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他们一块都叫来?

  门口围观的人们再次哗然一片,他们看向周铭的眼神里满是不可思议的惊讶和崇拜。

  什么叫牛b?这就叫牛b!还是目空一切的牛b!

  你说你爸是市委书记的老同学,一起下放到同一个生产队的知青是吧?不仅是市委书记,还有省委秘书长,包括控股娃娃笑的省国资委主任。简单概括来说就是你要叫人是吧?那别废话了,请你把你的后台全叫来,有多少叫多少,甭管是谁老子都不怕!

  吗的平常谁没碰到几个仗着自己家里有点关系,就在外面横行霸道的?

  别的不说,就说今天他们好不容易来这个娃娃笑公司应聘面试,结果就被人给走了后门吗?这种事情不要太常见好吧。

  可平时大家面对这样的事情只能忍气吞声,毕竟谁让别人有个好家世呢?

  好吧就算你也很厉害,但大家都在一个省里混的,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尤其是越上面的人,越是知道相互给面子,但今天周铭却一点也不惯着,直接说你既然那么牛b就把那些让你牛b的人全给老子叫来。

  这他吗就是平时大家想说但是不敢说的话啊,这也太厉害了吧!绝对是偶像啊!不愧是娃娃笑集团的幕后大老板,就是拉风就是嚣张!

  不过那胖子却懵了,他怎么也想不通周铭怎么敢说这话,要知道他可不是第一次这么说了,可别人听到他有这样的背景一个个都很害怕,怎么周铭反而还让他去叫呢?难道他就一点也不怕呢?

  “傻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打电话去叫人啊,把市委书记把省委秘书把省国资委主任都给叫来啊!”周铭见他一动不动又喊他道。

  “疯子,嬲你吗你脑子有问题吗?”

  那胖子失声叫喊出来,不过他随后又反应过来自己这样就太弱了,他又说道:“那陈达书记他们都是很忙的,哪是你这个神经病说喊就能喊过来的,你根本什么都不懂,就知道在这里乱叫,我告诉你我不会放过你的!”

  那胖子说着就要带刘处长离开,不过周铭却拦住了他:“急着走干什么,是不是叫不来市委书记,那我帮你。”

  “你这个人有病吧,我说了市委书记那是咱们临阳最大的领导,不是你这种人说叫就能叫到的,我可没空和你在这里犯病,等我今天晚上回去找陈叔叔说这里的事,会有人来找你麻烦……”

  胖子的话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他也瞪大了眼睛,因为周铭就在他面前拿起了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周铭还特意开了外音。

  嘟……嘟……嘟……

  这一声声忙音让所有人屏住了呼吸,很快电话被接通,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你好。”

  看过电视的人都知道,这是市委书记陈达的秘书小赵的声音。

  不是吧,这位大老板真的把电话打到陈达书记那里去了?

  “赵主任你好,我是娃娃笑的周铭,我从国外回来了,现在就在乡镇工业园的娃娃笑行政大楼这里,请问陈达书记现在方便吗?这边有点事情需要他过来处理一下。”周铭说。

  由于一般市委书记的秘书是主任科员的级别,通常还会挂靠在市委办或者哪里的主任职务,因此大都称呼主任而不是秘书,这样更好听。周铭或许太久不在国内了,但是这点规矩他还是记得的。

  赵秘书先有些惊讶,显然没想到会接到周铭的电话,他随后表示让周铭请稍等,他需要请示陈达书记。

  居然是请示?而不是直接拒绝,这说明大老板说的是真的,他真的有可能请来市委书记。

  这样的想法让所有人都激动了起来,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那胖子更是哆哆嗦嗦,他一直以来都是搬出老爸的关系无往而不利的,想不到今天踢到了铁板吗?

  不!这个家伙肯定是在装模作样,这一定都不是真的!

  胖子心里在疯狂呐喊着,然而事情却并没有像他想的那么美好,很快电话那边传来了回应:“你好我是陈达。”

  什么?居然是市委书记陈达亲自接电话了吗?

