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这个年代的港城仍然在使用位于市区的老机场,因此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周铭和林慕晴就到了中环广场。

  对港城稍微有一点了解的人就不会不知道中环广场,这个中环广场位于港城绝对的心脏地带,周围不仅有港督府和立法大楼以及殖民政府大楼,还有很多银行大楼和其他金融机构。

  不过周铭和林慕晴并没有去那栋有着亚洲第一建筑美誉的中环大厦,而是去了中环大厦背后的一处没有署名的私人会所,会所那边就是声名大噪的皇后大道了。

  王云龙就等在大堂,见到周铭和林慕晴进来他急忙起身问好。

  林慕晴摆摆手问他:“就只有你一个人到了吗?”

  王云龙的表情有点尴尬:“林董,刚才李先生打电话过来表示他已经在过来的路上,很快会到的。”

  “那我们先去包厢吧。”林慕晴对他说,同时拔腿就走,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这才是那位在港城叱咤风云的金融女神林慕晴啊!

  不比在国内时候,习惯性站在自己身后,习惯性把什么都交给自己做主的苏涵,林慕晴显然主动得多。只有周铭知道这其实是她带的面具,林慕晴心里是住着一位懦弱的小公主,只是这个小公主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会表现出来。

  不过这样也好,周铭也懒得动这个脑筋,一切都交给林慕晴,自己等着李成过来就好。

  这王云龙也算是自己的老朋友了,周铭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和林慕晴一起过来港城的时候,自己利用美国股市黑色星期一的突然暴跌,打了他一波脸,自那以后,王云龙就死心塌地跟着自己干了,到现在他所带着的股市分析团队也是整个港城最优秀的。

  可以说林慕晴的港城联合投资基金能有今天的成就,王云龙绝对是幕后第一功臣。

  随后周铭林慕晴带着王云龙来到了包厢,他们在这里没等一会,李成就敲开了包厢的门。

  “周铭先生我非常抱歉来晚了,实在是路上出了一点事情,让你久等了。”李成进来很客气的向周铭道歉。

  对比后世威风八面的华人首富,现在还有郑浩龙童刚这些人压着的李成还是很懂做人的,哪怕按照年龄周铭就是他的晚辈,但见面李成还是按照平辈交往那样把人情做足了。

  既然李成这么客气,那周铭也不会不懂事,也笑着恭维了他几句,说他是有贵气会财源滚滚,以后肯定是华人首富,而且听说中央在搞特区的筹备委员会,很有意向要选择李成做委员的。

  这些都是后世广为流传的,不过现在听在李成的耳朵里,顿时让他对周铭感激的不得了。

  “这是真的吗?中央领导果然有这样的想法,我会是这个委员会的委员之一?”李成似乎有点不敢相信的询问。

  周铭正色对他说:“绝对是,这点我可以向成哥你保证,毕竟你也知道,华夏想收回的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港城,而不是那一群在疯狂套现随时准备跑路的毒瘤。”

  “真的是这样吗?周铭先生你真的得到了这么确切的消息了吗?”李成又问道。

  尽管李成这一句很有废话的味道,但周铭还是很认真的对他点了头。

  周铭其实并没有去了解这个消息,周铭在首都匆匆来去,也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去了解这些,不过周铭是重生的人,这些消息都是后世的新闻,或许自己的重生改变了很多,但有些事情还是不会变的,周铭很有信心。

  更重要的是,周铭看李成的样子,也知道他现在很需要这些消息。

  哪怕这些消息并改变不了什么,只是一个安慰。

  李成心里一块大石头放下来了,他长出一口气才说道:“没想到周铭先生在国内这么急匆匆的,居然还为我打听了这个事情,非常感谢!”

  李成向周铭诚挚的道谢,这让周铭心里其实是很不好意思的,毕竟自己除了回忆啥也没干,只是这个事情自己也没法和他解释。

  周铭这边不好意思,但这时李成那边却突然正色起来。

  “既然周铭先生您这么坦诚相待,那如果我再遮遮掩掩就太不像话了!”李成对周铭说,“周铭先生,其实几个小时以前林慕晴女士就给我们所有人打了电话,但最终只有我一个人来了,事实上就是我自己也并不是那么顺利的,所以才迟到了这么一会。”

  周铭对此并不感到惊讶,因为在车上的时候,周铭就已经和林慕晴谈到过了这个问题。

  所以周铭点头说:“我知道那些家伙都是在自己的地盘里开他们的小会是吗?”

