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叔叔?

  坐在包厢里的这个人就是楼勇,这让周铭和杜鹏都感到十分惊讶,他们不是没想过这个之前来开包厢等他们的人是谁,可能是任何一方政治势力的代表,却没想到居然就是他们准备在这里等的人。

  他们要等的人先到了这里等他们,这是什么情况?

  杜鹏惊讶的上前,首先道歉道:“楼叔叔怎么您这么早就到了,很抱歉是我们在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让您久等了。”

  楼勇微笑着表示:“是我先到了,小鹏你并不需要向我道歉。”

  随后楼勇又看向周铭:“这位一定就是周铭同志了吧?”

  周铭走上前说:“楼副总你好,很抱歉这一次这么冒昧的邀请你,是有一件事需要和你商量,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

  “是关于工程队的事情对吗?小鹏已经都告诉我了,说你在滨海有一栋写字楼需要翻新,要为写字楼装上玻璃幕墙,并且还是需要在尽量短的时间里完成。”楼勇说,“这个工程本身技术难度并不大,只要有准确的图纸,我想大多有资质的建筑公司都能完成,但需要的是三班倒的高强度密集工作。”

  楼勇说到这里沉吟了一下才又说道:“这个工程我可以代表三工程局接下来。”

  “太好了,非常感谢楼叔叔!”杜鹏高兴道,虽然他知道楼勇并不会驳了自己的面子,但现在听他这么爽快直接的答应,还是让他非常高兴,心里一颗大石头终于落下来了,仿佛这就是他一中午最高兴的事。

  不过这也难怪,原本杜鹏打算的就是快进快出,不让周铭在燕京停留多长时间,尽快和楼勇达成协议,现在这个结果正是他想要的。

  但相比轻松乐观的杜鹏,周铭反而皱起眉头慎重起来:“那么条件呢?”

  恩?

  杜鹏愣了一下,显然从周铭这语气里察觉到了什么,随后他又想到本来约在半个小时以后的楼勇会提前出现在这里,并且帮他们开好了包厢,还这么爽快的答应了他们的事。

  要知道,现在随着改革开放,全国各地都在搞建设,三工程局全国有那么多项目在同时进行,现在突然要抽出很多人去滨海接这个工程。虽然这个时间并不长,但这种短时间打乱整个工程局建设计划的举动,这么轻易就能答应,怎么可能会没其他条件。

  楼勇笑了:“都说周铭同志很聪明,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呀!”

  楼勇随后点头说:“我的确有个条件,你要跟我去见一个人。”

  杜鹏立即瞪大了眼睛惊讶道:“什么?楼叔叔你怎么能这样,你明知道我这么急着约你出来就是为了躲避。”

  周铭却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不知道是谁想见我,或者楼副总你要带我去哪呢?”

  “你们不需要这么如临大敌的样子,我并不会害你们,我要带周铭同志去的地方也不是什么犄角旮旯的地方,是一个你们都知道而且绝对安全的地方。”楼勇随后说出了一个地方,“中南海。”

  杜鹏听到这个地方当时就跳脚了:“我就知道是这里,而且也只能是这里,要不是这种身份背景的人物,怎么敢这么嚣张做这种事?只是我没想到现在那些人胆子都这么大了,居然都敢这么直接往红墙里带人了吗?而且楼叔叔你居然还这么听话?”

  “杜鹏同志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辞!”

  楼勇先严厉的训斥了杜鹏一句,然后才说:“你知道是谁找周铭同志吗?我觉得如果你知道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杜鹏抬头还有些疑惑,但紧接着就想到了什么突然惊恐起来:“难道是……”

  虽然杜鹏最后没有说出来,但楼勇却已经明白了,他笑着告诉杜鹏:“所以你放心吧,周铭同志不会有任何危险的。”

  杜鹏沉默了一会,然后对周铭说:“如果是其他人,我会让你马上就走,不管用什么办法,但是现在这个人……我认为你还是有必要去一趟的。”

  周铭左看看杜鹏右看看楼勇,然后笑着说道:“我已经想到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周铭随后对楼勇说:“楼副总,我跟你去没关系,不过我滨海那边的工程比较急,我要争取在一个礼拜以内就完工,所以我一分一秒都不想耽搁。”

  周铭紧接着又补充说:“而且我不想要滨海和附近的施工队,都要滨海以外的工人。”

  楼勇点头表示:“周铭同志这你放心,我马上可以帮忙安排,正好在江夏那边有个项目,可以借调那边的施工队过去。”

