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周铭这句话问出来所有人都愣住了,尤其是刚才还一脸信心满满振振有词的瘦高年轻人,他脸上的笑容当时就变得极其尴尬。

  他吗的!自己刚才那么卖力表现了半天,感情全是在浪费表情吗?

  戴森洛克菲勒心里在骂娘,但脸上却不能不做出一副很优雅的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那个……周铭你不认识他吗?”胡安惊讶的问。

  听到这个问题,戴森立即看向周铭,梅塞德和雨果也都看了过来,的确对他们来说戴森进来故意装的那个逼都不重要,相比之下这个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毕竟摩根和洛克菲勒作为美国平起平坐的两个顶尖家族,戴森作为和伯亚匹敌的洛克菲勒家族的接班人,有他自己的傲气,这么没面子的主动上门,肯定要给周铭一个下马威的。另外来说,这也同样是他们的策略,希望周铭能明白自己的处境,在资本市场上单枪匹马是不行的,需要他们这些资本家族在背后支持。

  除此之外,他们也未必不是有着想看看戴森出丑的的恶趣味在里面,可他们想归想,却没想到周铭居然真的这么不给面子的这么说了。

  周铭不好意思的搔搔头,显得十分无辜:“我应该认识他吗?”

  这一句反问让他们受伤到不行,尤其是戴森,他瞪大了眼睛,一副要杀了周铭的表情。

  “那周铭你这次故意让马拉九世露出破绽给罗宾逊他们,让他们肆意打压泰国股市,不就是为了逼出我的底牌吗?”梅塞德十分好奇道。

  周铭这才想起什么:“原来是洛克菲勒家的人,很抱歉我真的不熟。”

  戴森一脸的便秘,如果是刚才周铭问出这样的话,那他会感到非常骄傲,但现在他却感到十分屈辱,尤其是后面那句“不熟”,更是让他心塞。

  尼玛啊!我可是洛克菲勒啊,世界的石油大亨,美国乃至全世界顶尖的资本家族,多少人甚至国家都想和洛克菲勒搞好关系,这家伙见了面居然都是一句不熟,这真的很打击他一直以来的骄傲。

  周铭多看了戴森两眼,他是真的很无辜,因为正如他自己说的,他事先是真的没怎么接触过这个家族,只知道他是世界石油大王,美国和摩根平起平坐的超级家族,但却一直没有见过这个家族的人。

  “好了这无所谓,反正我跟你也不熟!”戴森摆摆手,赌气一般的说道。

  这让胡安梅塞德他们都多看了戴森两眼,他们都是了解戴森的,知道他这么说就是有点崩溃的。

  不过戴森也明白自己言多必失,要是其他人这时就慌忙解释了,但戴森不愧是和伯亚齐名的人物,洛克菲勒这个超级家族的接班人,他很快就调整回来,跳过了之前的话题直入了主题道:“周铭先生,我想我们这次来的目的你应该已经知道了。”

  戴森很直接,周铭就也不和他多卖什么关子的点头说:“我当然明白,你们无非就是希望我成为你们的罗宾逊。”

  戴森点点头:“你能明白最好,所以就让我们入股你的公司吧,只要我们在你的公司股权占了大头,我们才会真正拿出全部实力支持你。”

  “相信现在的形势你心里也明白,罗宾逊已经回去美国找帮手了,那么你这边自然也需要支持,否则别说是罗宾逊叫来的帮手,恐怕连现在芭提雅的那些银行家们都不是对手了,现在泰国股市的情况就是铁证。”

  戴森接着说:“虽然你可以辩解说这是为了逼我们出手,但是平心而论,你觉得就凭现在泰国这边的资本,真的有能力和罗宾逊他们正面硬刚吗?”

  紧接着他就摇头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现在的情况和之前那些资本游戏可不一样,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可能,就是比谁的钱多,谁能坚持的更久。周铭先生不是我小看你,就外面那些人,我敢保证用不了一个小时,他们就会哭喊着撤资喊投降了。”

  “而周铭先生你既然要逼我们出来,那么想必你现在也肯定明白,泰国就是这次资本世界大战的开端,能和摩根他们抗衡的只有我们!”

  戴森越说越自信了:“所以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有且只有我们的资本能挽救局势,在泰国和摩根他们打擂台,但是我们的条件就是我们必须能控制整个局势,这也是我们必须要掌握的!”

