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史丹利银行的董事长,我想告诉大家,从泰铢的固定汇率取消的那一刻开始,泰国政府已经抛弃了他们的市场,放弃了所有泰国人的产业,决定把所有泰国人的财富就这样丢给那些国际资本了。

  泰国政府面对现在的市场困局,他们根本已经无计可施了,取消泰铢的固定汇率只是第一步,也是很无奈的一步,因为泰国政府根本早就无力继续维持这个汇率了,不管是国际泰铢的实际汇率,还是期货金价以及市场金条的不正常,都证明了这一点。

  而接下来泰国所讲面对的就将是整个股市的崩盘!

  这是必然的,随着泰铢的贬值,资本大量的出逃,带动的必将是大量的公司倒闭,工厂没有资金开工,然后倒逼大银行无法收回一些债务,出现大量的坏账烂账,资金收紧进一步短缺。

  如果直接一点,我可以告诉大家,现在泰国所有的大银行大企业,他们的资产早就随着泰铢贬值了,你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抛掉他,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

  ……

  一则关于史丹利银行董事长的采访,悄然通过电波传到了每一部泰国的收音机里,李庆安和国王马拉九世自然也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然后他们立即找到了周铭。

  “这个史丹利银行是在开曼注册的境外银行,也是这一次在芭提雅的几大投机银行之一,和法国的旁波家族有很深的联系。我觉得这个时候这个银行董事长这么公然在收音机里说这些,肯定是别有用心的!”李庆安播放录音给周铭听,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周铭对此告诉他:“这可不是简单的别有用心,他分明就是在散布消息制造市场恐慌。”

  周铭想了想又说:“如果我的估计不错的话,看来他们要等不及动手了。”

  李庆安第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动什么手?”

  “当然是泰国股市了,虽然这位史丹利董事长的采访宣言并不可能造成什么决定性的事情,但却能影响市场制造恐慌,在他们接下来动手抛售的时候,保证市场就算不跟着抛售也会站在旁边观望。”周铭说。

  李庆安这才反应过来:“所以他这个采访就是一次宣言,表明他们要拿下泰国股市的决心了?”

  周铭点头表示:“他们的行动不是今天就是明天!”

  李庆安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在听到收音机里这个消息的时候不是没有想过这个结果,可却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这么快。

  这让李庆安有点慌乱:“那我们该怎么办?”

  周铭先拍拍李庆安的肩膀让他不要急,随后告诉他:“还记得你和马拉九世国王陛下是怎么决定的吗?不是打算动用外汇基金和王室基金等几大你们控股的基金,帮你下场搏杀吗?现在可得加点紧了。”

  李庆安听周铭这么说,立即像火烧屁股一般跳起来了,然后跑出去布置了。

  其实正如周铭所说,这些是他们早就商量好的,只是他们没想到罗宾逊那边的动作居然这么快,上午他们和其他泰国家族代表的谈判才结束,中午那边就抛出了这么个消息,这反应快的简直吓人好吗。

  要是其他人,李庆安可能还会存疑,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周铭的话对他早就比圣旨还要深信不疑了,所以周铭现在这么说,他再不相信也要马上行动起来了。

  后来事实也证明了周铭的预言,就在下午泰国股市闭市前最后半个小时交易时间,突然有人买进大量股指期货,不过由于只有短暂的半个小时,泰国股市还没来得及震荡就结束了。

  “这肯定是罗宾逊那些家伙的阴谋!”马拉九世国王十分笃定的说。

  随着史丹利银行董事长的那番采访讲话,还有泰国股市最后半小时的震荡,让马拉九世很不淡定的邀请周铭和李庆安都到了交易所的贵宾室里,从房间打开的窗户,正好能看到提示大屏上今天最后的交易数据。

  周铭站在窗边看着大屏上轮换显示的数据,好一会才回头道:“国王陛下,其实阴谋不阴谋的倒没什么区别,反正我们早就料到了他们会这么做,他们也并不掩饰自己的目的,甚至在中午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早早的发出了信号。”

  马拉九世不是不知道这一点,只是现在这样的结果还是让他很难接受。

  或许看起来对方只是简单吃进了一些股指期货,但谁都明白这不过是个开端,表示他们要打压泰国股市的决心,或者说他们通过打压泰国股市盈利,这也是最为必要的一步。

  那么接下来不用想,明天他们就该大量抛售权重股,制造更大的市场恐慌了,这才是让马拉九世最烦躁的。

  “比起股市上面的问题,我更关心你们跟其他家族的合作情况。”周铭说。

  面对这个问题,马拉九世显得更烦躁了:“那些目光短浅的蠢货,他们根本不相信或者他们不愿意相信对方会把事情做到这么大,他们觉得凭我们手上的资源,就足以挡住对手在股市上的进攻。”

  李庆安那边也说:“我找过郑家了,他们虽然没有明确说什么,但我能感觉到他们是不想掺和这个事情的。”

  周铭嘿一声:“那意思就是只有我们现在在孤军奋战了对吗?”

