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饭店是滨海一座年代十分久远的饭店,位于原来的老法租界遗址这里,正对着张学良和孙.中山故居,这座饭店矗立着高耸的围墙,正大门很有江南园林的一贯风格。

  根据于胜戎的说法,这座新月饭店和外滩35号都是滨海的老字号了,不过相比刘家菜的家宴风格,这新月饭店就完全是打开门做生意了,这里除了承接一般的宴会以外,偶尔还会进行各种拍卖活动,有古董金银玉器,以及其他不违法的一切拍品。

  因此沈家也将对寰宇大厦的拍卖放在了新月饭店进行。

  周铭他们得到了消息也在第一时间赶到了这里,他们把车停好走过来,要不是于胜戎带着来,就凭周铭自己恐怕还真不好找到这里。

  因为首先大门上虽然挂着新月饭店的牌匾,但连接旁边高大的围墙,让这里看上去更像是一座园林公园,而不是什么饭店。

  周铭他们走上前去,李庆远主动上前对门口的保安说:“你好,我是娃娃笑的总经理李庆远,这位是娃娃笑的董事长苏涵,那位是滨江著名商人于胜戎,我们是来参加今天寰宇大厦项目拍卖会的。”

  那保安上下打量了他们几眼然后伸出了手:“请出示你们的邀请函。”

  “邀请函是什么东西?难道我们几个人的身份还不足以进新月饭店吗?”李庆远有点不高兴了。

  那保安不为所动道:“很抱歉,我们这次拍卖活动非常重要,所有参与宾客都是受邀参加,因此必须出示邀请函,否则不论是谁,都不允入内,我们也是照章办事,请李庆远先生不要为难我们。”

  李庆远有点为难了,因为那保安的语气有些哀求的意味,显然是知道他们的身份,但规矩是这样的,他也没办法。

  李庆远和周铭于胜戎对视了一眼,都觉得此事非同寻常。

  只是周铭他们也并不知道,当他们还没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被人先给盯上了,当他们到了门口的时候,他们的行踪也立即上报到了沈家老二沈百世那里。

  此时此刻,沈百世正站在大门背后,看着门口的事情,满脸微笑。

  沈善长就在沈百世身旁,相比他老爹的淡定,他却有些着急,很不理解的问:“爸你这是干什么?我们搞这个拍卖会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坑那个周铭吗?怎么现在他已经到了门口,我们却不让他进来呢?难道说爸你又改主意,有了其他更好的办法吗?”

  沈百世深深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他没有急着说话,而是思考了片刻才说:“你知道欲擒故纵的意思吗?”

  沈善长愣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外自己老爹居然突然抛出这么一个问题。

  不过沈善长还是点头表示:“所谓欲擒故纵,就是指如果想要抓住一个人,就得先放开他,等他放松警惕以后再动手,能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沈善长这时反应过来了:“所以父亲你也是这个意思?故意给他设个坎,表面是想把他拦在外面,但实际却是想把他放进来?因为他是自己绞尽脑汁才想出的办法,所以他才会更加重视这次拍卖会,我们才能更好动手脚?”

  沈百世很满意的点了头:“就是这样,那个周铭他也算是个很有本事的人,如果我就这么放他进来,他很容易会起疑心,但如果把他挡在外面,那情况就不一样了,他必然会想尽一切办法要进来的!”

  “姜还是老的辣!爸你真是太厉害啦!”沈善长竖起大拇指拍自己父亲的马屁道。

  沈善长是真心觉得自己老爹加的这个节目很棒,因为要是他自己,肯定会巴不得周铭早点进来,可周铭是个多狡猾的人,真那么简单就进来了,肯定会让他起疑心,到时候不那么积极拍卖就不好了。毕竟人嘛,总是会对太容易到手的东西不那么珍惜。

  现在加了这么一道阻拦情况就不一样了,如果周铭原本是进不来,是他靠着自己的本事拼命进来的,那他就不会有疑心,也会真的认为沈家是要拍卖,那到时候自己再操作一下,就能狠狠坑他了!

  可紧接着,沈善长脸上的笑容就渐渐僵硬了:“可是如果他遇到了阻碍就不想进来,转身走了怎么办?”

  “那怎么可能?”沈百世说得斩钉截铁,“就这样的小年轻我可太懂了,把自己的面子看的比什么都重要,而且你看看他过去做的那些事,哪一件不是很任性,不是别人阻拦他偏要去做的?所以这一次肯定也一样,虽然我不知道他打算怎么做,但我可以保证他一定会想办法的,绝对不可能就这么离开!”

