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了,这个外国佬绝对是疯了!

  这是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在听到了史密斯的话以后的第一反应,他们简直不敢想象这个外国佬怎么就敢在这里这么嚣张?他凭什么敢这么做?

  他们惊讶不解,但他们更感到愤怒和害怕,因为他很怕因为这外国佬的神经病举动,让周铭迁怒到自己身上。

  开玩笑,现在寰宇大厦的公司还没成立,就有这么一个外国总工程师这样当面挑衅,这要换了谁都忍不了啊!甚至还会怀疑这是不是他们故意搞出来,就是给周铭一个下马威的。

  他们小心翼翼的看着周铭,等待着周铭的表示。

  不过他们等待的雷霆暴怒并没有发生,周铭仍然坐在那里满脸微笑,仿佛刚才史密斯说的那些话并不是针对他去的一样。更重要的是以他们的眼光都能看出周铭这是真心实意的笑,并不是装出来的,这才让他们更不理解了。

  周铭先生这是怎么……气糊涂了吗?

  他们小心翼翼的揣测着。

  周铭很快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看着史密斯说:“你叫史密斯对吧,其实你华语说的挺好的不是吗?一开始为啥要装成自己不会说的样子呢?”

  恩???

  随着周铭这话说出来,所有人都懵逼了,因为谁也没想到周铭在那里沉默了半天,最后居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包括史密斯自己在内的所有人,他们都很想问周铭一句:老大,这是在挑衅你,能不能有点回应?你现在这话怎么想都和史密斯之前的话一点关系都没有吧?

  史密斯尽管一头雾水,但他仍然很强硬道:“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回应就怎么回应,你们能管得了我工作,难道还能管我怎么说话吗?”

  “哦,原来史密斯工程师是对自己的工作有了意见吗?”

  周铭靠在椅背上,向史密斯伸出了手:“那么不妨说说看是哪不满意了,如果是你有道理,我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还能帮你调整一下。”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对我的工作有什么意见,而是对你们这些什么都不懂却又喜欢指手画脚的华夏人有意见!”史密斯突然大吼一声。

  只是吼完了这一声,史密斯却又冷静了下来,摆摆手说:“算了,反正和你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华人说了你们也听不懂,那么你是最大的老板,看你这么着急的叫我过来,看来是对我的翻新方案又有新想法了吗?”

  “很抱歉,我还没有看过你的方案。”周铭说。

  其实周铭不光没看过什么方案,甚至在来这里之前,甚至不仅是周铭,就连租下这栋写字楼的杨结清,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翻新的方案。

  史密斯听着周铭的话,他突然笑了:“果然是这样,我就知道你们这些华人都是蠢货!”

  看着史密斯的表现,周铭就算再不懂也能猜到发生什么事了,无非就是史密斯作为这里的总工程师,他有自己的翻新方案,但是却被原来公司的领导这个指挥一点,那个改一点。

  其实这种情况在国内是很常见的,因为总有些领导他们就喜欢在已经成型的方案上指手画脚,希望能把自己灵机一动的点子给加上去,仿佛要是不这么做就显不出他们的本事一样,但这就让史密斯这位总工程师很愤怒了。

  或许开始的时候,史密斯还能和这些人耐心周旋,但时间长了就成了现在这样。

  “那么好吧我的大老板,不知道你又有什么反.人类的想法吗?”史密斯很随意的问。

  周铭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但周铭现在却没空帮着这位史密斯先生做思想工作,因此周铭很直接告诉他:“我希望能把这栋写字楼给翻新一下。”

  “好啊!翻新,我早就想这么干了,我知道在南浦那边有很多工人正在等着活,我随时可以帮你联系他们,不管是泥工瓦匠还是别的什么。”史密斯很大大咧咧的说道,一副完全没把这个事情当回事的架势。

  这让于胜戎感到无比恼火,他一下一下的拍着桌子说:“你说的这是什么东西,你以为我们是来找你做装修的吗?我们是要把这整栋写字楼翻新,不是贴个瓷砖木地板!你再这样胡说八道别怪我不客气!”

  开玩笑,好歹自己也是于家的大家长,你史密斯现在这种口气分明就是在侮辱人啊!

  杨结清也狠狠拽了史密斯一把:“史密斯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我们现在跟你好好讨论是在给你面子,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告诉你只要我一句话,你马上就得从这里爬出去,什么薪水酬劳,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面对于胜戎和杨结清的威胁和警告,史密斯仍然满脸的不屑。

  “翻新?你们懂怎么给写字楼翻新,你们又知道现在最流行的风格是什么,知道什么是地中海风格什么是巴洛克式风格什么是现代风格和概念风格吗?我觉得对你们来说,哪怕是随便拿泥巴糊一堵墙都是好的吧!”

