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还是周铭第一次见派出所,毕竟周铭上辈子也就是个浑浑噩噩过一辈子的屌丝青年,不会也没那个胆子去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所以除了更新户口本和办身份证,周铭就基本没和派出所打过任何交道的。

  这个滨江派出所作为浦东新区核心地带的派出所,建设是很好的,据说所长还高配到了副县级,正门进去可以看到一栋比较气派的行政大楼,周铭父母就在这里。

  周铭跟着警官进去大楼,上到二楼的接待室里总算见到了父母,他们二老就坐在椅子上,一位警官正和他们聊着什么。

  “爸妈。”周铭之前不是没有想过自己见到父母会说什么,但现在真的见到了,周铭觉得自己不管什么时候在他们二老面前始终都还是孩子。而且自己出去那么多年了,上次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还匆匆一面都没见到,现在终于见到,周铭出了一声爸妈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周铭的父母周国平和王凤琴听到周铭的声音都愣了一下,然后见真是儿子回来了,都很高兴的站起来了,不过二老随后又想到自己这是在派出所里,这么大年纪了还要自己儿子来接自己,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周铭当然明白父母现在复杂的心情,上前抱住二老:“爸妈对不起,都是我这么长时间不在家,让你受委屈了,是我不孝。”

  “这怎么能是你不孝……周铭你怎么哭啦?周铭不哭,都是爸爸妈妈不好,是我们不懂才被人给骗啦,你不要自责,而且你看我们在这里也并没有受到任何委屈,我们都很好的,你看呀……”王凤琴着急的安慰周铭说。

  其实周铭也是真的很想哭,不仅是因为一辈子老实巴交的父母居然会进局子,更是想起了自己前世的时候,自己总是一年到头的漂泊在外,甚至有好几年连过年都没回家,都是留妈妈一个人在家。更是自己粗心也嫌母亲唠叨,也是一两个月都不给家里打电话。

  要是自己常年在外有什么成就都还好,偏偏自己庸庸碌碌一辈子,到最后也没什么成就。

  自己原本重生以来就是想父母能过上好日子,也的确因为自己有钱,把父亲救回来了,但却因为自己的关系让二老进了派出所,自己怎么能不自责?

  苏涵也哭了,不仅是因为周铭的关系,同时周铭不在国内这些年,一直都是她在代替周铭照顾二老的。

  张雷那边苏涵很多时候会顾不上,但是对于周铭父母,苏涵就算再忙,每个礼拜也至少都会抽一天时间回来陪他们,给他们做饭陪他们说话的。

  因此她也是把周国平和王凤琴夫妇当成自己父母了的,现在看到二老这样,她的鼻子怎能不酸呢?

  不过周铭很快回神回来,摇头告诉父母自己并没有什么。

  周铭左右打量着二老,发现他们果然和苏涵说的一样,虽然有点因为进了派出所的自责和尴尬,但总的来说气色和精神状态都还是很不错的,只是在派出所里住了几天,并没有受到任何委屈。

  “爸妈,不管发生了什么,现在我回来了,没人可以欺负你们,没人可以欺负我们家!”周铭说。

  “看来我们家周铭是真的长大了,知道保护我们了,老周看来你真的可以下岗啦!”

  王凤琴很高兴的说着,顺便还揶揄了周国平一句,紧接着她看到了苏涵,眼睛一下亮了:“小涵也来啦!我就说这么重要的事情小涵怎么能不来嘛。”

  苏涵主动上前叫了一声阿姨好,王凤琴很高兴的点点头,随后瞪了周铭一眼说:“周铭我可是知道你在外面不怎么安生,那些我不管,我告诉你,我和你爸在家这几年,都是小涵在照顾家里,小涵这姑娘这么漂亮乖巧懂事,你要敢辜负她,我可不放过你!”

  老妈这突如其来的一通质问让周铭很尴尬,不过说起来自己的确对不住小涵,但是凯特琳林慕晴和唐然她们,自己又对得住哪个呢?

  所以有时候周铭还是很羡慕古代那些三妻四妾的,怎么就能处理的那么好呢?

  还是小涵主动说道:“阿姨没关系的,周铭他对我很好,现在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周铭马上跟着小涵说道:“是啊妈,这毕竟是派出所,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的好。”

  王凤琴白了周铭一眼,然后拉着苏涵的手说:“小涵你不要太惯着他了,如果这小子有什么欺负你的,你就尽管和我说,看我不好好教训他!”

