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反正周铭你这个家伙经常也就和怪物一样,我也习惯了!”

  胡安说着也坐在了周铭面前,他看着周铭:“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华夏,越快越好吗?”

  周铭摇摇头:“我还在等。”

  胡安一头雾水的完全不明白:“你要等什么?”

  “当然是等老摩根通过各种手段告诉我……或者说他通过各方面给我施压要我回华夏,我才能回去,要不然他什么都还没做,我就主动回去,那岂不太强行和刻意了吗?做戏要做全套,故事要有起承转合,剧情要流畅通顺才好看嘛!”周铭告诉胡安。

  胡安一脑门黑线,他很无语同时又对那位老摩根有些同情起来,想着他好歹也是站在美国乃至全世界资本金字塔顶端,多少人仰望的大人物,甚至连这次资本世界大战都成了那边的指挥,怎么到了周铭你这里,他就这么被玩的团团转呢?是自己堕落了,还是这个世界变了?

  “对了,刚才你接的那个电话是怎么回事?”周铭突然又问。

  这让胡安感到惊讶:“怎么你居然猜不到?”

  周铭没好气的一巴掌拍过去了:“我去,这没头没尾的要我怎么猜,我最多也就知道肯定是戴森那个家伙在背后动了手脚,具体什么事情我怎么知道。”

  胡安这才庆幸的拍拍自己胸口,还好周铭不是真正的上帝,还是一个普通人的。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情,就是摩西会那边不知道怎么得知了周铭你的消息,大主教很不高兴,他出面联合了圣公会和乌尔勒支联会等几大教派,要求所有人都不得再与周铭你接触,不允许再支持你这个外人参与这次资本世界大战。”胡安对周铭说。

  “没想到戴森那个家伙居然还能搞这么一出戏出来,让我对他有点刮目相看啊!不过这也太麻烦了,只要他随便走走胡安你们的关系不就好了,何必把场面搞那么大。”

  周铭笑着说道,对于戴森把场面搞这么大有些无奈,周铭知道胡安这些所谓的豪门无非就是教廷座下十三教派在全世界的财富代理人罢了。

  正是这样的原因,这些豪门轻轻松松就可以得到大笔融资,可以把银行开到全世界去,甚至可以随便搞几百上千亿美元出来玩资本世界大战,但这些豪门要想他们背后的教派出面,那就不是那么简单了的。

  那么现在戴森能请动摩西会的大主教,那么他必然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虽然周铭不知道戴森这个家伙付出了什么代价,但也能想到是极其昂贵的,而这个代价就只是为了让自己离开东南亚,这也太奢侈了一点吧?真是崽卖爷田不心疼,还不如给自己扶贫一下呢!要知道,别看自己在泰国这么风风光光,但实际上还是个什么都没有的暴发户呢!

  “没错,这个戴森我之前还以为他多少会是个能和伯亚那小子比肩的人物,结果现在看来就他这度量估计也难有什么作为了。”胡安说。

  “我倒不这么认为。”周铭说,“至少他能把摩西会请出来,这就是很了不起的本事,你要我来做这事,我恐怕提着365个猪头一年也找不到一个庙门。”

  周铭和胡安在这边聊着天,突然李庆安急匆匆跑过来了。

  “不好啦周铭先生!”李庆安上气不接下气,他紧张兮兮的看了对面的胡安一眼,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

  他这个犹豫就让胡安很不爽了:“喂!我说李家的,就算你不说我也能猜到,是不是马拉九世那个傻b国王顶不住压力要把周铭从泰国给赶出去呀?”

  李庆安当即惊呆了:“胡安先生您怎么知道的?”

  胡安对此撇撇嘴不搭理他,装了一个高深莫测,不过还是周铭给李庆安解了围。

  “你不要理他,就告诉我具体发生了什么吧。”周铭问他。

  李庆安点点头,随后就把事情告诉了周铭,其实事情并不复杂,就是有很多泰国人觉得周铭和其他人有太多的资本留在泰国了,这样会对泰国资本市场的稳定造成严重影响,而周铭又是所有国外资本的核心,因此必须要尽快把周铭和其他国外资本请出去。

  马拉九世国王尽管觉得这样做不好,但也顶不住各个方面传来的压力,因此就让李庆安过来先给周铭通个气了。

  胡安哈哈干笑一声说:“周铭,这就是你们华夏那句俗语了吧,叫什么过河拆桥的。”

  周铭却摇头表示:“我倒觉得这更像是你们西方伊索寓言里那个河神和樵夫的故事,如果我们丢了把铁斧头,河神就会拿着金斧头和银斧头上来送给我们。”

  周铭随后又补充道:“当然这个前提是我们要不贪心。”

  胡安一脸‘WTF’的迷茫,周铭随后给他解释:“你觉得我们的钱就要一直放在泰国的资本市场里吗?或者说我们就真是过来做慈善帮助泰国稳定股市的吗?”

