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这里是泰国国家电视台新增开的一档节目,人物面对面,我是今天的主持人卡波,我非常高兴能在这里和大家见面。”

  晚上八点,泰国国家电视台准时上线了临时增开的一档新节目,而被誉为是泰国国宝级的主持人卡波,也当仁不让的挑起了这个节目的主持大梁。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有周铭和乔罗斯这两尊大佛在,怎么能不找最优秀的主持人过来压场子啊。

  “我知道大家都期待很久了,所以我们也不废话多说,请让我们请出我们今天的两位嘉宾,周铭先生和乔罗斯先生!”

  电视里,主持人卡波激情澎湃的做着介绍,他的话也随着信号传到了世界各地。

  泰国现在的局势非常微妙,泰国也是资本世界大战的前沿阵地,尽管这只是一个临时增开的节目,却牵动了全世界投资人的神经,不管是银行家们还是他们背后的豪门资本家,他们都守在了电视机前面。

  也正是由于这么多人关注,罗宾逊那边就很遭罪了,无数个电话打到了他那里。

  “内特你那边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能让乔治他那么胡闹,这个时候还搞什么人物面对面的节目,真当这里是超级碗的决赛现场了吗?万一这个时候出了任何问题可怎么办?”

  “你不要跟我说什么这是他自己的任性,那么他任性你就这么看着他任性,你就不能阻止他吗?内特你不是一向都是最冷静和理智的吗?怎么现在也跟着一起胡来了,现在可是很关键的啊!”

  “还有你们把那个周铭当成了什么,从他过往的做法来看,他是很有急智的,而乔治现在搞出的这个人物面对面,岂不是正好中了他的下怀吗?你们到底在想什么?”

  “内特我告诉你,如果这一次出了什么纰漏,那么你必须要负责……”

  一句又一句的咒骂斥责通过电话传到了罗宾逊的耳朵里,这让罗宾逊感到很无语,特么自己只是一个合作搭档啊,又不是乔罗斯他爹,怎么能管得住他?

  还负责?负你妹妹的责啊,有本事你们一个个的别跟着我们投资啊!

  当初求着我们来泰国的时候,一个个都夸的和上帝一样,现在看情况不对就原形毕露了吗?你们的转变要不要有点缓冲啊?

  罗宾逊心里狠狠骂着,不过这话他也只敢在心里骂骂了,不敢真说出来的。

  因此最后也只能千篇一律的回答:“请您放心,乔治他做事一向是有分寸的,这一次搞出这个活动也肯定有他的道理,你们别忘了之前乔治放言让泰国股市一个半小时暴跌50点,不也一样做到了吗?所以请你们不要着急,继续等着看结果就是。”

  虽然每一次罗宾逊祭出这个答案都能过关,但罗宾逊也同样在心里祈祷:乔治你可千万要加油啊!

  要是对手是其他人,罗宾逊还不会这么担心,毕竟乔罗斯动手前放豪言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而是每次都会这样。不过过去的那些对手都很普通,哪怕是对阵英格兰银行的那一次,不管英格兰银行的名头多响底蕴多厚,对他们来说也都一样,他们早就看透了的。

  但唯独这一次的这个人周铭,是他们怎么也看不透的,并且不仅如此,尤其泰国国家电视台还是对方的地盘,马拉九世国王肯定会让电视台在背后帮助周铭,可以说哪哪都处于劣势,怎么能不担心?没听到刚才就连主持人介绍都是把周铭排在乔罗斯前面的吗?要知道按知名度和能力都是乔罗斯要领先啊!

  只是现在担心也于事无补了,随着电视里主持人的介绍,周铭和乔罗斯已经都同时上场了。

  “这两位就是周铭先生和乔罗斯先生了,可能有些人刚打开电视机,或者您处于不同的知识领域,并不了解他们两位,那么我可以向您介绍……”

  主持人用他特有的幽默语调说着,当他正要介绍的时候,乔罗斯却突然抢走了他的话语权。

  “大家好我叫乔罗斯,我知道电视机前有很多人并不认识我,但是这并没有关系,因为我可以现在告诉你,我就是打垮了泰国经济的人,或者你也可以叫我……强盗,虽然我自己并不喜欢这个称呼。”

  乔罗斯接着往下说道,完全不管旁边主持人的脸色有多尴尬:“如果你们还没有想起我的名字,那么我不妨再给你们一点提示,就在上个礼拜,我才在伦敦金融报上说过我会用一个半小时让泰国股市暴跌50点,那是一个很疯狂的计划,但是很庆幸的是最后我做到了,所以你们现在想起来了吗?”

