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铭,刚才那个小鬼子所谓的商讨合作根本是他们的一厢情愿,他们撤回了在东南亚的投资,希望能投资到港城来,但我们一直都没有接受,包括他今天要来港城也是我完全不知道的,我要是知道抢航线……别我们飞机的家伙是他,我宁愿让我们的飞机撞过去也绝不会让这个小鬼子好过的!”

  劳斯莱斯车上,林慕晴气愤的说着,她实在无法容忍周铭跟她才到她的地盘居然就出现这样的事情,真当她林慕晴这个名字是摆设吗?

  “还有那个童华又是怎么回事?”林慕晴随后又恼向另一边,“我们明明昨天就已经把行程时间告诉他了,怎么还这么慢。”

  幸好童华不在车上,否则他该叫屈了,之前他就说过,他来得晚是因为路上出了事故,多辆车连环相撞的车祸,他们被堵了好一段时间才到的,这是意外也没有办法,事实上童华早两个小时前就出发了的。

  周铭轻轻抱着林慕晴的娇躯对她说:“我的慕晴姐我又没有怪你,而且你真要命令飞机撞过去我还不同意了,那个小鬼子一条狗命怎么比得上我们呢?要是慕晴姐你有任何受伤我都会很心疼的。”

  这话听起来很肉麻,但听在林慕晴耳朵里却让她感觉心里甜甜的,特别的幸福。

  林慕晴小猫一般腻在周铭身上,如果这不是在童华接自己的车里,林慕晴都想让周铭好好爱自己了。

  “不过那个小鬼子看着挺嚣张的,我觉得他未必会就此罢休。”周铭突然又说。

  提到那个小鬼子,林慕晴就气不打一处来:“他还不善罢甘休,我有办法收拾他!”

  周铭和林慕晴被送到了港城著名的半岛酒店,原本童华是想给他们重新安排房间的,不过林慕晴在这里有长期包下来的一个房间,很多人都知道那个房间就是周铭和林慕晴第一次来港城住的房间,童华也就没多嘴了。

  “周铭先生那你们先在这里休息,稍晚一些我父亲他们会邀您共进晚餐。”童华对他们说。

  而当周铭和林慕晴在半岛酒店住下后不久,一辆加长的礼宾车也停到了半岛酒店门前。

  车门打开,三井后屋走下了车,他抬头看着这间著名的五星级酒店,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神色咬牙切齿道:“混蛋东西,不过就是支那人,你以为是什么狗屁的港城联合投资基金就了不起了吗?只是小婊子变成了老婊子罢了!”

  三井后屋说着突然回头询问:“我让你联系的人都联系好了吗?”

  在得到了身后中年人的肯定答复以后,三井后屋这才又露出了笑容:“竟然敢挑衅,居然敢住在半岛酒店这种颇有底蕴的地方,还是让我来告诉你们什么是底蕴吧!”

  三井后屋说完就抬脚迈进了半岛酒店不过他并没有去自己的房间,而是直接找到了酒店经理。

  “我要把整个半岛酒店都包下来,给我朋友一个惊喜。”三井后屋直接说道。

  原本这种要求是很平常的,半岛酒店作为一家公开对外营业的酒店,经常会有电影或者其他事情会把酒店全包下来的,这也是酒店的业务,只是今天的情况特殊,这位酒店经理不免有些迟疑。

  三井后屋这就很不开心了,他当即眼睛一瞪说:“是我的话不管用了吗?还是需要我给你们董事长打电话,让他来告诉你这间酒店我是可以拆走十分之一的呢?”

  酒店经理这才想起三井家族也是酒店控股公司的大股东之一,于是忙不迭点头表示同意。

  三井后屋满意的拍拍他的肩膀对他说:“半岛酒店也是一家大酒店了,你这个经理怎么还是这么不懂事呢?以后你的眼睛可要放的更亮一点,要不然因为一时的迟疑得罪了你的老板,那就得不偿失啦!”

  三井后屋说完这番话就哈哈笑着离开了,那酒店经理这才松了口气。

  但是一阵凉风从背后袭来,酒店经理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才赫然发现自己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浸透了冷汗。

  “老大,那个小鬼子是什么人呀?”一位领班小声询问。

  酒店经理马上捂住了她的嘴巴让她闭嘴:“小点声,什么也不要问,你只要记住这是我们惹不起的人就对了!”

