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三点,一架华航客机降落在了滨海机场,随着飞机停稳舱门打开,周铭率先走出了客机,然后搭乘机场摆渡车离开机场。

  走出机场出口通道,周铭老远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等着自己的苏涵和于胜戎李庆远。

  苏涵是最先看到周铭的,她立即蹦蹦跳跳的过来扑到了周铭怀里,尽管周铭只离开了不到两天,但对她来说就像是一万年那么长。

  由于还有于胜戎和李庆远这两个巨大的电灯泡,周铭也没法和苏涵多腻歪什么,很快周铭怀抱着苏涵就上了于胜戎和李庆远准备好的面包车。

  的确就是面包车,在看到车的第一时间周铭都惊了,不过周铭并没说什么直接上了车,到了车上周铭才问他们:“是不是滨海这边出了什么事?”

  于胜戎点头回答他:“是出了一点小问题,我们寰宇写字楼的翻新方案在递交上去以后碰到了一点麻烦,还有寰宇公司在成立以后,也有人写匿名举报信举报这个公司非法。甚至就连三工程局最先到了滨海的工程队,昨天晚上也受到了骚扰。”

  于胜戎说着突然话锋一转,他昂然的拍着自己的胸脯说:“不过这些问题虽然有点麻烦,但我都已经完满的解决了!”

  “恩?解决了?”周铭的语气感到有些意外。

  “那当然!”于胜戎昂然自信道,“虽然他们沈家是滨海的地头蛇,但我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准备的,所以这点小问题或许在其他人那里还是个麻烦,但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哦。

  哦?

  于胜戎瞪大了眼睛看着周铭,显然是对周铭这样的回答感到极度不满,甚至还有点尴尬,感到很受伤的,因为他原本这么说是想着能得到周铭一点表扬的,却没想到换来的居然是这么敷衍的回答。

  老大,我可是在你不在的时候守护了寰宇公司,没让沈家趁虚而入的呀!

  “原来是这样,我看你今天这么节约的只开了一辆面包车来接我,还以为滨海这边出了什么事,逼得你不得不这么低调呢!”

  周铭恍然明白了,他接着说道:“唉!不过这也不能怪你们,毕竟你们一直在国内生活在体制内,而且现在都已经那么大年纪了,肯定任何事情都要以稳为主,哪还有那么多的拼劲,所以能有这样的结果也正常,我也不能对你们有太多的要求。”

  看着周铭一脸无奈的说着,于胜戎和李庆远都要吐血了,他们很想反问一句:这他吗不是你周铭想要的吗?

  于胜戎李庆远和周铭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以他们的聪明,这个时间却足够他们揣摩清楚周铭的性格了。

  也是由于在他们的意识里,周铭是一个很讲究低调,想要闷声发大财的人物,不喜欢太过不必要的张扬和花里胡哨,或者说周铭不喜欢在没有大局已定的前提下过度张扬,那样万一翻船了会很难看。

  正是了解了这一点,他们才专程做出了今天的安排,只有一辆面包车过来迎接,很符合周铭一贯的作风,但现在看周铭的表

  现,怎么不仅没有一点满意的表情,反而还很不满了呢?

  而且更重要一点,滨海也出了事情,是自己解决了呀,这才是重点好吗!

  那边于胜戎和李庆远懵逼,周铭却接着告诉他们:“其实不是什么时候都应该低调的,有时候我们也该高调一点,比方说现在,寰宇大厦那么大的项目,都是未来亚洲第一的摩天大厦,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牛b?”

  周铭说到这里故意顿了顿才又说道:“你们觉得沈家是真的在背后动了什么手吗?”

  一个问题,顿时让于胜戎和李庆远心生了寒意,对呀!沈家那可是滨海四大家之一的,如果他们真要在背后下决心动手脚的话,那绝对不可能那么简单就能解决的,现在自己能那么轻松解决,可能只有一个,就是沈家这一次根本没打算动手脚,他们在隐忍不发。

  周铭笑了:“既然沈家好不容易这一次给我们让开了路,那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谢谢他们的好意呢?”

  “所以我告诉你们,就寰宇大厦这个项目要想起来,就得去宣传,首先这里是未来浦东最好的黄金地段,设计师不是美国就是法国,我们甚至跟帝国大厦的设计公司都有过洽谈,我们还有创造了南江速度的三工程局,这样强强联手的合作要多强悍有多强悍!”

  周铭接着说:“不仅如此,将来大厦建成以后,什么卫星光缆网络,但凡是最先进的通讯都会接上,而且是总统级别的保密,最大限度的守住一切商业机密!”

