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警了,娃娃笑的大老板周铭真的报警啦!而且还是当着市委书记的面。

  所有人都惊呆了,虽然之前的电话周铭全都是当着他们的面打的,但那时谁都没多想,以为周铭那么说不过就是随口一说,谁知道周铭叫陈达书记带上公安局长的目的就是要报警啊?这个操作也太诡异了吧?

  就连市委书记陈达第一时间脑袋都转不过弯来。

  “周铭同志你这是在做什么?难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他不明所以的问。

  “就像我刚才说的,我是要报警,要请陈书记为我做主,有人在我的娃娃笑公司里贪污了一两百万,这个问题相当严重!”周铭说。

  陈达尽管现在还是不明白周铭这是唱的哪出,但他却明白自己现在应该要怎样表态。

  陈达立即做出指示:“刘华同志,我命你立即成立专案组彻查此事!”

  公安局长刘华也马上表示:“是,我绝不姑息任何一个犯罪分子!”

  刘华说着然后大手一挥,就有民警上来把白勇父子铐起来了。

  “不行,你们不能抓我,那不是我做的,这不关我的事!”见自己要被抓了,白勇立即挣扎的大喊大叫起来,他很惶恐,他不想被抓起来。

  “那是谁让你这么做的?”周铭问他。

  “对!白勇你这个家伙要说清楚,究竟是谁让你这么做的,你要好好仔细的想清楚再回答,乱回答你可是会倒霉的!”蔡忠贤也紧跟着说道,只是他的话怎么听都带着惶恐和威胁的味道。

  被蔡忠贤这么一威胁,白勇立即愣在了那里,什么话也说不下去了。

  就这么一愣神的工夫,白勇就被民警带走了,随后周铭向市委书记陈达和公安局长刘华表示感谢,陈达则表示:“娃娃笑是临阳最著名的企业,我作为市委干部有必要保证娃娃笑的合理合法,也要为这样的好企业保驾护航。”

  周铭随后才找来李庆远,指着蔡忠贤他们对他说:“李总经理,剩下这些事就交给你了,娃娃笑集团肯定是需要进行内部整顿的,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好结果。”

  李庆远浑身一颤:“请周铭先生您放心,我一定尽快给您一个好结果!”

  原来这才是周铭大老板的目的啊?

  周围这些人都恍然大悟,直到事情进展到这里,他们才看明白周铭的用意,他之所以叫李庆远过来却什么都不说,就是要让他亲眼看看这个娃娃笑临阳公司出了多大的问题。而抓走白勇的做法也是在抛砖引玉,告诉他娃娃笑集团必须要进行最严厉的整顿!

  陈达也很惊叹,或许对于周围其他人而言,他们只能看到简单的抛砖引玉,但在他这个市委书记眼里,却能看到周铭驭下的艺术。

  是的,那就是艺术,一种让人赞叹不已的绝美艺术!

  因为以周铭的权力他完全可以自己对娃娃笑进行整顿的,但是他没有那么做;同样以周铭的身份也是可以在李庆远来到这里以后就对他进行训斥的,但是他也没有那么做;他就是站在那里,静静等着自己这些人全来,才从白勇进行开刀,然后把蔡忠贤他们丢给李庆远去整顿。

  就刚才发生的那些事,三岁小孩都能看出来肯定蔡忠贤那些人也是和白勇的一丘之貉,但周铭还是什么都没说也没做。

  周铭这么做看起来好像是多此一举,把原本可以很快处理完的事情拖得很没有必要的长,但实际上却很高明。

  说到底周铭并不会全年365天都待在国内,也不可能24小时都盯着娃娃笑公司,很多事情都必须交给其他人来说,比如李庆远。

  如果刚才周铭在这里处理了蔡忠贤他们,就会给李庆远一种什么事都有周铭在后面兜底的错觉,会让他产生惰性。但现在周铭留下蔡忠贤给李庆远,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公司才出了问题,原本李庆远就责无旁贷,现在周铭又把处置权留给他,他为了挽回自己的声誉必然会兢兢业业公平公正的处理这个事情。

  所谓使功不如使过就是这个道理,鞠躬尽瘁固然好,可身为领导,更重要的还是要学会如何让下属做他们该做的事情。

  把事情交给了李庆远,周铭又转头向市委书记陈达这边。

  “陈达书记刘华局长很抱歉了,请你们过来看了娃娃笑的一出笑话,很不好意思。”周铭说,“不过中午我朋友说去他家里吃饭,不知道陈达书记能赏脸吗?”

  “荣幸之至。”陈达笑着说,他接着说道,“请周铭老板稍等片刻,我那边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中午我一定到场!”