  说着沈百世脸上的笑容更浓了,说不过那双小眼睛里却满是阴毒的神色:“而且这可是新月饭店,背后的老板也不简单,要是那周铭在这里闹事,和新月饭店也结下仇怨,那就更好啦!”

  沈百世越说越洋洋自得起来,可身旁沈善长脸上的表情却越发的尴尬了,他指了指门口:“可他已经走了。”

  沈百世下意识看向了门口,然后他就傻b了。

  “哦,既然都是受邀参加的,我们并没有什么邀请函,那告辞了。”

  丢下这句话,周铭就带着苏涵转身离开了。

  这突然的表态让李庆远和于胜戎都有点猝不及防,第一时间愣了一下,随后才跟着周铭一起离开了。

  回到停车场,周铭正要上车,却先被于胜戎拉住了。

  “周铭先生你这是干什么?我们不是来参加寰宇大厦拍卖的吗?怎么现在还没进去就要走了呢?”于胜戎很不理解的问。

  “这都不明白?”周铭指着门口,“那是要邀请函的,我们又没受邀,怎么进去?难道还要在门口被一个保安怼得丢人现眼吗?还是你觉得那个保安是我们的人?”

  于胜戎被问得哑口无言,的确,最关键的就是他们没有邀请函,如果他们再在门口纠缠不清的话,很容易闹出问题,如果说的更严重一点,说不准门口门口那个保安就是受到了沈家的授意,故意难为自己的。

  “可是难道我们就不进去了吗?看着沈家把寰宇大厦的项目卖给别人……”

  于胜戎还想说什么,但李庆远却拉住了他,毕竟相比于胜戎,李庆远跟着周铭的时间更长,就更了解周铭的秉性,他说:“于先生,我觉得周铭先生这样做了,肯定有他的道理,我们要信任周铭先生!”

  随后李庆远又问周铭:“那我们接下来去哪?”

  周铭想了想然后说:“我知道这附近有个古戏台,要不我们去听听戏吧,上次被你们拉着听了评弹以后,我觉得我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李庆远和于胜戎对于周铭的话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周铭这葫芦里究竟装着什么药,他们很想掐着周铭的脖子敲开他的脑袋来看看,但这种想法永远只能是想法了。

  他们跟着周铭上车,很快离开了新月饭店。

  而随着周铭苏涵和李庆远于胜戎的离开,沈百世站在门口一下子石化了。

  他们居然真的走了?真的走了……走了……了?

  儿子沈善长就站在身旁,他看着周铭和于胜戎的车子离开,他也感到很尴尬,犹豫了好一会他才说:“爸,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沈百世的脸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既然这么问了,那就不要讲了。”

  “那我们就这么任由那个周铭这么离开了吗?”沈善长说,“我们今天的拍卖本来就是针对那个周铭的,可他如果不来了,那难道我们就取消了拍卖,又或者马上找人去给周铭送邀请函?这恐怕不管我们怎么做,都会让沈家再次变成更大的笑话啦!”

  沈百世的脸色顿时更尴尬了,他此刻很想狠狠抽自己一耳光,既然周铭来了就让他进来啊,干嘛还要故意拦一下,吃饱了撑的做那种脱裤子放屁的无聊事情?

  但这个时候再后悔也没用了,而且糟糕的是,就像沈善长说的那样,接下来不管自己取消拍卖活动还是追上去给周铭送邀请函,都只能让自己沦为笑柄。

  这种进退维谷的纠结让沈百世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过作为沈家的有实无名的大家长,自己必须要冷静,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必须妥善的解决这个事情,同时又不能丢了沈家的脸面。

  沈百世想到这里突然看了自己儿子一眼。

  沈善长下意识后退一步,因为他从自己父亲这一个眼神里看到了不好的兆头。

  沈善长的预感十分准确:“善长啊!你是我的儿子,你应该知道今天这次的拍卖会意味着什么,要说取消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不管怎么样,都一定要那个周铭过来参加,可是他现在又走了,那么请他过来参加拍卖会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沈善长当时就傻眼了:“什么交给我?爸这绝对不行……”

  沈百世重重的拍拍沈善长的肩膀,打断了他的话对他说:“不要说不行!你应该明白寰宇大厦的事情都是你造成的,所以就应该你去解决,而且我认为现在交给你也是最合适的,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丢下这番话,沈百世也不等沈善长说什么就匆匆离开了,只留下沈善长留在原地风中凌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