识认为明天也会是相同的套路,谁知道周铭说变就变了。

  周铭却一脸的莫名其妙:“着急什么?难不成你还觉得金价能涨到超过四万泰铢吗?”

  马拉九世这才反应过来周铭的意思,周铭这么的意思很简单,就是现在金价突破了三万泰铢已经是极限了,要想短时间内再突破四万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要知道现在国际市场的金价很稳定,一直都保持在三百七十八美元每盎司的价位上,换算成泰铢就在两万三左右,或许由于泰铢在持续不断的贬值,导致金价会有一些上浮,再加上罗宾逊那边在不管不顾的持续吃进,才导致现在三万泰铢折合四百多美元每盎司的程度。

  不得不说这个价格已经很夸张了,再要说到四万泰铢,折合超过六百美元一盎司的话,那是傻子都不会那么做的,那亏出去的钱都不是技术能弥补了的。

  “所以周铭你是觉得现在金价到了三万已经是到顶了吗?”马拉九世问。

  周铭点头回答:“差不多吧,我觉得最多还能涨个一两千铢,但那已经不重要了,我们现在就要尽可能多的把手上的黄金全卖出去才是要紧的。”

  “可是这样一来,市面上突然冒出这么多黄金,难道那边不会怀疑吗?我们需不需要给他们准备一些借口或者理由什么的?”马拉九世又问。

  “当然不需要,这种事情还是留给对手他们自己去想会更靠谱,至于怀疑,那就等他们什么时候怀疑再说吧,我们总有解决办法的。”周铭说,这话让马拉九世和李庆安感到很无奈,因为这太草率了一点。..

  周铭想了想又问道:“比起黄金交易,我更关心的是我们的那些DS协议,那些可是货真价实的钱啊!马上能拿到手的那种。”

  下午一直在关注着交易所那边的金价情况,不管是马拉九世还是李庆安他们都忽略了DS协议这边的情况,现在经周铭这么一说,他们才猛然想起来。

  “周铭先生您放心,这个事情我一直放在心上的,今天我已经派人去跟最后接手DS协议的意大利银行接触洽谈赔偿事宜了,只是在赔偿的数额方面迟迟无法有效的达成一致,局面有点僵。”李庆安告诉周铭。

  周铭听着李庆安的答案当时就笑了:“那个家伙无非就是在拖时间罢了,毕竟现在泰铢每时每刻都在贬值,只要他们多拖一天,就能少付很多钱。”

  周铭说着看向马拉九世:“尊敬的国王陛下,我觉得这个事情恐怕需要你的帮忙安排了。”

  马拉九世点头表示:“我当然很乐意安排这个事情,本来嘛我们已经接受他们用泰铢支付,就已经很给他们面子了,可他们现在居然还想继续拖汇率,拖泰铢继续贬值,这就太不像话了。”

  马拉九世还向周铭保证道:“周铭你放心,我会找人去给他们下最后通牒的,让他们在一个礼拜内要履行协议,这样……”

  不等他说完,周铭就摇头表示:“一个礼拜太长,我们只争朝夕,所以就和黄金一样,我明天就要看到结果,国王陛下你有这个把握吗?”

  “如果是明天的话,那就只能我自己去和他们交涉了。”马拉九世说。

  “那就麻烦国王陛下了,我会等着国王陛下你胜利归来的好消息的!”周铭说。

  这让马拉九世很郁闷,自己好歹也是一国的国王啊,怎么现在居然沦落到去给别人跑腿了呢?

  更重要的是他原以为周铭好歹会掩饰一下自己的行为,可他倒好,任何事情都那么火急火燎的,生怕对方察觉不出来吗?

  周铭看出了马拉九世这时心里的想法,周铭十分诚恳道:“国王陛下请相信我是个老实人,我从来不会做那种偷偷摸摸的事情,我做的事情从来都是正大光明,不怕对方知道的。”

  

  

  Ps:书友们,我是方片2,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