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黄宁被摔了一个狗吃屎,整个人七荤八素的,趴在地上哎哟哎哟的痛苦呻吟着。

  “很抱歉我忘了和你说了,我有一朋友是特种兵出身,对环境的变化特别敏感,所以他早就在门口等着你了,想跑是没那么容易了。”周铭走过来对他说。

  周黄宁艰难的抬起头,就见周铭就站在自己面前。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以为这个社会就没有法律了吗?你怎么敢在这么多人面前打我?就算我儿子送了假的词扇,那也不犯法吧?”周黄宁咬牙说。

  “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和我装糊涂吗?”周铭饶有意味的说。

  周黄宁当即怒吼道“我装什么糊涂了?我明明就什么都没有做,我只是现在不想在这里了也不行吗?凭什么我要走就是在装糊涂了,你……”

  周铭懒得跟他扯皮“周黄宁,男,今年55岁,宁湖证券投资公司总经理,主要经营证券投资业务,曾因违法投资被吊销金融执照,此后他仍然在操作公司的股票账户,并打着帮助其他人开设账户的幌子代客炒股,通过进行对冲投资,亏掉客户的钱为自己谋利。”

  一点一点的,周铭慢悠悠说着周黄宁的资料,周黄宁听着瞪直了眼睛,牙齿都在忍不住的打颤。

  周铭接着说道“我母亲就因为相信周黄宁,拿钱让他帮着开设了股票账户,并代客炒股,但他却把我母亲的钱全部赔光,并还诬告举报我母亲在操纵市场……”

  “放屁说谎,你这是对我的诬陷!”周黄宁忙不迭的打断周铭的话,情绪十分激动。

  老妈王凤琴马上站出来给儿子作证了“周铭没有说谎,就是这个人,他向我担保说炒股很能赚钱,就骗我给他投资,结果我的钱全赔光了不说,他还害得警察来抓我,说我操纵了市场什么的!”

  “你这是胡搅蛮缠,是对我的诬陷!明明就是你们自己操纵市场操作,怎么还能怪到我头上,你们不要脸!”

  周黄宁试图辩解,但这边周铭和老妈王凤琴还没说话,大宅院里其他宾客就先开口了。

  “周黄宁也这么和我说过!他说随便投个几百块钱,几个月就能赚好几万出来,投的越多赚的越多,原来这都是骗人了吗?我就说怎么我一直没收到钱了。”

  “他也这么对我说过,他说只要我的钱只要在他那里持续投资三年,就能拿到好几十万的利润,他是故意这么说,实际上都是骗人的吗?亏我还那么相信他是什么亲戚,没想到他就专门骗亲戚的钱吗?”

  面对无数人的指责,周黄宁拼命想解释“你们不要听这些混蛋瞎胡说,他们才是骗你们的,我拿你们的钱确实是去炒股了的!”

  周铭直接质问他“既然是炒股,那你现在能把钱退给他们吗?”

  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对呀!如果你是炒股,那你敢把钱退给我们吗?我们知道股票只要卖了就有钱,是随时能拿出来的,你拿得出这些钱吗?你就是这个骗子,你还我们的钱……”

  这些人怒吼着围着周黄宁拼命打他。

  周铭对这种犯了众怒还骗了自己父母的人渣没什么好感,就周黄宁做的这些事,周铭一眼就看穿了,随后让黄家在滨海帮自己调查一下,很快就把周黄宁做的那些破事全给翻出来了。

  “黄书记赵局长,我需要再向你们举报周黄宁,他这样打着炒股的幌子帮亲戚朋友开户炒股,实际上却是把这些钱都运作到自己腰包里,我觉得这可以定性为诈骗了。”周铭说。

  黄志成看了赵建国一眼,这位公安局长立即懂了“请周铭同志放心,虽然这个事情并不属于我们管辖,但我可以协助滨海公安办案,暂时对犯罪嫌疑人进行逮捕,并在搜集证据之后移交滨海公安局。”

  “周铭先生,我们错啦!”

  这边周铭和赵建国还在说话,就听旁边一声哀嚎响起,然后三个人就扑通一下跪在了面前,让周铭一愣,他们是周黄俊夫妻以及他们的儿子周腾敏。

  他们跪在周铭面前,拼命给周铭磕头,把头磕的砰砰响的那种。

  “周铭先生求求您饶了我们吧,我们今天都是被周黄民钱丽珠和周黄宁胁迫的呀,我们什么都不知道!那个乌木是周黄宁让我们刷的黑漆,说是为了显摆我们大周家人的身份,镇住其他小周家人,目的是为了分配拆迁款的时候对我们更有利一些!”

