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周铭苏涵和父母都早早的起了床,知道今天要去周家大宅院给大爷爷祝寿,不过有了昨天的事情,周铭和父母都不想早早的去看那些周家人的白眼,况且他们在周家也的确不认识什么人。

  周铭最终带着父母去到了东林最著名的南禅寺去逛了逛,烧香拜了佛,也买了点纪念品。

  到了临近中午的时候,他们才开车去到了西林路,旁边找了个停车位停好了车,周铭苏涵和父母都是走路过去的。

  不得不说,这里不愧是周巷的核心街道,尽管周家可能有些没落了,但今天随着周家老爷子办八十大寿,也让这条西林街上也热闹了许多,至少这街上的人流比昨天傍晚来的时候要多了很多,甚至有点赶大集的味道了。

  “周铭你看昨天你大伯和婶娘都不太好,但这周家还是很了不起的。”周国平对周铭说。

  周铭想说什么,但这时就听旁边传来滴滴的喇叭声,然后一辆桑塔纳停在了周铭身旁,然后车窗摇下来,一个尖嘴猴腮的人探出头来说:“你们就是从临阳过来的土鳖吧?怎么连辆车都没有,就这么走着来呀?看到这辆走遍天下都不怕的桑塔纳没有,对我们来说就是很普通的交通工具!”

  他嘲讽了一句,也不管周铭和周国平的反应,就摇上车窗开走了,在启动前还特意轰了几脚油门,带出很多尾气。

  这让老妈王凤琴很恼火:“老周你看看这就是你们老周家的人,都是什么人啊?你想认祖归宗,但他们周家根本就不领情好吗!”

  老爸周国平低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周铭则劝道:“妈你不要和那种人怄气,会有老天收拾他的。”

  西林路并不长,周铭和父母很快到了周家大宅院门口,就见刚才那辆桑塔纳正在被赶走,因为门口不能停车。

  周铭上前冲他说:“朋友,这西林路上可没有停车场,你要么原路滚回去,要么就去前面的公厕那里停车,不过说老实话,那里倒是挺适合你的气质。”

  那人突然间周铭过来嘲讽,气的他当场要跳起来,不过他还在车里,当时就“Duang”的一下撞到了头,疼的龇牙咧嘴,如同一只气急败坏的猴子,倒是让周铭和父母都很开心。

  周铭也觉得这个家伙也不容易,就对他说:“朋友,你还是先把车开走吧,要不然真把周家人惹急眼了,把车给你拖走就不好玩了。”

  那人面对周铭这样的讥讽,气得抓耳挠腮,但却完全说不出个一二三来。

  周铭也懒得理他,带着父母走向大宅院,不过才到了门口就被拦下来了。

  拦下周铭的是门口请来的临时保安,不过昨天周铭见到的那个胖婶娘钱丽珠就站在后面,显然这就是她授意的。

  钱丽珠也不躲藏,很大方的走上来说:“很抱歉,你们不能走正门!”

  “为什么?难道今天大爷爷八十大寿,我和爸妈来给大爷爷祝寿也不行了吗?”周铭问。

  “这当然可以,我也没有不让你们来,我只是说你们不能走正门而已!”

  钱丽珠说着随手指了旁边的侧门说:“毕竟咱们周家在东林市也算是颇有些规模的家族了,这正门都是用来接待贵客的,怎么能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走的呢?就你们这样的身份,给你们侧门都是抬举你们,没给你们开个狗洞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

  “你这人是怎么说话的?有没有一点礼貌了……”

  老妈王凤琴很恼火的说,还要上去和钱丽珠理论,给老爸周国平拉住了。

  “礼貌?就你们这样的乡巴佬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谈什么礼貌,真是搞笑了!”钱丽珠很不屑的说。

  老妈王凤琴会气恼,是因为她昨天没见识过这个钱丽珠的嘴脸,而周铭和周国平则都已经见惯不怪了。

  周铭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然后就带着父母通过侧门进了周家大宅院。

  见周铭他们这么配合,这让钱丽珠感觉很好,原本他放着几个保安在门口,就是准备故意刁难周铭他们,等着发生冲突好做点什么的。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这些家伙也并没有那么好的勇气嘛!

  但紧接着钱丽珠就瞪大了眼睛惊叫道:“娘了个搓比!你们这些乡巴佬在干什么?”

  就在钱丽珠身后,周铭让张林过去把大宅院的大门给关上,并且还加了一把锁。

  面对气急败坏过来的钱丽珠,周铭一脸无辜的说:“这不是婶娘你刚才说的吗?反正这大门你们也没打算用,那我就帮你把他锁上了咯!”

  “娘了个搓比!你他吗的是在找事!你们快点去把这些捣乱的家伙都给我轰出去!”

