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要去哪?

  东林市会江区委书记黄志成进来大宅院以后只是微笑向周黄俊点点头,然后就直奔周铭所在的小厢房过来了,并主动和周铭先生握手问好。

  大宅院里不管是周黄民钱丽珠这些大周家人,还是坐在院子里的小周家人,又或者是其他宾客,他们所有人的脸色都很尴尬,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

  这尼玛叫什么回事呀?他们刚刚才吹了港城和外国人,结果戴廷伟和乔布斯就过去小厢房了,然后他们又吹了区委书记黄志成说组织关系最硬,结果黄志成也过去了,那个小厢房难道是什么龙兴圣地吗?要不然他们怎么都那么喜欢往那里钻呢?

  再看看周黄民身旁,还好,最起码公安副局长和派出所长他们都还在,看来他们也并不是一无是处……或许?

  可紧接着,会江公安的李副局长,天光实业的赵经理到,国民证券的刘经理和西林供销社的钱经理他们也终于反应了过来,然后马上一个个如同躲避瘟疫一样的离开了正堂,屁颠颠的来到了小厢房那边,脸上笑得那个灿烂就像花一样向周铭问好。

  这让周黄民钱丽珠他们这些大周家人感到很受伤,甚至感到隐隐有点心绞痛了。

  门口的司仪似乎并没有察觉大宅院里的情况,相反他还越来越激动了,又一个个通报起来:“华阴村总经理孙阳到!东林建业集团董事长到!东林太湖集团董事长到!东林……”

  随着司仪的一声声通报,孙阳带着一群人气宇轩昂的走了进来,院子里所有人立刻瞪直了眼睛,下意识的退到旁边给他们让出了一条路。

  开玩笑,他们是真的被吓到了,不像之前周黄民他们请来的人,很多都还需要旁边的人提醒他们才想起来,这些人都是和区委书记黄志成一样家喻户晓的大人物,每天报纸电视里都能提到的。

  别的不说,就单说领头那位孙阳大少,他可是天下第一村的少东家,他的父亲曾经辞去了市委书记的职务不做,非要回去带头搞村办企业,结果就搞出一个天下第一村,让他们和整个村子都腰缠万贯,听说他们还是江东大帝孙权的后人,怎么能不厉害。

  还有他身后跟着的那些集团老总,也都是东林市效益最好,是所有人削尖了脑袋都想进去上班的好单位。

  就这些人,任何一个认识了都能让人飞黄腾达,现在居然一起来了?

  周黄民和钱丽珠他们脸上的肥肉都在不断的抽搐,刚才他们还说这个社会最重要的就是人脉,自己拼死拼活才请来这些人,想要撑场面,可结果看看人家?哪一个不甩自己几条街,太打脸了!

  钱丽珠恨得牙痒痒:“那些狗日的乡巴佬,他们肯定是故意的,我们不能就这么看着,黄民你过去喊那些人过来大堂里,毕竟那边小厢房太小了,而且我们也能混个脸熟。”

  什么?

  周黄民瞪着眼睛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自己现在过去叫什么事?

  “那些乡巴佬他们明明早就认识这些大人物,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们,他们分明就是想看着我们出丑,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去挖墙角?他们肯定是仗着我们周家的身份才请到的,那些大人物都是有身份的,小厢房那边太小太脏,只有正堂这边才更适合他们的身份!”钱丽珠表情狰狞的对他说。

  “我明白了,他们既然不仁,就不要怪我们不义!”

  周黄民鼓起勇气朝小厢房那边走去,然后堆出最灿烂的笑脸说:“各位领导,这边小厢房不适合您的身份,还是请您到那边正堂里去吧。”

  也的确小厢房这边太小,只有区委书记黄志成公安局长赵建国和孙阳他们几个身份特别的人物能坐进去,其他人都是站在门外的。

  然而就是这样,那些人头也不回的摆手对他说:“你不用招呼我们了,我们就站在这里就好了,只要站在周铭先生这里。”

  周黄民顿时尴尬了,他觉得自己就像个暴露在聚光灯下的可怜小丑,整个人都臊起来了。

  自己这是在干什么?专程找过来打脸的吗?

  钱丽珠也当场揪掉了自己的头发,她完全想不通那些乡巴佬不是从临阳过来的吗?怎么就能认识这些人,并且还能让这些人就认他,是这个世界疯了吗?

  “不可能,这一定是做梦!”钱丽珠嘴里喃喃的说,显然有点崩溃了。

  不过钱丽珠突然想起了什么,她又跳出来指着周铭说:“你们这些乡巴佬,我们都给阿公准备了那么好的寿礼,你们居然是空着手来的,你们太不像话了!”

