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滨海北郊靠近铁路的外环线的地方,有一个比较破旧的工厂,门口还用大红字刷着“高高兴兴上班来平平安安回家去”的标语,显得十分有年代感。

  不过现在这工厂门口已经换上了娃娃笑的招牌。

  上午九点,几辆轿车在上千名工厂工人的夹道欢迎中,驶入了这座工厂。

  周铭才走下车,一位厂长模样的人就先站了出来:“我谨代表我自己和所有厂职工,热烈欢迎周铭老板莅临我厂视察!”

  随着厂长的话,其他厂职工纷纷喊起了热烈欢迎的口号。

  “周铭先生,这里原来是一个水泥厂,才刚刚被收购过来,娃娃笑公司原本准备作为分公司的,现在还什么都没动,里面有一栋办公楼,是很好给寰宇公司的。”李庆远给周铭介绍着。

  顺着李庆远的介绍,周铭能看到在旁边空地上堆了一些水泥,很显然是要准备把厂子给翻新一下的,只是现在还没有动工。

  “周铭先生您看这里怎么样?”李庆远询问。

  周铭点点头:“看起来挺好的,挺偏远的一个地方,不过整体规划还不错。”

  李庆远听到周铭的话显得很高兴,随后他就带着周铭去了里面的行政楼,不过这次进楼前李庆远却被于胜戎给拉住了。

  李庆远看着拉住自己的于胜戎一脸茫然:“于先生你这是干什么?我还要带着周铭先生好好看看这栋行政楼,这可是未来寰宇公司的行政大楼。”

  于胜戎摇摇头:“你真觉得周铭先生看中这里了吗?”

  “刚才周铭先生在外面的话你不是都听到了吗?”李庆远指着门外说,“他一直都夸这里很不错的!”

  “所以说李庆远你还年轻,很多事情你都不懂。”于胜戎对他说,“没听过奉承不照顾褒贬是买主这么一句话吗?意思就是一味说好恩啊应承的人,实际并没有看中你的东西,相反如果他一直在挑这里毛病那里不好,才证明他是真正看中了的。”

  于胜戎接着说:“你也想想看,咱们的周铭先生,是多么挑剔的一个人,但今天进了你的工厂,你看他说过一句不好吗?你就觉得你的这个工厂真就那么完美无缺吗?”

  面对于胜戎的话,李庆远一直在摇头,他当然不相信自己的工厂是完美无缺的,他也知道有很多问题,可周铭自从进来以后一句不好都没说过。

  “于先生你的意思是周铭先生他并不喜欢这里?”李庆远反应过来了。

  于胜戎轻轻拍拍李庆远的手对他说:“虽然我不知道周铭先生在想什么,但我却能明白眼下这个工厂绝不是他喜欢的,所以待会那些会就都取消了吧,比起奉承,我觉得我们现在更需要搞清楚周铭先生的想法。”

  给李庆远留下这番话,于胜戎就先离开了,李庆远则在原地愣神想了一会,然后咬牙回身去找这个厂子的负责人,让他取消接下来的会议了。

  那厂负责人是个五十多岁,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中年人,他听到李庆远突然过来这么通知,让他惊讶到当场跳起来了,慌慌张张的就问李庆远,是不是他们做错了什么,或者是有什么地方的工作没做到位,惹得周铭老板生气了,他们可以马上改的。

  他是真着急了,毕竟这厂子连年亏损,已经有两年发不出工资了,这在滨海这个大魔都根本都活不下去了,现在好不容易有娃娃笑这个大集团接手他们工厂,他们可不想第一次接待领导就出问题啊。

  虽然他也不知道那个年轻人是哪里来的领导,但李庆远他是认识的,那是整个华夏都出名的著名企业家,上了央视被表扬的那种。

  现在就连李庆远在那年轻人面前都矮了一头,这在他看来就肯定是不得了的大领导了。

  李庆远无奈只得给他解释:“这并不是你们的问题,是我自己这边的问题,我没有理解老板的意思。”

  安抚了厂里的负责人,李庆远这才跟着上了楼,此时周铭和于胜戎都已经坐在会议室里,都等着李庆远了,见他推门进来,周铭甚至还对他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

  李庆远小心翼翼的坐下,周铭马上开口道:“看来李庆远你已经看出来了,我并不喜欢这里,所以你把后面安排的那些破事都取消了对吗?”

