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一点四十,几辆定制的防弹轿车如夜间的幽灵一般悄然行驶到了南湖口岸。

  南湖口岸是港城和特区南江市的连接口岸,由于这个地理位置也是华夏最繁忙的陆路口岸,这个年代可以说进入华夏的十个外国人,至少有八个是从南湖口岸过境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哪怕到了晚上十一点四十,这里依然灯火通明,很多人在排着队等待过境。

  几辆定制轿车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什么骚动,毕竟这里是港城,很多人也就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就没下文了。

  轿车停在了入口处,一个年轻男人率先下车,一个戴着口罩的女人紧随其后。

  尽管这个女人戴着口罩,但从她得体剪裁西装下那窈窕的曲线,还有那白皙细腻的肌肤,最重要是那双迷人的眼睛,就不难判断,这绝对是个倾国倾城的绝色。

  虽然有人疑惑这女人为啥戴着口罩,难道是什么明星吗?但也没有人上去一探究竟。

  这对年轻男女就是周铭和林慕晴,他们在半岛酒店参加完和彭木齐总督以及郑浩龙这些港城大亨们的宴会以后,就马上赶来了南湖口岸,在十二点口岸关闭前来到了这里。

  所有人都以为周铭今天到了港城,并参加了晚宴,那肯定会在港城休息一天,至少明天过境,但周铭就是要打这个时间差,提前一个晚上赶回去,悄悄的过境打枪的不要。

  “周铭路上小心些,到了家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情或者没什么事情都给我打个电话。”

  林慕晴一边给周铭整理着不知道整理过多少遍的衣服,一边幽幽给周铭嘱咐着,其实对她来说,她是很希望周铭留在港城陪她的,但她也明白周铭回去的原因和目的,她不想成为自己心爱男人的绊脚石。

  “明天记得看港城新闻,肯定会很解气的!”林慕晴最后还说。

  周铭点点头,他知道林慕晴说的是什么,晚宴之前就听林慕晴说过了,她找了很多记者在门口堵了三井后屋,不仅问了他很多很刁钻难堪的问题,甚至还找人朝他泼粪。

  不用想,这绝对是一个很大很劲爆到三井后屋身败名裂的新闻了,就算三井家族的能量可以把这个新闻压下来,至少对三井后屋本人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我的慕晴姐看来真的是港城女王啦!”周铭轻抚着林慕晴的发梢说。

  林慕晴愣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问:“你是不是……不喜欢?”

  “当然不是,什么样的慕晴姐我都喜欢。”周铭轻轻抱住了林慕晴。

  林慕晴这才松了口气,刚才那一下她是真的有些慌了,他很怕周铭会不喜欢那样擅自做主的自己,毕竟对她来说,周铭早已经是她生命的全部了。

  “好啦!你快点过境吧,如果晚了过不去就麻烦啦!”抱了一会,林慕晴突然说道。

  周铭这也才反应过来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虽然晚上不比白天人那么多,但是以防万一嘛,而且口岸那边已经在喊话了,确实得抓紧时间了。

  周铭要回国可不仅是泰国王马拉九世他们逼迫,更重要的是周铭自己想回去,或者说不得不回去。

  其实早在之前回国的时候,周铭就已经感觉到了有些问题,不过那时周铭急着要布局东南亚,没时间细细琢磨。怎么说自己也是重生回来的人,是见证这个国家一步步走过这个改革开放浪潮的,哪还能有什么问题?不过当这一次泰国危机,国内一点动静都没有,就不能不让周铭上心了。

  要知道在泰国危机的最后一天,新加坡李家、港城财团、北俄金融寡头,甚至就连英女王伊丽莎贝都公开表态支持了,但唯独国内居然一点表示都没有,这就太奇怪了。

  在不懂的外人看来,这就是华夏国内贫穷,经济才刚刚起步,不管是个人还是团体都没钱,或者他们不懂金融,连国内的金融秩序都没搞明白,也不敢伸手国外,尤其还是泰国这么个金融漩涡。

  但经过南江股市的建立以及后来的琼海房地产泡沫这些事情,周铭很清楚国内是有很多资本的,只是掌握资本的这些人不愿意拿出来罢了。

  其他人周铭不会那么上心,自己和他们非亲非故,甚至自己可能还得罪过很多人,但问题自己的集团,还有杜鹏的公司以及投资了南江股市的曹家,这些人也没动静,那就太奇怪了,这还是不是自己的朋友了?

