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庆安一句没好气的斥责,直接骂醒了这些人,他们马上反应过来纷纷掏出手机来打回去,吩咐家族马上拿出全部的资产投进股市里。

  “不要管现在股市里的形势如何,也不要管有多少人在抛,更不要管那些金融专家怎么分析又或者多么不合理,总之别人抛多少我们就吃进多少!不要问为什么,总之你要知道我这是为了家族就行!”

  这样的话此起彼伏的响起,李庆安对于这样的表现十分满意,甚至都有点想哭。

  过去他虽然是李家在泰国的负责人,但由于李家的根基在印尼那边,对泰国完全是一种放养的姿态。因此李庆安在这边别看有这么一个豪宅,可实际上过的还是比较艰难,眼前这些人他全都得小心翼翼伺候着,尤其是那位郑家家主郑信,他作为唐人街上的华商领袖,根本没把自己当回事的。

  可现在,这些人还是这些人,自己不仅不再需要放低姿态的讨好他们,反过来他们还得小心翼翼讨好自己了。

  真是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呀!

  正当李庆安心里感慨万千的时候,郑信这些人已经都吩咐好了,然后郑信一脸尴尬的凑到李庆安面前,他刚喊了一句庆安兄弟,李庆安就挥手让他打住了。

  “我说郑信先生您可别这么客气,如果有问题你只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李庆安说。

  其实郑信自己也很别扭,毕竟他还是华商集团的老大,过去要不是李庆安背后的李家,他根本连正眼都不会多看一眼的,但现在泰国的形势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他又不得不腆着脸去讨好李庆安,希望能通过他这里去了解眼下更详细的局势信息。

  “其实我也没别的问题,我只是想问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了?还有刚才周铭先生说他等的不是我们是另外的人,这又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其他什么人会参与进来吗?”郑信问道。

  其他人也都凑过头来竖起了耳朵,显然他们也都是非常关注的。

  面对这些人的关注,李庆安想了想决定先卖个关子:“这个问题你们先不要问我,等待会那些人来了你们自然不就知道了吗?”

  李庆安这话说出来立即炸了锅,郑信他们一个个当时差点都跳起来了。

  “什么?你是说过一会那些注资进入股市的大人物也会来这里吗?”

  他们十分惊讶,一个个都不敢相信,因为他们都知道搞出泰铢危机和现在股市危机的罗宾逊还有那些银行家是多厉害的人物,那么能和这些人叫板的人肯定也是很了不起的,这样的人一般不都是坐在哪里等着别人去找他们吗?怎么还会亲自上门呢,这太不可思议啦!

  不过他们的不可思议却让李庆安很是不满:“都收起你们怀疑的眼神,我告诉你们,这就是周铭先生,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如果你们不相信,那就请你们马上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李庆安的话说的非常霸气,对他来说,他在泰国能有现在的地位,能在郑信这些人面前这样大声说话,都是周铭带给他的,那么他无论怎么吹周铭都是应该的。

  郑信这些人面对这么坚决的李庆安,他们都哑了火低下了头。

  让他们现在离开这里是绝对不可能的,一方面他们还需要了解股市里的情况,不能自己就那么稀里糊涂的投进了那么多钱不知道为什么吧?另一方面他们也的确想知道究竟周铭先生所针对的是谁。

  于是这些人就留在了这里,解决完了事情,他们这才发现自己都饿了。

  这也难怪,他们从早上股市开盘就一直在担心在四处奔波,一刻都没有停下来,现在饿了也是很正常的。

  也是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李庆安早就给他们准备好了自助餐。

  “原来李庆安或者那位周铭先生,他们早就料到会有这个结果了,所以才会在这里准备好自助餐吗?那他们也太厉害了吧!”很多人不可思议的惊呼出声。

  只是这些人留在这里,他们聊天吃完饭过了很长时间,却始终没等到什么人过来,这让他们又不得不产生了怀疑。

  于是有人到郑信那边表示了他的怀疑:“信哥,李庆安那个家伙不会是在耍我们吧?这都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我们根本就没看到有什么人过来啊!”

