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樊学刚这一嗓子“十亿美元”喊出来,现场顿时一片死寂,不管楼上楼下,所有人无不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位土豪,甚至包括T台上那位拍卖师,她也不由自主的微张着自己红润的小嘴,那呆萌愣神的表情,让人很有想插点什么东西进去的欲望。

  作为新月饭店的拍卖师,她不是没有见过土豪,相反她见识过各种各样的土豪不知道多少了,这位樊学刚她也认识。

  然而她却怎么也没想到今天这樊学刚居然会喊出这样的话来,难道他不知道新月饭店的规矩吗?他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事实正如她随便猜测的那样,樊学刚的确是受了刺激,他就是因为在秀园古戏台那里被周铭甩了一巴掌,他表面上不敢拿周铭怎么样,甚至还在周铭面前落荒而逃了,但这却并不意味着他就这么认怂了。

  樊学刚不仅没认怂,相反他还一直怀恨在心,憋着劲要找周铭麻烦。

  可樊学刚天不怕地不怕,却很怕他的父亲,因此他可不敢明着去找周铭麻烦。

  不过他想到周铭不是拿了新月饭店的邀请函吗?那意味着他一定会来新月饭店参加对寰宇大厦的拍卖活动,那么自己就在这上面找回场子好了。

  于是当下面拍卖师的话还没有说完,樊学刚就一拍桌子喊出了十亿美元。

  听到这个报价,沈百世和沈善长俩父子差点没高兴的跳起来了,因为这绝对是超出他们意料之外的惊喜啊!要知道按照他们原本的计划,只是先放出一个八千万的报价,再通过竞拍一步步的把价格给抬上去。

  可就算他们准备了上下半场的几轮竞拍,他们最多预计寰宇大厦的最终成交价能有五亿美元就不错了,毕竟寰宇大厦的项目,是他们沈家联合了超过一百家公司以后才拿出的十亿美元,现在这些人就让他们自己一下拿出那么多钱,着实有些为难了的。

  况且就算有人能拿出这么多钱来,但这些人本身就不是傻子,他们怎么会不对寰宇大厦现在的情况进行评估,倒不是说他们一眼就能看明白沈家的阴谋,但至少他们想趁火打劫趁机杀一杀寰宇大厦的价格还是肯定的。

  说到底今天能受邀坐在这里的,可没有哪个是善茬啊!

  但怎么也没想到啊!才刚刚开始,樊学刚这位大少爷就抛出了这么大一个惊喜,那真是谢谢他八辈祖宗啦!

  当然沈百世还是一个老道的商人,尽管现在被人迎面砸来这么大一个惊喜,但他仍然没有乱了阵脚,仍然沉着冷静的要过麦克给台上的拍卖师下了任务。

  拍卖会继续下去不要停!

  沈百世的命令简单明了,就是要支持樊学刚的话,不过其实就算沈百世不说这位拍卖师也会这么做的。

  她略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随后说道:“楼上的客人出价十亿美元,那么还有没有人要跟的?想要按规矩加价的仍然摇铃,如果想要自行加价的,也可以像之前那位客人一样大胆报出来告诉我。”

  樊学刚走到了阁楼前,脸色傲然的向下看着。

  “我很想看看,究竟有谁敢和本少爷叫板!”樊学刚傲气十足的说,浑然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觉得老子就是天下第一!

  见他这样,当即很多贵宾室的人甚至是楼下大厅的人都站起来了,他们怒视着楼上的樊学刚,那眼神似乎要把他给撕成碎片。

  不过这样却反而让樊学刚更变本加厉了。

  “怎么你们好像还很不服?那有本事你们就报价呀!超过我呀,不过我可不相信你们这帮乡巴佬穷光蛋能有这个本事!”樊学刚说,语气极尽所能的蔑视。

  “周铭先生,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呀!这个樊学刚他好像在故意这么说。”

  李庆远皱着眉头,似乎反应过来了什么。

  于胜戎也反应过来了:“是啊!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个樊学刚他很有可能是对之前在秀园古戏台的事情耿耿于怀,现在故意报这个价格是为了逼周铭先生您报更高的价格。”

  “所以我们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周铭大声的拍案而起,然后走到阁楼旁边,大胆的伸出了两根手指。

  于胜戎和李庆远当时就傻眼了:“周铭先生您这是干什么呀?”

  他们是真的想哭了,大哥您老这是在玩我们吗?我们前脚才分析了那个樊学刚的阴谋,让你不要中了他的计,你不是也答应的好好的,怎么转头就忘了呢?