  “那我就等着陈书记的大驾光临啦!”周铭说。

  说好了事情,陈达很快就离开了,周铭在把娃娃笑交给了李庆远以后,也和张雷上车了。

  上车了以后,张雷再也抑制不住心中无限的疑问:“周铭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啊?这刚才这你在搞什么飞机?怎么你就成了娃娃笑的大老板,我那三万块钱是怎么回事?还有蔡忠贤和白勇他们又是怎么回事,市委陈达书记怎么你一个电话就能叫过来,你现在到底成了什么人啊?”

  周铭早料到了张雷肯定有无数的疑问,不过当张雷这么在自己耳边大嗓门喊出来的时候,还是让周铭很无语。

  “大壮尼玛就不能声音小一点吗?我都快要给你震聋啦!”周铭没好气的一巴掌拍过去。

  “其实我这次回来主要是处理我爸我妈那边的事情,不过那边还有点程序没走完,所以我先回临阳这边看看,小涵早就怀疑这边有问题了。”

  周铭告诉张雷,他随后接着说道:“那就你刚才那些问题,我一条条告诉你吧,首先我是娃娃笑的大老板,你可以理解这整个娃娃笑其实都是姓周的,李庆远只是帮我打工。而你的三万块钱,你还记得我们之前的国库券生意吧?从那时你就入了我的股,我有很多钱都还没来得及给你……”

  周铭随后就把自己的一部分身份都告诉了他,张雷听了当即跳了起来,都直接撞到了头:“我去……”

  “周铭你这家伙也太厉害了吧?居然在国外都还有那么多钱,还有那么多外国人在帮你打工!还有什么贵族什么大财团家族,那都厉害到离谱,你还说那个林慕晴在港城当女董事长,你还有了一个什么没落王族的公主是未婚妻?你这过的是什么人生啊,出国几年你就活成了三国演义吗?”

  张雷十分激动的说,他的脸上写满了兴奋,手抓着周铭的肩膀使劲摇。

  “大壮你这家伙这么高兴,你知道我有多少钱,那些女董事长和公主都是干嘛的吗?”周铭表示怀疑的问。

  张雷对此十分诚实的摇头回答:“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周铭你是大老板,这就够了!”

  周铭愣了一下,看来大壮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大壮呀!虽然自己已经是两世为人了,但大壮却怎么都没变。

  或许他并不理解自己刚才说的那些事,以他贫瘠的认知也想不出来自己究竟有多少钱,但他只要知道自己是成功的大老板,这就足够了!他也只需要为自己高兴就行了,反正大家是兄弟,又不图什么。

  大壮这样的人在其他人看来很傻,也正是因为这样蔡忠贤他们才敢欺负他,贪污他的钱,但对周铭来说,他这样的才当得上“兄弟”二字。

  周铭对李庆远对陈达他们要有点手腕,但对张雷,有什么说什么就好了。

  不过随后张雷却又皱起了眉头:“不过周铭,听你刚才的话,你都已经有了一个什么公主未婚妻了,听你说那个林慕晴,你和她的关系是不是还有点不清不楚啊?那小涵怎么办?你和小涵可是青梅竹马啊,我看着长起来的,她在国内给你守着这么大的企业她很不容易,你可不能辜负她!”

  恩……

  周铭犹豫了好半天才说:“大壮你放心吧,小涵我肯定不会辜负她的,只是现在我这边的情况优点麻烦而已,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周铭这话可是真心的,毕竟对他来说,提别的都好,就是不要提到感情的问题上,周铭尽管两世为人,但对于处理女人的问题上,还是很让他头疼的。

  却不料张雷一巴掌拍在了肩上:“得了,我知道你小子现在桃花运不断!而且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还不了解你吗?你就做不出那种忘恩负义的狗屎事情!不过反正国外有些国家不是可三妻四妾吗?了不起你就移民去那些国家,把这些女人全娶了就是,咱们过去不也有这个传统嘛!”

  “我去你大爷!”周铭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在张雷那充满婬荡笑容的脸上。

  原本还以为张雷终于说点有用的了,却没想到头来还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好了不闹了,大壮我刚才可是和陈达书记他们说好了,中午去你家吃饭的,现在还有点时间,咱们去买菜吧,你也答应我让嫂子给我做几个拿手菜啦!”周铭说。

  张雷笑着点头说:“好啊,小红她做的红烧肉可好吃了,中午一定叫她给你做这个!而且我早就和她说过我有个叫周铭的好兄弟,现在她见到你肯定会很高兴的!”

  周铭却耸了耸肩说:“希望如此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