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壮我不是在做梦吧?市委书记和娃娃笑总经理那样的人真的到我们家吃饭了吗?”

  厨房里,沈红抓着张雷的胳膊很激动的摇晃着问道,尽管现在已经过去足有十多分钟了,但沈红仍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不过这也难怪,说到底沈红也只是个普通的农村媳妇,在她过去的二十年认知里,他们村的村支书就已经是了不起的大官了,可以在全村人面前耀武扬威,更不要说镇里县里了,那是他们村支书都要夹着尾巴小心翼翼的大人物,现在居然是市里?

  沈红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这样的身份,基本就只能在电视里看到县里以上的那些大领导了,她做梦也想不到市委书记那样的大官,有一天竟然会来到他们家吃饭,并且还是吃她亲手烧的菜?这样的感觉对她来说就和过去普通农妇突然有一天去御膳房给皇帝烧菜一样,是无上的荣耀啊!

  “小红这当然是真的!不仅市委书记来了,娃娃笑的李庆远总经理和县委书记也都来了,他们都来我们家吃饭啦!”张雷对沈红说。

  “嫂子你现在相信大壮他是有出息的了吧?”

  周铭也突然来到了厨房,他对沈红说:“或许他当不了国家主席那样的大官,也成不了李庆远那样的明星企业家,但至少每个月三万块钱的收入足够你们过的很好了,当然如果你们觉得不够还可以再加,毕竟大壮也是娃娃笑的股东,就算给个十万三十万都没问题的。”

  沈红马上摇手说:“那不用了,有三万块钱就足够了,多了我们也用不完,而且大壮他傻傻的,在单位也做不了什么事情,我们拿不了那么多钱的。”

  周铭认识张雷和沈红两辈子了,对于她这样的回答早就料到了。

  “那这样吧,我就帮大壮把多余的钱存在公司的账户上,如果你们什么时候有急用就找李庆远帮你们提出来,就当做是你们的救急基金使用。”

  周铭说出了他原本就准备好的话,他本来也没打算真给那么多,这不是周铭小气,以周铭现在的身家,别说十万三十万,就是三百万三千万都给得起,而且还是美元!

  但问题就在于他们都是普通人,也过惯了普通人的生活,突然给他们几百几千万的,对他们来说未必是好事,新闻上各种一夜暴富以后悲剧的新闻周铭可没少看。相比之下,还不如给他们能过富裕生活的钱,剩下的帮他们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张雷和沈红对视一眼说:“那就这样吧,反正这笔钱给我们也不安全,我还怕给抢了呢!”

  “不过周铭兄弟你可太有出息啦!没想到你居然能邀请市委书记和娃娃笑总经理这样的大人物来家里吃饭!”沈红很感慨的说。

  “这算什么?周铭他还在国外有很多公司,甚至还有一个公主未婚妻呢!”张雷说。

  沈红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就你知道的多?你知道那么多怎么不早说呢?我要早知道周铭兄弟那么厉害,我干嘛还要为你的事操那么多闲心呢?”

  张雷却很委屈:“我早就说了啊,只是你不相信罢了!”

  沈红揪起了张雷的耳朵:“我让你说你还说……”

  张雷这个身高超过一米八的壮汉疼的嗷嗷直叫:“小红轻点我疼啊!你快看看菜……菜要糊啦!”

  周铭可没空看这俩口子闹,自己退出了厨房,反正只要解了沈红的心结就好了。

  处理完了张雷这边,那么接下来就轮到自己了。

  周铭回到客厅,市委书记陈达,娃娃笑集团全权总经理李庆远和县委书记顾平都已经坐在那里就等着周铭了。

  周铭也当仁不让的坐下,先寒暄了一阵,周铭就问陈达道:“书记,其实我这次突然回国,想必原因你肯定也能猜到,我就不明白了,我父母那么老实的人,怎么就会被抓起来,他们究竟犯了什么事?”

