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周铭老板您居然想到办法了?”杨结清当时就惊讶到跳起来了。

  周铭挑了挑眼皮:“怎么杨老板你好像并不怎么高兴呀?”

  杨结清急忙摇头表示:“绝对没有!只是这个消息太让我感到意外啦,我想不到周铭老板您居然这么快就想到了办法,这简直不可思议!”

  杨结清是真的很意外,要知道就在上午他们离开的时候周铭还没办法,甚至都不知道沈家的阴谋是什么,怎么现在才不到半天,自己再来找他就有办法了呢?神奇也要有个限度吧,你这就犯规啦!

  当然在惊讶之余,杨结清的语气还带有一些怀疑,他很怀疑周铭是不是真的有办法,还是只故意这么说的。

  “所以周铭老板你究竟想到了什么办法?”杨结清最后又小心翼翼的询问。

  对他这种患得患失的想法,周铭当然是一清二楚,不过周铭大度,并不打算计较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所以周铭很直接告诉他:“很简单,我们再搞一次招标活动就是了。”

  “什么招标?”杨结清问,一脸茫然,显然脑子没转过弯来。

  “你不是搞房地产的吗?你怎么会连招标都不知道呢?”周铭无不惊讶的说,“就是咱们把寰宇大厦这个大项目缺失的那些材料承包出去,虽然我们解决不了这个难题,但可以找其他公司帮忙解决啊。”

  “周铭老板你这是说把寰宇大厦再卖出去?”

  杨结清随后连连摇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本来寰宇大厦我就是今天在新月饭店里拍卖来的,虽然这不是一次公开拍卖,但全国有能力承接项目的大企业肯定都收到消息,我们怎么可能再卖的出去。”

  周铭叹了口气:“杨老板你想错了,我可没说卖,而是招标,把项目里可能受沈家钳制的地方承包出去,就是我们出钱,有能力的公司出技术出材料。”

  杨结清这下明白了,可随之问题就又来了。

  “我明白周铭老板你说的,但钱的问题怎么解决?”杨结清问道。

  原本沈家故意缺失这些材料,目的就是想利用这些技术和材料的缺失在杨家这里讹一笔,现在周铭可以打着招标的名义把项目包出去,可这样子做不等于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吗?

  毕竟这可是建造一座超过一百层的超级摩天大厦,未来华夏的第一高楼,和一般的小区楼房绝不一样,放眼全世界,有能力有技术做到的企业就那么多,原本可选择的就不多,现在自己再行招标,难保这些企业不会像沈家那样狮子大开口,更不要说还有沈家在背后推波助澜了。

  好吧就算这些企业不管再怎么有良心讲道义,但摩天大厦的施工难度就摆在这里,而且既然是自己承包,那么预算必不可少。

  可……杨家现在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他们没钱了。

  “杨老板这是失忆了吗?还是杨老板准备反悔?”周铭突然问道,让杨结清顿时懵逼了,完全搞不清楚周铭怎么突然问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周铭随后告诉他:“如果杨老板要是没失忆也不打算反悔的话,怎么会忘了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呢?”

  杨结清这才反应过来周铭的意思:“周铭老板您是说这个钱您出?”

  “怎么杨老板不同意吗?”周铭又问道。

  杨结清毫不犹豫的摇头,还拼命向周铭竖起了大拇指:“这可真是太好啦!周铭老板您绝对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啊!我真的没想到您居然愿意帮我们出这个钱,对周老板您这样的人,我之前居然还怀疑您的目的,我真是太蠢太有眼不识泰山啦!”

  杨结清惊讶到跳起来了,要知道今天不管他再怎么不愿意承认,他上门也是带着有求于人的态度。

  在这种情况下,周铭能做到不坐地起价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对他来说,他之前想着周铭所谓的合作,无非就是花最少的钱甚至是不花钱在寰宇大厦里占一定股份出去,什么花钱的事情他肯定都不愿意的,谁知道在被沈家算计,也可以预见肯定是最花钱的地方,周铭居然主动站了出来,主动领下了这笔开支。

  这怎么能不让杨结清喜出望外,现在别说是把周铭给夸上天,就算是让他当场叫爸爸他都会毫不犹豫了。

  “不过这边我也不是白出的。”周铭接着给杨结清强调道,“我希望就寰宇大厦这个项目能重新专门成立一个公司,而我的这笔钱,就当做出公司的入股了。”

  周铭看着杨结清:“我知道你们杨家今天买下寰宇大厦花费不少,但至少在高层施工技术和材料的招标活动没有结束以前,我需要寰宇大厦公司的主导权。”