  有人带了头,其他人也纷纷跟上了:“其实我早就怀疑了,你说现在就泰国股市这情况,如果罗宾逊和那些国外银行家真的铁了心要打压,如果马拉九世国王他们不管,还有什么人会介入吗?那有什么好处呢?更别说他们介入了还要到李家这里来,这怎么想都是不现实的啊!”

  郑信听着这些人的话,他微微一笑说:“你们现在终于感觉到有问题了吗?其实我从一开始就不相信这个,只是你们这些家伙相信,我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郑信的话惊讶了所有人,他们纷纷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郑信对此却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带他们来到了李庆安面前对他说:“庆安兄弟,我想有些戏已经没必要再演下去了吧?”

  李庆安皱起了眉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郑信笑了:“还能有什么意思?不是很简单很明显的事情吗?还是你装傻不想说,既然你不说那就让我来说吧。”

  郑信说着转头对所有人道:“大家都安静一下,首先我想大家都应该认识我,我叫郑信,是郑家的家主,不管在泰国还是在国际上都是很有地位的,所以我想我有必要给大家澄清一些事情了。”

  李庆安马上拉住了郑信:“你这是要干什么?你要澄清什么东西?”

  郑信呵呵一声:“庆安兄弟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是不是你知道自己刚才的大话要被戳穿所以着急了?既然这样那你就自己站出来说好了。”

  “你放屁!”李庆安很恼火道,“我刚才说什么大话了,倒是你现在这么说是何居心?”

  郑信推开了李庆安:“既然你不肯说,那就只好我来告诉大家了。”

  随后郑信又说:“相信大家都一定还记得刚才李庆安先生对我们说过的,会有一些重要人物过来李家,并且这些人就是中午注资入股市的大人物,但是现在已经三个小时过去了,我们有看到任何人来了吗?”

  “没有!”郑信自己回答道,“其实不瞒大家说,我从一开始就根本不相信他的话,什么周铭等的不是我们,什么还有更重要的势力参与进来了,这些仔细想想都是很可笑的话呀!”

  “可能你们有些人并不是很清楚我们的对手罗宾逊他们是什么人,我在这里可以很负责的告诉大家,他是世界的顶级豪门,随随便便就能调动上千亿美元的金融大鳄,乔罗斯大家都知道,而这个罗宾逊就是一个和乔罗斯并驾齐驱甚至还高出一头的人物。”

  郑信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试想这样的人如果他铁了心要打压泰国股市,除了我们自己还有谁会介入,谁敢介入呢?”

  “之前泰铢危机的时候,我们的总理金立就曾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有各大财团势力求救,可是不论谁都不管我们,我想说的是不是他们不管,而是没有办法管。”

  郑信接着又说:“那么既然之前我们的总理先生已经那么出去哀求都没人管了,凭什么说现在他什么都不做,反而还有人会插手呢?这不是一个很可笑的悖论吗?所以我断定这根本就是一个编造好的谎言!”

  听郑信越说越离谱,李庆安再也忍不住的跳脚了:“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这根本没有什么谎言,我说的都是事实!”

  相比李庆安的急躁,郑信却不慌不忙:“既然都是事实,那么李庆安你慌什么?那么着急的解释什么,是不是怕我说的越多你的谎言就被戳穿的越厉害呢?”

  李庆安还想说什么,不过郑信却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在这里我可以告诉大家,刚才李庆安说的什么有人插手根本就是个骗局,他们的目的,就是和之前一样,要骗我们投资进这个股市,用我们不多的钱去帮他们填这个窟窿!我可以以郑家的名义像大家保证,根本就没有什么其他的势力,其他能插手的人,一切都是他们精心编造的一个骗局!”郑信大声说着。

  现场一片哗然,所有人这才纷纷说道:“原来如此,我就说怎么这么久没人来,感情这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骗局啊!我早就该看明白的,哪里会有什么救世主,哪有人会来帮我们,原来这就是骗局!”

  也有人把矛头指向了李庆安怒骂他是个骗子,浪费他们的时间,还骗他们把资本又投进了股市里。

  然而就在这时,李家豪宅的大门口突然打开,一辆加长的林肯礼宾车开了进来。

  郑信和他们所有人下意识转头,就见车子停在了他们面前,然后一位帅气的服务生打开车门,几个年轻人走下了车。

  见到这些人,郑信当时就傻眼了:“握草!不是这么坑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