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确要放弃和美元挂钩的固定汇率了,或者说我们应该更早一点的做出这样的决定,比如在泰铢刚开始下跌的时候,因为早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和美元挂钩的货币政策,并不是一个始终合理的政策。美元也会遭遇危机也会贬值,这点欧共体二十年前抛售美元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相信大家都知道现在泰铢正在经历危机,泰铢的下跌幅度早就超过了固定汇率所允许波动的极限。

  我们需要支持泰铢,但却并不意味着我们要一直维持着之前的汇率,那是不正常也是没有必要的,我们需要尊重市场,所以我们正式做出决定放弃之前保持的固定汇率,实行浮动汇率。

  老实说做出这样的决定对我们来说是很艰难也很痛苦的,但是请相信,这绝对是泰铢所必须经历的过程,毕竟再强壮的狮子也总有一天需要自己捕猎的,我们也很希望泰铢这头东南亚狮子能尽快适应市场的真实环境,而不是永远被我们拿绳子拴着。

  当然实行浮动汇率并不意味着我们会放弃支持泰铢,想好相反,我们会更加严厉的打击投机泰铢的所有行径……

  这是林国栋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通过现场那么多记者,很快传达到了全世界。

  泰国放弃固定汇率要实行浮动汇率了!

  这条消息无异于是一颗重磅炸弹,把全世界都给炸懵了,谁也没想到泰国居然会在这时候做出这样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决定。

  “我想不通啊!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明明泰铢之前的形势才更糟糕,现在反而还有些好转,怎么泰国政府就这么放弃了呢?”

  无数人在得知这条消息以后都不约而同的问出了这样的话,他们揪着头发扯着胡子,怎么都是想不通。

  不过比起单纯的想不通,他们都更怀疑泰国政府是疯了吗?

  “林国栋那个家伙他是疯了吗?居然在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决定,他是不是忘了这个时候更改汇率政策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会直接把泰铢搞崩了啊!他难道在伦敦商学院留学几年就学的这玩意吗?”

  全世界的投机商都在破口大骂,只是骂归骂,他们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疯狂抛售泰铢,哪怕是他们前一秒才收进来的。

  “破罐子破摔,这些泰国人是看着自己的泰铢市场已经维护不住了,所以他们干脆放弃算了吗?休克疗法也不是这样用的好吗?这样放手把泰铢推给市场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这届泰国政府是真的蠢到了家,因为这样不会治疗,只会直接把泰铢给弄死!”

  这些投机商们气的拍桌子摔东西,但他们更想问一句:“泰国人怎么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啊?”

  全世界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只能随波逐流跟着市场一起抛售泰铢,只有在曼谷某处别墅里的罗宾逊和他的那些银行家们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周铭干的,是泰国王马拉九世带着那个周铭去说服了林国栋!我早该想到的,那个周铭他并不会做任何无意义的事情,这个时候他和马拉九世突然出现在泰国财政部是很不寻常的!”罗宾逊十分懊恼的说。

  不仅罗宾逊很懊恼,其他银行家也都很后悔,因为他们明明都已经提前发现了的。

  “内特这并不是你的责任,我们谁也不会想到他能说服林国栋做出这样的决定,毕竟这是很违反常理的事情,就像谁能想象一头狮子居然会生出一只老虎呢?”

  有人开了口,其他人也一个个跟着说道:“是呀内特,我们都已经在伦敦商学院留学过的林国栋怎么都是文明和有廉耻的,谁知道他居然会放弃自己的最后一块遮羞布,就把泰国的问题这么坦然丢出来呢?不是我们想不到,而是他们做的太离谱了!其他泰国本地的资本集团都没意见吗?”

  银行家们你一句他一句的说着,听起来是在给罗宾逊开脱,但罗宾逊却能明白,他们不过是在给自己找安慰罢了。

  回想着前不久当他们得知马拉九世带着周铭去找林国栋的时候,自己曾想过他是要说服林国栋放弃泰铢固定汇率的,可就是这些家伙他一致都表示那是不可能的,并且还嘲笑自己对那个周铭有点过于敏感了,自己后来才会放弃继续纠结的这个问题。

  可现在林国栋在新闻发布会上的那番话,却狠狠的打了他们所有人的脸。

  以他们的自尊和骄傲怎么能承认是自己犯了错呢?但直接为自己开脱又显得太无耻了,相比之下还是明着借安慰自己的借口来给自己寻找心里安慰更靠谱一点。

  这一群混蛋!

