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想不想解决张雷的工作和工资了?

  罗仕平显然拿住了沈红的死穴,这话一说出口,沈红立即说不出话来了,最后只能点点头表示不会让他们进来和他们在一个桌上吃饭的。

  张雷很不高兴,但沈红在这里瞪着他,他也不好说什么。

  做完了这一切,罗仕平很挑衅的看着周铭,那表情就像在说“你不行”!

  周铭呵呵一笑说:“罗主任有句话我得说在前面,里面的沙发确实舒服一些,但别怪我没提醒你,那个沙发可不是那么好坐的。”

  罗仕平听了哈哈大笑道:“这是个笑话吗?还是你想告诉我这个沙发上有钉子呢?”

  “这沙发是我们大壮从家具城买回来的,怎么会有钉子呢?罗主任说笑了。”沈红不明所以,赔着笑脸说道,她随后又瞪了周铭一眼,让周铭不要乱说话。

  罗仕平却根本不理沈红,只是很不屑的看着周铭说:“那我今天就坐这里了,我看你怎么给我屁股下面变个钉子出来。”

  “行啊,那你就坐吧,不过罗主任你可得坐住了,千万别掉下来了。”周铭说。

  周铭这句没头脑的话让罗仕平夫妇都听不懂,王姐指着外面对沈红说:“我说小红妹子啊,你要想你家大壮上进有出息,就少让他接触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你也不想想就他那样的还能有什么出息吗?”

  罗仕平这时接过话头说:“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难道你没听过一句话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吗?你看大壮他天天在仓库干活,他哪能认识什么有出息的人啊,你以为都和你老公一样天天在外面认识老板吗?”

  “那当然了,要不然我怎么会嫁给你呀,我老公当然是最棒的!”王姐说。

  听着这俩夫妇在这里自吹自擂很恶心,但沈红也没办法,谁让他有求于人呢?

  沈红想到这里又瞪了张雷一眼,想着自己老公怎么就不能出息一点,能认识个什么老板领导呢?整天就知道在仓库做搬运工,除了卖力气什么也不会,就连朋友也那么不靠谱,明知道罗仕平和王姐是过来给张雷帮忙调动工作的,也不知道收收性子,就知道瞎出头,一点都不沉稳。

  再看看人家罗仕平夫妇,虽然别人只是娃娃笑销售处的小主任,但别人平时都是和大老板和机关干部接触的,你看看人家坐在这里的气度。

  这些事情,沈红想想就觉得烦躁。

  突然外面传来了警笛声,吓了沈红和罗仕平夫妇一跳。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警笛声,是旁边出了什么事吗?

  罗仕平倒是想到了什么,他露出了笑容冲外面说:“怎么你还报警了吗?那你这个举动可太蠢了,我告诉你我和咱们工业园派出所杨所长的关系可是非常好的,就连县公安局的郭松局长我也和他一起吃过饭的,我告诉你就算是杨所长来了,我也不会起来,我就坐在这里迎接就行。”

  王姐也对沈红说:“你看看你们这都是什么朋友,一言不合就报警,是哪里找来的逗比吗?为了自己的面子什么都不顾了。”

  沈红对张雷埋怨道:“你看看你那什么狗屁兄弟干的好事,什么事不能在家里说,这事情报警干什么,很好玩吗?我看他就是个白痴!”

  不久一位瘦瘦高高看起来很精干的警官带着几位民警来到了门前,那人他们都认识,他就是乡镇工业园区派出所的杨所长。

  杨所长来到周铭面前敬个礼,正要说什么,里面罗仕平却先招手了:“杨所长我是罗仕平呀!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来里面坐!”

  杨所长回头看了周铭一眼不明白这是哪出。

  周铭耸了耸肩表示:“既然罗主任让杨所长你进去,你就先进去好了,反正杨所长你先过来不就是为了控制局面吗?就麻烦你先陪罗主任喝两杯好了。”

  杨所长还是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但既然周铭都这么说了,那他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并且周铭说的不错,他这位派出所长先行过来,也的确是要为后面赶来的领导控制局面的。要是出了问题他可吃不了兜着走,于是他给自己带来的几位民警交代一下就走进了屋。

  当杨所长进屋了以后,王姐立即代替罗仕平起身迎接了。

  “杨所长您好,我们家老罗从外地出差回来就想请您吃饭来着,他总是和我说咱们工业园区的治安条件这么好,可都是多亏了杨所长您……”

  杨所长进屋以后就受到了热情的接待,虽然这里是张雷和沈红的家,但他们反而不知道该如何接待杨所长,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那些客套话,就只能瞪眼看着罗仕平王姐他们在跟杨所长套近乎。