  后来经过苏涵了解才知道国内出了大问题,这也是周铭让苏涵先回国内的重要原因。

  此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两天前自己接到的一个消息,是关于自己父母的,是说他们可能参与到了某个操纵股市的金融案子里去了。

  周铭很清楚自己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工人,根本不懂什么金融,这种事情绝对是陷害。

  既然你们通过各种手段都要把我逼回去,那么我就如你们所愿好了。

  周铭跟随着南湖口岸的过境队伍,一边排着队接受过境检查,脑子里一边转动着这些事情,最后长出了一口气,毕竟自己还没回去,很多事情都只能猜到一个大概。他朝入口那边挥挥手,因为林慕晴还在那里痴痴看着自己,会等自己完全过境看不到了才会离开。

  这时,身后的聊天吸引了周铭的注意。

  “今天带你去半岛酒店逛了一圈绝对值回票价了吧?今天那可是港城的上流阶层聚会,你恐怕这辈子都没有看过那么多大人物吧?”

  “说的也是,我之前还不相信半岛酒店是港城最豪华顶级的酒店,现在我算是完全信了。不过你说那些真是港城总督那些人吗?你说的不是华人,怎么都是外国人啊?还有那些真是港城大亨世界船王郑浩龙爵士,还有现在的华人首富李成他们吗?”

  “那都是如假包换的!那些外国佬之所以搞出那些名字,还不就是为了好统治港城嘛!”

  “难道这些大人物每天晚上都会在半岛酒店聚会吗?这半岛酒店可太了不起啦!”

  “那倒也不是,这些大人物每天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都是很忙的,有个词怎么说来着?叫日理万机!今天我想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或者有什么重要的人物,比如说咱们的国家主席,或者英国女王这样的世界名人,或者有泰国危机那样的大事件,才能把这些大人物聚集在一起,总之我们不懂啦……”

  听着身后的谈论,周铭有些无奈,一是没想到还能碰到去半岛酒店旅游的家伙,二是自己作为当事人,那可是很清楚事情根本不是他们想的那样,港城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个巧合。

  原本周铭到港城只是打算见一见郑浩龙和李成这样的商界大亨的,却没想碰到个不开眼的小鬼子,偏偏那小鬼子和他背后的家族还有点能力,居然能把港城总督和各大高官全给请来了,结果就成那样了。

  这时后面又谈论道:“今天我看那些港城高官还有商界大亨好像都在给一个华人敬酒,那个人是什么身份呀?是流落在外的皇亲国戚,还是其他国家的贵族华人,总之肯定是很有身份很了不起的,要不然那些大人物怎么一个个都那么上赶着去巴结他呢?”

  这让周铭更尴尬了,因为他很清楚事情完全不是他们想的那样。

  什么皇亲国戚什么贵族华人,完全是没影的事啊,而且要说那些家伙一个个上赶着巴结自己那更是狗屁了,那些家伙……尤其是以彭木齐总督为首的那群外国佬,他们分明就是想着应付完自己,让自己赶快滚蛋的。

  要知道,自己前脚才在泰国做出了那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就连乔罗斯和他的国际炒家团都被自己给打跑了,现在突然来到港城,怎么能不让这些英国佬紧张呢?

  港城现在还在英国治下,但同时又已经确定会回归华夏了,可以说在主权正式移交以前这几年,都是英国最敏感的时候,要是自己这时候在港城胡闹一番,搅得港城金融市场一团乱,让大陆以救世主的姿态接收,那英国可真叫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这是英国人绝对不干的!

  所以周铭可以想象白金汉宫里那位女王陛下,她得知自己要转道港城回国,肯定连夜打电话给总督的,严令总督和所有高官务必接待好自己,不能让自己有任何不爽和借题发挥的机会。

  于是……这才有了半岛酒店那一幕。

  说到底那些虚伪的英国佬,分明就是在哄小孩一样的哄着自己,想自己高高兴兴的离开港城,不要给他们找事罢了。

  也正是这样的原因,哪怕他们是三井后屋邀请来的,但到了半岛酒店见到了自己,他们也还是无视了三井后屋,主动上前找自己握手问好,给足了自己面子。

  周铭从到港城见到他们的第一个笑容,周铭就猜到了他们的心思,只是懒得点破罢了,反正自己也没想在港城闹什么,大家默契默契也很不错。

  周铭想到这里,突然突发奇想了一番,回身拍了拍身后那人的肩膀用标准的普通话对他说:“兄弟,厉害的华人未必就都是国外的,其实咱们国内有很多人也很厉害嘛!”

  那俩人当时就瞪大了眼睛,哆哆嗦嗦浑身抽搐发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