  “乔罗斯先生,虽然我知道你急于表现自己的欲望,还有参加节目的经验不足……”

  主持人卡波这时候插话想打断乔罗斯的话,抢过话语权,但他的话才说了一半就被乔罗斯给打断了,乔罗斯回头指着他说:“请你不要打断一个伟大的发言,那是非常愚蠢的做法。当然你很有发言的欲望,在伟大的发言结束以后,我会给你时间,但不是现在。”

  乔罗斯的话让卡波很尴尬,这是他大半辈子主持生涯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怎么就会有人这么不给面子。

  卡波下意识的看向导播台,因为以往遇到这种事情,不管是直播还是录播,导演这个时候都肯定会给提示了,但这一次导演却并没有任何表示。

  难道这个场子要自己找回来吗?

  主持人卡波不理解这是什么事情,但他知道如果他不想办法,恐怕就该有人发火了。

  事实的确如此,台长就在后台看着,眼见这种情况他急的跳脚:“卡波这个蠢货究竟在做什么?就他还是我们泰国的国宝级主持人吗?居然连这么一点局面都掌控不了,真是太没用了!”

  “要不我们先插一段广告进来?”旁边的助手小心翼翼的提示,一般节目出现了突发状况都是这么解决的。

  但这一次台长却直接喷了回去:“插.你妹的广告!”

  要是能插广告他哪里还用这么纠结?现在台上那两位是马拉九世国王都得罪不起的主,他一个小小的电视台台长也只能在下面干着急了。

  乔罗斯却对这个局面十分满意,他继续说道:“我想通过刚才的自我介绍,很多人应该已经想起我了,如果还有人没想起来那么也没有关系,因为我很快就会让你们想起来,或者重新认识我了。”

  乔罗斯随意的走动着:“我知道今天发生了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就是在中午的时候,泰国股市突然停止了暴跌,这在我的计划里是绝不可能的,或许也还让一些人产生了泰国金融危机已经过去和泰国经济要复苏的错觉,那么我现在可以在这里告诉大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会继续抛售,直到泰国经济全面崩溃!”

  随着乔罗斯的这番宣言说出口,仿佛整个世界都一下安静了,不仅是现场的主持卡波忘记了思考该如何抢回话,甚至就连后台的台长还有坐在电视机前的国王马拉九世以及其他人都懵住了。

  只有在庄园里的罗宾逊和其他银行家们,还有全世界支持乔罗斯的豪门家族们,都在放声欢呼,浑然忘记了之前他们是如何质疑的。

  “太厉害啦!不愧是我们的乔治!只有你才敢做这些说这些,只有你才能让泰国经济全面崩溃!什么周铭什么泰国国王,他们通通都不可能是你的对手,都只能像现在一样,瑟瑟发抖的就像是一只老鼠一样!”

  乔罗斯听不到这些话,不过他却能在脑海里想象出来。

  他接着说道:“这一次的全面崩溃是真的全面崩溃,不是简简单单的暴跌50点那么简单,而是要把泰国股市整个打回原形,现在还有五百多点,这显然太高了,最多留个两三百点就好了。因为泰国的经济情况实在是太糟糕了,就像是一块过了期的奶酪一样,到处都是致命的窟窿。”

  “可能很多人不理解我只让泰国股市留个两三百点是个什么概念,那我简单给你解释一下,比方说你们现在还能花十个泰铢买一公斤土豆,如果到了那时候,那恐怕你一百泰铢都买不到了。因为到了那时候,不管是泰国这个国家,还是你们每个人,都破产了,都要把钱交到我这里了。”

  乔罗斯这时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我到现在好像还没做自我介绍,我叫乔罗斯,现在是量子基金的投资顾问,我手里经营着超过二十家基金公司,所能动用的资金超过一百亿美元,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高风险对冲,尤其是在那种大家都认为不可能的领域。”

  乔罗斯像是回忆又像是炫耀的继续说着:“之前的中东战争,我联想到了美国股市;我知道那太远了,那么后来我参与了前苏联解体的经济掠夺,还有打垮了英格兰银行,我不想炫耀辉煌,但我需要证明自己。”

  “所以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大家,泰国完了!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什么所谓的经济复苏还有触底反弹这样的言论,无非就是自欺欺人和荒谬绝伦的笑话罢了!”

  听着乔罗斯一句又一句的说着,整个演播室里越来越安静了,仿佛所有人都一下子死光了一样,所有人都很绝望,而乔罗斯本人则很享受这种感觉。

  都颤栗颤抖吧!你们就只能匍匐在我的脚下!

  乔罗斯心里哈哈大笑着,兴奋不已。

  但就在乔罗斯得意不已的时候,突然他的肩膀被拍了几下:“朋友,你的表演结束了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