  马拉九世和李庆安很想说是,但却又怎么也开不了这个口,最后李庆安小心翼翼的建议:“周铭先生要不我们再找他们商量一下?”

  周铭摇手表示:“没必要了,这些家伙都是等着坐享其成的,一个个算盘倒是打得鬼精鬼精的,既然如此那咱们谁都别掺和,就看罗宾逊他们表演好了。”

  李庆安马上摇头说:“不能这样啊!我知道这些家伙的做法都很蠢,但我们不是没有机会的,我可以再去郑家说说看,毕竟他们是泰国最大的华人家族,他们在泰国所拥有的产业是最大的,不可能坐视这些产业破产的!”

  马拉九世也说:“我这个国王也好歹在泰国也有足够的影响力,我想这些家伙不过就是在故意做个姿态罢了,只要我们认真一点,还是可以说通的,又或许还是麦青和南迪在背后作梗。”

  周铭点头对他们说:“我当然相信你们的话,可我们说服那些白痴也是需要时间的,也就是说在这段时间里,就需要我们……确切的说是你们要掏自家腰包来顶上。其实你们要能顶住那也还不错,可你们真有信心罗宾逊他们抛多少,你们就能吃进多少吗?”

  马拉九世和李庆安都沉默了,显然他们都没这个底气,或者说他们就算能顶住几天他们也不愿意这么做,毕竟他们可不想当什么民族英雄,要他们顶在前面拼命花钱,那些家伙躲在后面坐享其成,他们死也不干。

  “我们也不想,可如果真没人管的话,恐怕股市只要一天就会跌到底了,这也是不行的啊!”马拉九世说。

  “我什么时候说不要管了?”周铭好奇的反问,“只是有些事情是没办法的,单凭你们的力量根本对抗不了,为此你们还通过太古银行违规调动了其他方面的一些资金,可结果还是没做到。”

  马拉九世和李庆安这才都明白了,随后他们就都各自去做安排,周铭和苏涵也回去休息了。

  路边,苏涵回想刚才的话,无不感慨的说:“周铭,那些泰国人的眼光也太短浅了吧,罗宾逊和他的国外炒家都已经打上门了,他们居然还想着保全自己的资产,让别人上。上午跟他们聊天也不觉得他们有那么蠢,说起资本道理来也都头头是道啊。”

  周铭笑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说:“这和知识的多少没啥关系,甚至知识越多越反动。”

  “覆巢之下无完卵是个很浅显的道理,但一旦涉及到了自己的利益,他们就都会去想为什么自己要冲在前面,不能让别人出钱去做这个事,自己只要跟在后面摇旗呐喊就好了,他们还会想着或许情况没那么严重,甚至他们还会认为马拉九世是故意夸大其词利用这个机会在骗他们的钱。”

  周铭说到最后叹口气说:“总之一旦跟切身利益相关了,每个人都开始重私心了,就会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别人,尤其越聪明的人揣测的也就越恶毒。”

  “想古代明末的时候,国库没钱打仗,然后李自成攻破京城,给富商大官抄家,随随便便就抄出上百万两银子;还有著名的靖康耻,北宋明明有武装百万大军的能力,却让自己的军队拿着简陋的装备抵抗女贞人,结果汴梁城破从皇帝到大臣不是被杀就是成了奴隶。”

  周铭叹息着说:“这些都是当时的精英阶层,现在这些泰国人不过就是在重复我们过去的历史罢了,没什么好奇怪的。”

  苏涵听着很不乐意了:“那他们一个个都私心那么重,都只想着捡便宜不愿意出力,就让他们去死好了,我们也不管了嘛!”

  “我现在不就是在这么做吗?”

  周铭笑着说:“不过我们可没办法真的不管,现在全世界的眼睛可都盯着这里呢!我得好好表现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