  “周黄宁和周黄民的事情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只是想把所有周家的产业都划到我们这里来,好让他们都能对我们更信服,能更轻松的拿到更多的产业,求求您饶过我们,我们都不想这样的啊!”

  “我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我不知道国家美院在哪里,我只是觉得拿出一个乌木来很有面子,我只是想高院子里所有的小周家人一等……”

  周黄俊一家三口拼命哀求着,一股脑把什么都说出来了。

  这让周铭乃至那边还在殴打周黄宁的那些人都惊呆了,谁也没想到这次寿宴背后居然还有这么多阴谋吗?

  “你娘个搓比!原来这就是你们寿宴的目的吗?你们都有了那么多产业了还不满足,你们还想把手伸到我们这里来吗?你们究竟是怎么分配的拆迁款,就是根本不想给我们对吗?你们这些王八蛋不得好死!”

  所有小周家人咬牙切齿的骂道,看着周黄俊的眼神都恨不能要把他给生吞活剥了一样。

  周铭则很无奈的摇头“你叫周黄俊对吧?虽然你和周黄民周黄宁搞了一个大周家人,要瓜分周家的产业什么的,但我这次主要是为了我父母来的,周家的事和我并没什么关系,所以我们之间并没有深仇大恨,我也不会对你怎么样,你没必要交代这么清楚。”

  周黄俊他们三人当时瞪大了眼睛什么?我们本来就没事吗?

  “天呐!我都干了些什么啊?”周黄俊突然大吼道,他是真的后悔,恨不能拿刀捅死自己的那种。

  “哈哈哈!今天的寿宴可真是让我大开了眼界呀!”

  突然的,今天的寿星周飞义站在正堂门口哈哈大笑着,也是直到这时,很多人才想起这位原本才应该是今天的主角。

  “大爷爷,对于今天的事情,我有必要向您说声抱歉……”

  周铭向周飞义道歉,毕竟在周铭看来,这些事情都是周黄民他们这些所谓的“大周家人”搞出来的,和周飞义并没有关系,不仅这样,甚至之前在周黄民他们咄咄逼人排挤自己的时候,还是大爷爷站出来为自己说话的。

  所有的事情一码归一码,周铭可不兴搞什么连坐把周黄民周黄宁的错算到周飞义头上。况且再者说,今天是大爷爷的寿宴,自己一个招呼没打就给搞成这样,自己怎么都是欠一句抱歉的。

  但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周飞义就摆手打断了话说“周铭你没有必要向我道歉,黄民和丽珠他们完全是咎由自取,我很早就劝过他们不要这样做,周家的东西应该分给大家,不要总是往自己家里拿,没有谁是真傻,可他们却怎么也不肯听!”

  周飞义说着重重叹了口气,然后才又说“今天是我过的最好的寿宴,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有一天过寿能得到外国外交官的祝寿,我觉得这是我今天收到的最好的寿礼!”

  周铭则摇头说“大爷爷,我给您的寿礼当然不是这么简单的。”

  周铭说着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递给了周飞义“大爷爷,这是一颗长白山的千年人参,是我从港城一个富豪手里收来的,祝您身体健康。”

  紧接着苏涵也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周铭又说“我知道大爷爷喜欢喝茶,所以半斤真正的明前西湖龙井送您。”

  随着周铭送出的这两件寿礼,大宅院里其他人都一个个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不住的给周铭竖起大拇指的惊呼。

  “天呐!那真的是千年人参吗?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传说,没想到我居然能亲眼见到真正的千年人参,那可是延年益寿的超级补品啊!周老爷子真是有福气呀,居然能得到这么一件宝贝,虽然儿子是个人渣,但好歹有个这么好的侄孙也不错啦!”

  “那也是真正的西湖龙井,是真正那十三棵茶树出产的茶叶,放在过去那都是进贡的东西,那都不是价值连城,那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呀!”

  “不愧是能请来区委书记和那些外国领事的大人物,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随手拿出这些寿礼了,太了不起了!要是我能收到这些寿礼我这辈子就值啦!”

  周飞义收下了周铭送出的寿礼,他最后站在正堂门口,对所有人说道“今天非常感谢大家来参加我的寿宴,今天有些事情对不起大家,但是现在,我可以对大家说,你们的产业我会还给你们,如果有欠你们的钱,我卖了这栋大宅院都一定会还给你们!”

  对于周飞义这番话,所有人都为他欢呼起来,当然也有人为周铭欢呼起来。

  “周铭先生,您真是我们周家的救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