  这个不算答案的答案让人惊讶,因为要知道半岛酒店是港城非常著名的酒店,就连英国女王伊丽莎贝来港都点名要住在这里的,其他名人大亨就更是数不胜数,作为这里的酒店经理,绝对是见多识广了,那么连他现在都这么顾忌,那个小鬼子的来头足见可怕。

  ……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六点,周铭躺在床上小憩,突然保镖张林过来叫醒他说中午那个日本人找他。

  周铭迷瞪着一双睡眼:“那小鬼子理他干什么,林哥你让我再睡一会,我真的困。”

  张林却说:“我可不是因为小鬼子才叫醒你的,现在已经六点了。”

  周铭骂了一声靠,因为他原本就是让张林六点叫醒自己的,因为和李成他们约的时间就是晚上六点半左右。

  周铭才跳下了床,林慕晴下午有事就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

  随后周铭稍稍打理了一下自己就出门了,可他才开门,就听一声爆喝:“八格牙路!我以为你这个混蛋不敢出门了呢!”

  周铭愣了一下,这熟悉的口音果然是中午那个小鬼子,他就堵在自己房间门口,而在他身旁,一群保镖靠在墙上,满脸痛苦。

  这个场面让周铭有些咋舌,不过周铭很快想到了什么,他回头看向张林。

  张林老实回答道:“下午的时候这个小鬼子来找你,我说你在睡觉,他们想强闯进来,我就给他们一点教训了。”

  周铭有些不满意的摇摇头说:“林哥不是我说你呀,你的身手有点退化了,就这几个小鬼子,你就不能把他们给都废了吗?不要怕惹事,港城这里好歹也是咱的地盘。”

  那边三井后屋‘八嘎八嘎’的愤怒叫唤着,就像是一条愤怒至极的狗,他很想冲上去狠狠揍周铭,但鉴于张林在旁边,他又一点不敢动,只能在这边单纯做着他的发声练习。

  “能让下吗?”周铭突然问他。

  其实周铭是很不想和这个小鬼子打交道的,但奈何他挡着路了。

  三井后屋这才想起来自己是挡了路了,于是他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周铭很烦要张林手动清场,三井后屋马上后退两步拉开安全距离道:“住手!我知道你在这里想干什么,但是我想带你去见几个人!”

  周铭懒得理他,反正三井后屋也让开了路,周铭直接走过去乘电梯下楼。

  三井后屋看着周铭消失的背影眼睛瞪得都要冒火,他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他好歹也是三井家族的人,在全世界都是很厉害的,可眼前这位周铭,他居然就这么走过去了,甚至连和自己多说一句话的兴趣都没有?

  什么是最扎心的?不是被人嘲讽侮辱,而是被人无视,那种被人当做路边路边一条猫狗一样的东西,根本不在意,让三井后屋气得要发疯。

  “这个混蛋,我不会放过他的!”三井后屋大吼着也急忙追下了楼。

  其实半岛酒店的餐厅并不止一个也不止一层,但三层的餐厅是最大的,所以周铭到了三层,他给林慕晴发了条信息以后就在这里等她了,可他才坐下来,阴魂不散的三井后屋就跟过来了。

  “怎么你就坐在这里吗?是不是林慕晴女士没回来你连饭都吃不起呢?”三井后屋极尽所能的嘲讽着。

  周铭有些无奈的看着他:“怎么小鬼子你是闲着无聊还是皮痒了?”

  三井后屋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你不要过来,我告诉你我今天可是把这整个半岛酒店都给包下来了,你最好对我客气一点,否则我会把你丢出去的!”

  三井后屋说完想了想又补充道:“我知道你的保镖很能打,但你要知道半岛酒店开业半个多世纪以来,这里接待过国家元首,不是没有人想在这里闹事,可最终这里都安然无事,你掂量掂量。”

  被小鬼子说成是只会打架的粗人,周铭也是感到很无奈。

  “我没有欺负弱小的兴趣,我只是很好奇你究竟想干什么。”周铭问。

  “没什么,我只是想给你和林慕晴女士介绍几位朋友。”三井后屋说着故意问周铭道,“亲爱的支那人,你知道现在港城的总督是谁吗?”

  “好像叫什么卫斯理的吧?”周铭想了想回答,他有点印象,不过记不太起来了。

  对于这个答案,三井后屋哈哈大笑起来:“什么狗屁的卫斯理,那是魏迎信爵士,是上一任港督,而这一任总督名叫彭木齐,是英国女王赐封的终身波尔男爵!”

  “那么你知道现在港城有多少爵士吗?都是受封终身贵族,能随时出席英国上议院,并且英国政府还必须报销一切费用的那种?”三井后屋又问。

  周铭对此摇摇头,港城这么大,自己又不在这边,怎么可能都知道。

  三井后屋可不管这个,他看向周铭的眼神更鄙夷了,他对周铭说:“你不是不知道吗?那么我今天就带你都认识认识好了,感谢我吧!”

  “好啊!感谢你。”

  周铭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元的港币硬币丢到三井后屋的脚下:“请开始你的表演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