  李庆远下意识看了于胜戎一眼,心说姜还是老的辣,幸好于胜戎提醒了自己这一点,否则就不好收场了。

  “很抱歉周铭先生,我并不知道我安排的这些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李庆远问。

  “其实你的安排并没有问题,如果我只是单纯的想要成立一个公司,想要自己慢慢的做大,那你这样的做就没问题,可我现在要成立的是寰宇公司。”周铭说。

  李庆远皱着眉头显然还不明白:“可是这样的地方不是很好吗?郊区偏远,有什么消息都不太容易被沈家知道。”

  周铭笑了:“老李呀,你觉得我们现在还需要防着沈家吗?你不觉得这很多此一举吗?”

  李庆远悚然一惊,这才反应过来。

  对呀!昨天沈家知道的消息不就已经通过黄家传过来了吗?现在居然还想着要防着沈家,这个想法也的确太蠢,太多此一举了。

  “那我马上再安排。”李庆远说。

  周铭摆摆手说:“这倒不必了,刚才在车上的时候,杨结清已经打了电话给我,说他已经在广场附近找了一栋写字楼,我觉得那里就挺不错的。”

  “广场附近?”

  李庆远愣了一下,似乎对周铭的话有点不太理解:“周铭先生为什么要选在那里?据我所知那里属于市中心,是整个滨海房租最高的地方……”

  “但曝光度也是最高的!”周铭打断李庆远的话对他说。

  于胜戎这时想到了什么说:“周铭先生你是想高调做这个事情吗?”

  周铭点头回答:“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低调!你们想想,既然我们是准备卖股份的,那么要是连招牌都打不响,那还怎么卖呀。”

  于胜戎和李庆远对视一眼,他们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惊讶,这显然和他们最初的想法完全不一致,他们原本认为周铭是想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所以李庆远才找了这么一个旧工厂;但却没想到周铭要的居然是敲锣打鼓放着噼里啪啦的鞭炮玩闪亮登场的。

  不过想想也的确需要这么做,毕竟周铭之前说过寰宇大厦是一个很大的项目,单凭杨家和他们,就算再加上滨江财团,也是不够拿下来的,他们需要拉更多的人入场。

  那么正如卖产品前先要打广告一样,现在他们要拉更多人入场也同样需要宣传,这样一来他们选择偏僻工厂就不行了,必须要在所有人都能看到的闹市区。

  “周铭先生非常抱歉,是我想错了,没能领会你的意思。”李庆远主动道了歉。

  周铭站起来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对他说:“老李呀,我现在既然还喊你老李,就证明我并没有生气,而且我明知道你做了什么,我还是先过来了,就证明这并不是什么大事。”

  周铭接着说:“此外我过来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想来看看你选的工厂,这对寰宇公司并不匹配,但对娃娃笑却很不错,不管铁路公路都在附近,交通非常便利,我们可以把这里作为一个调配中心。”

  李庆远高兴的抬起头:“我原本就是这么打算的!”

  周铭打了一个响指:“看,我们的思路还是很统一的嘛,毕竟你一直在忙娃娃笑集团的发展,对其他方面有不懂也很正常,你也不要对今天的事情有什么负担,我可不想失去一位大将。”

  周铭还点了点他:“我可是听小涵说了要不是你,娃娃笑可没那么快就铺开到全国各地,娃娃笑成为华夏食品和饮料的第一品牌,你李庆远当属头功。”

  “只是头功归头功,我却觉得你老李绝对能做到更好的!”

  周铭转了话锋又说:“就像这一次,如果你能考虑的更多一些,我认为你是能猜到我的想法,虽然我知道你一直都急于铺开娃娃笑的销售网络,造成性格有些急躁,但现在网络已经铺开,甚至就连乡村都有了。”

  “那么娃娃笑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把这些已经占领的市场充分消化。”周铭最后强调,“而这项工作就是急不来的了,需要小火熬汤一点一点慢慢来了。”

  听着周铭说的这些话,李庆远用力的点点头:“周铭先生我明白了,我一定会努力让自己做到更好的。”

  这一切都给于胜戎看在眼里,他不能不给周铭在心里竖一个大拇指。

  别看周铭年轻,这手段可太厉害了,今天表面上看起来只是李庆远的一个工作失误,但周铭却可以利用这个失误把李庆远平时的一些缺点带出来,并为三言两语就规划了娃娃笑未来的企业战略。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于胜戎知道李庆远这个人最近可不安分,他一直都想自立门户而不是甘于当一个全权总经理,他想有自己的事业。

  不过现在看来,被周铭这么一番搓.弄,他的理想恐怕得向后推迟很多年了。

  这样一个年轻人,真是太可怕了!

  于胜戎想到最后突然后脊梁骨一阵冰凉,他突然想到了周铭今天这个举动,莫不是也还冲着自己来的?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