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界大亨 第三百五十二章 硬吃

小说:重生之商界大亨 作者:方片2 更新时间:2018-12-17 00:36: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鞠躬感谢“风神羽少”的月票支持!)

  周铭主动邀请麦青南迪他们在郑王庙谈判这个事情并不大,甚至在周铭的刻意要求下还显得十分低调,但却仍然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毕竟这些世界投机商都知道泰国现在的情况是整个东南亚金融风暴的起点。

  由于取消了泰铢的固定汇率让泰铢疯狂贬值,直接让泰国本地的财阀家族们都炸了锅,他们马上联合起来,甚至还和罗宾逊他们合作了,目的就是要报复,这也让泰国的局势更混乱了,现在周铭突然向他们发出了谈判邀请函,这怎么能不引人注目?

  这场会面尽管没有出现在任何媒体的报道里,但却让原本躁动的局势从前一天晚上开始就诡异的平静下来。

  原本按照各大证券公司以及之前市场行情的分析,在美国外汇市场开市以后,泰铢会持续保持暴跌的态势,然而现实却是从纽约市场开市以后,泰铢维持了一个诡异的平静。泰铢尽管还在下跌,但也只是万分之几的微小幅度,相比几个小时前百分之十二十的暴跌,可以说是忽略不计了。

  造成这样的原因是泰铢的交易额突然爆减了,根据市场情况来看,是所有大投资机构都几乎同一时间停止了泰铢交易,只剩下了一些散户,少了交易主力军,泰铢行情理所当然要平静了。

  “不得不说,周铭还是那个周铭,虽然只是不声张的一件小事,却仍然影响了全世界!”

  在纽约曼哈顿的新哈特福德庄园里,老摩根照常在和其他几个老朋友在通着电话,对他们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也是泰国,所以当他们聊起泰国现在情况的时候,旁听的伯亚忍不住的发出了感慨。

  对于伯亚的本事,老摩根的这些朋友都还是很服的,现在听他突然这么说,立即引起了其他人的好奇心。

  “伯亚听你的感慨,你似乎对那个周铭很有信心?你觉得他能说服那些泰国家族,让他们放下争执?”有人通过电话问道。

  得到了老摩根的首肯,伯亚拿起电话说:“我没有办法不对周铭有信心,或许在你们看来他这么直接邀约这些泰国家族代表谈判,是一种很赌博的行为,但是在我看来,他却是非常聪明的。”

  “之所以认为赌博,无非是觉得那些泰国家族在这次泰铢汇率所引起的贬值中损失惨重,觉得他们和周铭之间有没办法解决的矛盾,但我认为周铭非常聪明,是因为他还握有一张可以解决这个死结,甚至运用得当还能扭转他们看法的底牌。”伯亚说到这顿了一下,“就是泰国严重的债务负担。”

  听了伯亚这番话所有人才恍然明白过来:“货币贬值有利于清偿债务,还有利于刺激产业重组,并不完全是糟糕的!”

  伯亚接着说道:“而以我对那个周铭的了解,他是一个随机应变能力非常强的人,并且对机会有很强的把握能力,做出了决定就不会动摇,那么现在他又握着这样的底牌,恐怕我们乐观一点,是他能说服那些泰国人,悲观一点是他能借这个机会达成合作。”

  伯亚的话引来一片惊呼,所有人都表示不可思议,他们都不相信周铭能做到这样,这太夸张了,还有人甚至提到伯亚你是不是败给了周铭才这么吹周铭啊?伯亚对此只能冷笑着表示你们太不了解周铭了。

  “事情还是要先做好最糟糕的打算。”

  最后还是老摩根摆手结束了无意义的争执,他随后问伯亚:“那你觉得接下来会怎样?”

  伯亚仔细想了想:“我觉得通过这次罗宾逊应该能明白想要依靠投机取巧是不可能打败周铭了,还是凭实力硬吃最靠谱。”

  ……

  与此同时在曼谷的庄园里,罗宾逊和其他银行家们也在等待着郑王庙那边的消息,只是相比伯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谨慎眼光,他们还是有些虚浮。

  “内特,我们真的还要等那边的确切消息吗?我觉得我们更应该趁现在多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才对!你可知道从昨天晚上开始,各大机构对泰铢的交易都已经暂停了,显然他们都在观望,我们就是应该趁着这个时候先进场布局,这样才能抢占先机!”