  胡安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到了收账的时候了。

  他们是资本家可不是什么慈善家,况且就算要做慈善也没必要怼着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泰国啊,说到底他们之前几天和乔罗斯在股市里拼的刀刀见血,说到底还是一种资本对冲行为。

  既然是资本操作,既然周铭他们是笑到了最后的赢家,那么就必然会产生极大的收益。

  可以直接看得到的收益就是股指期货结算以后的收益,还有股市里那些股票增长的收益。除了这些,他们如何利用现在手中掌握的泰国各大银行的股权进行操作,从银行借出大量泰铢和黄金,然后利用资本逃离泰国所造成的泰铢汇率下跌,赚取其中的差价,也是一种手段。

  这样做毫无疑问会给泰国带来又一次的金融危机,但这是你们泰国人要求的,你们做了初一,我们做十五又有何不可?那可不就是丢了把铁斧头,然后泰国人自己送上了金斧头和银斧头吗?

  反应过来以后,胡安哈哈大笑着给周铭竖起了大拇指:“没有什么是跟周铭你合作更愉快的啦!”

  随后胡安又问:“那现在我们可以开始操作了吗?”

  周铭想了想才还是摇了摇头:“我觉得老摩根是个聪明人,如果只是这样的力度还不够,他应该还有其他的压力施加给我吧?”

  就像是预言一般,这边周铭的话音才落,林慕晴和苏涵就都匆匆过来了:“不好了周铭,港城和家里那边都出事了。”

  虽然当林慕晴和苏涵跑过来的时候,胡安就已经预料到了她们的意图,可真听到她们说出这话以后,胡安还是忍不住的跳起来了:“我靠!周铭你这家伙也真是神啦,居然连这种事情也能猜到,要是给你一个水晶球和一副塔罗牌,你特么还真像是小黑屋里占卜算命的巫师呀!”

  周铭对此只能摊开双手表示谁让对手那么耿直呢?自己要是连这都猜不到,那不是太侮辱智商了吗?

  “那么周铭你现在感受到的压力足够了吧?打算什么时候离开泰国?”胡安又问。

  “胡安你那边、泰国人这边,还有港城和国内,不得不说老摩根为了我的事情也算是煞费苦心……”

  周铭掰着手指头给胡安算着,不过说到最后周铭却又突然停下来了:“胡安你说我的表演是不是还缺了点什么?”

  胡安愣愣看着周铭一头雾水:“这还能缺了什么?”

  “不对啊,你看老摩根联合了戴森,他们花费了那么大代价,才从多方面给我压力,要逼我从东南亚离开,我们这么冷静似乎有点不太尊敬了。”周铭说。

  胡安仍然一脑门问号,但紧接着周铭就突然惊叫起来:“哎呀!这个老摩根和戴森简直太可恶啦!他们怎么能这么做呢?我现在才有点在泰国站稳了脚跟,他们就要逼我离开,这太过分了,但是我又无可奈何,我好不甘心啊,为什么我不能反抗……”

  胡安和李庆安都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周铭,对周铭这种表现很是无语:大哥你这戏演的有点过了吧?你猜要是老摩根和戴森他们要是知道了你这个反应,他们是会高兴呢?还是会气的吐血呢?

  周铭见他们都没反应,便停下来说:“我说咱们怎么都得做戏做全套啊,要不哪里露出破绽就不好了,毕竟我们是被老摩根他们逼出泰国,逼回华夏的嘛!”

  凯特琳最先反应了过来:“哎呀!周铭你怎么就要回华夏啦,我们才见面,难道就不能继续留在泰国吗?难道他们这些手段我们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

  林慕晴和苏涵紧随其后:“周铭我们不想就这么离开泰国啊,我们不是不可以走,但是我们不能这么屈辱的离开啊,这泰国是我们给救回来的,现在凭什么还让我们离开,他们这还有没有一点良心啦?那个马拉九世他连这点压力都承受不了,他凭什么当国王,他忘了当初是怎么求周铭你帮忙的吗?”

  周铭紧咬着牙关说:“媳妇们,我们这也是没有办法呀,他们的手段实在是太高明了,各方面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胡安随后也加入了进来:“该死的周铭,我们接下来的事情不能没有你啊!你怎么就能这样被赶走呢?那些家伙真的都是瞎了狗眼才会配合老摩根,尤其是那个狗屁的洛克菲勒狗屁的戴森……”

  李庆安在旁边看的一阵心惊肉跳:这他吗真是坑死人不偿命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