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李家豪宅里的热闹派对,还有周铭那无可奈何的胜者待遇,与此同时在曼谷的另一个庄园里,就相当冷清了。

  这就是罗宾逊的庄园,其实庄园里的仆人保镖什么的也都还在,但给人的感觉就是有了点人气,尤其在庄园曾经被当做金融战争指挥室的大厅里,就更是如此了。

  还记得就在一天前,就在昨天晚上,这里还是坐满了人的,所有人都信心满满的要在今天给周铭一个好看,然而这还不到二十个小时,这里就只剩下了乔罗斯和罗宾逊两个人。

  乔罗斯茫然环视了一圈,最后叹了口气:“内特,你说我是不是有点太蠢了,到现在我居然还是不明白那些家伙为什么要偷偷跑了。”

  随着乔罗斯这个问题,罗宾逊也想起了上午的时候,那时候正是老摩根高调入市,所有人都认为那是压垮骆驼最后一根稻草的时候,但紧接着没过几分钟,新加坡、北俄和英国就都纷纷表明支持周铭,也是在那之后不久,就出现了第一个偷偷撤资跑路的家伙了,再然后……就一个一个全跑了。

  而当这些全力支持的银行家们撤出去以后,泰国股市由于缺少了他们的对冲,再也没有制约,于是理所当然的一路高歌猛进,最终定格在了581点的高度。

  要知道在金融危机爆发以前,泰国的股指就在六百多点,抛除一些金融泡沫,这基本算是泰国股市现在的正常水平,这样算下来,他们这一次在泰国的金融操作,完败给了周铭。

  罗宾逊拍拍乔罗斯的肩膀,看着自己的搭档那一下子仿佛老了十岁的面容,他脸上的表情很纠结。

  “想说什么就说吧,现在还有什么是我接受不了的吗?”乔罗斯苦笑着说。

  罗宾逊点点头然后说道:“其实早在昨天晚上,本格就已经跟我说了,如果今天我们的投入一旦超过了某个数值,那么他们就会离场,因为一旦超过了,即便我们最后胜利了,也依然会亏。”

  本格这个名字乔罗斯知道,他就是支持自己的那众多银行家中的一位。

  这也让他脸上的笑容更苦涩了:“所以他为了止损,就卖了我们吗?”

  罗宾逊摇摇头说:“并不止是本格,其他人也都是这么打算的,所以其实他们早在昨天就都已经计划好了今天的离场。”

  乔罗斯突然愣住了,整个人就如同石化了一般一动不动,好一会才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上帝呀,原本我以为团队是那个周铭最根本的问题,却忘记了这也同样是我自己最根本的问题。”

  “都觉得这些银行家都是跟我一起征战过全世界的团队,怎么看都是没问题,是值得信任的,但实际上我带他们打的一向都是顺风仗,不管是面对海湾还是英国,我们都没有过逆风局。也就是说我都是带着他们投机赚钱的,一旦事情变得焦灼,他们就扛不住压力了。”

  乔罗斯叹息的说着,语气充满了后悔和萧瑟:“都怪我早没有发现这一点,反倒是周铭那边一直都处于劣势,他们团队的韧性就要比我们优秀多啦!”

  罗宾逊看着乔罗斯,对于乔罗斯的后知后觉,罗宾逊却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想尽一切办法挽回局面,去激励这些银行家,结果还是没用。

  乔罗斯突然站起来:“好了内特,我认为你不需要太担心我,将军既然上了战场,那么胜和负就是早已经被写在羊皮纸上了的,我看的很开,而且周铭是一个很强大的对手,和他战斗我感到很愉快。那么现在,我也是时候离开泰国回去了,你说呢?”

  “你能想通那才是最好的。”

  罗宾逊笑笑也站起来了,随后他们离开庄园,搭乘早就准备好的私人飞机离开了泰国。

  在飞机上,乔罗斯透过舷窗看着变得越来越小的泰国,突然问道:“内特,你觉得他们接下来会不会扩大战争规模,直接掀起整个东南亚的金融风暴呢?”

  乔治你疯啦?

  罗宾逊张嘴就要这么说,毕竟他们才在泰国遭受了失败,怎么会不总结失败的教训舔伤口,反而还要扩大呢?这根本就是小孩子赌气的疯癫话嘛!不过最终话到了嘴边他又给憋回去了,因为他了解自己这位老搭档,他从不无的放矢,既然他现在这么说就肯定有他的道理。

  “难道你有发现什么了吗?”罗宾逊问道。

  乔罗斯却卖了个关子的哈哈一笑:“谁知道呢!或许是我疯了吧。”

  乔罗斯和罗宾逊的飞机经过整整一天的飞行,才终于跨越了半个世界到了美国纽约,他们才下飞机,就立即被车接到了摩根家族的新哈特福德庄园。

  作为继承人的伯亚在门口迎接,罗宾逊对此笑笑说:“老摩根这家伙还真是很够意思啊!我们飞了24个小时,居然邀请我们来这座曼哈顿数一数二的豪华庄园里休息,我对这个安排非常满意!”