  钱丽珠指挥着门口叫来的临时保安,看着保安们行动起来,钱丽珠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容:“乡巴佬就是乡巴佬,这点气就沉不住了吗?我不怕告诉你们我就是故意的,就是不想你们进来的,而且现在我有充足的理由这么做,我告诉你们,这些保安都是我们从长街请来的打手,你们最好老实一点,他们下手可没轻重……我曹?”

  前一秒钱丽珠还是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但紧接着她就懵逼了,因为就在她面前,那几个被她吹上了天的保安在周铭面前瑟瑟发抖,满头大汗紧张得要命,似乎看到了什么很可怕的东西一样,一步也不敢向前。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没听到我的话吗?我叫你们去把这些乡巴佬轰出去啊!”钱丽珠又尖叫着说道。

  不过面对钱丽珠的尖叫,那几个保安却仿佛石化了一般仍然一步不敢动弹,死死盯着挡在周铭面前的张林。

  周铭告诉钱丽珠说:“这恰好证明了婶娘你尽管人品不行,但请来的人还是有点本事的,至少能看出我林哥是很危险的人物,是真的可以要了他们的命的。”

  “什么?你身边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物?”

  钱丽珠有点惊慌失措,但她随后又想到了另外一点:“那你带着这样的人进来周家干什么,你有什么企图和目的,是不是想要对阿公对周家有什么不利,你这个该死的盖子……”

  “钱丽珠你给我闭嘴!”

  不等钱丽珠说完,就听一声嘶喊传来,是今天的寿星也是周铭的大爷爷周飞义,周飞义杵着手杖,一步步朝这边走着。

  钱丽珠反应过来又说道:“阿公你来了,你看看这些乡巴佬他们在做什么……”

  “我说够了!钱丽珠你现在就给我闭嘴!”周飞义说话间还使劲杵着手杖,可想而知他现在是有多恼火。

  钱丽珠似乎也没想到周飞义会发这么大火,一下子愣在那里了。

  周飞义随后转身对周国平说:“国平,刚才的事情我代表周家向你们道歉,钱丽珠那样做太过分了,但不管怎么说,今天都是我八十大寿,周家大门不可能不开,还请你给大伯一个面子。”

  周国平没有先答应,而是转头询问周铭意见,周飞义这下也看出来了,他又对周铭说:“周铭我知道你是个很要强的人,今天也的确是我们周家不地道,大爷爷给你道歉。”

  周铭叹了口气说:“大爷爷您不用这样,这件事和您没有任何关系,我也没有生你的气,而且既然大爷爷您都开了口,我当然会照做。”

  周铭说着给张林使了个颜色,然后张林才过去把大门给打开了。

  “好了,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大家都散了吧。”

  周飞义挥挥手示意那些保安都出去,然后又说:“钱丽珠你去后厨帮帮忙吧。”

  钱丽珠眼皮一翻:“后厨那是我该去的地方吗?让那些乡巴佬去啊,昨天他们不是在厨房做的好好的吗?要我看他们就是煮饭烧菜的命!”

  周铭呵呵一笑:“想要吃我妈和小涵烧的菜,怕是你没这个面子哦!”

  钱丽珠很不屑的说:“噢哟!一个没教养的乡巴佬还牛气起来了,告诉你就你们做的那些个猪食,老娘我还没兴趣吃……”

  周飞义再一次用力的杵着手杖,十分用力的嘶喊道:“钱丽珠,你是没听到我的话吗?我让你去后厨帮忙,你是不是不听我的话,是不是非要和我作对,是不是要阿公死在这里你才甘心?”

  “好了我知道了,阿公你别那么激动了,我这就走就是了。”

  钱丽珠很不耐烦的说,然后摇晃着那一身肥肉就走了,不过在走之前还警告周铭了一句:“你这个小乡巴佬,我告诉你这个事情咱们没完!”

  “快给我滚!你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周飞义用力的说,似乎这一句话就耗尽了他全身的精力一般,说完了在一个劲的大喘气。

  周铭和苏涵上前给周飞义顺气,让他不要那么激动。

  周飞义摆摆手说:“我不要紧的,现在是你们,我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你们今天能来给我祝寿我很高兴,你们的这份心我领了,但是这个寿宴你们就不要参加了,快走吧,回去临阳,你们放心,你们那一份拆迁款,等下来了以后我会汇给你们的!”

  “大爷爷您误会了,我们真不是为了什么拆迁款来的,而且我们现在也并不缺这点钱。”周铭说,“今天是我们来给大爷爷您祝寿的……”

  周飞义打断周铭的话说:“你们不懂,今天这个寿宴就是针对你们来的,所以你们现在能走就赶快走吧……”

  “走?那是说走就能走的吗?”门口传来了声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