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年7月29日,这是泰国第一个季度的最后一个星期五,由于泰国是按照泰国历法划分的季度,和国内的傣历很相似,以四月中旬的泼水节为新年,以泼水节后的第一个月为新一年的第一个季度。

  这天早上,乔罗斯在一片刺眼的阳光中爬起了床,他看着窗外郎朗无云的天空和刺眼的阳光,突然有些不安,天气预报不是说今天会有暴雨的吗?

  乔罗斯随后来到院子里吃早餐,罗宾逊他们早已等在了这里,见到乔罗斯过来,他们都高兴的挥手打招呼,乔罗斯开心的称赞他们很积极。

  这却让罗宾逊惊讶:“嘿!我说哥们你在说什么呢?今天可是我们最重要的日子,我们就算是把我们最后的棺材本给卖了都要积极呀!”

  罗宾逊故作夸张的表演让所有人都开心的笑起来了,乔罗斯也松了口气。

  正如罗宾逊所说,今天是结算日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他们之前购买的巨量看跌期货能不能赚钱就看今天了,不过至少从这些人的表现上来看,他们的状态还是很让人放心的。

  不过乔罗斯和罗宾逊他们这边很放松,但整个泰国却十分紧张,这一天从早上七点开始,上千万泰国人就已经守在了电视机前面,锁定了经济类频道。

  电视里,财经专家在侃侃而谈:“今天对泰国一定是很悲惨的一天,昨天泰国政府疯狂入市扫货,由于这个愚蠢的做法,让泰国政府过早的打光了自己的子弹,那么面对今天更重要也注定更加惨烈的战斗,他们将无能为力,因为他们不会再有那么多钱了。”

  “我不知道昨天是谁的主意,但我只能说他根本不懂金融,毕竟如果把重点放在今天,那么可能还有最后放手一搏的机会,但是昨天,我只能说是认输了。”

  “或许那个周铭早就认输了,所以他才这样做,会显得自己更体面一些,总之不管怎么说,我可以很负责任的给大家预测今天会发生什么,开盘泰国股市就会因为乔罗斯和国际炒家集团的抛售而全线暴跌,那将是更加惨烈的金融危机,届时大家在银行的存款会贬值,你们的房子可能也要被卖掉了……”

  很快时间到了上午九点,当曼谷交易所开盘那一刻到来,整个泰国似乎都在这一刻屏住了呼吸,他们再也不在乎现在泰国的经济情况还有自己的财物状况如何,不管今天过后他们的存款和房子是不是能保住,他们的心脏都只随着股市在跳动了。

  在这一刻,甚至就连电视上侃侃而谈的专家,也都突然失去了说话的能力,直到股市的数字第一次变动。

  “好了,不管我们之前说的怎么样,该面对的始终还是要面对,大家看看现在股市上的数字,三个百分点,那无疑是对昨天泰国政府还有那个周铭他们那些做法的极大讽刺!”

  专家的语气变得激烈起来:“我根本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犯这样的蠢,那是任何一个哪怕有一丁点常识的股民都不会犯的愚蠢错误,结果他们却这么做了,现在股市还有整个泰国就要毁在这些白痴手里啦!”

  专家痛心疾首的话语在演播室内回荡,所有人都惊呆了,甚至连电视机前的观众都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

  这样的场面让那专家非常高兴到沾沾自喜了:“你们不要崇拜我,我就是这么优秀……”

  这时主持人才忍不住提醒他说:“教授,三个百分点,是股市上涨的百分点。”

  优秀?优秀你马呢?你特么有没有看清楚就在这里胡言乱语?

  “上涨?当然是上涨了,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就是因为昨天周铭他们的蠢,所以今天股市才会上……涨?”

  专家第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接着说道,可他越说越不对劲,直到最后才瞪大了眼睛,因为的确在股市的大屏幕上,那数字的确是红色的上涨,而不是绿色的下跌。

  “这是什么狗屁东西,股市怎么可能会上涨,是不是搞错啦?那是下跌,一定是股市在疯狂暴跌,他不可能会上涨的,周铭和泰国政府在昨天就已经投入了自己的全部资本,今天无能为力了,我不会有错!”

  他突然像被踩了尾巴的狗一样跳起来大吼道,语气中满满的都是惊慌和不可置信,如同一阵狂风吹的他风中凌乱。

  他怎么都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他刚刚才那么得意表明了自己的优秀,刚刚才说那是对周铭的讽刺,结果发现居然是上涨吗?那岂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岂不是对自己最大的讽刺,表明了自己才是白痴吗?