  周铭伸手向下指指:“大厦门口站着是一英国门卫,曾经给女王站过岗的超级龙虾兵,戴一熊皮帽子,特威严那种,看任何人都不拿正眼看的,都是斜视,站在那里邦邦硬就和雕塑一样。”

  “物业就用皇家物业,曾经给女王或者其他皇室打理过城堡的那种。”周铭又伸手朝下指了指,“到时候还想办法弄个直升机降落平台,再弄一个高空游泳池,让人可以游着泳就能俯瞰整个滨海。大厦里还要有二十四小时值班的私人医院,医生都是从哈佛麻省空运过来的,做个美甲都要万儿八千的!”

  “所有进驻的公司都长江实业和汇丰瑞银这样的超级集团公司,随随便便就能拿出几十亿资金的那种,你要是连一张一亿美金支票都开不出来,你都不好意思和人家打招呼!”

  周铭很精神分裂的自己和自己对话演起来了:“你们说就这样的大厦,建成以后得租多少钱起步?怎么也得万儿八千的吧。”

  随后瞪大了眼:“万儿八千?那是地下车库!就这种办公室,一个厕所就得一万美金起步,你别嫌贵,还不打折!咱们就是要研究客户的心理,但凡能掏得起五千美金的客户,他根本不在乎再多掏五千!什么叫高端客户,就是什么东西都只要最贵的不要最好的,所以我们的口号就是不求最好但求最贵!”

  听着周铭洋洋洒洒的说了这么一大溜,于胜戎和李庆远俩人都直接蒙圈了。

  老天爷呀!我们刚才都听了一堆什么玩意?这真是那个周铭说出来的话吗?怎么

  听都像是某个家里有矿的暴发户呀!难不成是去了港城被人给下了降头吗?

  “我们真要这么宣传吗?”李庆远弱弱的问。

  “当然不行,怎么能这么宣传呢?”周铭斩钉截铁说。

  于胜戎和李庆远松了口气:果然周铭是开玩笑的,本来嘛!这么夸张的说法,哪可能是周铭的作风呢?

  但在下一刻,周铭却又说道:“这只是我的一个初步想法,是不能直接拿来做宣传的,我们需要把这些想法再进行一下深加工,再多了解一下那些高端客户大型跨国集团的需求,再对症下药,本来寰宇大厦就是未来亚洲第一的摩天大楼,所以我们完全可以把他夸得更好更有艺术性!”

  周铭接着强调:“没错就是艺术性,我们可以让这座寰宇大厦包装成一个艺术品,而不是一座普通的商业大厦!”

  于胜戎和李庆远突然一瞬间感觉自己的脑袋短路了。

  其实要按照他们最初的理解,就是要把寰宇大厦给包装成世界第一的摩天大楼,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引进投资,可正因为这个想法太正常了,他们才不敢这么想,他们总觉得周铭有其他更好的想法。

  可谁知道当他们以为自己终于跟上周铭想法的时候,周铭的想法却又一百八十度变了。

  天知道他们多艰难才冷静下来,然后于胜戎问周铭:“这样的想法我们的确也有想过,所以我们接下来就要转变方案了吗?那么我们首先应该做什么?”

  周铭仔细想了想然后说:“先给我买张去港城的机票。”

  于胜戎和李庆远:……???

  他们感觉自己的脑袋当时就要爆炸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周铭怎么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

  “周铭先生是因为港城那边的投资者们有他们不同的想法,所以周铭你要回去那边给他们一个解释吗?”李庆远小心翼翼的询问。

  周铭摇头告诉他:“我为什么要给他们解释?”

  “那您还要回港城做什么?”李庆远又问。

  “当然是再飞一次港城,这还用问吗?我都说了我们这一次是要高调拉风和尽可能张扬的,所以我们就要从头做起!”

  周铭说:“也就是说,就要从我下飞机那一刻起,我们的高调宣传就已经开始了,总之你们要极尽可能的动用一切手段给我包装起来,要多厉害有多厉害!”

  于胜戎和李庆远都是一脸的黑人问号。

  不过苏涵却高兴的拍手叫好:“没错,周铭你就是该这么厉害,那么要不要我也参与一下呀?你说如果我也在迎接的队伍里,我这个娃娃笑集团的董事长是你的小情人,那是不是就更厉害啦!”

  这一下别说于胜戎和李庆远要当场疯了,就连周铭也一下没扛住。

  我去!自己已经玩的够嗨了,没想到苏涵才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这也是苏涵才会这么做了,毕竟对她来说什么身份地位都是浮云,只要能帮到自己男人,她什么都能做,什么都能抛掉的。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