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铭先生,根据交易所那边传回来的消息,今天一天的交易额为一百二十亿美元,太古银行和泰国矿业这些权重股平均下跌九个百分点,股指下跌20点。”

  傍晚,当泰国交易所结束了一天的交易,所有数据第一时间就结算并送到马拉九世这里来了,而马拉九世也第一时间汇报给了周铭。

  周铭点点头,这个数据和他之前的预计没有太大的区别,虽然在股市开盘后半个小时的时间里,他和乔罗斯就把交易额推高到了超过三十亿美元,但正如一场拳击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挥拳一样,这种股市里的资本较量也不需要时时刻刻进行操作,能在适当的时机出手投入相应的资本,才能取得最好的回报。

  只是周铭觉得很正常,但马拉九世却对这些数字感到忧心忡忡。

  “周铭先生,我们现在是不是太保守了,我们的投资并不少,但却仍然差一点失守了十个百分点的大关,还有股指下跌的也超出了我们的预期。”马拉九世小心翼翼道,“或许我们应该早一点放弃其他上市公司的,这样我们就能更早来收拾局面。”

  周铭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在下午收盘前的最后一个小时,乔罗斯突然发起了密集抛售,显然是想在今天结束战斗的,不过好在周铭事先也有预料,将资本回收对抗,这才没让局势失去控制。

  不过这也仅仅是没有“失去控制”罢了,不管是权重股还是股指大盘,而跌的还是一样下跌,并没有因为周铭的干涉发生什么变化,只是跌得有没有越过市场所能承受的底线。

  “既然是短兵相接的股市搏杀,那么是涨是跌都有可能的,国王陛下你也不要再放在心上了。”周铭又说,“反正结算日不是还有两天吗?时间还有的是。”

  时间是有,但是股市的情况已经很糟糕了呀!

  马拉九世心里在咆哮,今天只是差一点就让对方突破了超过21点指数的大关,但是明天和后天呢?谁能保证每天都能维持这个变动?况且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们只是这么保持下跌数字还是亏的。

  难道就这个时候,就那些普通的上市公司,还能指望他们来把局面给扳正不成?

  就这些垃圾股票和垃圾公司,他们不来捣乱自己能不下跌就已经是神来之笔了好吗?要指望他们能影响太古银行那些权重股,那还不如期待今天晚上乔罗斯会突然暴毙而亡,其他国际炒家突然撤资要来的靠谱。

  当然这话马拉九世也只敢在心里想一下了,他是万不敢真的冲周铭质疑的,天知道会不会刺激到他,尤其是在现在这么关键的时候。

  “国王陛下你放心吧,局势现在还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会扳回来的。”周铭告诉他。

  马拉九世对于这话先是一愣,随后点头表示明白,最后周铭又和他交代了一些明天需要准备的事情,马拉九世才离开了。

  “看来他并不怎么信任你的保证呀!”当马拉九世才离开,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周铭连头都不用回就知道是凯特琳。

  凯特琳缓缓走来,今天的凯特琳有些特别,她穿着浅黄色的修身礼服,显得十分典雅而又不那么隆重,量身的剪裁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凸显得淋漓尽致,金黄色的秀发螺旋垂落在肩上,一双蓝宝石一样的眼睛,让她就如同是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公主一般。

  饶是周铭和她已经很亲密了,这时也是忍不住一呆。

  凯特琳脸上的笑容更开心了,毕竟对一个女人来说,还有什么是比自己心爱男人的痴迷更让她开心的呢?

  “不过也怪不得马拉九世那么怀疑,现在可是全世界都在唱衰你呢!”凯特琳说着把几份报纸放在了周铭手里。

  周铭拿起翻开来看,那是伦敦金融和世界经济报今天晚上紧急增发的报纸,很显然就是要蹭现在泰国金融危机热点的,这两份报纸上也的确大都是关于泰国金融危机的新闻,尤其是对于今天的股市。

  世界经济报说:今天是注定要被载入泰国经济史册的,一天超过一百二十亿美元的交易额,放在泰国这么一个小小的国家,这在过去是根本不可想象的,但现在确实发生了,只是对于泰国政府来说,这却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因为泰国股市一直在漏水,而泰国政府面对局势有些无能为力。

  相比之下伦敦金融报就要直接很多:昨天的人物面对面是一档很精彩的节目,但今天的股市却显然没有节目那样的精彩,而是呈现了一面倒的形势,从早上开盘开始,抛盘就一路高歌猛进一度越过了十个百分点跌幅大关。或许今天泰国人守住了,但是还有两天时间,我们有理由相信在结算日到来以前,乔罗斯就能让泰国股市断气。

  很显然的,那位在节目里大放厥词的华夏人,他的能力并没有像他的嘴巴一样出众。

  “不仅是报纸上,电视上也都是如此,不管是不是经济频道,只要播报到泰国的消息,没有不唱衰你的。”凯特琳对周铭说。

  周铭搂过凯特琳的小蛮腰,让她靠在自己身上,闻着她身上的幽香,周铭突然问她:“那么你呢?你是不是也很不看好我呢?”