  “小红妹子,你看杨所长都来了,你们还不赶紧去烧菜做饭,顺便去买两瓶好酒,难道要让杨所长在这里干坐着吗?”王姐看张雷和沈红站在那里发呆便毫不客气的发号起了施令,听了王姐的话,他们这才恍然反应过来。

  “罗主任这不用了,而且我还有任务……”

  杨所长要解释,但罗仕平却对他说:“杨所长你这就不用管了,既然您来了,咱们哥俩就好好喝一杯,就让他们去做好了。”

  罗仕平说着还得意洋洋的看了周铭两眼,那意思就像是在说:怎么样?见识到哥的能耐了没?就算你报警了也还是废物!

  杨所长依然坚持说:“罗主任,我是说真的我还有很重要的任务,绝对不能喝酒,过了这次任务,今天晚上或者明天,我随便你想怎么喝,但是今天绝对不行!”

  见杨所长这么坚持,罗仕平也好奇了起来:“杨所长,你们到底什么任务呀?”

  杨所长正要回答,却突然听到外面又传来了警笛声,这也让杨所长再也坐不住了,他急忙站起来走出去。

  罗仕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也想站起来出去看看,但周铭这时却看向他了。

  “罗主任,怎么现在你就坐不住了吗?”周铭故意问他道。

  听周铭这么说,罗仕平刚抬起来的屁股就又坐了回去,他依然牛皮哄哄的对周铭说:“我当然坐得住,你以为几声警笛就能吓到我,我是吓大的吗?我又没犯什么事,我干嘛要怕这个啊?”

  “那我就希望你继续坐下去,就坐在那里,坐的稳稳的!”周铭又说。

  王姐见周铭这样怼自家老公,她又不乐意了:“小红你看你们交的这是什么朋友?你刚才说了他就是一个外出打工的,他嚣张什么?我告诉你,你们家大壮现在没出息赚不到钱,就是因为交了这样的朋友!你们要是不和他断了关系,你们家大壮肯定一辈子都没有出息!”

  “是是是,王姐您说的对,其实我也不知道他这个朋友怎么是这样的人,以后我们肯定会和他保持距离的,我也觉得他现在的做法太傻了。”沈红说。

  张雷却不乐意了:“为什么要保持距离?周铭他哪里不好了你们都这样说他,我告诉你们他很厉害的,他是娃娃笑的大老板,还有一个外国公主的未婚妻,我有他这样的兄弟是我的荣幸!”

  罗仕平和王姐当时就哈哈嘲笑起来:“我说小红妹子啊,你家大壮这也太可爱了吧?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大壮你是神经病吗?这个时候你还说这样的话,你是还嫌咱们今天丢脸丢的不够多吗?我好不容易找罗主任和王姐过来,你在这里都说的什么?脑子坏掉了吗?”

  沈红狠狠揪着张雷的耳朵,她是真的恨铁不成钢,她想不通张雷怎么这个时候说这些。

  那些一听就是扯淡的话他在自己面前说说也就算了,怎么还在罗主任和王姐面前说,你这不等于告诉他们自己是个无知的文盲吗?哪有你这么说的?

  王姐笑得更厉害了:“我说大壮,这是你那位兄弟告诉你的吗?怎么这种话你也信的,你不觉得很可笑吗?还是什么娃娃笑的大老板,还有什么外国公主的未婚妻,你怎么不说他是玉皇大帝是如来佛主呢?咱们都是成年人了,能不能说点成年人智商的事情啊?”

  “这些是真的,刚才我亲眼看到的,而且周铭他还请了市委书记来咱们家里吃饭呢!”张雷不服气的说。

  “大壮你他吗的老娘给你一点面子你还来劲了是吧?我让你说,让你市委书记,让你来咱们家吃饭,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沈红恨恨的说,同时揪着张雷耳朵的手也更加用力了。

  “哈哈哈!”

  王姐笑的很欢乐:“这可真有意思,没想到你们居然还能请到市委书记来你们家吃饭呀?那你们还找我们做什么?就找市委书记去帮你们家大壮调动工作好了嘛!”

  “王姐您别听大壮他胡说八道!”沈红着急的解释着,“我们只是小老百姓,连杨所长都没见过几次,怎么能请到市委书记这样的大领导呢?您……”

  罗仕平这时突然抬起头说:“大壮,既然你那么相信你的那位兄弟,那我们不妨打个赌怎么样?如果你能请来市委书记,哪怕是县委书记也行,我就给你磕三个响头,如果你请不来,那么你就给我磕三个响头……我草!那不是县委顾平书记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