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人这么刷打赏了,感谢“书友56211158”的捧场,加更加更!)

  “乔治说真的,这一次你邀请那个周铭上节目的做法真的太冲动了,我尊重你想炫耀的习惯,但也请你能不能分清楚场合,现在是你能胡来的时候吗?”

  “如果对手是其他人我没什么意见,但那是周铭啊,我们之前在他手上吃过的亏还少吗?就连你自己都表示过他很优秀,可为什么你自己就不能更谨慎一点呢?你已经六十多岁并不再是小孩子,就不能成熟一点吗?还做出如此幼稚任性的事情,你对得起我们吗?”

  当乔罗斯结束了泰国国家电视台的节目回到庄园里,立即遭到了所有银行家们的一致声讨和斥责,在他们看来乔罗斯这样的行为就是任性和不负责任的。

  这一次就连一向都站在乔罗斯那边的罗宾逊也出奇的保持了沉默,好一会以后才制止了这些银行家越来越过分的话语。

  罗宾逊来到乔罗斯面前直接问他:“乔治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要跟我说任性或者其他什么的,我们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你骗不了我的。”

  乔罗斯对此似乎有些无奈,他摊开了双手:“我并没有想骗你们,这一次的节目的确是我在交锋上输给了周铭,不过却未必是一件坏事,因为我至少达到了我想要的目的,就是把泰国经济会崩溃的言论传达了出去,并且那个周铭也并没有对这个言论进行任何否认,这就是很好的。”

  “所以乔治你的意思是我们并没有失去我们应有的优势对吗?”罗宾逊询问道。

  乔罗斯摇摇头:“其实这个优势与否并不重要,因为不管这次节目的结果如何,我们始终都还是要在股市里决胜负的,这才是关键!”

  同样的话,当周铭结束了节目回去李家豪宅,也对马拉九世国王和李庆安说了。

  “我这么说并不是在泼你们冷水,只是我才想到乔罗斯那个家伙特意安排这个节目或许醉翁之意根本不在酒,他并不在乎节目的结果,他需要的只是单纯的把消息放出去,就是给市场制造恐慌。”

  周铭接着断言:“如果我猜的不错,从明天早上开始,一直到三天后的结算日,整个市场应该就要被清场了。”

  随着周铭这番话,马拉九世国王和李庆安他们顿时又紧张了起来。

  作为资本市场里的老油条,他们当然明白周铭的这句清场是什么意思:由于乔罗斯在节目上放言泰国经济将崩溃,不管节目他是否能赢到最后,他的豪言都会为大多数投资者敲响警钟,告诉他们未来股市的凶险。

  在资本市场里,但凡投资者无一不是趋利避害的,明知道未来股市会波动很大,傻b才这个时候入市呢!不怕赔得底.裤都没了,要知道不管先涨后跌还是先跌后涨,投资者始终是亏的。

  正是这样的原因,可以肯定当这档节目以后,资本市场就不会有大宗投资者入场,至于一些散户,那零星的一点投资对于周铭他们这动辄几千万过亿美元的资本量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那么也就是说,从明天开始,泰国股市这块战场就完全给周铭和乔罗斯清理出来了,未来的投资,就是他们的博弈了。

  “我听说这一次那位乔罗斯带来了近万亿美元的资本量,我们……能赢吗?”李庆安有些惶恐不安的问。

  周铭对此很轻松的告诉他:“在我们华夏有句老话叫狭路相逢勇者胜,就是说如果一位剑客走在路上碰到了另外一位剑客,就算明知不敌,明知道对方是世界第一的剑客,也要敢于亮出自己的宝剑,因为敢拼才有赢的机会,就算死也死的光荣,反之则是耻辱!”

  “所以不管乔罗斯带来了多少资本,泰国就这么大,我不相信他会一下子把一万亿美元全扔进来。那么既然他没办法这么做,我们就奉陪到底好了,看是他先扛不住,还是我们再次背对敌人逃跑。”周铭说。

  这番话让马拉九世国王有些尴尬,他知道上一次就是自己还有其他人的临阵脱逃,才导致乔罗斯完成了他一个半小时暴跌50点的豪言。

  马拉九世想到这里立即表示:“周铭先生您请放心,这一次我一定会全力以赴!”