  “我完全同意这样的看法,我承认那个周铭是很厉害,但他终归只是个普通人,我已经把他想的很厉害了,就像内特你之前分析的那样,他今天最多就只是进行一些试探,其他更多的事情,他也不可能做的出来了。”

  面对这些银行家们左一句右一句的分析,罗宾逊坐在那里虽然脸色没有任何变化,但他心里还是很倾向他们的。

  毕竟之前他就已经对今天周铭那边的谈判做过很细致的分析了,他相信自己已经很正视那个周铭,肯定他的本事了,更何况现在更重要的外汇市场也已经让出了空位,正是他们进场的好时机,要是错过就太可惜了。

  这要换成是其他人肯定就这么做了,但罗宾逊还是罗宾逊,他能成为这些银行家的领导者是有他的本事,所以最后他强压下了自己的冲动。

  “不着急,我们还是先等那边的消息吧,我有预感应该就快了。”罗宾逊说。

  罗宾逊就如同先知一般,这边他的话音才落,房间里他们的电话就急急响了起来,罗宾逊很快接通,那边的声音很快响起:“不好啦!那边打起来啦!”

  罗宾逊和所有银行家们听到这个消息当时就都愣住了,他们当然想过可能反馈回来的任何消息,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谈好就谈好了,谈崩就谈崩了,没有结果就没有结果,打起来是什么鬼?

  “难道是那个周铭和他们谈崩了,或者是周铭惹恼了那些泰国人,所以那些泰国人动手了吗?”有人猜测。

  “不是这样的先生!”电话那头急忙解释道,“是麦青和南迪他们打起来啦!”

  “什么?怎么会这样的?究竟发生什么事了?”罗宾逊当即不淡定了,他炮语连珠的问。

  那边这才回答道:“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只听说是那个周铭戳穿了我们支持南迪和麦青的事实,并且还说南迪其实是在利用麦青,然后麦青可能是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和利用,所以才和南迪打起来了。然后麦青和南迪就被一起赶出了郑王庙。”

  得到这个答案,这边所有银行家们当时就想骂一句“WTF”,这特么都是什么狗屁玩意?

  也有人直接骂出了声:“麦青和南迪他们两个是猪吗?居然会在这种时候因为这种无聊的事情打架,然后被赶出来?他们还能再蠢一点吗?”

  不过罗宾逊却皱起了眉头,相比其他银行家们的激动,他还是很冷静的询问了一些细节。

  那边也才一点点告诉了罗宾逊,罗宾逊听完才重重的敲了桌子:“我还是失算了!没想到周铭那个家伙居然还藏着这么一手!”

  这一次这些银行家们也都沉默了,他们都听到了那边的答案,没想到周铭在谈判中抛出了债务这个大杀器,直接扭转了那些泰国人的心态,让他们相信周铭真是帮他们的,当然比起这个,麦青和南迪他们打起来被赶出去还是很让人难以置信的。

  “内特,谁也不会想到那个周铭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居然能拿出这些债务来说事,说的好像利用货币贬值来清偿债务是对那些泰国人多大的帮助一样。”

  “现在他们既然把这个事情挑开了,那我们也必须要有所准备啦,因为我们手上都还有很多泰国的债券,很显然他们一定会听信周铭那无耻的话,利用贬值以后的泰铢偿还债券,我们是不能接受的!”

  这些银行家们你一言他一语的说着,显然都有些慌了,说到最后他们都看向罗宾逊,就等着他拿主意了。

  面对这些殷切的目光,罗宾逊重重的点了点头:“是啊!我们必须要有所动作了,不仅要有动作,我们还必须要有大动作和决心!”

  这些银行家们当即表示:“内特你说吧,该怎么做我们都会支持你的!”

  罗宾逊看了一眼时间:“现在的时间是上午十一点,我们还有一个下午的时间可以布局,从下午休市前的最后半个小时开始,我们要全力抛售所有泰国的权重股!”

  所有银行家们听到罗宾逊这话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表示很不可思议。

  “内特,我们真的要这样吗?”有人愣愣的问,似乎有点不敢相信。

  罗宾逊则很肯定的说:“必须要这样……或者说本来早就该这样了的!从一开始我们就不应该想着能省力,能通过少投入的办法就拿下泰国,任何战争都应该是要短兵相接的,金融战也不例外!”

  “各位你们要明白,现在我们已经没了选择,要么我们就投入所有拼这最后一把,要么我们就灰溜溜的滚出泰国!”

  罗宾逊最后说道:“现在既然那个周铭告诉了我们他的本事,那么我们就用我们最强力的一击来回应他吧!我们不需要任何胡里花哨的技巧,就凭我们的资本优势硬吃掉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