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乔罗斯和罗宾逊那里的欢呼雀跃,李家豪宅周铭这边就要显得十分沉闷了。

  周铭凯特琳林慕晴她们还有李庆安带着露易丝这些人都在李家豪宅的大堂里,一张巨大的显示屏挂在墙上,上面实时显示着现在泰国股市的情况。

  虽然大堂里有很多人,但此时此刻大家都只是抬头呆呆的看着那大大的显示屏,谁也说不出话来,就好像在这一刻时间突然就停住了一般,每一个人都很安静。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有人重重叹口气说:“看来就到此为止了,一切都结束了!”

  说话的是露易丝,她是凯特琳的姑姑也是比利时的王妃,她对周铭说:“不可否认你有自己的想法,但股市终究还是资本的游戏,本来乔罗斯他们就抢占了先机,现在他们又不惜一切代价,疯狂投入资金进去就为了打压权重股,我们比不过也正常。”

  随后唐然的姑姑唐徽茵也说:“这也并不完全是我们的问题,原本在九点四十的时候我们和对方的形势还是很焦灼的,他们抛多少我们就接多少,在那个十五分钟里,整个泰国股市的成交额一度超过了五十亿美金,这恐怕是翻遍全世界资本市场都少有的事情。”

  “但奈何是那些蠢货泰国人,是他们先放弃了市场。”

  童华很愤愤不平的说:“本来那个时间段我们还是能撑住的,一直咬下去结果怎样还不可预料,但就是郑家还有其他华商家族他们先从股市里撤了资,这样一下就让资本失去天平了,然后就是其他机构投资者和散户也都纷纷跟着抛售,这才让整个股市直接一蹦到底。”

  露易丝又摆摆手表示:“现在再说这个也没意义了,这就是一场资本战争,输了就是输了,没有那么道理可以讲,也不可能会给你再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露易丝说到最后又叹了口气:“本来我还是满怀期待来的,不过周铭这也并不怪你,只能说或许你这边包括郑信他们这些人的反应那位乔罗斯都算计到了吧,他就是这么厉害的人物,希望下一次能好一些吧。”

  露易丝王妃说完这番话就起身要离开,周铭这时却突然说:“我们还没有输吧?”

  这话让露易丝愣了一下,然后好笑的说:“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样的结局,但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看开一些,我记得你们华夏不是有句老话吗?人生没有迈不过去的坎,现在这就是。”

  露易丝说完就走出了大堂,这一次她没有再停下脚步,而在她之后唐徽茵和童华也先后站起来了。

  “周铭先生我知道你有很大的委屈和不服,但这一个半小时那个乔罗斯就让股指暴跌50点。”唐徽茵伸出五根手指对周铭说,“这不是10点20点,而是50点;他也不是某一支股票跌了多少,而是整个大盘,还是在短短一个半小时内狂跌的50点。”

  唐徽茵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才又说道:“我知道周铭先生你很聪明,那么全世界都能明白泰国股指在一个半小时内狂跌50点意味着什么,我想你肯定也明白的。”

  唐徽茵留下这番话也离开了大堂,最后童华也对周铭说:“我知道周铭你很厉害,我父亲也一直很推崇你,但我们的能力也终归是有限的,我想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我很愿意相信你如果有很好的基础,你是不可能会输给那个乔罗斯的,但不是现在。”

  露易丝唐徽茵和童华先后离开以后,这也让大堂里又一次安静了下来。

  不过这一次的安静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很快的桌面上用来联络的电话催命般的突然响起,周铭对此先是一愣,随后笑着拿了起来。

  果不其然,电话里传来了马拉九世的咆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铭稍稍拉远了一些,马拉九世那边的咆哮在继续:“周铭先生我原本是非常信任你的,我甚至都已经把整个国家的未来都赌在了你身上,但是现在这是一个什么结果?一个半小时暴跌50点,这就是你做的吗?”

  “国王陛下我能说几句话吗?”周铭苦笑着说。

  马拉九世那边冷哼一声道:“你想说什么?这不是你的责任,是由于郑信还有其他人中途突然撤资所导致的吗?这原本就是你必须要考虑到的,如果你连这都没想到,那只能说是你太失职了!”

  周铭说了一连串的不:“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个,国王陛下,我想说的是我们并没有输。”

  马拉九世那边发出了冷笑:“呵呵!周铭先生是在给我讲笑话吗?还是你觉得我这个泰国国王并没有什么金融头脑,你说什么我都会信呢?”