  周铭笑了笑说:“胖婶娘你不要着急嘛,刚才不是说人脉吗?我联系为大爷爷祝寿的人都还没有来齐,我还不适合拿出我的寿礼,毕竟流程要先走完嘛!”

  “什么不适合,我看你压根就没有准备,而且现在连区委书记都来了,你还能有什么人脉?他们还不都是看在我们周家的面子上才来的,你真以为是你自己的功劳吗?你打着我们周家的旗号在外面招摇撞骗,你要是还有更厉害的人脉我就去吃屎!”

  钱丽珠冲着周铭尖叫道,她见周铭这边没什么反应,便洋洋得意道:“怎么样怕了吗?”

  周铭对此无奈的摇摇头:“这周家是怎么了,居然有人会喜欢吃这个东西。”

  宅院里所有人对周铭这话都摸不着头脑,不过经历了刚才的事情,也没谁敢出声反驳他。

  突然门口司仪飙了一段谁也没听懂的英文,只听到了最后一句“please”。

  然后就见几位蓝眼高鼻的外国人先后走了进来,同时司仪大声通报道:“英国驻滨海总领事罗思德先生,比利时驻滨海总领事司马台先生到,新加坡驻滨海总领事李守毅先生,奥地利驻滨海总领事吴蓓娜女士,泰王国驻滨海总领事陈佳丽女士到!”

  司仪通报的声音可以明显听出有些发颤了,不过谁也没空注意,或者说就算有人注意到也不会说什么,因为就是他们也都激动到浑身发抖。

  大宅院内所有人脑子嗡的一下就懵逼了,谁都没想到这些人居然会来。

  这些人是谁?他们都是外国的外交官啊,他们的身份往往就是代表了一个国家,难道他们也是来给周老爷子祝寿的吗?尽管不是大使,但这些总领事出面,也算是国礼了好吗?

  这些总领事们先来到正堂门前,用十分标准的普通话向里面的周飞义老爷子作揖祝寿,然后才都来到了小厢房那边向周铭问好。

  周黄民钱丽珠他们简直要疯了,这个局面让他们根本看不懂。

  这些外国的外交官们……他们也是周铭请来的?

  如果说之前区委书记他们到场还可以勉强用周家和周飞义过去的面子解释,那现在这些外交官是怎么回事?他们周家面子可没那么大。

  不光是周黄民钱丽珠他们这些大周家人要疯,就连宅院里这些小周家人还有其他宾客也都要疯,他们什么时候见过有人的寿宴上能请来其他国家外交官的?能请来当地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已经很有面子了好吗!现在这他吗都算得上是小半个国宴了吧?

  当所有人被这些外交官们的突然入场震惊得脑子一片空白的时候,周铭突然发难了。

  “刚才是谁说自己要吃屎来着?”周铭大声道。

  所有人的目光立即都看向了钱丽珠,所有人都才想起刚才就是她说了要是周铭能请来更厉害的人,她就去吃屎的。

  那么现在,这些外交官的到来,明显让这个宴会的档次提升了很多,那么……

  钱丽珠浑身的肥肉在颤抖,牙齿也在不停的打颤。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这些乡巴佬凭什么能请来这些人,他们肯定是故意来羞辱我们的,他们简直坏到了骨子里!

  钱丽珠想到这里,又抬头起来尖叫道:“今天是阿公的寿宴,我们本来只是请了家里的人,还有一些交好的朋友,不是让你显摆的,谁让你请他们来的?你们都给我滚,我周家不欢迎你们,你们快从这里滚出去!”

  钱丽珠说的都有点语无伦次前言不搭后语了。

  现在都不用周铭再说,宅院里的周家人还有其他宾客以及门口外面围观的邻居都在不住的摇头:今天周铭能请来这些人,怎么看都是周家的荣耀,是很有面子的事情,怎么到她嘴里就这么十恶不赦呢?况且今天最先显摆炫耀的,不是你吗?现在又来指责周铭,这不要脸真是到一种境界了!

  周铭摇摇头懒得理这个疯女人的走出了小厢房。

  见周铭走出来,周黄民钱丽珠和周黄宁他们都下意识的后退了好几步,吓得腿脚都忍不住的在打颤。

  “你要干什么?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周黄民失声说着,语调都完全变形了。

  呵呵!

  周铭冷冷一笑:“我不干什么,我是来打假的。”

  打假?

  周铭这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没人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只有钱丽珠跳出来尖叫道:“你要干什么,这里没有假给你打,你快给我滚出去,我们周家不欢迎你们,黄民你他吗说句话啊,怎么能让这个小畜牲在这里为所欲……啊!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打我?”

  啪!

  这一巴掌打的清脆响亮,也让所有人都惊呆了,谁也没想到她居然会突然发难。

  打了钱丽珠这一巴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苏涵。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