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泰国的股指最终定格在了409.21的指数上,不得不说这个结果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因为原本很多人都认为泰国的股指会跌破到300点以下。事实上在上午的抛售狂潮后,指数曾一度十分逼近了这个数字,但最终由于在收盘前的一波强势反弹,不仅之前下跌的全部恢复,甚至还涨出了许多。

  不过根据我们连线的克拉克教授说,他却觉得现在的情况并不是什么好事情,因为今天良好的涨势完全是泰国政府一手抬起来的。

  据悉今天一天泰国股市的交易额就接近八十亿美元,这是非常可怕的数字,但是很显然,这也是泰国政府不顾一切下场搏杀的结果,虽然最终为泰国股市止住了血,但从整体而言,这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因为明天就是结算日了,我想但凡炒股的先生们都能明白我的意思了吧,所以今天虽然泰国政府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但似乎并不影响大局。

  ……

  电视里,主持人在各种分析着泰国股市的形势,尽管他惊讶的语气在称赞着泰国股市今天的传奇,可结果却并没有表达出任何的喜悦,反而还很担忧。

  事实上不仅是电视里,在世界各大金融媒体上,对泰国今天的评价也同样都不咋地。

  伦敦金融报直接给出了“赢得了今天的尊严,放弃了明天的胜利”这样的标题。

  他想说的很简单,在战场上,任何一位合格的指挥官都会为一场战斗设置预备队,不会一次性把所有士兵都投入战场,这么做不是因为贪生怕死保护自己,而是为了在出现意外的时候能够应付。

  那么金融战争也是如此,没有哪个合格的操盘手,会一下子把钱都投进某一支股票,或者是某一天的股票里,万一赔了呢?

  一盘梭.哈,赢了会所嫩模输了下海干活,那是赌徒的做法,任何一个合格的投资人都不会这么做的。而现在泰国政府今天这样,看似很强势的保卫了泰国的股市,但实际上由于透支了资本,导致他明天会很容易没钱再投进市场,最终只能缴械向乔罗斯投降。

  而世界经济的标题则更加嘲讽:老谋深算和愣头青。

  报纸里把乔罗斯比作老谋深算的老狐狸,他故意强行打压股市激怒周铭,而周铭则是一个呆头呆脑只会闷着头往前冲的愣头青,看着乔罗斯那么肆意打压股市,他就受不了投出自己全部的资本进场了。

  当周铭带着泰国政府的资本进场,乔罗斯就很潇洒的转身离开,所以才会有现在的结果,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明天才是最后的交易日。

  所谓最后交易日,顾名思义就是指股指期货结算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

  按照泰国交易所现行的交易制度,股指期货是一个季度一结算,结算日是每个季度的最后一个星期六,这一天交易所会对所有账户的期指合约进行结算,对所有账户进行强制平仓。但由于星期六股市是不开市的,因此每个季度的最后一个星期五就成了最后一个交易日。

  简单来说,就是由于过了结算日,下周一的股市情况就是一个新的开始,因此这最后一天的涨跌就显得尤为重要,不管之前情况怎样都可能在最后一天捞回来。

  对于乔罗斯和他带领的这些国际炒家来说,股指期货是他们非常重要的一个赚钱手段,他们大都在之前购买了大量看跌的股指期货。这就和赌博赌大小一样,他们为了能赚回钱,必然要不惜一切代价让股指下跌。

  而原本最后的交易日就是股市最活跃的时候,更不要说现在有了乔罗斯他们这些国际炒家集团,他们必然会利用好这最后交易日的机会。

  就是由于股指期货交易的这种特殊性,因此尽管泰国股市今天一路暴涨,但还有这最后交易日,整个泰国就仍然笼罩着一层阴郁之气,无数的泰国人在唉声叹气。

  “国王陛下还有那个周铭他们真是太冲动了,你说要是放在明天多好,那样至少还能拼一把。非要是今天,你别看今天涨势那么厉害,搞不好明天就全跌出去了,连拼的机会都没有。”

  “要我看国王陛下和那个周铭也是真没办法了,你想想要是任由股市那么一路暴跌下去,跌到两百甚至是一百,那不也是同样的结果吗?难道就明天一天,国王陛下拼一拼,把泰国所有的家底都砸进去,就能让股指暴涨三百点吗?这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