  所有人听到这个回应一个个都激动到要跳起来了,之前他们不是没有想过那边会有怎样的回应,但不管怎么想,赵秘书回来答应说他会代替陈书记过来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可没想居然是陈书记亲自来接电话了!这是要干什么,亲自答应大老板要过来吗?那这也太有面子了一点。

  “书记你好,我是周铭。”周铭说。

  和其他人的激动不同,周铭自己还是很淡定的,开玩笑,要是给他们知道自己连一个国家的国王都可以放在后面当跟班,那他们还不吓死去。

  “是这样的,我在娃娃笑公司这边有点事情,有人说是你以前的老同学,还是一起下放的知青,所以我希望你能过来帮忙处理一下。”周铭想了想又说,“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最好还把公安局的同志带上。”

  陈达那边很快回应:“我知道了,我现在正好在南晖县这边,周铭同志你稍等片刻,我最多二十分钟就到。”

  说完电话很快就挂断了,尽管周铭和陈达的这通电话很短很快,但对现场所有人的冲击却是无与伦比的,谁也没想到周铭只是打了一个电话,居然就真的叫来了市委书记,临阳最大的领导,就算他是娃娃笑背后的大老板,但这种事也还是太不可思议了吧?

  他到底是什么人什么身份?大家都同样是一个眼睛两个鼻子,凭什么他可以这么优秀?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胖子,现在则已经被吓成了连脚底板都在发抖的怂逼。

  他现在是真的很后悔,很想打自己两耳光,自己干嘛要出来搞这么一出,显得自己很能耐一样,现在听到周铭和市委书记的电话,他才发现在自己根本什么也不是。

  不过他还是大着胆子指着周铭说:“你是在演戏对吗?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分明就是用了两部电话,故意让一个声音很像的人在那边接电话,你以为这样就能骗过我吗?我告诉你我是不会相信的!”

  周铭呵呵一笑:“既然你不相信那你的腿在抖什么?”

  所有人发出哈哈哄笑,因为随着周铭这话,大家才看到胖子的双腿在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像在跳踢踏舞一样。

  “我……”

  那胖子我了半天也我不出个下文来,这让大家笑的更欢乐了。

  “下面这是在干什么呢?好像很开心的样子。”突然一个声音从楼上传来,只见又一个胖子从楼梯上走下来了。

  这个胖子都不用做自我介绍,所有人第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他就是这个发抖胖子的父亲,也是娃娃笑临阳公司负责人事和财务方面的副总经理白勇。

  见他下来,蔡忠贤立即大喊出声:“白勇你这家伙还这么慢悠悠的,咱们娃娃笑的大老板来了,快点滚下来给他道歉!”

  娃娃笑的大老板?

  白勇当时就愣住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儿子就哇一声哭出来,然后三两步的跑过来抱住了他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爸你可要帮我做主啊,都是这个猪嬲的东西欺负我,你快点去找陈达叔叔他们,帮我报仇要狠狠教训他啊!”

  见他还愣在那里,蔡忠贤气得上火:“白勇你这个蠢货还在那里发什么呆,没看到李庆远总经理在这里吗?而这位周老板是比李总比苏董还要大的老板,还不快过来道歉!”

  比李总和苏董还要大的老板,好像在娃娃笑是有这么一个传说的。

  想通了这点,白勇立即甩开自己儿子,堆出一脸谄媚的笑容过来向周铭问好:“您就是周铭老板呀?我可是很早就听说过您的事情,您就是活着的传奇,是我一辈子的偶像……”

  呕!

  白勇这么没脸没皮的话让所有人作呕,周铭也是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一声。

  周铭看着他:“你就是白勇,分管娃娃笑临阳公司人事和财务方面的副总经理?听说你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啊,关系很神通广大,不仅是市委陈达书记的老同学,还和陈达书记一起下放在同一个生产队里当过知青,甚至还和省委秘书长和省国资委主任都关系很好,你了不得呀!”

  “还可以,这都是我运气好才能和这些领导在一个生产队,不足挂齿。”白勇赔笑着说。

  似乎是被甩开很不爽,又或者是还没看清楚形势,白勇儿子这时又跳出来指着周铭说:“爸,就是这个家伙,是他刚才在欺负我,什么狗屁的大老板,等下陈达叔叔会过来,一定要好好教训他……哎呀!爸你干嘛打我?”

  白勇反手一巴掌就狠狠打在他儿子脸上,怒吼道:“你这个畜牲给我闭嘴,在周铭大老板面前不要乱说话,你还想不想在娃娃笑上班了?”

  反过来面对周铭,白勇的脸又变戏法一般的堆出了一脸笑容:“周铭先生,这小孩子不懂事,您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周铭呵呵一笑:“我当然不会和他一般见识。”

  白勇连连向周铭表示感谢,不过周铭随后又指着他说:“因为我要见识的是你。”

  白勇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周铭大老板您这是说的什么话,见识我什么啊?”

  周铭抬手指了指他儿子:“刚才白副总没听到吗?你儿子可是要你教训我呢!我还知道你和陈达书记的关系很好,陈达书记很快就到,我也很想见识见识你们的关系究竟好到了什么地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