  胡安他们也都纷纷站出来说:“周铭你不要觉得这很委屈,世界上所有资本家族的合作模式都是这样的,不管是罗宾逊还是乔罗斯,他们本身的基金公司也都是被资本家族联合掌握的,这样做的目的是让大家都放心,毕竟任何资本家族都不允许有意外发生。”

  梅塞德解释说:“周铭先生我们都是了解你能力的,所以我们会给予你最大的信任和自由,也就是说其实这只是个形式,实际周铭先生还是可以做你想做的投资,我们会在背后给予你最大的支持。”

  “但是这并不是我想要的。”周铭说,“而且最关键的是你们说的最大支持,如果当我们的观念冲突的时候呢?”

  “我们可以尽量协调,这很好解决。没有任何两个人的观念会完全一致的,我相信你能说服我们。”雨果很着急的解释,作为曾被周铭坑了好几次的人,他很急于为自己扳回一城。

  戴森则摆摆手说:“那些都不重要,周铭先生,现在眼下最关键的是,如果没有我们的帮助,你连泰国这关都过不去,而一旦泰国的股市真的崩了,你觉得外面那些人会放过你吗?现在对你恭恭敬敬的李家掌柜,恐怕到时候是第一个朝你举刀的人。”

  “我不会的!”李庆安立即跳起来喊道,他没想到怎么自己居然也会被点到名,但他明白这个时候自己需要站出来,“就算到了那时候,我也一定会保护周铭先生的!”

  李庆安的忠诚让胡安他们颇感意外,不过戴森却微微一笑说:“周铭你看,现在就连你最忠诚的仆人也不相信你能赢了。请相信我,我这并不是在挑拨你们之间的关系,而是在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

  李庆安当时就愣住了,他没想到居然这里还有一个坑在等着他,他想解释,但却又马上闭上了嘴,因为他明白这个洛克菲勒家的混蛋很厉害,万一要是再掉进另一个坑里就麻烦了。当然他也相信周铭先生是很厉害的,不会被这么简单一句话给挑拨了。

  果不其然,周铭随后有些无奈的反问:“玩这种小把戏有意思吗?”

  戴森摇摇头:“周铭先生你错了,我并不想玩这种小把戏,我只是在和你强调别无选择的含义。”

  “你真的觉得这个世界只有你们有钱吗?”周铭问。

  “这个世界当然不只是我们有钱,但现在有钱而且能帮到你的,却只有我们!”

  戴森说的信心十足:“周铭先生我们并不是在威胁你,我们只是希望我们之间能达成一个比较让我们放心的合作协议,现在只要我们撤资,我相信泰国股市会立即崩溃。”

  雨果这时也站出来说:“我现在就这么和你说吧,在泰国除了我们就没人会帮你投资了!”

  周铭无奈的摇头:“真不知道你们哪来的这个自信。”

  “就凭我姓洛克菲勒!”戴森挺起自己的胸膛大声说道。

  戴森的话中气十足,他知道自己又一次掌控了整个局势,戴森也很清楚这是必然的,罗宾逊那边已经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去摩根家族求援,放弃了任何手法,就单凭资本实力碾压周铭。

  面对这样的情况,一个小小的泰国拿什么抵挡,哪怕周铭再厉害也没可能变出钱来,所以他要么现在像狗一样滚出泰国,永远不要再参与到任何国际资本竞争中来,要么就选择臣服他们,戴上狗链做他们的一条狗,听他们的话为他们冲锋陷阵。

  “我不明白你还要犹豫吗?所有人都没有选择!”戴森带着一脸自信的笑容,他仿佛都已经可以看到这个华夏人向他低头屈服的画面了。

  那是真的很美妙啊!

  然而周铭却冷笑一声:“洛克菲勒先生,我想你好像误会了什么,我并不缺钱。”

  戴森摇摇头:“周铭先生,这个时候再嘴硬可不好,我当然知道你并不缺钱,你生活在这个豪宅里,想吃什么喝什么用什么都可以买得到,但我的意思是你解决不了现在泰国股市的问题。”

  “我想说的也就是这个问题,泰国股市对我并不是什么问题,我有足够的资本能解决。”周铭说。

  戴森哈哈笑了起来:“这真是个有趣的笑话,那么请恕我直言,如果你能解决,那么为什么还要用那么拙劣的办法来逼我们出手呢?”

  周铭则说:“我想你又弄错了,我之所以现在对泰国股市无动于衷,和你们并没有关系,我只是在等我的资本到位。”

  “够了!这种无聊的笑话我已经不想再听了,现在我们已经水了一整个章节了,你还能等什么资本到位,难道你还有一个自己的罗马帝国吗?”戴森狠狠的挥手说,脸色有些不高兴了。

  周铭抬手看了一下时间:“我也不想拖,可是我说了我在等时间,现在时间到了。”

  “什么时间?”戴森一头雾水道。

  这个时候李庆安的管家急急忙忙跑进来了:“来了来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