  “说起来还是乔罗斯他们太厉害了,他们还是我有绝对优势的,只要明天他们能再继续打压泰国股市,哪怕只是维持原状,他们都赢了。”

  “乔罗斯不愧是乔罗斯,他早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而和整个泰国的唉声叹气都不同,在罗宾逊的庄园里,却是一派轻松愉快的氛围,他们不会在这种关键时候莫名其妙的开派对,但却开了一瓶红酒。

  “不得不说,今天那个周铭还是真让我感到十分意外啊,没想到他居然能一路把股市给推到四百点以上,我本来以为能到三百七八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他完全超出了我的预计,可真狠那!”

  “你确定这是他够狠吗?可怎么我觉得你这更像是在讽刺他就是个小丑呢?毕竟他能做到这样还不都是我们主动退让的结果,要是我们一直搏杀下去,最后情况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得意什么啊?”

  这话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赞同:“我们主要也都是把重心放在明天的,毕竟不管怎么说明天才是重中之重,今天就让那个周铭稍稍得意一下吧,看他明天还能怎么办!”

  就连一向冷静客观的罗宾逊也举杯大声道:“没错,他周铭不过就是一个呆头呆脑的愣头青,今天这样扫货,看他明天还能怎么办,而我们今天是避开了他的锋芒,我们还留有很多实力,明天只要我们团结一心,拿下这个小小的泰国我相信绝不是问题!”

  罗宾逊的话让所有人都欢呼了起来,无疑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随后罗宾逊来到乔罗斯身旁对他说:“乔治我知道你还有所担心,毕竟今天那周铭的突然进攻完全打乱了我们的步调,但这并不是你沉沦的借口,你可以重视他这个人,不过你却一定要表现出你能赢的信心,否则你怎么能让这些银行家们支持你呢?”

  乔罗斯心头一动,他惊讶的看向罗宾逊。

  有句老话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就是指挥官的情绪是能传染给团队中每一个人的,乔罗斯可以表示周铭的厉害,但却不能害怕更不能有输的负担,因为这样会让其他人都失去信心的。

  想明白了这一点,乔罗斯叹口气说:“幸好有内特你在,我的确是太在意周铭的想法了,以至于我差点都失去了自己的信心。”

  罗宾逊笑着表示:“没有关系,谁叫我们是搭档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刚才可并不只是在劝他们,我也是真的不认为那个周铭能赢到最后。”罗宾逊接着说,“我承认今天他的表现惊到了我,但那是建立在透支明天的基础上。要知道那些泰国人可都是很怂的,他们有多少钱又会投入多少钱呢?”

  “我觉得明天周铭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再加上他们只是乌合之众,如果明天的情况都会像今天这样那没问题,但我相信只要情况焦灼不下,甚至是我们占了上风,我相信他们的团队自己就要散伙了。”

  罗宾逊提醒乔罗斯:“别忘了之前那些家伙是怎么偷偷撤资跑路的,这种事情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觉得这次我们只要能打的很一点,他们会重蹈覆辙的!”

  乔罗斯点头表示明白,不管说一千道一万,周铭那边的团队始终是他的硬伤,毕竟他的团队都是一群自私自利的家伙,赚钱的时候和没超过他们承受极限的时候,他们还能同心协力,可一旦情况焦灼,同时投入的资本又超出了他们的承受极限,那他们会怎么做就不好说了。

  相比之下,自己这边的银行家们都是跟随自己投资过全世界的,他们对自己的信任都是最高的,在这上面,那周铭可差远了。

  乔罗斯最后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明天就必须最狠了,从开盘开始,我们就需要给他们最大的压力,我需要在一个小时以内重新把泰国股指拉到三百八十点以下,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获得最大的优势。”

  罗宾逊点点头,他随后对其他人说:“大家都挺好了,我们的乔治,他说明天他有信心把泰国的股指重新压回380点以下,那样我们就赢啦!”

  所有银行家们都欢呼起来,作为老资本家,他们都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一旦股指重新跌破了380点,那么这场仗就可以宣告胜利了。

  只是乔罗斯听到他这么说,皱着眉头表示更担心更没有把握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