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摩根在伯亚的搀扶下慢慢走进了接待室。

  还没等老摩根坐下,罗宾逊就很着急的问他道:“老摩根你究竟又有什么消息了?为什么你会那么肯定那边阵营里会有人不希望他再待下去呢?”

  老摩根笑了笑:“小内特你不要着急,我既然来了,当然也带来了答案。”

  随后老摩根朝门外招了招手:“外面的小伙子,如果你真的考虑好了,就请进来吧,否则我可以当做从来没有见到过你。”

  “不用了,我没有什么好考虑的。”

  随着这么一句话,一个年轻修长的身影走了进来,见到这个人,乔罗斯和罗宾逊当时就惊呆了,一个名字脱口而出:“你是戴森?”

  他的确就是戴森,是洛克菲勒家族着重培养,和伯亚齐名的继承人,不过一向都是翩翩贵公子的戴森,现在的表情却有些阴郁。

  乔罗斯和罗宾逊就这么看着戴森走进了房间,他们都在思考着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要知道洛克菲勒可是站在那边阵营的,虽然在他们看来这种所谓的阵营不过就是一个玩笑,但至少在没有明显胜负分出来以前,这么公然改换门庭的影响总是不好的,难道他们就不要一个脸面了吗?

  思虑再三,他们决定询问:“老摩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摩根对此并没有直接回答:“还是让我们的戴森小先生自己来说吧。”

  老摩根说着还示意了戴森一下,戴森表示:“其实原因很简单,无非就是那个周铭在泰国过于招摇的表现让他太自大了,你们也知道原本这只是我们两个阵营之间的问题,但是加上了这个不知所谓的周铭,那又算是怎么回事?请的外援吗?那这个外援未免有点太过于喧宾夺主了。”

  戴森最后说:“所以我们决定把这位周铭先生请出去,这个游戏没他什么事!”

  等他说完,老摩根带着满脸的笑容看着乔罗斯和罗宾逊:“先生们怎么样?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罗宾逊摇摇头表示:“我觉得这个事情有很大蹊跷,恐怕并没这位戴森小先生说的那么简单,我不认为就因为那么一个无聊的理由,洛克菲勒家会做出这种自毁城墙的决定……”

  “但事实我们就是这么做了,你可以不相信,但请不要妄加揣测!”戴森说。

  乔罗斯多看了戴森一眼然后说:“好吧,我可以相信,那么你要我们怎么做呢?”

  “很简单,你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到时候我会配合你们一起把周铭先生请出去的。”戴森回答,他还说,“为了表示诚意,我不会询问你们要怎么做,我同样也不会告诉你们我会怎么做,我们只需要互相配合就好,我想以你们的聪明一定能明白吧?”

  乔罗斯点点头:“的确,不了解对方的计划,这样就少了可能泄密的风险,所以戴森先生你的提议很不错,我想我们没有理由不接受。”

  戴森微微一笑:“那么祝我们这次合作顺利。”

  事情说完,随后老摩根就让伯亚送他离开了,老摩根则还在房间,看着乔罗斯和罗宾逊问他们有什么想法。

  “事情肯定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不过我们也没兴趣探究他的秘密,至少从他着急的态度上,我们不难推断,他现在的表态是发自真心的。”罗宾逊说,他此时再没有了刚才在戴森面前的急躁,而是一脸老谋深算的淡定。

  另一边乔罗斯也点头表示:“我和内特的看法一样,反正我们也没透露过多的消息,也不怕洛克菲勒那边有什么其他阴谋,反而就这么等着他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惊喜,这也挺不错的。”

  事情也的确如罗宾逊乔罗斯猜测的那样,并不完全是戴森说的这样,更多的是源于戴森本身的仇恨,他很清楚记得自己这个洛克菲勒家的继承人上门去给他道歉,这是天大的恩赐和面子,可这家伙居然不仅一点不感激,反而还对自己横加指责,甚至还说出“带着你的面子滚蛋”这样的话。

  这让戴森怎么能忍?所以他那时就决定一定要让那个周铭滚蛋,为他自己所说出的话付出代价!

  “不过我们可不能只靠着这个二五仔吧?而且就算洛克菲勒他们有这个想法,但资本市场是开放的,周铭要真不想走,洛克菲勒他们也不敢逼得太紧,怕把周铭逼到我们这边来,所以我们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把华夏那边的事情搞清楚。”罗宾逊说。

  乔罗斯却又不同看法:“但是内特,我们也要明白,那个周铭既然已经离开华夏那么多年了,本身观念就该淡薄了,此外周铭也是一个很有大局观的人,他能分不清现在哪边更重要吗?”