  周铭微笑着点头表示自己完全相信国王陛下的决心。

  最后周铭没有特别再交代什么,就放马拉九世他们回去了,因为谁都知道这个时候再交代什么都已经没多大用处了,既然战场已经准备好,那么剩下的就是硬怼了。

  不过有一点是周铭和乔罗斯都不知道也没空去了解的,那就是随着他们在节目上的面对面直播以后,整个泰国乃至全世界,在这天晚上都失眠了,所有人都在紧张的盯着时间,等着战幕被拉开。

  天博大厦是坐落于曼谷金融中心,是一家很普通的金融写字楼,整栋大楼里足足有几千家各色和金融行业有关的企业。

  由于金融行业的特殊性,因此大多数金融从业者都几乎是能和股市同上下班的,但就在今天,哪怕到了凌晨一点,整栋大厦却依然灯火通明,几乎所有的企业办公室都在亮着灯。

  当然这可不是这些经纪人们良心发现成了劳模,而是他们实在有别的事情。

  “嘿萨日,你不是早就应该回去了吗?怎么现在还在这里呢?”

  “国际炒家都已经亮出了刺刀,明天股市就会发生大事情了,我就算回去也肯定睡不着的,那么与其明天顶着个熊猫眼过来还迟到,不如今天就留在公司拉倒!”

  这样的对话在整个天博大厦乃至所有金融中心的写字楼里几乎每个公司都会上演。

  虽然这些金融从业人员有着令人羡慕的工作时间,也有着让大多数人羡慕的薪酬和待遇,然而就在今天,这些“白领”代表们,却在为股市将要爆发世纪大战,但他们却无法参与进去而抓狂。

  天知道这些家伙这一晚上是如何熬过去的,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顶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和黑黑的眼眶,第二天却仍然坐在电脑前面,焦急的等待着。

  也不只是这些金融“白领”们,还有其他人也在期待着这场股市战争。

  在某处小区房间里,一个女人很炸了锅的惊叫起来:“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不去上班呢?你看什么股市,你又没有买股票。”

  “现在并不是买了股票与否的时候,你没有看昨天晚上的人物面对面吗?乔罗斯都已经公开表示他今天会向整个泰国股市宣战,这事关整个泰国的经济情况是不是还会再进一步恶化下去啊!”

  还有在某个市场里,几个妇女提着他们的篮子匆匆离开了市场。

  她们的反常举动让人疑惑:“你们都这么着急干什么?看你们的菜篮子好像并没有装满嘛!”

  她们对此回答:“天哪难道你没看昨天晚上的节目吗?泰国马上要面临经济入侵啦,而今天就是关键,明天的菜价是否会涨就看这一次了,上帝保佑,那个华夏人看起来挺厉害的,可不能输啊!”

  ……

  这样的事情在整个泰国都十分常见,几乎一夜之间,整个泰国几千万人一下都剩下股市这一件事情可以关注了。

  当然相比这些看热闹的普通人,这个夜晚对于马拉九世国王金立总理还有李庆安他们这些当事人来说,才是最难熬的。饶是马拉九世国王已经注重养生十多年了,但在今天,他仍然依靠咖啡和其他提神手段,几乎在自己的书房里坐了一个通宵。

  他们从没有感觉到时间过的如此缓慢,毕竟在事情开始前的等待总是最煎熬的。

  他们是想通过最后的晚上再准什么,然而到了天亮他们也没想到究竟还有什么可准备的。

  比起马拉九世国王这些泰国人的紧张,乔罗斯那边就显得自然很多,毕竟他和他的国际炒家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早就驾轻就熟了。

  要是每一次投机他们都要失眠,那恐怕他们早就猝死了,哪能活到这么大年纪。

  早上起来,乔罗斯甚至还暇有闲心的跑出去吃了一个普通早餐。

  回到他们的庄园里,面对着早就准备好的同志们,他注视着时间,看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进入九点。

  上午九点正是泰国股市开市的时间,也是当时间到了九点,乔罗斯几乎是和秒针同时发出的声音:“开始!”

  随着乔罗斯的一声令下,这些银行家们立即操作起来,顿时就有超过三亿美元被抛进了泰国股市。

  也是随着乔罗斯的先手,泰国股市应声做出回应,大盘开盘下跌指数5点。

  当股市大盘的大盘数字变动,几乎整个泰国所有人都在紧张的叫喊:“开始了,这一场世纪金融大战终于要开始了!”

  而这个时候,乔罗斯很随意的站在自己的桌子上,他双手扶着自己的电脑,看着上面小幅度跳动着的数字,他嘴角扬起了微笑:“终于开始了,上一次是我赢了,那么不知道这一次你是否还能抵挡得住呢?”

  乔罗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随后他转头又说:“继续抛售不要停,再多加两亿美元进去,主攻这几支权重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