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笑的老板?

  这话是什么意思?只听说娃娃笑的董事长也是最大股东是苏涵,第二大股东是国资委,第三大股东也是娃娃笑的全权总经理是李庆远,哪里还听说有什么老板的呢?

  所有人听着周铭的话都是一脸的茫然,满脑门的问号,完全搞不懂周铭这话的意思。

  倒是人事处年轻的刘处长了解一点内情,她满脸惊恐的看着周铭:“你……难道你是760厂那个老周家的小孩?”

  周铭微微一笑:“我叫周铭。”

  中年的李科长并没意识到什么,她还询问道:“刘处长什么老周家的小孩?就是住在平房那边死都不肯搬的那俩口子吗?他们不是给抓起来了……”

  刘处长听到这个名字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她急忙捂住李科长的嘴巴并破口大骂道:“给我闭上你的嘴巴,你这个白痴!”

  见李科长还一脸茫然,刘处长又对她说:“在娃娃笑公司里一直都流传着一个传说,不管是苏涵董事长还是国资委还是李庆远总经理,实际上他们都不是娃娃笑集团的真正所有人,他们都只是摆在台面上的代理人而已,真正在娃娃笑背后还有一个大老板!”

  随着刘处长的话,让门口哗然一片,他们并不是娃娃笑集团的人,所以不可能接触到这个传说,他们也完全不愿意相信这个传说。

  在娃娃笑背后还有一个大老板?苏涵李庆远都只是放在前台的代理?

  别开玩笑了行不行,这个玩笑很没品位的!

  你知道娃娃笑这个公司有多少资产吗?光是临阳这里的厂子还有那些设备就价值上亿了,而全国这样的厂子少说也有几十个,再加上一些下属的子公司还有其他,以及娃娃笑这个品牌,价值百亿并不过分。

  原本苏涵带着国资委一起掌股权就已经很让人难以接受,很多人都在猜测苏涵是不是有红色背景什么的,现在你告诉我其实并不是,而是这么一个年轻人的?只不过是随便丢给苏涵玩罢了?这是在讲传奇故事吗?

  要知道苏涵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是能进京开会的代表了,是能给国家主席提意见的大人物了。李庆远也是把生意做到国外的了。

  就这样的两个人物,他们怎么可能会甘心给背后的大老板打工呢?什么样的大老板才能镇得住他们呢?还是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年轻人,恐怕就是最扯的小说都不敢这么写吧?

  呵呵哈哈!

  李科长突然笑了起来:“这一定不是真的,想想也能明白这怎么可能会是真的嘛!”

  “刘处长你干嘛这么吓唬我们啊?你看这哈麻批的样子,还一天到晚和张雷那个傻大个混在一块,这还能有什么出息,你们别被他给骗啦!”李科长说,浑然不把蔡忠贤和袁志刚那惊恐的眼神当回事,周铭也呵呵干笑一声,懒得和她解释什么。

  又过了没几分钟,突然外面传来急急忙忙的脚步声,随后人群那边传来一阵惊呼和激动的喧哗。

  “是李总,我的偶像,李庆远总经理!”

  随着这番激动的喧闹,门口的人群很快分开了一条路,一个国字脸的中年人大步走进来了,他就是现在娃娃笑的全权总经理,也是娃娃笑的大功臣,现在国内首屈一指的企业家李庆远。

  李庆远走进大厅径直来到周铭面前:“周铭先生我来了!”

  周铭点点头,然后带着李庆远来到那边李科长面前:“李科长,这位就是李庆远,娃娃笑集团的全权总经理,你认识吗?或者还要他给你证明一下?”

  李科长愣愣的摇头,开玩笑,李庆远这么著名的企业家,整个娃娃笑还有谁不认识?

  “你还记得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吧?我把李庆远叫来了,你就去把省长叫来,现在李庆远总经理已经到了,轮到你叫省长了。”周铭对她说。

  李科长当时就傻眼了,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只是个走后门进的保卫科当的小科长,连县长都不认识,哪里还能认识什么省长,更别说叫来了。

  “这……老板您是在开玩笑吧?我只是个小老百姓,哪有您那么有本事……”

  周铭懒得听她BB:“你是不是没有省长的联系方式?没关系我有,别说省长,省委书记的我都有,现在给你,马上给我打电话。”

  周铭说着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一本通讯录,找到很早以前留的省长办公室的电话给她。

  “老板您不要开这个玩笑了,您是大老板就不要为难我……”

  “快打!”