  伯亚哪能听不出罗宾逊这话里的讽刺,根本就是在指责老摩根不厚道,居然才到纽约,不先安排他们休息,就先到这里来谈事情。

  不过伯亚却不卑不亢的回他道:“罗宾逊叔叔,毕竟曼哈顿这么大,休息的地方很多,但是新哈特福德庄园却只有这么一座,不是吗?”

  这个回答让乔罗斯眼前一亮:“果然是老摩根最得意的继承人,果然厉害!”

  随后乔罗斯劝住了还要不依不饶的罗宾逊,他们跟着伯亚一起进了庄园,伯亚带他们坐在了会客厅,原本伯亚准备去请爷爷,不过乔罗斯却叫住了他。

  “老摩根随便让下人去请就行了,不过我有问题想先问你。”乔罗斯说。

  伯亚先让下人去请爷爷,随后他一边为他们煮咖啡一边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乔罗斯叔叔是想问我爷爷请你们来的目的对吗?其实这个目的就算我不说,我相信以二位叔叔的聪明也一定能猜到,是关于东南亚局势的。”

  “老摩根准备掀起整个东南亚的金融风暴吗?”罗宾逊想起了飞机上乔罗斯的话,决定拿这个话试探一下。

  这一次换伯亚惊讶了,但这个惊讶就是片刻而已。

  “不愧是金融影子罗宾逊叔叔,看来整个世界的局势都早早被摆上了您的棋盘。”伯亚赞叹不已。

  虽然一下就猜中了,但罗宾逊却并没有得意,甚至他都没有去看自己的老搭档乔罗斯一眼,只是冷淡的看着伯亚:“如果可以的话,不妨仔细说说看,我想到了结果,但却想不通目的。”

  伯亚笑了笑,看向旁边的乔罗斯说:“看来真正明白的是乔罗斯叔叔呀!”

  罗宾逊心里大叫该死,自己急着想要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结果还是露出了破绽。

  最后罗宾逊叹口气说:“好吧我承认只是乔治这个家伙告诉了我这个猜测,可是我迫切的想知道过程,想知道这是为什么,我们不是才在泰国遭受了失败吗?这个时候可并不是什么好选择吧?在我们没有找到对付那个周铭的方法以前,我们只会重复泰国的失败。”

  “我们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那个周铭,那么如果我们有办法把他从东南亚这个地方拿开呢?”乔罗斯说。

  “是说能用其他事情把周铭牵制住,让他没有办法专心放在东南亚吗?如果真有这样的办法,那对我们来说还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呀!”

  罗宾逊这么说并不是说没了周铭就一定能赢,但至少可以拿掉一个大麻烦,让事情变得容易一些。他随后又有些担心:“可是他才在泰国扬名立万,胡安那群坏小子还有白金汉宫里那个老巫婆,都不会轻易放他走吧。”

  “那可就不是他说了算啦!”

  乔罗斯告诉罗宾逊:“内特我们在泰国都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在泰国那么多家族财团表示支持周铭,但却有一个和周铭关系非常密切的势力,在这场战争中从头到尾保持了沉默。”

  罗宾逊当时就皱起了眉,他完全听不懂乔罗斯这番话的意思,哪有什么势力……

  突然罗宾逊想到了什么:“是华夏!在这场泰国金融危机中,华夏作为周铭的祖国,也是他发迹的地方,在这场金融战争里却一点支持的反应都没有,不管有什么理由,这都太反常了!”

  伯亚点头说:“罗宾逊叔叔您猜的不错,虽然我们能从华夏得到情报很少,但也知道周铭在华夏的资本集团遇到了大麻烦。”

  “原来如此。”罗宾逊随后又说,“但如果只是这样还不够吧?毕竟那个周铭已经离开华夏很久时间了,他首先都不见得能知道国内的情况,此外更重要的还是他在泰国力挽狂澜的表现,不管胡安还是伊丽莎贝他们都肯定不会轻易放周铭走的。”

  “那么如果有人能帮我们传达这个消息给他,又有人不希望他继续待在他们的阵营里呢?”

  突然门口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不管伯亚还是乔罗斯罗宾逊都第一时间起身了。

  “爷爷!”

  “摩根先生!”

  这位突然到来的人正是站在美国财富金字塔顶端,也是作为这次资本世界大战一方指挥的老摩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