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公司是非常有发展前途的,周铭老板也是很有商业头脑的,这从之前娃娃笑的崛起就能看出很多,所以我不管怎么样都会投资寰宇公司,谁也不要拦我,我就一定要投资寰宇公司!我相信周铭老板,只要有周铭在的地方就一定有钱赚!”

  随着周铭抛出了上市的消息,现场柳勇这些人的风头立即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转变,一个个开始疯狂支持寰宇公司疯狂称赞起周铭了。

  不过这也难怪,哪怕到了2018年,也仍然有很多公司老板固执的认为股市和风投就是自己捞钱的地方,认为自己只要能卖出股票能得到风投,这就是自己给公司带来的盈利,更不要说在九十年代了,即便是柳勇这些人,他们也不会有太清醒的认知。

  当然或者这也不是他们看不明白,只是他们自己不愿意接受真实情况罢了。

  开玩笑,钱都已经到我的口袋里了,你还想拿回去,这不是搞笑吗?而且老总可不会帮别人打工。

  总之不管原因是什么,但他们却很清楚一点,就是周铭让寰宇公司上市,是一个值得投资能拿到高回报的项目。

  他们都是在家族里的地位都是有竞争力的,但竞争大家长却总是差了一头的,所以他们才会来滨海找机会,如果他们能找到寰宇公司这样的投资项目,做出一些成绩,那么或许他们是能得到家里多高看一眼的。

  正是这样的原因,他们才会宁愿打自己脸也要留住周铭这个项目。

  这些人的情况大同小异,因此他们的态度都很一致,甚至最后当场就一个个抢着表态自己要给周铭的寰宇公司投资了。

  杨结清很难受了:明明是我的,不管是拍卖会上买下了寰宇大厦,还是现在租用这个写字楼成立寰宇公司,都是我在做的,怎么就成周铭的了?

  不过不管杨结清多难受,他也没法说什么,毕竟要不是周铭,他别说拉到这么多投资了,恐怕早就被沈百世那头老狐狸给坑死了!到时候他就算是拆了杨家恐怕也弥补不了,所以现在他只能也跟着为周铭叫好。

  于是就在他们这样的纠结中,周铭和柳勇他们的这次会议很快结束了。

  “那么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就请大家都回去准备吧,我接下来会为这栋写字楼进行翻新,到时候会给你们看到一个非常厉害的寰宇公司!”

  随着周铭最后这番话,柳勇这些人很快离开了会议室。

  周铭开会一向都很简单明了,因此当柳勇他们走出写字楼的时候,外面的表演仍然没有结束,临时搭起来的舞台上,那些穿着性感的舞蹈演员仍然在卖力的跳着扭着。

  “真是一群土包子呀!在我看来那个周铭根本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暴发户!”

  供销社的秦天首先感慨道,他转头看着柳勇:“柳老板就真这么支持他,觉得他的这个什么寰宇公司很有投资潜力吗?”

  柳勇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秦天一句:“在我们这些人里面,和周铭合作最多的就是你秦

  老板的供销社了,难道那个周铭有没有投资价值,有多少投资价值,你会不比我更清楚吗?”

  “那可并不是我想的,你知道供销社是什么地方,很多时候我身不由己呀!”秦天打了一个太极。

  梁地这时站出来说:“不过有一说一,那周铭的这个寰宇公司项目还是很不错的,而且没想到他的人脉也很广,居然能这么快就搞定滨海和港城的上市工作了。或许滨海这边还好,但我可知道港城那边可不好上市的,很多公司就算在港城一两年都排不到上市的!”

  “如果他不是在港城上了市,你以为我会投资给他吗?什么寰宇大厦寰宇公司,什么狗屁的一揽子亏钱宣传计划,那在我看来根本一文不值!”

  柳勇冷哼一声说,显然对周铭提出的那些东西都很瞧不上,再看其他人,他们也都对柳勇这样的表态深有同感。

  柳勇接着说道:“与其说我在投资他,不如说我是在投资港城股市,到时候等寰宇公司在港城股市上了市,股价一定会涨上去,到时候我们只需要等到他涨到最高点的时候抛掉就行了。”

  说着柳勇想了想又说:“我觉得这么一进一出几百万我们还是能赚到的。”

  海电局的刘奎安哈哈笑着说:“这样一来我们就要感谢送财童子周铭老板啦!”