  史密斯说着骄傲的扬起了头,大声宣告着:“我史密斯毕业于苏黎世大学,具有土木工程和建筑设计双硕士学位,我的梦想是要成为理查德罗杰斯那样的建筑大师,亲手设计摩天大厦,不是和你们这一群什么都不懂的乡巴佬讨论房屋外墙的粉刷!”

  “史密斯你这个王八蛋,你……”

  于胜戎和杨结清气得咬牙切齿,恨不能一巴掌拍死这个嚣张至极的外国佬,但他们指着史密斯你了半天却都没了下文,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对史密斯说的这些的确一点都不懂。

  看着于胜戎和杨结清那一脸恼怒却又无处发泄的模样,史密斯骄傲的扬起了头。

  不过这时周铭却说话了:“史密斯先生,关于你说的这些这样那样的建筑风格,我的确不懂,我也没去过瑞士,更不知道理查德罗杰斯是谁,但我却知道,我只是打算翻新一下这栋写字楼,我并不打算建一座能当艺术品的大楼出来,而且我相信你也没这个能力。”

  史密斯眼睛一瞪就要说话,但周铭却先说道:“史密斯先生你不要着急,听我慢慢说,我所谓的翻新,并不是要改变写字楼现在的整体结构,而是要卸掉现在外面的那些难看的褐色玻璃幕墙,并铲掉那些乳白色的贴砖,然后通通换成钢化玻璃幕墙。”

  周铭一边说着一边还高兴得抬手连连比划,这让于胜戎和杨结清心里一阵阵担心,生怕史密斯这位土木建筑双硕士又搞什么新事情。

  然而这一次史密斯却出奇的没说什么,只是愣一下说:“周铭先生您是要怎样的玻璃幕墙?”

  周铭告诉史密斯:“这个我也说不上来,总是就是平铺在墙面和窗户上,让人看起来就像是一汪湖水那样的效果。”

  “周铭先生您是说使用隐框的玻璃幕墙技术?是将安装玻璃片的铝框全部隐藏在玻璃幕墙的后面,以形成一种大面积的玻璃镜面效果,这样就能让整栋写字楼的外观效果看起来更美观了,是这样吗?”史密斯询问周铭道,只是他的语气听起来有点激动的样子。

  周铭点头说:“具体技术我说不上来,但我要的效果就是让整栋大楼看起来像一面大镜子一样就是了。”

  史密斯听着当时就高兴到跳起来了,他拍手对周铭说:“这正是我之前的方案呀!周铭先生您真是太懂建筑,是走在了建筑时尚前沿,是非常有未来眼光的呀!”

  看着越来越激动的史密斯,原本还准备帮着周铭喷回去的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三人当时就愣住了。

  什么情况?这还是之前那个那么傲气嚣张的史密斯吗?他不是什么苏黎世大学的双硕士学位高材生吗?不是要做什么大师的人物,怎么周铭随口提这么两句,他居然就高兴成了这样?这是在玩吗?

  “其实也还好,只是我之前在国外的时间比较多,也在巴黎参加过时装周,对这方面有一点了解吧。”周铭随口解释道。

  对于史密斯不吝言辞的夸赞,周铭实际上是很不好意思的,因为要说自己有什么审美或者未来建筑趋势眼光什么的,那绝不可能,自己尽管参加过巴黎时装周,但那更多的也是靠着安列斯大师和他的学生波雅做到的,要周铭自己去设计衣服,那不如杀了他。

  因此这一次也一样,周铭也不可能会比史密斯更了解建筑趋势什么的。

  但好在周铭占了重生这么一个巨大的优势,周铭就算再不懂这些,只要记得后世全世界各地都是这种挂着玻璃幕墙的写字楼,哪里还会猜不到流行趋势是什么呢?

  只是让周铭有些没想到的是,在后世完全普遍的东西,现在居然那么惊讶,就连史密斯这样的人都那么激动了。

  “不愧是去过巴黎的人物,周铭先生您可比其他人要更懂艺术啦!”

  史密斯拍着自己胸口十分自信的说:“周铭先生您放心,关于给写字楼整体更换玻璃幕墙的方案我早就做好了的,最多三个月,我就能全部更换完毕!”

  然而周铭听到这个答案却摇了头:“三个月时间太长了。”

  “周铭先生,更换玻璃幕墙并不是简单的把玻璃给挂在外面,还需要对建筑的整体承重进行重新估算,并且这种高空作业也是有一定施工难度的……”

  史密斯着急在给周铭解释,但周铭仍然很坚决的摇了头:“三个月时间太长了,我需要在半个月,最好是在一个星期以内完工。”

  “这不可能!”史密斯大声说道,“周铭先生你这根本是异想天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