  “你是说你这个人,还是你现在的办法?”凯特琳反问道。

  周铭耸了耸肩:“这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了,如果是你这个人那没有什么好怀疑的,你是周铭是我的未婚夫,我无论如何都相信你,就是你想的办法并不那么高明,甚至还有点……舍本逐末了。”凯特琳回答道。

  “你居然敢怀疑自己未婚夫的办法!”周铭没好气的打了一下凯特琳的小翘臀。

  呀!

  凯特琳俏脸红红的瞪了周铭一眼,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嘟起的小嘴却显然在宣示着她的不满和委屈。

  周铭笑着亲了她一下然后才说:“其实我也知道现在最直接,也是所有人希望我做的,是跟乔罗斯就在那些权重股上较量,不管他抛多少我都全盘接下来,这样才能保证泰国股市的稳定。”

  凯特琳也跟着周铭的话点头:“因为到了这种关头已经没有什么计策好讲了,只能是硬实力说话。”

  “确实是硬实力说话,但却也并不是没有任何办法可想。”

  周铭告诉凯特琳:“谁都知道那些权重股才是关键,但问题是泰国股市那么大,难道就只有权重股,其他普通的上市公司就完全可以忽略吗?我认为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要知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任何城市可都是被农村包围着的,那么我为什么不试一试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布局呢?”

  凯特琳瞪大了一双蓝色的眼睛,她轻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好一会才叹息道:“如果不是我恶补了你们华夏的很多知识,恐怕我还真理解不了你现在的话!”

  凯特琳随后又说:“可是现在是在股市搏杀,和你们历史上的革命情况可不一样。”

  周铭耸了耸肩:“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我有预感这会有不一样的惊喜。”

  “你总是这么任性。”凯特琳幽幽叹了口气,不过随后又抬起了头,眼神坚定的看着周铭,“但是不管你说什么要做什么,我都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

  有这么一个无论怎样都支持自己相信自己,自己疯陪着自己疯自己错陪着自己错的女人,夫复何求啊!

  周铭再一次亲上了凯特琳,这一次周铭可不是那么蜻蜓点水的浅尝辄止了,而是深吻。

  也不知多长时间,凯特琳几乎要迷失自己的时候,周铭才终于放开了那双红润的芳唇。

  “想不到你又发育了呀?”周铭突然说。

  “啊?什么?”凯特琳这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因为有东西顶到我胸口了,还在把我往外推呢!”周铭坏坏的说。

  凯特琳这才反应过来周铭说的是什么,顿时两团羞涩的红晕浮上了俏脸,不过羞涩的凯特琳却并没有遮挡躲藏,反而还不动声色的挺了挺自己的酥胸,就把那一抹雪白还有深深的沟壑展现在周铭眼前。

  开玩笑,人都是他的了,看一看又怎么了,又不是没看过,而且今天本来也不是……

  “我们回房间吧。”凯特琳突然说道。

  “恩,什么?”这一次换周铭没反应过来了。

  凯特琳羞恼得牙痒痒:这个坏男人居然这个时候还在装傻。

  不过凯特琳还是鼓起勇气抬头看着周铭又说道:“我说今天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慕晴姐他们都会在自己的房间里。”

  周铭这才想起这些女人们自己私底下鼓捣出的轮流陪自己的事情,那么现在凯特琳这话的意味就再明显不过了:她要。

  现在自己女人已经发出这么明显的暗示了,周铭怎么能无动于衷,立刻抱起凯特琳就冲回自己的房间里。而凯特琳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搂着周铭靠在周铭怀里,伸出她的小香舌像小猫一样舔着周铭的脖子,这更刺激了周铭,让他感觉自己体内有什么东西要爆炸了。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同样凯特琳这么一点刺激也能让周铭兽性大发。

  周铭抱着凯特琳飞快冲回自己的房间,重重把凯特琳扔在床上,然后自己狠狠的扑了上去。

  顿时房间里一片春光无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