  不光是电视里的专家,同样跳脚的还有在庄园里的乔罗斯和罗宾逊他们。

  “谁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不是开盘就投入了超过五亿美元吗?怎么不仅没能让股市暴跌,反而还上涨了三个百分点呢?”

  罗宾逊大声说着,显得有些暴躁,事实他也没法不暴躁,眼下发生的事情实在太扯淡了,就在一个小时前,他们还对今天最后一个交易日的决战信心满满,可结果开局就被人给骑脸了吗?

  还是乔罗斯站出来劝他道:“我想我们还是低估了那位周铭先生,显然他比我们想象的还要顽强。”

  “那我们就干掉他的顽强!”罗宾逊说。

  乔罗斯点点头:“我们必须要用密集的超量攻击在最短时间内破开他们的防线。”

  “那么五亿美元吧。”罗宾逊想了想说,“我们在接下来的十分钟时间里持续投入五亿美元……”

  乔罗斯却打断纠正他的话:“不是十分钟,而是每分钟,我需要我们在每分钟的时间里都要投入至少五亿美元!”

  罗宾逊倒吸了一口冷气,下意识的惊呼道:“我的上帝,乔治你疯了吗?”

  但乔罗斯却满脸坚定,罗宾逊这时已经恢复了冷静,面对如此坚定的乔罗斯,他最终做出了决定:“先生们,现在那个周铭已经向我们发起了挑战,就让我们很强硬的还击回去吧,用事实告诉那个华夏人,这个股市不是他这样的小孩能玩得转的,我们每分钟都持续投入五亿美元,看他们怎么接!”

  尽管刚才乔罗斯和罗宾逊的商讨并没有避讳其他银行家,但当最后罗宾逊这么说的时候还是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到要跳起来了。

  不过即便他们都是跟随乔罗斯和罗宾逊多年的搭档,此时也觉得他们要疯了。

  毕竟每分钟五亿,那么十分钟就是五十亿,一个小时就是三百亿,一天八个小时交易时间,那就是两千四百亿,尽管他们心里都明白这个数字不是这么算的,但光是想想也已经很可怕啦!

  但也正是因为这么可怕的数字,让这些银行家们都放心了:这么密集这么大量的投资,肯定能砸垮了那个周铭……吧?

  为此,乔罗斯亲自给他们解释:“先生们,请大家相信我,现在的局面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泰国政府了,肯定有胡安露易丝甚至更多的人和势力参与了进来,想搅乱这个局面,混淆我们的视线,所以我们更不能被他们干扰,现在他们既然要参与,那么我们就不客气的把他们一网打尽好了!”

  银行家们大声附和着好,只是乔罗斯和罗宾逊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这些决定,周铭那边早就猜到了。

  最后的放手一搏,他们肯定会尽可能密集的大量做空单,尤其是在开盘的那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们肯定会进可能的砸进股市里更多的钱,很有可能会达到每分钟四亿到五亿美元的投入。

  这是昨天晚上凯特琳对今天形势的预测,也正是由于凯特琳的预测,周铭早上直接投了七亿美元进去,也是由于这七亿美元,才让股市有了三个百分点的涨幅。

  但股市是涨了,但跟周铭在大堂的马拉九世国王和金立总理他们,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原因无他,这个钱砸的太狠了!

  “国王陛下,这五分钟七亿美元就这么没啦?而且听周铭先生的意思接下来每分钟就要砸进去五亿美元,我们真的要跟,有能力跟吗?”

  总理金立说道,或许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声音都已经很虚了。

  马拉九世看了他一眼,有些苦涩的说:“你以为现在这个局面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

  金立总理这才恍然明白,如果昨天他们可能还有选择,但是今天一旦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战争开启,他们就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了,只有跟着周铭闷头往前冲一条路可走。

  或者也可以说,事情到了现在这一步,他们已经变的不那么重要了,毕竟每分钟都要有五亿美元的投入,以泰国的财富储量,早就无力应对这样的变化,现在退出他们必将血本无归,因此现在他们所能做的就只有豁出一切跟着周铭向前冲,以期望一个胜利。

  马拉九世看到郑信也小心翼翼走过来了,他立即恶狠狠的说:“妈蛋的现在都还想什么呢?都已经是最后一个交易日了,都跟着周铭先生拿出自己的全部家底出来放手一搏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