  刘奎安的一句调侃,很快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鸣,他们都很高兴的跟着一起哈哈笑起来,只有从周铭家乡出来的梁地没有笑,他总觉得这个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

  与此同时在会议室里,杨结清也很不理解周铭。

  “周铭先生我觉得你太草率了。”杨结清说道。

  “你总算是说出口了呀!在心里憋半天了吧。”周铭笑着调侃道。

  其实在柳勇那些人离开会议室以后,周铭就注意到杨结清一直有些愁眉不展的,只是到现在他才真的开口说出来。

  但杨结清现在可没有任何开玩笑的心情,他很直接道:“周铭先生我想你应该能看出来,柳勇那些家伙他们的目的并不单纯,他们答应投资肯定是别有所图的!”

  “所以你想说什么?他们的目的并不是投资寰宇大厦,而是港城股市吗?他们是想等着港城股市上涨以后,他们找个高位抛掉来大赚一笔对吗?”周铭问他。

  我了个去!

  杨结清瞠目结舌,他没想到周铭这看起来张口就来的分析,居然这么头头是道,他忙不迭的点头:“没错肯定就是这样,而且据我所知这种事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我们不能不提防一点。”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他又说道:“但只是这样可不行,因为要我是沈百世我可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好机会,我肯定会想办法把股价弄垮,最好是在柳勇这些人高位抛掉以后,那样他就可以找个机会抄底了。等到他在股市里满满收集股票,最后控制寰宇公司股权,那样他就能兵不血刃的夺回寰宇大厦了。”

  杨结清倒吸了一口冷气:“什么?原来还可以

  这样做吗?这可真是内忧外患,太可怕啦!”

  但是紧接着,杨结清想到了什么,他看着周铭问:“周铭先生您不是早就知道了吗?那您怎么一点也不阻止呢?”

  “你打算让我阻止什么?是柳勇他们对寰宇公司的投资还是阻止他们去炒股?”

  周铭反问他,这把杨结清给一下子问住了,因为这的确是个难题,首先寰宇公司现在是需要投资的,同样的他们不能也不可能会有阻止他们炒股的能力。

  “对呀!我们可没有阻止他们的能力。”杨结清很无奈的说,语气十分懊恼。

  对比杨结清的懊恼,周铭却很奇怪:“所以我就搞不懂了,既然明知道阻止不了,你干嘛还非要去阻止吗?吃饱了撑的吗?”

  杨结清抬头看着周铭,十分迷茫,完全不明白周铭这说的什么。

  周铭重重的拍着杨结清的肩膀:“我说老杨啊,我很不明白你想那么多做什么,本来这些事情都是我们想好了的,你总去想其他人的想法干什么?我们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了,你总想这么多不怕脑残吗?”

  杨结清的脸皮抽搐:老杨?想多了会脑残?

  这样的话让他感到很郁闷,但他更费解:“我是不想去想,但问题是如果他们真像周铭你刚才猜测那样去做,那又怎么办?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拿我们的股票当筹码去赚钱,最后还卖了他给沈百世吧?”

  周铭突然朝他挥挥手,然后手指着自己问他:“嘿!我说老杨,你看这里,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杨结清一脑门的问号,看着周铭让他迷茫到要发疯,这我能看到什么?你的黑头吗?

  见他这么迷茫,这下换周铭不高兴了:“我这么大个人站在这里你看不到吗?”

  蛤?

  杨结清一脸的黑人问号,仿佛在问周铭你说了什么,为什么明明你说的每个字我都能听懂,但连成一句话我就听不明白了呢?

  “老杨你这个智商啊!”周铭很无奈,“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我没死的话,我怎么可能允许那些家伙做那种事呢?既然我敢放他们投资,我就有信心他们不敢那么做……”

  周铭沉吟了好一会才说:“或者说我其实很希望他们去那么做的,因为他们要不这么做,我的股价怎么推上去,如果股价不推上去怎么勾引沈家入局,如果不能勾引沈家入局,那我做这些就没意思啦!”

  杨结清仿佛被葵花点穴手点了穴一样,完全没了面部表情:“虽然我不明白,但我总觉得很厉害的样子。”

  还是苏涵看不下去告诉他:“老杨啊,其实周铭他的意思是说他做了一个更大的局。”

  杨结清这才高兴起来:“果然还是周铭先生您更靠得住呀!”

  随后他想想又问:“那么周铭先生既然你这么打算了,那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

  “接下来我们要跟文化界打交道了,你帮我约一下各大报刊杂志的负责人,我需要做一些推广。”周铭说。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