  周铭根本没听她解释的兴趣,大吼一声打断了她的话。

  中年女人也被这一声吼吓瘫在了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老板我知道错了,刚才我不该那种态度我不该怀疑您呀,我不敢给省长打电话,我也不可能叫来省长,求求您饶了我吧,我不行真的不行呀……”

  周铭转头看向蔡忠贤:“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蔡忠贤忙不迭的拼命点头,他冲着瘫在地上的中年女人对他说:“你给我滚,从现在开始你不用来上班了,我以总经理的身份开除你!”

  中年女人哇一声就哭出来了:“蔡总求求您不要开除我,大老板您是我们的大老板,您是大领导,就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们这种小人计较啦!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刚才是真的不知道是您,我要是知道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那么说那么做,我求求您……”

  她是真的很怕了,毕竟娃娃笑是全国的大企业,她能在这里上班在亲戚朋友那里说起来都是非常有面子,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的。

  如果要是今天被开除了,她根本不敢想象会怎样。

  不过蔡忠贤可不管她,大手一挥就让保卫科的人强行拉她出去了,中年女人也语无伦次的叫喊道:“啊!你们干什么,不要拉我出去啊,我是娃娃笑的编制干部,你们不能这样……”

  蔡忠贤做完了一脸谄媚的来到周铭身旁:“周铭先生您看这样……”

  周铭不等他说完,遥手指向刘处长:“还有她呢?”

  恩?

  周铭半天没听到蔡忠贤的回应,转头看他满脸的犹豫,周铭又说:“我让你把她也开除,你没有听到吗?”

  “你不能开除我!”那边刘处长说,“周铭大老板,我知道您很厉害,我也知道这娃娃笑公司是您的,我也很为我之前的话和行为向您道歉,但是您不能开除我。”

  周铭听这话乐了,不过周铭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又一声:“没错你不能开除她!”

  一个胖子从楼上走下来,蔡忠贤和袁志刚见他下来很是着急的上前质问他下来干嘛。

  这胖子倒是很无所畏惧:“我对象被人欺负了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原来他就是刚才门口那些人说的走人事后门进去娃娃笑公司,今天唯一应聘成功的人。

  “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今天应聘成功的人吧,你还没进娃娃笑,就能这么做了?”周铭是真的有点搞不懂他哪来的依仗了。

  这胖子很牛皮的昂起头:“谁他吗告诉你老子是今天才进的娃娃笑,我告诉你,老子的档案早就在娃娃笑了,今天只不过是走个程序而已。”

  周铭的眼神阴沉,不过嘴角却挂着笑容,周铭现在很生气,但他却明白现在并不是发作的好时候,他需要把问题都引出来。于是他转头看向蔡忠贤和袁志刚:“那么是谁把他的档案放进娃娃笑的?”

  蔡忠贤和袁志刚都不约而同的拼命摇头,似乎有点什么难言之隐。

  最后还是那个胖子十分傲然的说:“当然就是我爸,也就是娃娃笑分管人事和财务的副总经理白勇!”

  “就因为你爸是娃娃笑的副总经理,所以你就敢和我叫板?”周铭很不可思议的问,不光是周铭,旁边其他人也都很深刻的怀疑这个胖子的脑子有问题。

  胖子无所畏惧,他昂然挺胸说:“我知道你是娃娃笑的大老板很厉害,但我爸却是你不敢动的,因为我爸是现在临阳陈达市委书记的老同学,他们的关系非常好,还是一起下放在一个生产队的!不仅是陈书记,还有省委的刘秘书长,以及国资委的张主任,也都和我爸是一个生产队的知青,关系特别要好,逢年过节我都会去他们家拜年的!”

  胖子最后看着周铭说:“我告诉你,只要我爸一句话,你这个娃娃笑不管再厉害,也在荆湖省做不下去了!”

  随着这胖子的话,旁边传来一片吸气声,大家这才明白这胖子的底气从哪来。

  开玩笑,一个市委书记、一个省委秘书长、一个国资委主任,就算是一个对官场不那么了解的人也知道这胖子身份不简单,至少能在临阳横着走了。

  “都说娃娃笑里卧虎藏龙果然如此,怪不得他能这么简单就经过了这次招聘,怪不得他连娃娃笑大老板都可以不放在眼里。要是我有这样的背景,我也能随便找工作了吧!”

  “看来这次的事情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那大老板看着凶悍,但面对这样身份背景的人,谁也没辙啦!难道他还能不给市委书记面子,还能不给那些省领导面子吗?”

  听着周围这些谈论,那胖子下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一副“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架势。

  周铭对此呵呵一笑:“你说市委书记省委秘书长和省国资委主任都和你家很熟对吗?”

  “没错,他们就是我的叔伯!”胖子傲然道。

  “那很好。”周铭对他说,“那么就请你把他们一块都叫来吧,或者说还有其他人其他什么依仗,你也一并都叫来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