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金三的话,刘啸天顿时感觉自己被扔进了冰窖里一般,整个人都僵硬了。

  他是真的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作为金三的恩主,他当然知道狂拽拉风的金三这辈子没怕过什么,但唯独就只有罗刹这一个心理阴影。

  据说那是还在金三角的时候,金三曾经亲眼见到那些嚣张到不可一世的毒枭们,是如何被几个特种兵给当小鸡仔一样屠杀的。

  对那时候的金三来说,那几个特种兵就如同天神下凡一般,他们身披圣光,脚踏祥云,一个个都像是能飞檐走壁一样,金三可以发誓,他见过丛林里最矫健的猿猴也比不上这些特种兵;他们手里拿的都是受到了神佛祝福的超级武器,只要开火就必定会有人会死。

  刘啸天知道金三肯定是夸大其词了,但几个人就能灭掉一个毒枭老巢,那战力绝对是顶级佣兵,甚至是传说中的兵王了。

  “您……您是罗刹?这不可能,那是魔鬼般的人物,怎么可能会是一个保镖……不对,金三是不会认错的,也只有罗刹才这么厉害……金三是不是认错了?不会,金三谁都会认错,但唯独罗刹他绝对不会认错……”

  刘啸天哆哆嗦嗦的自言自语,他实在不敢相信这种事情,看向张林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他自己都快把自己给逼疯了。

  “我说林哥你这是在东南亚干了什么烧杀抢掠的事情了?”周铭有些好奇的问。

  周铭不是不知道自己这位保镖的牛b,毕竟是一位能一人一枪就跟几百正规军周旋的超级兵王,不过周铭对这位兵王以前的故事倒是没怎么深挖。另外张林自己也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

  被周铭这么问,张林也有点不好意思的挠头了:“说起来那还是违反纪律的事情,所以我一直也没好意思和你说。那就是有一次在东南亚执行任务,我一个战友被毒枭暗算英勇了,然后我们剩下三个战友一时冲动想着报仇,就私自离开队伍去做了。”

  张林说的这么轻飘飘的,但旁边听着的所有人无不瞪大了眼睛,甚至那位抱着郑建成的管家都顾不上悲伤了。

  这是一个怎样的传奇经历呀?一时冲动就团灭了一个毒枭老巢?

  那是不是如果您老要是不冲动,要是能稍稍计划一下,就能把整个金三角给全端了呀?

  或许大多数人都没真正去过金三角,但也都明白那边的毒枭势力是很强的,有的甚至都有飞机坦克,虽然不是说每个毒枭都是能正面硬刚泰国缅甸这些国家的正规军的存在,但要说被三个人打团灭了,还是很让人感到难以置信的。并且现在更重要的是,这个参与了那个传奇的家伙,居然说那只是一时冲动?

  这种感觉就像大多数人绞尽了脑汁都考不上清华北大,现在某个高考状元却说自己当时只是一时失误,所以才拿了状元一样,很让人难以接受。

  然而有时候事实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不过所有人在为张林不可思议的兵王事迹感到震惊以后,他们又想到了周铭。

  张林那么厉害一个兵王,居然仅仅只在给周铭做保镖?那这位周铭又是什么人物?

  这样的想法,让所有人都感到不寒而栗感到恐慌。

  也随着张林的身份暴露,刘啸天再没有了反抗的勇气,甚至连逃跑都不敢了,就那么愣愣的坐在地上,等着呜呜的警笛呼啸,港城皇家警察把他铐上手铐带走。

  刘啸天和金三都被抓走了,郑建成则被送上了救护车,直接送往全港最好的医院抢救。

  周铭和林慕晴在简单的做完笔录以后也跟着去了医院,在独立的抢救室外,周铭见到了郑浩龙。

  “周铭先生,对于今天的事情我非常抱歉。”

  才走进房间,周铭还考虑着该用怎样的态度面对郑浩龙的时候,他却先开口了。

  这位华人首富原本就已年近九十的高龄,就是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棺材里,可现在周铭见到他,他比之前更苍老了几十岁,坐在那里完全就如同一块枯木一般,看不到一点精气神了。

  不过这也难怪,他就郑建成这么一个儿子,可以说郑建成就是他一辈子最后的希望,也正是这样的原因,他才会在会所里由着郑建成那样胡闹,说到底他还是希望郑建成能继承自己华人首富位置的。

  现在郑建成出了这样的事情,他怎么能不悲痛不感到自己的人生失去了意义呢?