  罗宾逊心里怒骂着,他恨不能拿出一个锤子出来在他们每个人头上都敲他们一个头破血流,不过他实际却没法这么做。

  当然罗宾逊也看得开,至少经历过这个事情以后,自己的权威就更高一点了。

  果不其然,这些银行家们开导到最后,一个个都向罗宾逊表示:“内特还是你聪明,不管对任何问题都看得很透彻,那个周铭不管什么打算都逃不过你的眼睛,以后不管你怎么做,我们都一定会支持你的!”

  罗宾逊这才露出了笑容,毕竟比起周铭,他们这个团队能做到毫无保留听指挥才是最难的,虽然罗宾逊知道这些家伙只是嘴上这么一说,但总还是要做出样子来的。

  银行家们见罗宾逊脸色缓和了,马上着急问道:“那么内特,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随着这个问题,所有银行家都一致看向罗宾逊,显然他们都很关心。

  面对这些人的关注,罗宾逊却有些好笑:“我不明白,你们怎么会问出这个问题,还是你们只有七秒钟的记忆,已经忘记了我们操纵第三市场抛售金条的目的了。”

  这些银行家都不由脸色一红,他们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该迷茫的,因为他们原本的目的就是继续让泰铢贬值,倒逼泰国放弃固定汇率改为浮动汇率,怎么现在目的真达到了,他们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呢?

  “内特你知道的,现在的形势和我们预想的并不一样,是那个周铭在掌握主动,不是我们,所以我们原本的很多计划未必能实现……”

  银行家们要给罗宾逊解释,不过罗宾逊却抬手打断了他们的话:“这没什么不一样的,我们原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好了,不要因为这个事情是周铭帮我们促成的就改变了我们自己的布局,那是不应该的。”

  罗宾逊这话无疑是给银行家们吃了一颗定心丸,他们这才放心自己原本的布局不会因此白费了。

  但银行家们却想到了另一点:“那么那个周铭那边呢?我们是不是应该要做点什么,毕竟现在的局面是他主动造成的,我们可不能让他再破坏了。”

  罗宾逊对此则露出了神秘的笑容:“我反而觉得这不重要了,我们还是什么都不用去做,自然会有人帮我们去找周铭……或者说去找那些支持改变泰铢固定汇率的人的麻烦,你们放心。”

  见这些银行家们还没反应过来,罗宾逊就又补充道:“周铭真是太自大对泰国的了解太浅显了,他难道真觉得这偌大的泰国就只有国王马拉九世和财政部长林国栋吗?”

  经罗宾逊这么提醒,这些银行家们才纷纷反应过来,他们都笑着表示是自己疏忽了,现在周铭和林国栋事情做的那么高调,肯定会有人来收拾他们的。

  事实也就是这样,当林国栋在财政部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同时,在曼谷北部的一座庄园里,另一批人也在召开着另一个会议。

  “先生们,在这里我要告诉大家一个十分不幸的消息,现在财政部林国栋那个家伙召开新闻发布会说要取消过去一直实行的和美元挂钩的固定汇率,变成浮动汇率。”

  随着开场这个消息抛出,一下让整个房间都炸了锅。

  “什么?这个林国栋他是想要干什么,我们不是已经告诉过他不能这么做,可他为什么还要这么一意孤行,他以为他一个财政部长就很了不起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当初林国栋和我们商量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人根本不可靠,他所谓和我们商量只是个借口,其实他早已经有了打算,他们这样分明就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我知道这个事情其实是马拉九世国王和一个叫周铭的华夏人弄出来的,不用想他们肯定是有阴谋的,他们想出卖我的利益保存自己,这个世界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他是国王很了不起,但以为我们就是他可以随便宰割了鱼肉了吗?这太过分了!”

  “我们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谁都知道变汇率政策会带来怎样的影响,泰铢一定会贬值,我们必须早做好准备,也不能放过他们……”

  这些人歇斯底里的在叫嚣着,一个个的愤怒几乎都要房顶给掀了。

  为首那人抬手示意大家安静,他最后说:“看来大家对这个事情都有了一致的看法,那么接下来我想我也不需要多说什么了,我们就得给他们一点教训!”

  啊!

  其他人都振臂欢呼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