  说到最后王凤琴还回头瞪了周铭一眼。

  这让周铭很无奈,自己老妈这心也是够宽的,这还没从派出所走出去呢,就开始惦记着教训自己,惦记着儿媳妇的事情了。

  周铭随后对派出所的警官们道谢以后,就跟着自己父母离开了这里。

  “周铭你和小涵什么时候领证结婚啊?你和小涵可都已经不小啦,是该要个孩子了,你可不能拖着人家女孩,你知道女孩年纪大了生孩子会有危险的……”

  到了车上,一路就和苏涵聊天的王凤琴又想起了什么对前排副驾驶的周铭说道。

  这个问题让周铭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连苏涵听到这个也都是俏脸红扑扑的,很害羞。

  不过苏涵思虑再三,还是说道:“阿姨,要不还是说说您和叔叔的事情吧?”

  王凤琴第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我们有什么事情?小涵你可别帮着周铭说话,我这可是在帮你呀!”

  “妈,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小涵是想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和我爸会进了派出所啊?我们知道的消息是金融犯罪,但据我所知你们好像并不懂这个吧?”周铭询问道,事实这也是周铭见到父母以后最想问的问题,之前老妈一直在关心自己和小涵的终身大事和传宗接代的大事,自己才没空问,现在苏涵提出来了,周铭赶紧解释。

  “这个事情呀,那还不得问你爸了。”王凤琴说。

  周国平当时就虎目一瞪:“这怎么又怪上我了呢?明明就是你想占那个小便宜啊,我还告诉你了不要做,可你就是不听啊!”

  王凤琴不干了:“怎么又是我不听了?要不是你非要过来江南这边,我们怎么会碰到这种事?还不都是你那些什么鬼亲戚动的手脚……”

  周铭无奈又感到很怀念,自己父母就是这样,一辈子吵吵闹闹的,外人不明白,但周铭却知道自己父母的感情很深的,上辈子自从父亲很早去世以后,自己母亲半辈子都是闷闷不乐的。

  如果不是因为重生,自己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听到父母这样吵闹了,甚至周铭都已经快忘了重生前上一次听到父母吵闹是在多久以前了。

  不过怀念归怀念,周铭还是准确的抓到了父母话语中的重点。

  “亲戚?爸妈,是我们家在江南这边的亲戚吗?这又是怎么回事?”周铭问。

  “还不都是你爸那边的亲戚!”王凤琴说。

  随后王凤琴就把事情给周铭说了一遍,不得不说老妈还是那么唠叨,三句两句就离不开要埋怨老爸,不过也总算是让周铭把整个事情的脉络给梳理清楚了。

  其实整件事情说起来也不复杂,就是他们周家并不是土生土长的临阳人,而是从江南这边跟着760厂迁过去的,因为解放以后国家贫弱,同时国际局势又很紧张,国家害怕沿海工业遭到打击,就把很多工厂都迁到了内地,不说藏在深山老林里,但至少也要是一个不那么容易被发现的地方。

  这个事情在当时是一件很普遍的事情,支援国家建设和工业大发展嘛,国内几乎每个内陆省份都有几个或者十几个从沿海迁过来的工厂。

  而这些工厂为了方便隐藏,也都改了名字,统一用数字代替,这就是760厂的由来。

  周铭的父母就是从江南迁去的临阳,当然由于周国平和王凤琴跟着他们的父母过来临阳的时候还很小,因此他们融入临阳还算是比较好的。

  不过人总讲究个落叶归根,爷爷去世的时候就心心念念的想要会老家,而父亲受到爷爷的影响自然也很想回老家。之前由于家里穷,他们也天天都要上班,要知道这年头可没什么双休日和国庆黄金周这样的假期,所以父亲就没时间也没那个精力去想那些。

  但现在随着周铭把娃娃笑集团搞起来,随着周铭赚了钱,苏涵当了董事长也不愿他们二老还像过去那样在车间劳碌,车间里的人也不敢让他们劳碌了。

  他们二老忙碌了半辈子,现在突然闲下来了,就感觉有点空虚,于是老爸就又想起了周铭爷爷的遗志,想起了家里还在江南这边的亲戚。

  于是老爸就开始翻爷爷留下的那些老通讯录。

  说起这个周铭也是佩服自己老爸,要知道爷爷从那边迁过来的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至少得三十多年前了吧?那个年代就算在江南滨海那个富裕地方,电话也是个稀罕物件,基本都是机关单位办公室才有配备的,各个地方的联络更多的还是要靠写信。

  可爷爷去世都有十多年了,就算改革开放才刚刚起步,但江南这边原本就发展的很快,很多地址早就找不到了,电话号码就更不要说了,打过去全是机关单位,人家近几年来进来上班的人,怎么可能认识三十多年前的人,而且你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人家更不可能帮你去找了。

  但就算是这样,老爸仍然也没放弃,他就靠着爷爷留下的这些十多年前的东西,愣是联络上了江南这边的亲戚。

  老爸很高兴,据老妈说老爸联络上那天还特意喝了点酒的。

  可那时老板并不知道,他好不容易联络上了亲戚,却并不是什么好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