  这……

  杨结清犹豫了,虽然说分股份,杨结清在来之前就已经可以预见也是杨家同意了的,但要说把主导权交给周铭,这样的条件就让他为难了。

  “商场如战场,杨老板你应该听过这样一句话,而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如果你不把主导权交给我们,如果耽误了机会,那就不是任何人想看到的结果了。”

  苏涵对杨结清说,见他仍然还在犹豫,苏涵接着说道:“杨老板,说句很不好听的话,我不明白你为什么犹豫,我知道你很宝贝寰宇大厦,那是你花了两个多亿美元买下来的,但在我们眼里并不值什么。”

  苏涵接着说道:“我们都是有的放矢的,既然要我们拿出钱来给你入股,那首先我们就得要有主导权,如果这个问题谈不拢,那么我们也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

  说着苏涵突然一挑眉:“还是杨老板您并没有决定权,得回去请示杨家呢?”

  “当然不是!”杨结清脱口大声说道。

  开玩笑,我杨结清好歹也是杨家大少爷,是肩负着杨家这次和周铭你交涉合作事情的,怎么可能会没有决定权呢?

  “这种事情我就能决定,不用再请示杨家了,而且沈家这么着急要拍卖,就代表事情恐怕会很急,哪有慢慢研究的时间了。”杨结清当场表了态,“我现在就可以答应你们!”

  于胜戎李庆远他们都笑了,这就是他们想要的效果。

  周铭则是对苏涵有点刮目相看了,没想到苏涵这个时间把握的相当好,完全掌握了主动。

  尽管周铭不是不知道苏涵已经在国内当了几年的娃娃笑董事长,一个能坐进人大的人,怎么可能会简单?只是周铭一直在国外,再加上苏涵在自己面前从来不过分表现,周铭对她的印象就一直是几年前那个开着小饭馆,对什么东西都怕的要命的小姑娘。

  不过现在看来,她早就成长为了可以帮自己独当一面的女强人啦!

  “那么杨老板既然答应下来,那么我们就先准备一下,过几天办个新闻发布会请国内外所有媒体过来,正式成立这个公司吧。”周铭说。

  杨结清又皱起了眉头:“还要办发布会吗?这种事情不是要低调点好吗?”

  周铭摇头表示:“正好相反,我觉得咱们应该越高调越好!”

  周铭随后看着他:“还是杨老板刚才的合作只是一句空话,第一个要求就要反对了呢?”

  杨结清先一愣,随后才咬牙答应道:“那好,就听你的!”

  随后周铭和杨结清再讨论了一下合作公司的情况以后,杨结清就匆匆离开,回去把这个消息带回杨家了。

  杨结清走后,于胜戎长出一口气说:“幸好是杨结清,也幸好苏董拿捏的也特别好,否则咱们的主动权可就得大费周章啦!”

  苏涵却摇了摇头告诉他:“于先生,您可不要以为是他急躁疏忽,他可并没那么看上去的简单。”

  另一边杨结清很快回去了杨家,他父亲杨林平仍然在等他的消息,当杨结清才回到家,杨林平就立即起身询问他情况怎么样了。

  杨结清回答道:“爸,是好消息,周铭已经答应跟我们合作了,他的合作方式是针对寰宇大厦这个项目重新建立一个公司,然后我们和他们分别通过分公司股票的方式进行合作。并且他们希望掌握主导权,因为他们需要根据形势第一时间做出调整。”

  杨林平皱着眉头考虑了一会:“他们的要求可以理解,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和你叔伯他们商量……”

  “爸,我已经答应他们了。”杨结清说。

  “你说什么你已经答应了?”杨林平当即恼火了,“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决定,为什么你没有和家里商量一下,你……”

  杨结清打断了自己父亲的话:“爸,你觉得现在我们还有时间去等着家族里几位叔伯商量吗?而且更重要一点,借着寰宇大厦这个项目,难道不是我们能彻底掌握杨家大部分资源的机会吗?难道爸你想一辈子当个有名无实的大家长,无论大小什么事都和族里几位叔伯商量吗?你愿意我不愿意!”

  杨结清接着说:“不扮成猪怎么能吃到老虎,要是他们真以为我傻,我未必以后会没有机会反咬他们一口!”

  杨林平冷静下来了,他看着杨结清的眼神复杂:“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看来你真的长大了……”

  最后杨林平做出了决定:“那么好,这个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只是你打算怎么做?”

  杨结清想了想说:“先把消息告诉沈家那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