  “国王陛下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是这样认为的……”

  周铭要解释,但马拉九世却并没有任何听下去的兴趣,他直接恼火的打断了周铭的话。

  “很抱歉周铭先生,现在我不想听任何的解释和借口,我知道周铭先生你这张嘴很厉害,但是我不让你说,你就说服不了我了。”

  马拉九世接着说:“我虽然不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我却能看得懂眼下的局势,我能看懂我的股市在一个半小时内暴跌50点意味着什么,现在这个局面已经没有任何被挽回的可能,国内外不管任何投资机构都在抛售,就连我的儿子和兄弟也都在这么做,大局已定,我希望你明白这个词的意思!”

  “周铭先生我并不是在怪你,我知道你也有你的立场,你也尽力了,或许我一开始找你就是个错误!”

  马拉九世很无奈的叹息着说,他最后说道:“你尽快离开泰国吧。”

  丢下这句话,马拉九世也不等周铭这边有任何回复就挂断了电话。

  “周铭先生我去给你沏茶,我这里还有一些上好的茶叶!”李庆安见周铭打完了电话,他急忙找个借口溜走了,他也不想面对周铭,不希望周铭有机会把气撒到他头上。

  周铭对此只是无奈的一笑,现在这偌大的大堂里就只剩下凯特琳、卡列琳娜、林慕晴、苏涵和唐然五女了。

  “铭哥哥我相信你,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你说没有输就是没有输!”唐然最先扑进周铭的怀里说道。

  在唐然之后,凯特琳和林慕晴她们也都表示会支持周铭,会相信周铭所有的话。

  周铭摆摆手表示:“你们能相信我我很高兴,不过我们也并不要盲目,我也并不是嘴硬这么说的,我知道,或许在其他人看来现在已经是大局已定,已经无可挽回了,但是在我看来,却仍然还有机会。”

  随着周铭这番话,凯特琳她们五女都抬头起来,眼里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最后离开大堂的童华快步追上了前面的露易丝王妃和唐徽茵。

  “两位姐姐,你们真的觉得现在的局势已经无可挽回了吗?可我看周铭先生他好像还是很有信心的样子。”童华说。

  听他这么说,唐徽茵揶揄的反问道:“那么这样看来你还是很相信那个周铭了吗?”

  如果是昨天第一次见面,童华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点头表示相信,但是经过今天早上的事情,童华却又不敢这么确定了。

  露易丝这时说:“好了你也别逗他了,这没意思。”

  露易丝随后对童华说:“我告诉你,现在的局面就是已经完了,没有任何机会,这不是我不相信周铭的能力,恰好相反,我就是知道他的能力,也明白他的骄傲,我才更明白他现在不过就是在嘴硬逞强罢了,他的话就像是马戏团里的老虎吼叫,连吓人的基本意义都没有了。”

  “我再仔细说说吧,如果这一个半小时里股市跌幅没有到50点,或者说就算跌幅有50点,但是没有乔罗斯之前的那番预言,我都相信他可能还有机会。”

  露易丝接着说:“但是很可惜,这两点都发生了,那么他就没有任何机会了,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童华倒吸了一口冷气,作为后世港城的第一任特首,他是非常聪明的,露易丝只是提点一下,童华就立即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首先50点的跌幅是幅度太大,原本不管任何股市在短时间内暴跌这么大比例的点数,对于这个资本市场而言都会是一个灾难;当然要只是如此,周铭后面调集资本,还有扳回来的希望,但问题就在于乔罗斯之前的那番专访,完美的预言了股市的走向,甚至准确到了多少点数的跌幅。

  这就很难办了,因为这会给市场传递一个很不好的信号——乔罗斯已经完美掌控了局势。

  试想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还会再信任周铭呢?大家肯定都会信任已经掌控了局势的乔罗斯了。

  “其实周铭这个年轻人已经做的很不错了,毕竟他碰到的对手是乔罗斯,那可是个变态,所以这个结果就是必然的,不是吗?”露易丝最后说,“好了,我相信马拉九世国王的电话应该已经打过来了,周铭很快就会被驱逐出境,我们也没必要再待在这里了,我会申请最早的航空许可。”

  露易丝说着向唐徽茵和童华摇手表示再见。

  泰国局势到了这里……已经完了……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