  “但是如果这涉及到他的父母呢?”老摩根突然这么反问道。

  乔罗斯当即皱起了眉:“老摩根你要干什么?找佣兵搞暗杀吗?这可并不光彩,而且据我所知周铭这样身份的人,他家人身边一定都会有人24小时保护,你想做也做不到,这也不是我们的风格!”

  老摩根示意乔罗斯不要激动:“我可没有这么说,我是个商人可没有那么暴力,况且在我看来,条条大路通罗马,要达成这个结果,未必需要这么粗暴,也有其他更柔和一点的办法,尤其华夏国内也有很多不安分的家伙,他们能帮上我们很多忙。”

  乔罗斯这才松了口气:“如果是这样那最好了。”

  ……

  与此同时在泰国曼谷,周铭正躺在院子的躺椅上喝茶看月亮。

  虽然院子里早已打扫干净,不过仔细看还是能感觉到很多昨天晚上那场欢闹派对的气息,甚至仿佛空气中都还弥漫着一股啤酒混合着空气清新剂的味道。

  回想起昨天晚上周铭就很头疼,原本自己就只是想随便混过去的,奈何因为几个小明星的挑衅,还有凯特琳她们的盛装出席,还公然对自己那么亲密,让自己无可奈何的又成了整个派对的焦点。

  随后的情况就不用说了,原本马拉九世国王和胡安那些家伙因为赢了这场和乔罗斯的较量,他们就很亢奋,恨不能要把自己给抛起来。

  后来由于自己的知名度,再加上凯特琳她们带来的明星效应,让其他人也纷纷都想过来和周铭认识一下,就算周铭不和他们喝酒,甚至三秒钟以后就能忘了他的名字,但在这些人看来,能和周铭握手或者点头打招呼,那都是祖坟冒了青烟的幸运,能让他们激动到半夜睡不着的那种。

  派对一直持续到了半夜,饶是周铭再怎么控制,到了最后都把架子端到最高,一概不认识的都他吗滚蛋,但这样反而让这些人更觉得这才是周铭应有的风度,让周铭很无语。

  总之当派对结束,周铭就感觉自己特别累,比和乔罗斯较量这些天还要耗神。

  不过这场派对也不是完全没好处的,由于凯特琳这些女人也都喝了点酒,晚上居然都放开了陪自己玩了一些比较刺激的游戏,让自己一天过去,到现在这个老腰还有点酸着。

  暗暗叹了口气,周铭随后转头,正好看到凯特琳正眼神柔情的看着自己。

  周铭先是一愣,随后轻轻捏了捏凯特琳的小手调笑道:“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昨天晚上没有疯够,今天还想再放纵一点吗?”

  凯特琳俏脸一红,也想到了昨天晚上自己做出的那些姿势,现在想想都羞死人了!

  不过凯特琳可不认输:“我倒是敢来,只是你还行吗?”

  哟?这小娘皮居然敢这么挑衅爷们,要是不给她点教训岂不是夫纲不振啊!

  周铭这么想着就要动手动脚,不过这时突然身后传来脚步声,是胡安和梅塞德过来了。

  他们坐在周铭面前,大家这么熟了,胡安也不客套,直接开门见山道:“你真的要回华夏吗?”

  对于胡安这个问题周铭并不感到有任何意外,或者说在中午的时候,当周铭第一次提起这个事情的时候,他就知道胡安会再找机会询问自己,事实周铭也一直在等着他来询问。

  周铭点点头:“这个事情我不是中午就已经和你说了吗?毕竟华夏那是我家,我出来好几年了,也该是时候回去看看了,如果不是这一次泰国的事情,我恐怕早该回去了,我知道家里的事情也很麻烦。”

  说话间,周铭放开了凯特琳的小手,凯特琳也很懂事的起身为周铭捏着肩。

  胡安很羡慕周铭,但他也明白现在不是羡慕的时候:“就是因为麻烦所以你才不应该回去,先处理完了这边再回去不好吗?到时候我还有其他人还可以动用外交手段帮你。”

  周铭摇摇头:“这个事情我想可能没那么简单,现在我就算不想走,也会有很多人在背后推着我走的。你忘了乔罗斯和罗宾逊在昨天晚上就连夜离开了,还有我之前把戴森骂走的事情吗?”

  胡安激动的张嘴要说什么,但他身上的电话却先响了,胡安一脸烦躁的接通,顿时脸色就变了。

  周铭叹了口气:“看来戴森那个家伙的手腕和能力,比我预想的要厉害呀!”

  胡安眼神复杂的看着周铭:“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攘外必先安内,与其让他们那么挖空心思想着来怎么对付我,倒不如我送他们一个顺水人情好了。”周铭说。

  胡安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觉得周铭越来越可怕了,没想到这些都是他早就计划好的吗?连老摩根还有戴森的反应,以及他们的手腕能力全都计算在内了?

  你特么是上帝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