  “那就没问题了,咱们出发。”周铭说。

  谈定了事情,周铭很快跟着楼勇出发了,杜鹏选的这个茶楼就在市中心,因此不过十来分钟,他们就到了中南海。

  静元阁是中南海里比较幽静的一个地方,是中央领导人日常休息的地方,周铭就曾在这里见过那位大名鼎鼎的改革开放总设计师杨定国杨老,而这一次,楼勇带着周铭进了中南海,也仍然是直奔静元阁过来。

  到了门口,楼勇就要求先下车了:“周铭同志我就送你到这里了,我相信你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所以你大可放心。”

  周铭点点头,随后他的车子开进了静元阁,周铭下车在一位生活秘书的带领下来到了某个院子里,到了门口,这位生活秘书还特意叮嘱周铭:“进去了你说话要注意分寸。”

  周铭向他摆摆手说:“放心吧,这里我不是第一次来了,我知道我该是什么角色。”

  那生活秘书皱着眉头,仍然抱着怀疑的上下打量了周铭几眼,这才帮周铭推开门,随着门被推开,周铭就看到一位老人正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这位老人正是现在的国家主席林泽康。

  “林主席,果然是您找我。”周铭早知如此的叹息道。

  其实当知道自己要去的是静元阁的时候,周铭就已经想到了,毕竟现在已经95年了,杨老已经九十高龄,身体情况显然一天不如一天,因此早就从静元阁这种象征权力巅峰的院子里搬出去养病了。

  杨老走了,但静元阁不可能空着,现在有资格入住这里的,就只剩下了主席林泽康。

  听到周铭的声音,林泽康慢慢睁开眼睛,他上下打量了周铭一番,尽管林泽康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特别的情绪,但周铭仍然感觉他的眼神就像是钢刷一般,在自己身上来回刷着,似乎要把自己刷透一般。

  周铭并不是第一次见林泽康了,只是那时林泽康还并不是国家主席。

  看来人在什么位置,时间长了就自然而然会表现出相应的气势了。

  打量了周铭好一会,林泽康就收回了自己的眼神,这时他的生活秘书搬来了一张椅子,林泽康伸手示意周铭坐。

  周铭也没客气,直接坐下在林泽康身旁,然后看着林主席等着见教,一点也不怯场。

  见他这样,林泽康却突然笑了:“你这个小同志倒是胆子挺大。”

  周铭则摇头说:“林主席我觉得这可不是我胆子大,我觉得反而是林主席您胆子够大,居然敢把我请来静元阁这里。”

  “难不成你还是西游记里的孙悟空,能在我这里大闹天宫不成吗?”林泽康打趣道。

  “林主席您可不能这么说。”周铭故作紧张道,“这里是代表工农无产阶级和人民权力的中南海,可不是代表封建专制统治的天庭。”

  周铭几句话,让周围几个生活秘书立即吓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着周铭,不断给周铭使眼色让他注意自己说话的分寸!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恨不能拿着破抹布塞住周铭的嘴巴,这真的是年轻人,什么都敢往外说啊!可你知道这里是哪里,你面前的可是国家主席啊!你只是一个小小商人怎么敢这么讲话,你不怕主席随便一句话,就让你在国内任何生意都做不下去吗?好吧就算林主席大度,可下面的人知道了会怎么做?

  这些生活秘书都是跟着林泽康很长时间的心腹,他们怎么也看不懂周铭,要知道不管国内外任何商人,在林主席面前无不是客客气气的,就多想和林主席多说几句话,多待一会;就只有这个周铭敢这么嚣张,你是盼着林主席马上赶你走吗?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你这个小同志真是口无遮拦!”林泽康板着脸训斥道。

  林泽康的训斥更让这些生活秘书看周铭的眼神如同看死人一般,他们都太了解林主席了,身为最高领导人不会随意的拍桌子发脾气,现在这样的表情就已经很生气了。

  那么接下来就不用多说了,恐怕林泽康就会要摆手赶人了,这个年轻人就要为自己说出去的话付出代价,甚至一位生活秘书都已经做好准备,只等着林主席一声令下,他马上就请周铭离开了。

  然而生活秘书想象中的雷霆暴怒并没有发生,林泽康反而哈哈笑了起来:“我现在算是明白杨老为什么那么喜欢你了,你可真是个有个性的年轻人啊!”

  周铭也面带着微笑:“林主席您也和我之前想的不太一样。”

  两位生活秘书顿时瞪大了眼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