  李成的脸色有些尴尬:“周铭先生,其实他们并不是在其他地方,就是在这座会所里,只不过他们是在另外一个包厢……”

  林慕晴立即拍案而起:“这些混蛋他们太过分了!他们拿我们当了什么,同样都在这里,是要给我们示威吗?不行周铭,我们不能让他们这样欺负,我们现在就过去看看他们都谈的什么东西!”

  周铭却拉着林慕晴让她坐下:“我的慕晴姐你不要着急,既然这些家伙敢这么嚣张就在这里开会,他们显然就是有恃无恐,不怕我们找上门的。”

  周铭随后问李成那些都有什么人,李成告诉周铭是郑浩龙童华和天华集团的刘啸天这些人。

  周铭两手一摊对林慕晴说:“慕晴姐你看到了吧,这些都是港城的大亨,一个个通吃黑白两道的,我们即便现在过去又能把他们怎么样呢?”

  “但我们也不能就在这里干坐着呀,这太憋屈了,他们分明就是瞧不起我们呀!”林慕晴恨恨的说。

  “其实慕晴姐,按理来说应该是我们瞧不起他们才是吧。”周铭突然说,但他的脸却是看着李成的,这让林慕晴有点意外。

  不过李成还是很聪明的,立即明白了周铭的意思,他苦笑着点头回答:“的确是这样的,按照他们的说法,我们都是港城这里最优秀的商人,我们并不比你周铭先生差,而且论年纪,我们还要比周铭先生你大一些,那么凭什么你来了港城说约我们就约我们呢?难道你是港城的武林盟主吗?”

  说到最后李成还为自己解释了一波:“这可不是我说的,我只是原话复述了一遍。”

  周铭对此笑着摆手表示没关系,其实这也是他从燕京坐飞机一路上过来最担心的问题。

  看起来自己好不容易来港城一趟要约这些人出面见面吃饭,这都是很正常的,但要知道这些可不是普通朋友,都是港城大亨呀!

  但凡到了他们那个身份地位的,哪一个没有点自尊傲气的,现在被自己这么呼来喝去的,他们心里肯定会不高兴,正如刚才李成说的那样:你周铭是谁呀?凭什么你来了港城约我们就得去呢?

  要是再加上要是有人从中撺掇两句,就更容易把局面带歪了。

  现在看他们明知道自己在哪里,他们仍然就在这里的举动,分明是带着挑衅的意味。

  “这是我考虑的不够周全呀!”周铭叹息一声,但突然的周铭又想到了什么,他看向李成又说,“还是成哥你念旧情呀,看来你刚才说的麻烦,恐怕就是那个包厢那边的对吗?”

  林慕晴在港城奋斗这么些年,早就不是当初那个被发配到厂电视台的茫然女孩了。

  她一听周铭这么问,就立即意识到了问题:“成哥,你是从那边过来的对吗?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当两面派两面都讨好呢?”

  李成的脸色很尴尬,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最后周铭帮他解了围:“慕晴姐这并不怪成哥,毕竟他是港城人,还要在港城这里做生意,很多地方还要仰仗郑浩龙和童家,就算是天华集团也有很多合作,成哥他也是迫不得已。”

  李成很感谢周铭的解释,不过林慕晴却又说:“可难道周铭你就要被那些家伙这样挑衅吗?”

  “你咽的下这口气我可咽不下!”林慕晴说,“那些老家伙不是都觉得自己很牛b吗?那好呀,我马上就把港城联合投资基金的股票给抛了,大不了咱们一拍两散,看他们还坐不坐得住,谁还怕了谁不成?”

  李成顿时吓得头皮发麻,因为他也有好好几十亿投在基金里,要是林慕晴真这么干了,他的损失也要吐血的。

  李成拼命给周铭使眼色,让他帮忙劝劝林慕晴,不过周铭却笑了。

  果然是港城的金融女神呀!这脾气果然爆,怪不得她一个女人,却能把港城这些老油条一个个治得服服帖帖的。

  “周铭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林慕晴懦懦的说。

  刚才还一副铁娘子的风范,但现在却一脸小媳妇的样子,让李成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还认识林慕晴了。

  周铭摇摇头告诉她:“我的慕晴姐,咱们发脾气当然很简单,但你有没有想过李成为什么明明先去了那边,但最后还是到了我们这里呢?”

  “是他们故意放过来,就是为了挑衅我们?”林慕晴说。

  周铭点点头:“所以如果我们就这么生气的过去找场子,不管我们用什么手腕,都是我们输了,而且我周铭可不想做那种仗势欺人的人,我们和他们还要做朋友是合作伙伴的,关系也不能弄僵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周铭你打算等他们良心发现了自己过来找我们赔礼道歉吗?”林慕晴很不理解的说。

  周铭哈哈一笑说:“这倒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