  樊学刚和沈家父子则是高兴的要上天,笑得嘴巴都要合不拢了。

  这个周铭可真是个愣头青,居然真的这么简单就上当啦!

  但是紧接着,他们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了。

  拍卖师是专业的,她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周铭这边的动静:“看来有老板已经按捺不住要出更高的价格,二十亿美元,这绝对是一个史无前例的……”

  “你他吗给老子闭嘴,老子什么时候说过出二十亿美元了?我这是两千万懂吗?而且我在国内,又不是什么假洋鬼子,不用美元!”周铭毫不留情的打断拍卖师的话说。

  什么?两千万元?

  所有人再一次瞪大了眼睛,不过这一次和之前樊学刚却不一样了,之前所有人是震惊樊学刚的壕无人性,张嘴就是十亿美元,但是现在他们却是震惊周铭喊出的这个数字。

  大哥你在搞笑吗?你到底懂不懂这是在拍卖啊?

  所谓拍卖,就是一种公开的竞价购买方式,这都是只有往上叫价的,哪有什么往下叫价的,你确定不是来捣乱的吗?

  就连拍卖师也愣在了那里,樊学刚那种壕无人性的做法,尽管少见,但她多少还能有点预案,但现在面对周铭这两千万,她不仅没一点准备,甚至连想都从来没想过居然会有人这么做的。

  面对所有人质疑的目光,周铭昂然扬着头说:“你们都看什么看?拍卖不就是公开竞价的交易模式吗?好像在新月饭店的规矩里,并没有这一项吧,我出不起十亿美元,喊个两千万过个嘴瘾也不行吗?”

  台上的拍卖师脸色很尴尬,的确在新月饭店的规矩里是没有不准往下叫价的事项,但问题是谁吃饱了撑的会往下叫价呢?这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好吧,哪还有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呢?

  “这位先生,的确我们新月饭店里并没有禁止往下叫价的事项,但问题在于这只有您一个人这样做,您确定真的好吗?”拍卖师反问道。

  不得不说这位拍卖师的反应真的很快,只短短的一瞬,她就知道该怎么做怎么说最得体了。

  要是一般人,她就很简单的化解了,但很可惜这次她碰到的是周铭,地狱级难度BOSS!

  “谁说只有周铭先生一个人?”李庆远很快站出来了,“看这场面这么激烈,那么我也参加一个好了,我不敢比我的老板叫价更高,所以……”

  李庆远伸出一根手指:“我就出价一千万好了。”

  “你们这根本是在扰乱秩序!”被直接打脸的拍卖师有点恼羞成怒了,“你们也看看,在这场地里,除了你们娃娃笑公司,还有谁会陪你们玩这个游戏?”

  “还有我们于家!”

  于胜戎也跟着站起来了:“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这个所谓的寰宇大厦其实并不值钱,所以我很支持周铭先生的报价,两千万很高一千万很低,我出一千五百万!”

  “于胜戎先生,您好歹也是杭城著名的企业家,难道你也喜欢玩这种过家家游戏……”

  拍卖师又说道,不过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又有人打断了她的话道:“我可不认为这是什么过家家的游戏,虽然我们很想要寰宇大厦,但十亿美元的报价着实太离谱了,我们可不是白痴,看不出这里面的猫腻,所以既然周铭先生喜欢玩,那我们也不妨舍命陪君子好了,我出一千四百万!”

  拍卖师当时脸色就白了:“什么一千四百万?昆爷您……”

  在昆爷以后,还有其他人也一个个摇铃喊道:“是啊!我们是来参加拍卖的,不是来搞笑的,樊学刚报的十亿美元明显就有问题,你这居然也让他过,那我们就随便玩玩啦!”

  “我出一千三百万……我出一千三百九十九万……我出一千二百万……”

  随着这一声声的报价,拍卖师站在台上,娇躯一阵摇晃,她的脸色也随之变得越来越白,仿佛这一声声报价不是报价,而是一柄柄重锤狠狠砸在了她的心上,砸得支离破碎了一般。

  乱来,你们这简直太乱来了!

  沈家父子也看着这个局面有点不知所措,不过他们还好,幸好还有樊学刚出的十亿美元,你周铭再牛b也不能让他把自己报出来的价再吃回去吧?

  像是听到了沈家父子的心声一般,周铭又说道:“樊大少,你看我们竞争的这么激烈,要不你放弃报价,把寰宇大厦这个项目让给我算了,到时候我拍下来分你一份,你看怎么样?”

  樊学刚转头眼神阴晴不定的看了周铭好几眼才点头说:“好的,我撤销报价,我付违约金,这寰宇大厦的项目给你了。”

  什么鬼?

  沈百世当场要吐血撞墙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