  不管郑浩龙的身份何等显赫,但现在他就是一位无助的父亲。

  相比郑建成,周铭对郑浩龙的观感就好多了,郑建成发生了这样的事,郑浩龙都一点没有迁怒到自己身上,就这份胸襟,就不知道比他儿子强到哪里去了。

  周铭想了想走上前去:“郑爵士,我相信有您这样一位好父亲,郑建成一定会平安的。”

  郑浩龙摇摇头表示:“一切都是他自己造的孽呀……不,是我自己造的孽!其实建成偷偷跑回来我是知道的,但我并没有阻止……唉!”

  重重一声叹息,郑浩龙自己说不下去了,他看着周铭说:“不管建成最后的结果如何,对于你寰宇公司的投资,我们郑家是不会反悔的,并且我们还可以在允许的范围内追加一些投资,周铭先生你看如何?”

  “这是再好不过了。”周铭随后也表示,“我相信港城的医疗技术,但郑爵士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也可以给你安排去内地或者美国瑞士这些医疗强国去看看。”

  郑浩龙点点头:“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一定会联系你的。”

  这话说的十分到位,并没有直接拒绝或者同意,而是通过另一种更加委婉的办法,这样既不会有拒绝别人的尴尬,也不会因为同意去欠谁的人情,毕竟那是有需要的时候再说嘛!

  这时外面一阵急急忙忙的脚步声,是李成和童华他们来了。

  李成和童华轻轻来到郑浩龙身旁:“老师,请您放心,刘啸天那边我们不会放过他的。”

  这就是大亨的手腕,相比一根筋的安慰,先把事情做到位给人的观感显然更好。

  果然郑浩龙听到李成这话,他的脸色好了很多,因为他听到儿子出事也急急忙忙的赶到医院,还来不及去安排这些,如果让害了自己儿子的凶手跑掉,他也无法容忍,现在听

  到已经有人安排了,他才真正放心下来。

  随后周铭和李成有一茬没一茬的闲聊着,没一会抢救室的的灯突然灭了,近九十高龄的郑浩龙马上站起来,紧张的看着门口。

  一位中年医生走出来,满脸疲惫,他告诉郑浩龙:“郑爵士您好,贵公子的命暂时保住了,不过由于体内大出血,并且各种脏器受损严重,可能还需要留住重症观察室一段时间。”

  郑浩龙这才松了口气,周铭和李成他们高兴的向他祝贺,说郑建成一定会好起来的。

  既然得到了结果,周铭和李成他们在一番公式化的抚慰以后,他们先后离开了医院。

  很快所有人都离开了,不过郑浩龙却并没有急着去重症监护室看郑建成,而是呆呆坐在那里,好一会才看向周铭离开的方向,眼神复杂。

  “你这个该死的弼马温,好他吗的逆天改命,我现在算是明白你这位南洋四十八姓的首领,为什么会那么怕那个周铭,还要跟他合作了,那是不是如果我继续不配合那个周铭,建成就会没命了呢?”

  郑浩龙喃喃的说着,他的手上变戏法一般的掏出了一根灵签,那是一根下下签。

  ……

  虽然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但在医院外面,周铭和李成走出抢救室,却依然没急着离开,而是先去了附近李成的别墅。

  坐在李成的别墅里,李成亲手为周铭煮上一壶安眠汤。

  “郑爵士那边怎么说?他没有因为建成的事情迁怒于你,对寰宇公司的事情有抵触情绪吧?”李成询问道。

  其实这个问题在医院的时候李成就想问了,但碍于在郑浩龙面前,再加上郑建成还在抢救中,他不好询问,哪怕是再委婉的询问,都不可能骗过人老成精的郑浩龙,所以他才没有开口,一直拖到了这个时候。

  周铭点头表示:“郑爵士还是很明事理的,他知道这件事是郑建成自己咎由自取,甚至如果不是他纵容郑建成这么胡来,也不会酿成这样的惨剧,所以他并没指责什么,反而很积极的对寰宇公司投资。”

  这个答案有些出乎李成的预料之外,因为相比周铭,李成对自己这位老师的理解程度可太深了,他很清楚郑浩龙的护短是很严重的,尤其年纪越大了就越是如何,否则今天也就不会由着郑建成那么胡来,居然在同样的会所再摆一桌,故意那样挑衅周铭了。

  按照李成的理解,他觉得现在郑浩龙应该是很仇视周铭的才对,怎么会变成这样?居然不仅一点不记恨,甚至还看开了?

  虽然说以现在的局势,当南洋四十八姓和泰国的代表过来了港城,那和周铭的合作就不可能被阻止,但郑浩龙真要铁了心找麻烦,那还是有些麻烦的。

  更重要的一点:这还是那个喜怒无常的世界船王吗?

  “不得不说,所有发生在周铭你身上的事情都是那么出人意料啊!”

  李成不明不白的感慨了这么一句,随后他又问道:“现在既然都没问题了,那周铭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周铭想也没想的回答:“先在港城申请上市吧。”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