  随着周铭这个问题问出口,让客厅的气氛立刻变得沉闷了,陈达李庆远和顾平他们的脸色都有些尴尬,尽管他们不是猜不到,但真当听到周铭开了口,还是让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周铭的。尤其他们还能听出周铭语气当中的冰冷,显然周铭很生气。

  的确对周铭来说,这个问题就是他专程急着赶回来的最重要目的。

  周铭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圣人,自己上辈子就没怎么好好孝顺父母,还因为没出息老让年迈的老母亲操心,那么自己既然重生回来了,要是还让父母受苦就太不孝了。

  周铭看着他们:“你们不要怕什么,既然我已经回来了,你们有什么就都说出来吧。”

  他们听周铭又强调了一遍,最后陈达叹了口气说:“周铭,不是我们不说,而是我们没办法说,因为我们都不知道。”

  “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周铭皱起眉头问。

  “还是我来说吧,我可能了解的比较多一些。”

  李庆远站出来说道:“其实要说陈达书记和顾平书记他们不知道也对,因为周铭先生您的父母并不是在临阳出的事,而是在江南在滨海那边,而且是悄无声息的突然就被抓了,他们也是昨天晚上才得到的消息。”

  周铭点头表示了解,这和自己知道的消息差不多,原本周铭以为陈达作为省常委一级的市委书记,多少又点自己的消息渠道,看来是自己想多了。就算陈达高配到了副省级,但出了省,尤其在江南滨海那边,还是很不够看的,更不要说还有人在其中故意掩盖消息了。

  “那你呢?你又了解多少?”周铭问李庆远。

  李庆远摇摇头:“恐怕我了解的也并不比周铭先生您多多少,我只知道你父母是在滨海出的事,听说是参与了什么非法的投资项目,还操纵了股市,所以才按金融犯罪被控制起来的,不过请您放心,我已经第一时间联系了杜鹏先生,他们只是被拘留在派出所里,绝对不会受到任何不好的对待。”

  “那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周铭又问,“我父母都只是老实巴交的工人,他们根本不懂什么股市金融,怎么可能会参与什么金融犯罪,这背后肯定是有人在陷害的。”

  周铭这么问一方面是自己说的这些原因,另一方面周铭也很清楚这还和国外的资本财团有关。

  李庆远神色有些尴尬的摇头:“很抱歉周铭先生,这我就不知道了。”

  不过这时县委书记顾平却小心翼翼的举起了手:“周铭先生,我可能知道一点。”

  “顾书记请讲。”周铭说。

  “我之前经常跟周铭你父母喝酒吃饭的。”顾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毕竟他一个县委书记总是这样巴结别人,说出来总是有点跌份的,不过不管周铭还是陈达都没有计较这个。

  顾平这才有些放开了:“就在大概一个多礼拜以前,你父母告诉我说他们在江南省有一个很赚钱的大项目,他们准备过去看看。”

  “赚钱的大项目?”周铭当时就皱起了眉头,这怎么听都是后世传销的口吻套路啊。

  顾平点头说:“具体是什么项目我不知道,不过我听他们说是老家那边的亲戚推荐的,关于滨海股票的,听说老家那边所有人都赚了很多钱,所以你父母他们就都动心了。他们当时只是说先过去看看,我当时也没多想,结果昨天晚上陈书记就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他们在滨海那边出事了。”

  周铭沉吟一会然后长长呼出一口气说:“我明白了,谢谢顾书记。”

  说完了重要的事,周铭后面也没什么要了解的了,他端起杯子以茶代酒分别敬了陈达李庆远和顾平,随后他们吃饭,尽管表面上这顿饭大家都吃的热热闹闹的,甚至还让张雷和沈红这俩口子一起坐下来吃了。

  不过陈达李庆远和顾平,他们哪一个不是成了精的人,都能看出周铭的心情很不好,所以这顿饭很快就结束,他们一个个离开了。

  李庆远是在最后的,他问周铭:“我知道你父母他们现在还在滨海那边,恐怕临阳这边不可能帮得上忙,你要去滨海吗?”

  “当然要去,越快越好。”周铭说着深深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还知道什么?”

  李庆远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只是猜测,这个事情可能和一些家族财团有关,而那些家族财团在长三角一代……很麻烦!”

  周铭挑眉看着李庆远,要知道李庆远现在可是娃娃笑的全权总经理,是要全国各地到处跑的,所以相比是董事长的苏涵,李庆远对国内情况的了解程度要更深一些。那么这都让他那么认真郑重的说出“很麻烦”这三个字,看来这个事情背后的水还真的很深了。

  周铭轻轻点头:“我知道了。”

  周铭随后拍拍李庆远的肩膀:“李总经理,你一直在国内,恐怕不知道我在国外那些家伙的眼里,可是麻烦的祖宗,所以要么别惹我,惹到了我就别怪我把整个江南搅个天翻地覆!”

  周铭说到最后又深深看了李庆远一眼说:“我想着也是你最想看到的结果吧?”

  李庆远的瞳孔猛然一缩:“你猜到了?”

  周铭邪魅一笑:“你说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